《纵鹤擒龙》

第12章 玉露回天滴滴通造化 阴风贯顶寸寸碎侬心

作者:东方玉

云海樵子摇着头道:“事情是这样,石姥姥早年走火入魔,虽然双腿僵盘,不能行动,但她在石室和这块平崖上,凭着一口真气,还能全身飞起,快捷异常。方才她行功完毕,猛听碧焰阴雷的一声巨震,不知附近发生了什么事故?就飞身出得洞来,正在向四面察看,那知毒婆子早已上岩来了,隐身附近……”

“哦!难怪晚辈上山之时,就似乎身后有一条黑影一闪,极为快速,大概就是毒姑婆了。”尹稚英想起山腰所见情形,不由脱口而出。

“当然,这毒婆子谲诡异常,她把碧落真君视为异宝的碧焰阴雷交给了你,自然要亲自跟来,只怪老朽太大意了些,致有此失。”

雯海樵子接口回答了尹稚英,一面继续说道:“毒婆子隐身附近,一看有机可乘,立即飞入洞内,把乌风草连根掘起,悄悄拖出洞去。石姥姥四十年潜修,功力何等精湛,毒婆子一出洞,就被发现了,但已是迟了一步,草落人手,当时一怒之下,猛的拍出一掌。她不知毒婆子这些年来,武功精进也不可小觑,趁着掌风,乘机直向岩下飞落,老朽闻声赶到,毒婆子已去远了。”

尹稚英急着道:“老前辈,既然毒姑婆把乌风草盗走,她一定返回老巢,我们就趁早赶去,把草夺回来才好。”

云海樵子摇头道:“尹姑娘,这事性急不得,毒婆子若光凭武功,老朽自问也足可对付,但她一身无数毒物,实是防不胜防,如无制她之策,武功再高,去了也是白饶。不如由老朽先带你们见了石姥姥,再定行止罢!”

岳天敏忙道:“老前辈说得极是,英妹,我们还是先拜谒石老前辈后再说。”

尹稚英心中只是急着把乌风草夺回,见敏哥哥如此一说,就勉强的点着头,跟了过去。

石室约有三四丈方圆,四面都是莹洁如玉的石壁,在壁下,潺湲有声,大概是培养乌风草的温泉了。

石室正中,横放一张玉榻,榻上盘膝趺坐着一个白发婆婆,脸色铁青,见三人进来,依然动都不动,视若无睹。

“龚师弟,你身后两个娃儿是谁?我温玉岩不准闲人上来,你应该知道?”

石姥姥声音冷漠,真像一块石头,又冷又硬。

云海樵子对这个老太婆极为恭敬,闻言笑道:“大师姐的规定,小弟那得不知?只是……”

“你既然知道,那就是了。”她截住云海樵子的话头,双目一闭,不理不睬,简直摒人于千里之外!

云海樵子陪笑道:“如果是外人小弟斗胆也不敢随便带上来,他们两位是奉醉仙翁指示而来……”

“什么?”石姥姥倏的睁开双目,直若两道冷剑,瞥了岳尹两人一眼,怀疑的眼光盯着云海樵子。

这老婆子好性急,又戳住了他的话,问道:“醉仙翁前辈打发这两个娃儿千里迢迢的找我老婆子,为什么来着?”

岳天敏、尹稚英两人连忙上前一步,就要拜了下去。那知石姥姥一挥手…发出一股罡气,将两人挡住,不令下跪,冷冷的道:“且慢!我老婆子当不得你们两位贵客的大礼。”这一下可把两人弄得极为尴尬。

云海樵子一向知道她的脾气,恐怕两个年轻人下不了台,连忙笑着说道:“事情是这样,这位岳老弟因中了黑眚丝毒,天下只有……”

石姥姥是个火爆脾气,没等云海樵子说完,愤愤的道:“天下只有乌风草能够治疗,这才远远的到云雾山来,是不是?乌风草,乌风草,谁都看了我老婆子眼红,现在乌风草连我也没有了,大家都可称心啦!”

云海樵子眼看这位大师姐,太过不可理喻,不由摇着头道:“大师姐,你上了年纪,这脾气可也得改改,岳老弟两位,是醉仙翁前辈介绍来的,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有事好好的谈不好吗?”

石姥姥铁青的脸色,稍为动容,沉吟了一下,又愤然的道:“醉前辈的大德,我老婆子有生之年,不敢或忘。但乌风草已被贱婢盗去,以后谁都用不着再来找我,也是好事。我走火入魔,自顾无暇,那能替人疗伤?擅入温玉岩,瞧在醉前辈面上,我也不和他们计较,你快带他们走!”

