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13章 死生存一线灵葯倾樽 拳杖已无功片言驱毒

作者:东方玉

岳老弟疗伤未醒,如何是好?心念一动,双拳紧握,奋力拒战,丝毫不再退让。

两人交手到二十多个照面,云海樵子始终无法抢回主动。

但他功力深厚,虽失先机,无法攻敌,若要紧守在门口不让敌人进来,自然可以办到。

尹稚英打了毒姑婆一掌,又撒了几把飞针,闪入房中之后,第一件事,就要先瞧瞧敏哥哥,看他睡得很好,便放下心来。

她知道毒姑婆武功甚高,万一被她闯进房来,自己决难抵挡得住,她心中一阵盘算,暗想敏哥哥的龙形剑,威力较大,对敌之时,容易占得便宜。

便伸手抽了出来,左手掏了一大把玄阴针,紧守在床前,以防万一。

这时云海樵子正被逼得步步后退,眼看毒姑婆就要打将进来。

尹稚英心中一阵紧张,凤目圆睁,手心已是渗出汗来。

只要她再逼进一步,自己拼命也得把她拦住。

门边上,两个人已打到紧张关头。毒姑婆气得色变,一只独眼,凶光四露,口中发出鬼叫般的怒嗥。云海樵子却一声不哼,全力施为。

他仗着一身混元气功,力能碎石裂碑,最适宜和人硬打硬接,每出一拳,都带着呼呼劲风,当门而立,威猛无伦。

拳风把毒姑婆的满头白发,震得不停地飘动,看来他渐渐的已挣回了主动。

果然毒姑婆慢慢地向后移动,两人又打到房门以外去了。

尹稚英松了口气,就踅近门口,全神戒备,一面细瞧着两人动手过招。

她只觉云海樵子拳如开山巨斧,刚猛凌厉,毒姑婆掌法怪异,出手毒辣,看得令人眼花缭乱。

外边这间屋中,满布着呼呼劲风,室中几件粗木家具,早已支离破碎,散乱一地。

时间一长,毒姑婆已屈居下风,他阴沉狠毒,明白这样下去,自己决难讨好。

而且云海樵子,是自己师叔的唯一传人,走的是刚猛一路,这种拳势,最适宜于硬打硬架,速战速决,因为每出一招,就须消耗不少真力。

对方数十年修为,内力雄浑,自己夙以轻功见长,怎地舍长取短,和他硬对,岂非自讨没趣?

心念一转,掌式立变,步踩七星,身形倏忽,养力不发,乘隙进招。

她采取了诱敌之法,逼引云海樵子全力发拳,用以消耗他的真力。

云海樵子虽然窥破了毒婆子的心计,但他以为毒婆子真力不继,不敢和他硬架,又自恃功力深厚,拳力强猛。

毒婆子如果不和他硬拼真力,决不能接到百招。

这一来,一个上下腾挪,避敌出击,一个追踪挥拳,左右击撞。

对了一阵,云海憔子还是上了她的当,攻到百招以上,全身真力,已经消耗了大半,霜鬓两边,隐见汗水,发出去的拳风,也逐渐转弱。

尹稚英几次要想出手,但又不敢离开房门。只见两人越打越紧,自己功力不及,也插不上手,心中空自焦急,却是无法可施。

毒姑婆见他拳风转弱,机不可失,冷笑一声,猛的欺近身去,左手一圈,逼开拳势,右手沉掌变爪,五指箕张,向前抓出。这正是她多年苦练,由阴风掌变化而出的阴风毒爪。

五股尖锐的寒风,像五把利剑,塞气砭骨,业已袭到霎海樵子肩井穴上,疾若雷奔。云海樵子右手拳势,被毒姑婆一格,只觉对方真力突然加强,已是暗吃一惊。

及见她居然使出阴风毒爪,那教出手化解,微一仰身,后退了两步。

毒姑婆见云海樵子避招后退,并不移步追击,右爪变掌,沉腕蓄劲,陡的向右边一堵墙上平推而出。

茅屋中的墙垣,最坚固也禁不起这种内家真力的扫撞,只听哗啦啦一声大震,卵石倒塌,灰土飞扬。

蓦地一声娇叱,尘灰迷漫之中,涌起一道青紫光华,猝然劈到,寒森森的剑气,砭人肌肤。

毒姑婆久经大敌,知道此人手上是柄利器,那敢撄锋?马上旋身左跃,避开来势。

云海樵子被她用阴风毒爪,逼退两步,已运劲握拳,只要她再上一步,便要以混元气功和她硬拼。

不料对方逼退自己,却乘机推倒墙壁,心中一急,勃然大怒。

正好这时尹稚英也仗剑出手,第一招就把毒姑婆逼退,落向自己这边。

云海樵子怒吼一声,右拳忽然绷出。

毒姑婆数十年苦练,内外轻功,都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刚觉拳风沾身,立即一矮身快若旋风,闪了开去。那知云海樵子右拳未收,左拳也跟着前冲,更是快速。

