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17章 清音转宫商玉箫初弄 一堂集恩仇墨螫同惊

作者:东方玉

岳天敏道:“在下和贵教门下,素未谋面,更说不上恩怨,那会出手伤人?何况我昆仑门人从不使用暗器,遑论毒葯?令师弟等三人,均是身中剧毒致死,看来像是一人所为,自然另有凶手。”

无情居士厉声喝道:“小狗不必狡辩,你先吃我一掌!”他右手一圈,倏然平胸推出。一股劲风,隐挟风雷,迅速无比的袭到身前。风雷掌!碧落宫的独门绝技,猝然出手。

万松龄、祝三立、一瓢大师要想拦住,已是无及!风雷掌迅若风雷,还没撞上岳天敏的袍角。

无情居士木遵化像是被人推了一把,登、登、登!倒退了两三步,才算站住。

冷寞的脸上,绽出汗珠来了,显然他是被人家内家真气所震退。

一瓢大师赶紧抢前一步,向古力阳合十道:“阿弥陀佛,方才两位施主所说情形,贫衲料想其中必有原因,不知贵教门下三位弟子,中了何种毒葯暗器?”

木遵化接口道:“据饶师弟说,中毒之人,全身*挛,色成紫黑,却查不到半点伤痕。”

尹稚英也道:“这放毒的人,手法极快,连看都没法看清,就中毒倒地,面色是由青转黑,状极可怖!”

一瓢大师脸色骤变,急急的问道:“尹少侠,老衲还要请问,中毒身死的人,是不是全身弯曲,五官中还沁出紫血?”

尹稚英弟瞪着大眼,连连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一点不错,大师你知道放毒之人?”

一瓢大师点头道:“照此情形说来,如果确是这个魔头所为,那倒并不是中了什么毒葯暗器,而是死在墨……”他说到墨字,左手突然向空一撮。嘴上“啊”了一声,立时险色惨变,人已摇摇慾倒!这真是变起仓猝,大厅上这末许多高手,谁都没看清一瓢大师着了什么道儿?

祝三立和他站在最近,连忙问道:“师弟,你怎么啦!”

一瓢大师那里还回答得出话来,张口结舌的“啊”了两声,浑身不住的颤抖。一双涣漫的目光,还紧瞧着大家。面部露出痛苦和*挛,手足一阵抽搐,猛的向后栽倒。肤色逐渐由青转紫,五官微微沁出紫血,正是中了剧毒的现象!又是中毒!凭一瓢大师的功力,竟然连一句话都没说出,就送了性命,可见这毒是如何厉害?在这许多江湖高手面前,这毒又如何放的呢?放毒的人真太似神出鬼没了!

“有姦细!”猛然一声厉喝,声若夜枭,这是排教三长老之一的刁太婆的声音。大家回头一瞧,刁太婆早已人若箭射,其快无比的向对面围墙扑去!

苗老大和教中三个值坛弟子,也同时跟着踪起。众人经刁太婆一嚷,正待飞身上屋,猛见三五条黑影,从高墙上往下直堕。一阵噗通!咕咚!连响不绝。摔下来的人,落地之后,一点声息也没有了。怎么?动都不动!仔细一瞧,原来正是刚才飞身追上屋的刁太婆,苗老大和三个教下值坛弟子。五个人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敢情业已死去!

总舵主闵长庆、马子安、王三寡妇早已奔上前去。这不过一瞬之间的事,对方人影都没照面,连久负盛名排教三长老的刁太婆,都一上去就重伤致死,来人武功之高,竟然不可思议。大家不由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墙头上又是黑影一闪,一条人影,疾如鹰隼,倏然飞将进来!

祝三立因师弟一瓢大师身遭惨死,那里还忍的住,大喝一声,右掌劈空拍出。此老数十年功力,自非寻常,何况在怒火头上?一掌出手,雄浑无比的劲风,呼的直向黑影卷去。只听一声闷啍,那人立被震出去两三丈外,咕咚栽倒!凑巧落到离王三寡妇不远之处。

王三寡妇那肯放过机会,从地上拾起一柄单刀,奔上去就砍!就在她单刀将落之际,围墙上倏的又飞进两条人影。其中一条身材高大的黑影,喝声如雷,身形一晃,眨眼到王三寡妇身边。人未站定,一脚已把王三寡妇像皮球般踼出老远。

丧门旛闵长庆刚吩咐庄丁把刁太婆、苖老大等五人尸体,暂时放到大厅角落上。猛见王三寡妇被一个高大黑影一脚踹飞,心头一惊。赶紧一拉马子安,同时跃起,拦住去路。及看清来人面貌,不由倒抽一口凉气。这是江湖闻名的老怪物黑煞掌商震天,他又干什么来的?