尹稚英见她如此乖张自大,心中难免有气,若不是为着敏哥哥伤势,和浮玉居士的再三叮嘱,早就出言顶撞了。

岳天敏听说石姥姥是走火入魔,心中一动。

想起自己身上所带的“天府玄真”,据天柱纪事上所载,不但起死回生,修道人服之,可抵百年玄功,走火入魔不过真气误入歧途,不能运转,致水火失调,玄关阻塞罢了,天府玄真自可治疗。

眼看云海樵子甚感为难,当下躬身说道:“晚辈兄妹,不知老前辈规定,冒昧晋谒,致干禁忌,实深罪戾,幸蒙老前辈宽宥,尤为感滶。晚辈身中黑眚丝,生死有命,本非所惧,只因适才听龚老前辈说起乌风草被人盗去,晚辈不自量力,叩谒老前辈,原想略效棉薄,以供差遣罢了。再者,晚辈随身带有先师遗留的灵丹,对修复真元,治疗走火入魔,颇具奇效,也想聊作献曝之忱。”

石姥姥冷笑了声道:“乌风草自我手中失去,自当由我亲自取回,毋用假手旁人。我老婆子走火入魔四十年,自问尚有修复之力,你这番好意,我用不着承情。”

霎海樵子突知岳天敏身边居然有医治走火入魔之葯,甚感惊奇,正想劝大师姐一试。

不想石姥姥语气决绝,不由心头大不谓然,突然接口说道:“大师姐,这可是你不对了……”

了字才出口,石姥姥厉声喝道:“我有什么不对?”

岳天敏、尹稚英一见两人声色俱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云海樵子也怒道:“大师姐,你也应该仔细想想,乌风草乃是师门异宝,大师伯昔年传之于你,就要你善为保管,以解天下百毒。三师姐居心阴险,偷了‘毒本草’,培养毒葯,一心想独霸苗疆,就因为有乌风草可以克制,才匿居数十年,心存顾忌。她一将乌风草盗去,今后无物能制,后果何堪设想?大师姐,当初你迁来此地,原想藉温泉之功,和乌风草之力,修复玄功。小弟自幼蒙你扶养,数十年来,为你护法,就为你早日复原,你内功虽有精进,但距离尚远,目前主葯已失,治疗之望,更是难期。难得岳老弟身有灵葯,出于至诚,你又何妨试试。以你这种倔强个性,就是老死荒山,也落得被人嗤笑,你石姥姥徙自刚愎自用罢了,实为小弟所不取。”

石姥姥经云海樵子厉声一说,虽然怪目露光,但意似稍动。

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道:“连乌风草尚且无功,要想凭葯力治疗复元,谈何容易,除非真是仙丹!”

岳天敏听她口气,已不似先前决绝,忙道:“晚辈这葯,名叫天府玄真,乃先师太虚真人得之天柱山石室前辈师祖所留,功夺天机,修道人得了可抵百年潜修,老前辈你试试何妨。”

说着伸手从怀中掏出碧玉葫芦。

石姥姥听说说是天府玄真,不由脸上一阵诧异,现出惊喜之色,但一瞬即敛,重又阴沉沉的不作一声。

云海樵子从岳天敏手中接过葫芦,笑道:“大师姐,既然岳老弟一片诚心,你就试试看,要是真能修复玄功,难道不会把乌风草夺回来,再替岳老弟治伤,岂不是一举两得吗?”说完,双手递了过去。

石姥姥一无表情的接过小葫芦,一手揭开玉塞,看了又看,再凑在鼻尖上,嗅了一嗅,才点头道:“昔年恩师曾说,这云雾山温玉岩,乃是整块玉石,终年云雾缭绕,为天地灵气所钟,可能岩层内蕴有一种仙葯,叫做玄真,乃是千百年难遇的灵葯,功夺造化。这才在这里开了一个洞府,费时十年,寻遍全峰,除发现了一株乌风草外,仍是一无所获。这葫芦中所贮,倒确是此物!”

云海樵子道:“大师姐,你知道这葯不错,就赶快服下去嘛!”

