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15章 洑水三回仇仇惊夜泊 风帆一叶巾帼收孤儿

作者:东方玉

岳天敏听他们所说,勾稠格磔,一句也听不懂,敢情他们所讲的是什么地方的土话?看情形那为首一个听不懂自己的话,由瘦削脸在传译。

“嘿”,“嘿”!为首人意似忿极怒极,对着自己两人,大声喝骂了一句。身形微晃,两条黑影,同时落到船头,身法极快!足才点到船板,一欺身,各抡兵刃,就分向两人攻来!

岳天敏因双方语言不通,对方分明寻仇而来,正苦于无法讯问清楚,甚感为难。猛见锤若流星,业已当胸奔到,劲透锤身,内力四溢!不由心中一愣,暗想此人功力极深,当下一闪身避开来势,口中喝道:“朋友!我们无冤无仇,到底所为何来?”

使流星锤的那里听得懂他说着什么?只知对方是在大声吆喝,他冷笑一声,意似不屑!飞锤才出一半就倏的收回,随势变招,陡从他身边涌起一幢金霞,闪闪生光。千百个锤影,纷纷向自己要害砸到。

这种急骤的攻势,不但招式奇诡,变幻莫测,而且内力外透,劲风激荡,煞是凌厉!可是眼前的岳天敏今非昔比,那会把他放在眼里?不过明明是一场误会,对方却硬把自己当作强仇大敌,话又说不清。这才暗运太清罡气,护佐全身,只随着锤势,四面游走,并不还手。那使流星锤的,确非等闲,一二十招过后,但觉对方在自己锤影笼罩之下,徒手游行,竟然伤不得他分毫。而且明明击中要害,却又一滑而过,好似浑不觉得模样,不由心中大吃一惊。暗想自己常听师傅们说起,即使中原一流高手,要胜得过自己的,也为数不多。此人年事甚轻,功力之高,连师傅们怕也不过如此!他咬牙切齿,把风雷锤法,源源施出,看看对方依然气定神闲,面露笑容。错非对方手下留情,那能走得出四五十招?

这时另一方面,那使五行轮的,和尹稚英却打得异常激烈。

但见轮影飞舞,剑气纵横!

尹姑娘飞絮舞步,玄阴剑法,悉数展开,身若飞絮,剑若银蛇。

轻灵飘忽,使人无可捉摸,看来也略占了上风。

那使五行轮的,也非弱手。一柄五行轮招术精奇,变化无穷,尤其在粘锁上的功夫,十分老到。

尹姑娘一上来差点就吃了亏,是以粉脸通红,剑招绵绵而出。这时虽然逼得对方守多攻少,要想胜他,也非易事。

尹稚英不耐久战,蓦的一声娇叱,剑势倏变,使出玄阴剑法的绝招“力劈五岳”,剑如匹练般飞起。使五行轮的暗叫一声“来得好?”右臂一圈,五行轮使尽全力向上便锁。剑轮相接,他陡觉对方一支长剑,重逾山岳,那里还想锁得住人家,连封架都感困难。

姑娘剑招倏的由“力劈五岳”变为“手挥五弦”。剑尖微挑,内力暴涨,一柄五行轮,直被挑震出十数丈外。剑招再变,“天仙散花”。

只见剑尖上蓦然爆出万点琼花,银星缤纷,迳向对方当头飞洒过去!

“英妹不要伤他!”岳天敏原是无意伤敌,随手挥洒。这时一见尹姑娘绝招出手,怕她误伤对方,菟仇越结越深,才出声阻止。

但剑招出手,何等迅速!那使五行轮的兵器被震出手,已是大吃一惊,就在他微一错愕之际,闪闪寒光,业已当头罩下。终算岳天敏喝了一声,尹姑娘才剑尖微偏。使五行轮的这时空着双手,心头一震,只好硬往横里闪出。说也真险,寒森森的剑气,削着他肩头而过。

但在身形刚一闪动之时,剑锋已在他左臂上划破了一条三寸来长的血沟,血流如注,痛得他打了一个冷颤,大叫一声,向后便倒。

尹姑娘收回长剑,心中奇怪,暗想适才这一剑分明只是外伤,以对方功力,怎会栽倒地上,爬不起来?

再一细瞧,只见他全身*挛,脸色逐渐由青转紫,只一瞬功夫,就僵屈着一动也不动了。那使流星锤的突然一声怒吼,舍了岳天敏,飞身过来,左手一捞,夹起尸体,踪身上岸。

岳天敏摇头叹道:“英妹,你这一失手伤人,我们无缘无故的又结下了强敌。”

尹稚英脸露愤怒,一双秀目睁得大大的似乎在向四下搜索。闻言摇头道:“敏哥哥,那人不是我杀的,他不过手臂上中了我一剑,伤得并不重,看他死时的情形,全身抽搐,分明又是中了剧毒,和前几次完全一样。”

岳天敏方要答话,猛听岸上传来一阵吆喝,接着响起金铁击撞之声。

连忙一拉尹稚英玉手,悄声的道:“英妹快随我来!”

