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18章 一士出玄门奇功辟暑 阴雷传碧落纯技擒龙

作者:东方玉

祝三立一听是“墨珠螫”,不由心头一懔,暗叫了一声惭愧!原来墨珠螫乃是云贵深山中一种天生毒蜂,它专采各种野生毒花,身蕴奇毒,螫中人身,立即*挛而死,无葯可救。江湖上用毒之人,视为异宝,可是寻觅困难,即使发现了,也不敢下手。相传只有乌蒙派懂得饲养训练之法。乌蒙派和少林寺素无嫌隙,如今既知下落,可自向乌蒙派打听放毒之人。

祝三立想到这里,就把墨珠螫用布包好,藏入怀中。这时王三寡妇悄悄的走向老爹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只见向老爹微微颔首,向黑煞掌道:“商兄,敝长教刁长老和几个门下弟子,适才因见一瓢大师中毒栽倒,即发现有姦细隐身屋上,那知才踪身上墙,就跌了下来,死后形状,和一瓢大师不同,尸身就放在厅前不远,劳驾一看如何?”

黑煞掌见他语气缓和,就点头同意。一起到厅前看过刁太婆等几人尸体,果然直挺挺的并无弯曲*挛现象,只是皮肤隐泛青色罢了。

黑煞掌心头又是一愣,一声不作的回转大厅。

望着独孤长老和身后跟着的向老爹等人道:“刁太婆和贵门下弟子乃是鼻孔中嗅到一种毒葯粉末所致……”话未说完,猛听一声娇叱:“大家注意暗算!”只见一大篷银丝,倏然飞开,满厅乱舞。

灯光之下,宛如爆出缕缕银花,煞是好看!

“玄阴针!”黑煞掌商震天因他独子商泰官右臂中了二支玄阴针,自己和神猿剑客两人,在衡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把它吸出。

而且自己在天柱山也吃过它的亏,是以一见玄阴针,心中就十分忿怒,哼道:“原来是玄阴教的妖孽捣的鬼!”

海南碧落宫的人,一直站在大厅前面。这时但听几声怒叱,立即有几股强烈的劲风,随着向厅外屋檐半空拂出。哗啦啦一阵巨响,屋檐被劲风扫中,宛如斧削。断椽碎瓦,挟着尖锐的啸声,比箭还快,一起向空中激射出去!屋上可能有敌人,但这时也早已跑啦!大厅上高手如云,因有为一瓢大师和刁太婆前车之鉴,谁敢以身试毒?这原是霎那间的事,厅上的玄阴针,也纷纷堕下。其中有两支凑巧落到王三寡妇身边。她一眼瞧到针上似乎钉着一个蠕蠕而动的小东西。拾起来一瞧,原来是一只小黑蜂,一瓢大师送命的“墨珠螫”。

不由吓得惊叫起来:“啊!墨珠螫!”

这声惊叫的力量,可真不小!

大家立时目露震惊,纷纷向惊呼的方向望去。

王三寡妇举着手上的玄阴针,补充说道:“这墨珠螫是刚才被人用飞针打下来的。”

众人恍然大悟,方才不是有人叫“大家注意暗算”吗?可能又是放毒之人,隐在暗处,偷放了墨珠螫。于是有人向地上找寻飞针。果然!从地上捡到细如牛毛,精光雪亮的飞针,钉有小黑趸的,竟有十数枚之多。

金色眼睛,趸须如丝的墨珠螫,还在翅膀乱扇,不停的挣扎!

“英妹妹,你手好快!”万小琪纤手拈着一枚玄阴针,正在仔细的瞧着小黑蜂,口中却在称赞尹稚英。

“你笑我!我不来啦!”

“哦!琪姐姐,我告诉你,我们……我和敏哥哥刚下云雾山的那天,就有十几只小黑蜂紧跟着敏哥哥,向他头上飞扑,原来就是这个墨珠螫。”

尹稚英边说边笑。

万小琪两眼睁得滚圆,好像敏哥哥已被墨珠螫叮了一口似的,十分紧张,急着问道:“啊唷!十几只墨珠螫!给它螫一下怎么办?后来呢?”

尹稚英娇笑着道:“那十几只小黑蜂呀!飞来飞去十分忙碌,要扑下去,又好像有点畏缩,当时我觉得挺奇怪,现在才知道这墨珠螫原来是有人暗中主使着的。后来我一时好奇,就把它们打下来了几只,其余的都逃啦!对了,我们一路东来,沿路都有人中毒身死,看来就是此人一手所为,只不知他蹑踪下来,有些什么阴谋?”她停了一停,问道:“琪姐姐!你知道敏哥哥为什么不怕墨珠螫的?”

万小琪轻轻的摇着头。

尹稚英放低声音说道:“他服过乌风酒,百日之内,百毒不侵。我们还多着呢!明天你也吃些乌风酒,好作个预防。”

万小琪一直思索着这个放毒之人,柳眉一竖,怒声的道:“这放蜂的人,下次再碰上,叫他逃出手才怪!”