石栳姥望着岳天敏道:“娃儿,这是你自己愿意,并非我老婆子有求于你。”

岳天敏心想此人当真乖僻,口中却道:“老前辈尽管服用。”

石姥姥这才嘿了一声,从身边取出一个玉匙,小心翼翼的滴了五滴,才塞上玉塞,把翡翠小葫芦递还。

岳天敏忙道:“前辈你需要十滴啊!”石姥姥似乎嫌他多说,不耐烦的横了他一眼,举起玉匙,服了下去。一面就垂帘趺坐,运起功来。

尹稚英站在一旁,只是惦记乌风草,愣愣的一言不发。

这时那里还忍得住?拉了一下敏哥哥袖角,低声说:“我们好走啦!找毒姑婆去。”

云海樵子悄悄的接口道:“尹姑娘,找毒婆子不忙在一时,乌风草包在老朽身上,这时还请稍等。”

岳天敏趁机握住她玉手,轻轻的捏了一把,意思叫她不要多说。尹稚英虽然着急,只好噘着嘴站在一边。

石姥姥运行玄功,渐入紧要,只见她白发蓬松的头上,冒起了丝丝白气,好像蒸笼上的热气,不停的冒上来,袅袅不绝。

过了一会,那白气越来越盛,慢慢的全身上下也都有白气从衣服中透出。

逐渐由淡而浓,似烟似雾地把整个人都包了起来。约摸过了顿饭光景,白气又渐转稀薄。

最奇怪的那一缕缕的白气,竟似活的一般,这时争先恐后的向身内钻去,快速已极。

看得岳天敏尹稚英两人。目瞪口呆,不知这个怪老太婆所练的是什么功夫?竟有如此境界。

但总嫌驳而不纯,不足与玄门正宗相比拟。石姥姥依然趺坐不动,这时脸色红润,莹光照人。

又过了一阵,才见她倏的睁开眼来,两手慢慢的向左右伸开,立时听到骨节一阵格格作响。

接着两足也慢慢的松开,跨下玉榻,全身站起,足上的骨节,又是一阵连珠般暴响。

天府玄真,居然有如此神效!

云海樵子惊喜得愣住了:“大师姐,恭喜你……”

“哈!哈!八九玄功,今天果然被我老婆子一朝参透,哈哈!”石姥姥纵声大笑,震得石室中嗡嗡不绝。

尹稚英见她恁地自狂自大,心中甚是反感,暗想:“这分明是敏哥哥的天府玄真,治愈了你几十年走火入魔之躯,她不但一字不提,反说自己参透八九玄功,真是死要面子。”

“龚师弟,你可带两个娃儿下去了,我还需要一天静养,可不准再来吵扰。”石姥姥一霎时又恢复了阴沉沉冷冰冰的声音。

说完又从石壁上取出一个白玉葫芦和一个小瓶,递给云海樵子道:“葫芦中是我浸了十余年的乌风酒,神效无比,娃儿的黑眚丝毒,只要外擦患处,内服一小杯,昏睡一个对时,即可痊愈。小瓶中是乌风草,服食少许,百日之内,百毒不侵,叫两个娃儿拿去便了。”。

云海樵子一手接过,哈哈大笑道:“大师姐你还有这样好东西,怎么连小弟也瞒得紧紧的?”

石姥姥只从鼻孔中哼了一声,并不作答。

尹稚英一听,不由喜出望外,连忙和敏哥哥两人,上前叩谢。石姥姥猛的左臂一挥,瞪了他们一眼,冷峻的道:“我老婆子用不着你们道谢。娃儿!你记住了,我们谁都不欠谁的人情,快去就是!”

接着瞥了尹稚英一眼,又道:“女娃儿,你中了贱婢的摄魂香瘴,下山后,服些乌风散,就可无事,去罢!”

云海樵子知道大师姐的脾气,连忙领着两人,走将出来。

尹稚英把乌风散揣入怀中,一手拿着玉葫芦,一手挽着敏哥哥。

这时灵葯到手,半个多月来的愁眉苦脸,早已一扫而空。三人翻下平崖,直向山下走去。

云海樵子对这座山上的路径,熟得连有几块石头,都可以数将出来。

他知道岳天敏伤势沉重,不能运气提踪,就拣着比较平坦的地方走下,一面回头笑道:“岳老弟疗伤,还须一二日憩息,老朽蜗居,离前面不远,两位将就些住几天吧!”

尹稚英插口道:“老前辈有现成房屋,这可好极啦!晚辈原想找个山洞住呢。”三人谈谈说说,走了半个多时辰,才到达山麓。

又穿过了一处松林,就看到数间茅屋,环境十分幽静。山脚前面,却是一大湖沼,波光云影,水天相涵。四面遥峰列岫,围环如屏!

尹稚英直喜得跳了起来,说道:“啊!老前辈,你这里真是太好了!”

云海樵子答道:“老朽当年就因为这里景色宜人,才搬了来,那知一住四十年,人也老了。”接着又道:“自从老朽住在这里以来,两位还是我蜗居的第一次嘉宾呢!”说着已走近茅屋,打开板门,让两人入内,一面笑道:“山居简陋,两位不要见笑。”

岳天敏略一打量,室内虽然没有什么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玉露回天滴滴通造化 阴风贯顶寸寸碎侬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