毒婆子应变虽快,避开右拳,就避不开左拳,左臂上还是被扫中了一点,踉跄后退了四五步。

尹稚英一剑落空,趁她后退之势,双足一点,使出飞絮舞步,如影随形,滑了过去。

手中剑‘伏地追沨’,青紫光华蜿蜓生动,如游龙入海,剪尾而至。毒姑婆身未站稳,剑光已到,左肩更是隐隐作痛,她有生以来,几曾吃过如此大亏?

不禁怒火大炽,猛然吸气,双足不动!人已凌空飞起。就空中一个转身,倏然落地,右掌‘独劈华山’,击向云海樵子,左爪‘飞鹰攫蛇’,直取尹稚英右腕。

云海樵子哈哈一笑:“来得好!”

身形一晃,挥拳击腕。尹稚英却避开正面,一下绕到毒婆子身后,举剑便刺。

三个人一动上手,倏忽之间,已打了几个照面。毒姑婆对尹稚英手上长剑,始终心存顾忌。

那知她身法步伐,更是曼妙多姿,四周游转,身似灵蛇。配合著龙形剑的怪招百出,剑势绵绵,看不清是什么家数?

任你毒姑婆功力再深,也难敌他两人联手,四五十招过去,竟连番遇险。

身上衣服,也被尹稚英剑锋划破了几处,空自暴跳如雷,莫想占得半点便宜。

冷眼一瞧,里间床上,直挺挺的躺着一个青年。心中立时大悟,他们这样硬拼,原来为着保护这个重伤之人!

自己来意,原想把这臭丫头擒走,给侄孙做个媳妇儿,此时看来擒人已无希望,这个重伤青年,岂不是最好的人质?

心念一动,脸上可不露半点形色。

她看好地势,猛然向后跃出两步,停下身来,暴喝一声道:“住手!我老婆子有话说明了,你们再来送死不迟!”

云海樵子见她叉手而立,也只好停下手来,冷冷的道:“有话快说!”

尹稚英却一滑身,挡在被推倒的墙壁跟前,手中剑青虹吞吐,凝神而立。

毒姑婆一阵桀桀厉笑,独眼向云海樵子一横,不屑的道,“你的混元气功,原来也不过如此!”

云海樵子怒道:“不信,你再来试试!”

毒婆子冷然毫不理会,回头向尹稚英道:“小姑娘,你剑法步法,不太含糊,小小年纪,有这样造诣,我侄儿倒真有眼力!”

咦!毒姑婆好整以暇的话起家常来了,不知她又要弄什么玄虚?

只见她鸡皮脸上丑恶的一笑,继续说道:“昨天你白白断送了我一粒宝贝,照理说,是犯了我老婆子的大忌。但乌风草总算到了我的手中,也还可功过相抵,我老婆子言出如山,先前答应给你一片,自然不好食言。不过我侄孙谷飞虹,和姑娘你一见钟情,这也算是你天大的造化,郎才女貌!只要你答应了亲事,你哥哥重伤,包在我老婆子身上,你可愿意?”

尹稚英听得脸上一红,怒叱道:“我哥哥伤势,用不着你费心。”

毒姑婆并不生气,点头道:“这也难怪,你没见过那孩子。其实,我侄孙儿一表人才,风流潇洒,和你姑娘,真是天生一双,地成一对。姑娘家终身大事,有什么可羞的?要你是脸嫩,点个头就是了。”

谁说毒姑婆心毒手辣?说起媒来,嘴上居然天花乱坠,挺像三姑六婆的口吻!

云海樵子见她自吹自擂,一厢情愿,不由哈哈大笑。

毒姑婆愤怒的盯了他一眼,问道:“你笑什么?”

霎海樵子道:“毒婆子,你可听说过三国时候,有个说媒的故事?”

毒婆子还当他说的是正经,忙道:“你说出来听听!”

云海樵子笑道:“那关公奉了刘备之命,坐镇荆州,兵精粮足,阻碍了东吴的出路。孙权听着谋士之言,想试探关公的口气,正好孙权有个儿子,关公有个女儿,便叫人前去和关公提亲。你知道关公说了句什么话来?”

毒姑婆道:“你说下去就是。”

云海樵子笑道:“关公说,虎女焉配犬子?”