说着双足一顿,人像大鹏搏天,凌空飞起,轻悄悄的落入一株高大松树之上。

两人掩住身形,纵目一瞧,荒地上来了二十多个一包青布劲装的壮汉,手中各使着单刀铁尺,和方才站在岸上的五人,乱烘烘的打在一起。那使流星锤的,正力敌着一个矮老头,和一个中年汉子,毫无逊色。

手中流星锤纵横抡击,一个个金色锤影,漫天飞舞,直如千百颗金丸,此起彼落,耀眼生花,呼呼有声。凌厉得有如疾风暴雨,锐不可当!

矮老头使的是一根旱烟管,招招带着啸声,内力也自不差,而且点点杆影,都是朝对方周身死穴下手,十分狠毒。

中年汉子使一柄锯齿刀,翻翻滚滚,刀法纯熟,功夫似乎比矮老头还强。左手还不时觑机从刀光中隔空劈出,看来似足一种阴劲的掌风。

尹稚英依着岳天敏,低低的道:“敏哥哥,你瞧,那人使的好像是排教中的五阴掌。”

她话声未竭,那矮老头突然旱烟管一挥,递出三招凌厉绝伦的攻势,却抽身急退。

使流星锤的冷笑一声,金锤猝然飞出,疾若流星追击过去。

却被使锯齿刀的挡了一招,左手五阴掌趁机劈出。

矮老头才退出半步,便旋身再进。左手连扬,一大把飞钉,挟起嗤嗤尖风,像飞蝗般洒出。紧接着暴喝一声,铁烟管又急如雨点般点去!这几下快如电闪,锯齿刀,五阴掌,漫天暗器,铁烟管一齐集中,差不多同时打到。

“哦!他们果然是排教中人,这矮老头使的是五鬼钉!”尹稚英在敏哥哥耳朵旁,轻声的叫着。

岳天敏也回头咐着她耳边道:“这三个人身手都不凡,你耐心点看下去,还有热闹哩!”

果然!那使流星锤的好像极为愤怒,气得哇哇大叫。左手猛的沉腕运劲,对着使锯齿刀的遥空劈出,掌风出手,随著有一股强猛无比的潜力,排山倒海般冲撞过去。站在老远,还可听到隐隐的风雷之声!

他左掌才出,右腕一震,流星锤化作一幢金霞,由他身旁涌起,金光缭绕,把周身护个风雨不透。

只闻一片铿锵之声,丁丁不绝,那些五鬼钉,俱被他点点锤影,磕飞出去。时说迟,那时快!他倏的长身一掠,无数金星,骤然间跟着他凌空直起。像千百颗陨星,迳向矮老头及使锯齿刀的兜头罩下。

矮老头瞥见他凌空跃起,两人一时来不及联手迎敌。对方那一幢金影,万颗金星已疾若奔雷的当头袭到。不由心头一震,那敢用短烟管去硬接这种凌厉之势?连忙一个仰身平射,向后倒退出去一丈开外,才算躲过来势,脚方落地。猛听一声凄厉的惨叫,自己请来的帮手鬼齿无敌林香主已口喷鲜血,猝然倒地。

看来伤势不轻,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原来那使锯齿刀的一刀递出之后,左手五阴掌,也使足十分劲力,隔空出手。不料对方百忙中居然也运起全力,迎着硬接。起先他还暗自得意,心想:“小予,真是活腻了,你那知五阴掌厉害?”

五阴掌的阴柔之劲,和对方裂石碎碑的阳刚掌风才一接触,便觉风雷隐隐,力道奇猛。不但对方内力胜过自己,抑且这种掌风,分明是闻名海内的风雷掌,正是自己五阴掌的克星。他久经大敌,觉得不对,立时猛吸丹田真气,把击出的力道,硬生生地收了回来。终算见机的快,迅疾后跃,还被震退了两步。试一运气,并未受伤,才放下了心。就在他试运真气,略一停顿时,对方已凌空击来,等他警觉,一片金影已向头顶罩落。急忙举刀一撩,疾化“云雾迷山”,堪堪护住顶门。那料对方锤势一沉,千百颗流星,突然爆开。一时左右前后,四面八方,尽是锤影。他目迷五色,那里还来得及封架?一个疏神,右肋骨上砰的着了一下,眼前一黑,立时栽倒。

使流星锤的击退两个强敌,似乎也耗尽真力,上身直晃。猛的喝了声“嗨!”