“嘿”!黑煞老怪怒气冲天,须眉如戟。

一双铜铃般眼睛凶光熠熠的望着两人,长袖一挥,从里面露出一只其黑如墨的手掌,骤然发难!

闵长庆和马子安,均是久经大敌之人,识得厉害。还没等强猛的掌风撞到,人早向左右闪了开去。

黑煞老怪那会把他们两人放在眼里?一掌拍出,人就俯了下去,从怀中掏出一粒伤葯,塞向一个坐在地上的人的口中。虎的直起腰来,怪眼一翻,两手如钩。大踏步又向闵长庆马子安两人逼了过去。

口中喝道:“先毙了你们!”声若洪钟,震得两人骇然失色!

微风飒煞,一条人影,已挡在两人面前,呵呵大笑,来的正是昆仑四老的拏云手万松龄。“老朽正待要找你商兄,算算前账,不料这般赶巧,看来今晚咱们正好提前作个了断。”

万松龄话才说完,祝三立突从他身后抢了出来。沉声说道:“你们陈年滥账,慢慢再算不迟,先让兄弟算算今天的账。”

黑煞掌商震天因祝三立一劈空掌把他独子商泰官震成重伤,又气又怒。但眼前两人,均非易与,是以不敢贸然出手。这时怒目圆睁,喝道:“祝三立你几手劈空掌,谁还怕你不成!来、来、来!你们两位双打还是独斗,商某无不奉陪。”

“老匹夫少卖狂,看你在祝某手下,走得出几招?”祝三立正想抢先出手。

忽听一个宏亮的声音说道:“贫道久慕祝大侠大名,心仪已久,在贫道想来,祝大侠身为少林寺护法一定是磊落君子。可是想不到你竟然趁人不备,对一个后生晚辈,突下杀手。今日商兄赶来此地,原为和万大侠有段梁子,你的劈空掌,还是由贫道来领教罢!”

祝三立回头一望,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道人,缓步走来。这人背负长剑,道袍飘然,正是衡山神猿剑客董皓。不禁一绉眉头,笑道:“原来是董兄,居然也这般赶巧,来凑这场热闹,不过兄弟和贵派从无过节,董兄何必档横?”

神猿剑客董皓微微一笑,指着一旁的商泰官道:“祝大侠方才不是一掌劈下了商兄的令郎吗?那就是贫道的不肖门徒。”

祝三立一听那偷放毒葯暗器,害死自己师弟的仇人,竟然神猿剑客董皓门下。不由勾起仇怨,冷哼一声道:“蕫兄果然调教出好弟子来!衡山派原来还会使用江湖下五门的歹毒暗器!今日祝某就领教你几招猴儿剑罢!”

神猿剑客董皓一派宗主,被祝三立说什么“衡山派江湖下五门”,“猴儿剑”?他话题没听清楚,已是勃然大怒,叱道:“你少林寺也不过是几招秃驴拳罢了,有什么希罕?只怕你姓祝的接不下贫道三剑!”

祝三立见他出口讥及少林寺,更是怒不可遏,哈哈大笑道:“董兄一派宗主,口舌轻薄,难道不怕被人耻笑?兄弟虽煞只会几招秃驴拳,也还挡得住你的猴儿剑,就请先赐招罢!”

四人两对,各因对方是功力相等的劲敌,沉气蓄劲,谁也不肯抢先动手。大厅上阒然无声,异常沉寂,空气显得特别紧张!”

突然在静寂中响起了一阵咕咕格格清脆的笑声,似在低声娇语:“英妹妹,你去对付那个什么猴儿剑,我要斗斗老怪物。”

“琪姐姐,老怪物的黑煞掌,有点鬼门道,你可小心!”

“错不了,他那点乌鸡脚,还伤不了我。”

声音虽轻,可是在场的都是一流高手,自然听得极为清晰!

这两人正时万小琪和尹稚英,她们见面之后,大家都知道对方是女的了,虽然心里难免有点酸溜溜的异样感觉。但当着面,谁都不愿显露出自己的心事儿来。姐姐妹妹,倒叫得蛮亲热!

玉面仙狐阮娇娆,知道了眼前风仪隽雅的美少年,就是几个月前从散花仙子米凤娘口中绘声绘影,所说在九华山昆仑下院战败风火扇霍文风的岳天敏。她真是心仪已久的人儿,这时桃腮生春,媚波斜横。越看越爱,恨不得一口水把他吞下肚去。可是她心中明白,在她身边,虎视耽耽的守着两个人。这两人,自己可一个也惹不起。为了好亲近他,也就尹师姐、琪姐姐叫得挺甜!而且还跟着两人,也叫他敏哥哥呢!

