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14章 屡成疑窦冤仇缘底事 相互剪屠主客不知名

作者:东方玉

云海憔子心中一急,拉起尹稚英,一连几踪,飞拙谷口。到了山脚,才把经过情形,约略说了一个大概。

尹稚英听说敏哥哥业已醒转,心中一喜,就施展轻功,催着云海樵子快走!

云海樵子跑了这么多年的山路,差点还被姑娘家比了下去。

心中十分惊讶,禁不住也全力施为。这一阵急奔,真个疾若流矢,但见两缕轻烟在山上贴地低飞。

何消片刻茅屋在望。

尹姑娘急不择待,一提真气,娇躯蓦地像箭一般激射过去,口中喊着:“敏哥哥!”

人已随声窜进屋去。榻上空洞洞地那有敏哥哥人影?

龙形剑还好好的放在榻上。

她,这几天连遭变故,吓破了胆,一眼没看到敏哥哥,心头一愣,不要又出了事故?

急匆匆的返身就跑,蓦的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英妹,你和龚老前辈去了那里?到这时侯才回来。”

“哦!敏哥哥!”娇躯猛地扑入了他的怀中。

她心头不知是喜是惊,竟然全身不住的微微头抖!香肩抽动,起伏不停,她是喜极而泣,哭啦!

这也难怪!光是这一两天来,她不知受了多少惊险,委屈,耽心和伤心。

女孩儿家,最坚强,总还是个女孩儿家。在极度的惊喜悲欢之下,谁能逃得过一个哭字?

这好像小孩子受了人家欺侮,一见到大人就哭起来一样。

他,是她心目中唯一的亲人了,不在他怀里哭个痛快,又到里去哭呢?

“英妹,你好好的怎么哭起来啦?”岳天敏那里知道他服下乌风酒之后,还发生了许多事故?差点把命都送了。

当下一手轻揽着英妹妹纤腰,俊脸上现出一片诧异之色。

“谁哭来着?”尹稚英一挺身,青葱般纤指,掠了掠鬓发,噗哧笑了出来。

岳天敏笑道:“原来你闹着玩的,可把我吓了一跳?”

咦!她粉脸上还珠泪清莹,真的哭过了。这是什么回事?他愣愣的瞧着她。

尹稚英抿嘴笑道:“你老瞧着我干么?哦!敏哥哥,方才找不到你,真吓我一跳呢!”

岳天敏笑道:“因为找不到我,这就哭啦!是不是?”

尹稚英粉脸一热,睨了他一眼,笑啐道:“你那里学来的贫嘴,我不来啦!”

岳天敏忙道:“我方才坐功起来,看到龚老前辈留的字条,说和你有事出去,叫我不要走开,等了好一会,你们还没有回来,我看厨下放着野兔山獐,都没有洗,就生火烧了锅水,方想动手,你就回来啦!”

尹稚英猛的想起云海樵子和自己一起回来,怎的不见他进来?

忙道:“咦!龚老前辈呢?”

她拉着敏哥哥的手,跑将出来,口中叫了一声。

只听云海樵子的声音,在厨房中笑着回答:“老朽早已在这里了。”说着呵呵笑了起来。

尹稚英知他故意躲到厨房里去,好让自己和敏哥哥说几句背人话儿。

不由粉脸上骤煞飞起朵朵红云,连忙摔开敏哥哥的手,跑了过去。

口中叫道:“老前辈,我帮你洗山獐。”

云海樵子笑道:“老朽早已洗好啦!唔!你来烧几个新鲜口味菜,倒是真的,我还有挺好的茅台酒呢!”

说完,一眼看到尹姑娘身后的岳天敏,英华内敛,容光照人,不由暗叹天府玄真,真是千百年难得的仙葯!

上半天,这年青人看上去已是重伤无救的垂死之人。这一会工夫,竟前后判若两人,双目如电,不可逼视!

尹稚英正卷起袖口,忙着做菜,一面回头笑道:“敏哥哥,今天这一天呀,说起来真够凶险呢!”

岳天敏道:“对了,我正想问你呢!那外边一间,打得乱糟糟的,地上还有你的飞针,我想可能来了敌人,在这里动手,后来龚老前辈和你追了出去,对不对?”

尹椎英娇笑着道:“只猜对了一半,你还中了毒姑婆的阴风掌,要是没有天府玄真呀!那真急死人了!”