尹稚英在旁听得噗哧笑了起来。

毒姑婆才知上当,不由怒道:“老不死,你敢从中破坏?”左手呼的一掌,直劈过去。

云海樵子笑骂道:“你那不成才的侄孙,敢情癞虾蟆想吃天鹅肉,你给他找只老母猪还差不多。”

左掌当胸,右掌向上迎着硬砸。

毒姑婆掌风劈出一半,中途倏然收回,右掌吐劲,却朝尹稚英平推而出,这一掌蓄势而发,劲道奇猛。

尹稚英虽然凝神戒备,却也不料她声东击西,陡然发难。一时来不及躲闪,只好劲运剑尖,龙形剑一圈,使用滑字诀,借着长剑转动的巧劲,四两拨千斤。

堪堪消卸了大半劲道,猛觉掌风的后劲突然加强,似乎潜蕴着无穷力道,滚滚推来。

剑身一震,重逾山岳!

不由大吃一惊,赶紧后退,还是被撞出去了两三步。说时迟,那时快,毒姑婆又一声长笑,趁隙而入,一闪身,到了里间。

身刚入内,迎面生寒,一道青紫光芒,又已攻到身前。毒姑婆心头一愣,这丫头身法,当真快速得出奇。这微一分神,头上白发,竟被剑光削断不少。

云海樵子一掌落空,见她飞身入内,也急如电闪般凌空跃起,扑了过去。三个人在房间里又动上了手。

这里面一间,总共不到四丈来宽,三个人急扑猛攻,自然施展不开手脚。尹稚英的飞絮舞步,左右急旋,身若迥风,正是她的特长。

所以地方虽小,在她却并无多大影响,避招攻敌,剑走轻灵,把玄阴剑法绝招,绵绵使出。

不过飞絮舞步,要像行霎流水,飘忽不定,才能使敌人眼花缭乱,无从捉摸。她为了要守住敏哥哥床前,就不能尽量发挥妙用了。

最觉得缚手缚脚的,却是云海樵子,他拳掌功夫,走的是刚猛一路,讲究硬打硬砸,全力搏斗。

这小小房间,还躺着一个岳天敏。高手对敌,虽然收发由心,但拳掌的内劲,一经展开,两三丈方圆,都在劲风笼罩之中。

难保不一个失手,误伤了自己人,是以投鼠忌器,不敢全力施为。这一来,却便宜了毒姑婆,稍稍夺回主动之势,虽然还占不到上风,但已不似先前的险恶。三人翻翻滚滚,打了将近百招左右。

云海樵子已是沉不住气,喝道:“毒婆子,你究竟意慾何为?”

毒婆子冷冷的道:“只要那丫头答应一声,我老婆子撒手就走。”

云海樵子怒叱道:“是好的,咱们到广场上去拼个你死我活。”

毒姑婆一面还招,一面狞笑道:“老婆子偏喜在这里分个胜负,你有本领,只管施来。”

云海樵子怒吼一声,没等她把话说完,砰砰两拳已迎着击出。毒姑婆不敢硬接,百忙中双足一顿,“一鹤冲天”凭空升起一丈来高。

头顶上一声哗啦啦巨响,茅屋被她冲破了一个窟窿,茅草灰尘,纷纷下落。

尹稚英觑准机会,那肯错过,娇叱声中,也一跃而起,龙形剑“穿云摘月”,跟踪飞击。

就在毒姑婆身子踪起,云海樵子的两股拳风,也像波涛汹涌般从她脚下冲出,撞上了前面一堵墙壁。

又是蓬的一声大震,土墙卵石,全部倒坍,四散飞散。毒姑婆踪身上跃,冲破茅屋,虽然没有损伤,也着实吃了一惊。

急忙用手护住眼睛,稍稍一张,瞥见尹稚英青紫剑光,如太白经天,凌空撩来。寒森森的剑气,业已逼近,不由急怒交迸,喝一声:“丫头找死!”

她身悬半空,两臂一张,陡的向横里窜出,背贴屋顶,双掌齐发,向下击去。

尹稚英怎么也想不到毒姑婆会在半空中平窜而出,身贴屋脊,还能发掌击人。

而且下劈双掌所带劲风,力道竟然极大。

她不敢抢攻,长剑急演“三花聚顶”,掩护着顶门,飘然落地。就在这一霋那,毒姑婆居高凌下,对准云海樵子,接连又发了两掌。

身子一躬,头下脚上,疾如脱弦弩箭,别的窜落在岳天敏卧榻顶头,桀桀怪笑。

待得尹稚英惊觉,近身抢救。只见毒姑婆脸露狞笑,独眼闪铄出阴毒的凶光,紧盯着两人。一手按在敏哥哥头顶“百汇穴”上,阴恻恻的说道:“你们谁敢过来,我就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死生存一线灵葯倾樽 拳杖已无功片言驱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