万小琪不知騒狐狸底蕴,还觉得她人挺和气,三个人唧唧哝哝倒很谈得来。

黑煞掌商震天和神猿剑客一现身,万小琪想到他在天柱山中一掌伤敏哥哥。不由心悢得痒痒的就想出手。当下,和尹稚英一商量。尹稚英也因黑煞老怪把敏哥哥震落千丈峭壁,使自己临风落泪,伤了一年心。这笔账那得不算?这才决定由尹稚英对付猴儿剑,万小琪去斗黑煞掌。两位书生打扮的姑娘,一个青衫飘忽,腰悬长剑,一个白衣临风,手横玉箫。行云流水般飘身过去。

“爸爸,和这种老贼动手过招,没的污了你的手,还是让女儿来打发他回去罢!”娇音方起,白影乍飞!

莹光闪闪的白玉泂箫,“梅花三弄”疾向黑煞老怪当胸点到!这一招迅速至极,三点劲风,一片精光,令人眼花缭乱,措手不及!

商震天冷不防半路里窜出个程咬金。被她骤然发难,连封架全来不及,只得仰身向后倒卧,以避来势。万小琪一声娇哼,右腕倏然下沉,玉箫紧随而下。商震天等背脊将要着地之时,蓦的向右翻身。左手一圈,硬砸玉箫,右掌跟着拍出,横扫万小琪纤腰。他应变迅速,不愧老手!可是以他的身份,居然被黄毛丫头一招逼得手忙脚乱,一张紫膛脸,立时涨成酱紫色。怒气咻咻,目若铜铃,双掌交替急攻。

非把她置之死地而后已,他是气疯了心。

那边祝三立面对着神猿剑客董皓,方说了声“请”!突然眼前金影迸发,摇头狮子饶天来的流星锤滚滚直上,向神猿剑客放手抢攻。原来饶天来因听不懂大家说话,须由师弟霹雳手邝六甲传译。这一听说连杀自己师弟的人,就是刚才飞进来的三人。不由心中大怒,一看黑煞老怪已和一个白衣少年动上了手。那姓尹的正向另一个瘦小老道奔去,看来也想出手。自己如何肯落人后,一个箭步,人还未到,流星锤脱手飞出,抢先攻出。祝三立一看海南的人抢着动手,自己只好退下观战。

神猿剑客董皓,冷哼了一声,剑起“分云追月”,封开摇头狮子的流星锤。剑走中锋,刷刷刷!白练横飞,一连砍出八剑。刹那之间,冷芒电掣,剑气弥天,丝丝之声,不绝于耳。衡山一代名宿,出手毕竟不同!

摇头狮子饶天来,流星锤一出手,便吃对方封住。而且自己一下便被弥空剑气罩住,身边立有七八支剑尖,同时刺到,不由吃惊非小。忙将练子一绷,招式立变,左右前后,霍地爆出千百点流星。

金光闪闪,风雷隐隐,他使出了拿手绝技风雷锤法,便把神猿剑客八招奇猛攻势封开。剑锤相接,火星迸发!这一阵硬砸硬攻,双方都是潜运内力,贯注在兵刃之上。

神猿剑客手上,虽然只是一支长剑,但他数十年功力,岂是等闲?一阵劈削,流星锤上剑痕累累。

摇头狮子饶天来,挡开八剑,已震得双臂酸麻,顈得有点慌张!那在一旁观战的霹雳手邝六甲,一眼瞧到师兄连退两步,他量天尺一挥,早已从侧面攻到。点、削、劈、打,招式诡异,把神猿剑客的剑势挡了一挡。

摇头狮子吃亏在一上来就和人家比拼内力,落了下风,致未能把风雷锤法,尽情发挥。这时身外剑罡压力一松,精神骤振。千百个锤影,又爆出满天金花,攻势凶猛。

神猿剑客董皓和摇头狮子对上手,虽然略估上风,但心中也暗暗嘀咕,此人招式诡异,自己竟瞧不出他是何门派?而且自己之所以能略占上风,实因对方在内力上略逊自己,一时缚手缚脚,施展不开罢了!是以剑剑都凝注真气,不让他再有还手机会。正当此时猛觉一股劲风,从侧面攻来。一个手持量天尺的壮汉,才一出手,就把自己剑招拨开,不禁愣了一愣。立时发觉使流星锤的,在自己剑招略缓之时,他锤势转盛,威力加强。

流星锤,量天尺,两般兵器,长攻短截,怪招百出,向自己着着进攻,异常狠辣!

不由气往上冲,暗骂一声:“不知死活的小子,今日叫你们识得厉害!”

突然啜chún长啸,声若巫峡啼猿,苍劲锐厉,响澈云霄。就在这啸声激荡之中,剑尖在量天尺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清音转宫商玉箫初弄 一堂集恩仇墨螫同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