岳天敏惊奇的道:“什么,我中了阴风掌?怪不得我迷迷糊糊的好像做了一个恶梦,身子一下堕入了冰窖,不知有多少深,任你怎么跳,也跳不出来,冷得连骨髓都冻结了。”

尹稚英忍不住噗哧笑了一声,接着就把一天的经过,咭咭格格的说个不停。

岳天敏听说她把天府玄真一古脑儿给自己服了下去,却连说可惜。

尹稚英并不理会,一直说到云海樵子救出自己,临走还踩了几脚毒草为止。

直听得岳天敏目瞪口呆,原来自己昏迷之中,竟发生了如许危险,不由又向云海樵子连连道谢。

不多一会,尹稚芵做好了菜,云海樵子取出酒来,三人边谈边喝,所说的也尽是这一天的惊险经过,不必细述。

尹稚英因敏哥哥重伤初愈,还不大放心,在山上又住了一天。

第三天清晨,就向云海樵子告别。云海樵子还想挽留两人,多住几天,争奈岳天敏归心如箭,只好亲送两人一程。

指点了出山路径,才互道珍重而别。

两人这次下山,所走路径,虽然还是峭壁巉岩,绝壑深谷,但云海樵子所指点的,乃是一条捷径。

岳天敏自从服了小半葫芦天府玄真,功力何止增加数倍?他一手挽着英妹妹一条玉臂,展开轻功,一掠就是二三十丈,足不点地,凌空虚步,快速得直如天马行空,御风而飞。

尹稚英又惊奇,又喜爱,一个娇躯,紧紧地贴着敏哥哥,飞踪疾跃,一双莲足,差不多就没有沾地。

只觉耳边风声飒飒,衣袂飘飘。那些峭立千仞的危崖绝壁,苍翠葱笼的古树茂林,尽向身后飞驰!

就这样跑了两个多时辰,已回到两人初来时上山之处。尹稚英已跑得脸色通红,上气接不着下气,娇喘着道:“敏哥哥,我们憩一憩再走嘛!”

岳天敏回头一瞧,英妹妹云鬓蓬松,香汗如珠,酥胸忽高忽低的起伏不停。

隐隐可以看到两堆玉球,正在微微颤动!心中一阵怜惜,双臂一环,把她揽入怀中。

低声的道:“我跑得太快了,把你累成这个样子!”

说着,在身边一块大石上坐下。

英妹妹软绵绵地偎在他怀中,动也不动。过了一会,才幽幽的道:“我不累。”接着她侧着粉颈,很兴奋说道:“敏哥哥,你伤好之后,不想武功也突飞猛进了呢!”

岳天敏望着她笑道:“我自己也不相信,突然会有如此精进,大概就是你把天府玄真全给我吃了下去的缘故。唉!真可惜。”

尹稚英螓苜一歪,嗔道:“有什么可惜?这样灵异的东西,你放着不吃干么?”

她吹气如兰,浅笑佯嗔,真是妩媚横生,娇艳如花,敏哥哥只觉心神一荡。

正在这当儿,猛觉有几丝微风,迅速的向脸上扑来。

岳天敏还当是有人暗算,倏的把头一偏,只道已经避开。

那知极轻微的嗡嗡之声,依然在头边钻来钻去,飞舞不停。

定睛一瞧,却是十几个黑色小虫,左右穿飞,十分迅捷,竟瞧不清是什么东西?

嗡嗡之声,就是由那小黑虫身上发出。

岳天敏见这群小虫,老是围着自己,不肯飞开,就用袖子向上一拂。

他目前太清罡气,已是充沛全身,收发由心。

这一拂,虽然毫不用劲,但真气自然流注,向外迸发,即使武林高手,也非被震退不可!

那知这十几个小黑虫,十分灵活,见他一举手,早已疾若流星般飞了开去,等他手才收回,马上又跟着飞回。

真是驱之不去,讨厌已极!

岳天敏见状,不由咦了一声。

尹稚英娇躯在他怀中一扭,问道:“敏哥哥,你发现了什么吗?”

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玉手慢慢地整理着散乱秀发。

“哦,这是什么?”她眨了眨大眼,目不转睛的望着十几个小黑虫。

奇怪的它们老是在敏哥哥头上打转,好像要飞扑下去,又有点畏缩不敢近前似的。

连忙伸手掏了几支玄阴针,玉指轻弹,几丝寒光一闪,就打下了五六个来。

那小黑虫却警觉性极高,一看同伴被人打落,立即不约而同的掉头就逃。快得几乎看不清楚,一瞬即逝!

尹稚英娇笑着道:“这小东西可真灵!”

说着弯腰从地上拣起一枚针来,针头钉着一个小虫,还在没命的挣扎。

仔细一瞧,原来却是一种比黄豆还小的黑蜂,头上生着一对针头大小的金色眼睛,虿须如丝,看上去甚是锐利。

生相虽小,却是猛恶!