那五个下手,还在和二十多个敌人杀得难解难分,这时纷纷跳出圈外。从地上架起一个尸体,跟着就走。

矮老头扶起林香主,见他脸如金纸,双目紧闭,忙从身边掏出葯丸,塞入他口中。接着一挥手,二十几个劲装大汉,已有半数挂了彩,大家垂头丧气的架起林香主,也穿林而去。一霎时,空荡荡地恢复了荒野原始的静寂,松风如涛,芦苇萧萧!

两人踪身下树,尹稚英挽住他的臂膀,偏着头道:“敏哥哥,那使流星锤的,招式十分怪异!”

岳天敏踏着衰草,点头道:“看他所使招法,不像中原武林的路数,尤其那一掌,隐隐挟着风雷之声!”

“风雷掌!碧落宫的风雷掌!”尹稚英猛然想起海南碧落宫,不由惊叫起来。

“碧落宫的人,也到中原来了?难怪他们的话,一句也听不懂。那使五行轮的,这次伤在我们手中,这个误会可越结越深了,今后我们得小心点才是!”

尹稚英嗤的笑道:“像你这样胆小,还要在江湖上走动?”

两人走近岸边,轻轻一跃,已上了船舱。船老大和四个水手,早被先前这一阵打斗,惊醒过来,大家躲在舱下,不敢出声。后来打斗之声渐歇,看到两个客人回来,从岸上只一踪,便到了船上,连船身都不晃一晃。才知这两个年轻客人,竟是有大本领的,大家才敢钻出身来。

岳天敏只说方才来的乃是大伙强盗,已被自己兄弟两人打退,吩咐他们回舱安歇,不许声张,船家自然唯唯答应。

翌晨,他们从麻衣洑出发,启碇东行,经夷望溪,郑家驿,船过桃花源,还特地去游览了这名闻千古的世外幽境。一连又行了两天水程。这日中午,船驶进了白洋河,这里江面极阔。水天相接,青山隐隐。

岳天敏,尹稚英并肩立在船头上,指点着波光云影,长天一色。正觉得胸襟如涤,心旷神怡。

忽见从远处驶来一只风船,船身极大,从下游往上游虽是逆水偏风,却走得异常迅速!

尹稚英在江湖上走得久了,经验较多,眼看这宽的江面,对方那只大船,偏是破风冲浪,走对了头,朝着自己这边开来。

“寻虋的来了!”

她心念一动,忙向岳天敏道:“敏哥哥,这船不怀好意呢?”

前面那条船,越驶越近了,船头上还安着香阵,(香阵是香案法器之类)两边站着十几个大汉,全是穿着短衣襟,小打扮,这时吱吱的连发胡哨。船家一眼瞧到了对方船头的香阵,直吓得没命的转舵。

但顺风顺水,何等快速!两下里是越凌越近,眼看着就快要撞上了。船家可慌了手脚,飞奔到船头,还想用篙杆点开来船,免得撞上。

对方船上的大汉,横眉一竖喝道:“你瞎了眼睛,居然想动篙杆?”

船家一害怕,果然长畏缩缩的不敢动手。

岳天敏看对方大船是有意想把自己这条船撞沉。虽然不知是否冲着自己来?还是和船家往日有怨?

但对方船上这班人,个个目露凶睛,分明不是善良之辈。这时危机紧迫,险到万分。两条船相距不过只有数丈了!

船家水手,虽全会水,可是船撞散了,他们的生家性命,全在这上,那能活得?但对方来头太大了,得罪了他们,就是保得住船,这江面上的饭,也无法再吃。但人在生死关头,谁都会横上了心。水手们手捋竹篙,站在船舷上,非要点开来船不可!风船如飞的欺过来。大汉们凶神恶煞般大声吆喝,纷纷掣出兵刃十准备行凶?

岳天敏微微冷笑,双掌觑准来船,平胸徐徐推出。说时迟,那时快!两条船看看已要撞上了。突然那条风船船头,好像被万斤巨石猛力一压似的,哗啦啦,船头直往下沉。后面的冲力,抬得船尾朝天,全身直竖。又是哗啦啦一阵巨响,浪花四飞,偌大一只船,就顺着水势,倒退了八九丈,船身打着横,还在摇晃不停!

站在船头的十几个大汉,就在船身直竖的时候,只觉眼前银丝闪动,厉声惊叫着纷纷跌落水去。

这是尹姑娘瞧不惯他们的横眉竖眼,每人赏了一支玄阴针。

船家,水手,眼睁睁的发了愣,这真是奇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洑水三回仇仇惊夜泊 风帆一叶巾帼收孤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