“敏哥哥,你瞧!这黑蜂真小。”

岳天敏笑道:“深山大泽,无奇不有,各有各的生存本能。”

他话未说完,猛的叫道:“这蜂有毒,你快丢了!”

尹稚英只觉这黑蜂小得可爱,并没注意。

这时经他一叫,果然!自己一支雪亮如银的玄阴针上,一会工夫,已变成乌黑。

连忙随手向草中一扔,笑道:“这种小黑蜂,要是给下五门的江湖上人碰到,就变成宝贝了呢!”

两人站起身来,离开山脚,走了几十步,忽听唏聿聿一声长嘶,突然从树林中跑出一匹骏马,迎着两人奔来。

尹稚英一见,高兴得叫了起来:“敏哥哥,这是我们骑来的马啊!它居然还等着我们。咦!这几天工夫,骠了好多!”

那马颈上还圈着缰绳,一见两人,挨着头,好似十分亲热。

岳天敏见状不由叹道:“这匹马,并非什么良驹,还怀念着旧主人,有如此义气,举世滔滔,人心险恶,真还不如畜类呢!”

尹稚英道:“不要发牢騒啦!这匹马在这里,还有一匹,可能也不会跑远,我们快去找找。”

岳天敏依言向四周找了一阵,不见踪影,也就罢了!

两人一辔双驮,策马疾驰。在都匀耽搁一宵,吩咐店伙用好酒泡黄豆,好好的喂了那马儿一顿。

第二天在市上买了一匹牲口,继续上路,下午就赶到玉屏。

在城内投了一家客栈,两人先洗了个澡,涤去一身的风沙和汗渍,人也轻松了许多。

忽听街上劈劈拍拍的响起一串串鞭炮,远远还不时传来锣鼓之声,极为热闹。

这时正好店伙进来,问两人是否在店内用餐?

尹稚英却抢着问道。“伙计,街上放鞭炮,敲锣鼓,到底是什么一会事?”

店伙瞧着两人,觉得十分奇怪,这两位出门的公子哥儿,连过年这样大的事情都忘啦?

他一愣之后,堆着笑道:“两位公子爷,今天是除夕呀!”

尹稚英脸上一红,不由笑出声来,忙道:“我们出门久了,却把除夕都忘啦!”

随着又道:“喂!伙计,那你替我们来一壶酒,菜肴可尽拣好的拿来,我们就在这里好好的过一个年罢!”

岳天敏一路上全由英妹妹照顾,温柔体贴,异常周到,所以一切都让她去安排。

不一会,店伙端着一壶茅台酒和几色热腾腾的荽肴进来。口中还在叽叽咕咕的说话,好像在埋怨什么人?

“不会喝酒,就该少喝一点,跌跌撞撞的差点把酒菜都打翻了,今天厨房里特别忙,打翻了菜,可叫得两位公子爷多等上一会啦!”

客店里的伙计,本来就是唠叨的多,他们多讨上几勺好,客人一高兴,赏银也就多了。

岳天敏和尹稚英都没去理他。

店伙把酒菜放好,就弯着腰笑道:“大年夜要讨个吉利,两位公子爷就请喝杯团圆酒。还有热菜,小的马上送来,要酒,就随时吩咐好啦!”

尹稚英给他说得娇靥上陡的飞起一片桃红。秀目睨了敏哥哥一眼,他也无限深情的凝注着自己。不由轻轻啐了一口,芳心甜蜜蜜地,小鹿儿卜卜乱跳。

辞岁的锣鼓鞭炮,和街上猜拳闹酒之声,交织成腊底年头农业社会的富庶康乐!

房中,尹椎英轻举皓腕。替岳天敏斟满了酒,娇笑着道:“明天大年初一,我们不赶路啦!敏哥哥,这辞年酒,你得多喝几杯!”

岳天敏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笑道:“对啦!这是辞年酒,英妹,你也喝一杯,来!我敬你!”

说着拿起酒壶,替自己和英妹妹的杯中,都斟满了酒,举杯相对。咕嘟,他又干了一杯。

尹稚英想起店伙之言,粉脸上一阵娇红,喜孜孜的嗯了一声。纤纤玉指,举起杯来,刚要碰上樱chún!

乓!纸窗外射进一点黑影,直向尹稚英手腕打到。同时似乎有人在窗下叫了声“有毒”!

事起仓猝,岳天敏举筷一夹,已把打来的暗器夹住。尹稚英放下酒杯,一拧身,要待飞出窗去。

玉臂已被敏哥哥一把拉住,说道:“用不着追啦!人家已经去远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屡成疑窦冤仇缘底事 相互剪屠主客不知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