“嘿嘿!”大厅上响起了黑煞掌商震天冷峻的笑声,向独孤长老和向老爹一拱手道:“独孤长老和向兄,如别无见教,目前是非已明,兄弟就此告退。”

他一面挟起被祝三立用劈空掌震伤的商泰官。

回头向祝三立冷冷的道:“犬子学艺不精,替兄弟和董兄丢人,祝老哥一掌之赐,容异日亲率犬子,踵府面谢。”

祝三立哈哈大笑道:“今日之事,因一瓢师弟骤遭暗算,刁长老等发现有警,才一上屋,又纷纷栽了下来,令郎正好此时飞身进来,一时误会,在所难免,商老哥如不见谅,兄弟自当随时候教。”

“善哉!善哉!届时贫道也想凑一脚热闹,要向祝大侠讨教几招少林绝艺呢!”

神猿剑客董皓对祝三立心存芥蒂,说着向大家打了个稽首,和黑煞掌飘然出了前厅。两条黑影,立时走得无影无踪。

少林和衡山两派,就此结下了梁子。

“古道长亲眼目睹,这会可相信你宫下弟子在湘西连遭毒害,并不是我排教门下所为的了?”

独孤长老面露笑容,但骨子里已隐含愤怒。

碧落宫三仙的古九阳,对大厅上瞬息变幻的局面,始终保持着冷眼旁观。

这时听独孤长老一说,他却误认为排教慑于碧落宫威名,意在洗脱,是以依然狂傲的道:“目前误会既释,那放毒之人,血债血还,谅他也逃不出碧落宫之手。”

独孤长老听了之后,突然纵声大笑!

那笑声震耳慾聋,使人为之股栗!大厅上的空气,被这以内家功力所发出的笑声,震荡得骤然紧张起来。

众人的目光,全对着这位排教首席长老。

只见独孤长老笑声一停,两道眼神,陡的精光四射,厉声说道:“你碧落宫门人,被人杀害了,要追踪寻仇,血债血还,自然顺理成章。但老朽倒要请教古道长,我排教门下十余条性命,被你碧落宫的人在一夜之间,赶尽杀绝,不知又如何算法?”

古九阳脸上微露怒意,一贯地冷笑道:“咱们手底下见输赢!”

独孤长老爽朗的笑道:“古道长如肯赐教,老朽极表欢迎!不过,咱们得事先言明,如果老朽败在古道长手下,我排教泸溪分舵十几条人命,就算白死,而且从此江湖上,也就没有我这独孤峰这号人物。”

古九阳接口道:“如果我古九阳折在你教手下,今日听凭处置!”

独孤长老叫了声好,“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古九阳拂尘一拂,冷冷的道:“独孤教主请赐招吧!”

“长老且慢!”向老爹慺身而出,望了古九阳一眼,徐徐的说道:“凭他只不过走碧落真君的门下弟子,那配和排数首席长老动手过招?还是由小老儿先伸量伸量他到底有多少道行?敢如此目中无人?”

说着慢吞吞地从身后腰间,掣出一根黑黝黝的旱烟管来。烟管上还挂着一只鼓鼓的烟袋。双肩微晃,直欺到古九阳身侧。把旱烟管一摆,烟袋在一晃一晃的摆动,傲然的道:“向老头代表咱们长老领教领教你的海南绝艺。”

说话之间,神情颇带轻视!

古九阳那里受过人家这样奚落,早已沉不住气,怒声喝道:“你输赢算得了数吗?”

向老爹斜睨一眼,冷峭的道:“排教中人,谁说了话,都能算数,岂像你们蛮言鴃舌之人?”

这话恼了无情居士木遵化,在旁冷哼一声,抢了出来,叱道:“糟老头,你先接我三招试试!”声落招出,骈指如戟,疾向向老爹“咽喉”,“肩井”,“巨骨”三穴点到,出手迅捷,指风如缕!

向老爹武功精博,招到不闪不避,左掌当胸疾推“愚公移山”,挡住了对方一招三式的攻势。一面冷笑道:“好狂妄的小子,要找死吗?”

右手旱烟管一挥,抖起无数杆影,趁势还击!

无情居士木遵化,跟随碧落宫三仙垂三十年足不出宫,武学造诣在碧落宫第三代中首屈一指。此时右手走空,左手早已跟着拍出。

高手过招,出手都疾如电闪,你快我也快,各展所学,全力抢攻!转眼之间,两人对拆了二十几招。

双方一动上手,就知对方并非易与,大家都不敢丝毫大意,相互抢攻,真是间不容发!

向老爹的一支旱烟管,夹着丝丝风声,尽是急攻招法。杆影点点,砸、打、敲、点,着着指向木遵化要害穴道。尤其是挂在烟管上的铁烟袋,莫道它摇摇晃晃,是个累赘。这时可配合著烟管的招式,绷、磕、撞、击,劲风呼呼,横飞直舞,宛若流星,更增加了威势!

无情居士木遵化虽只一双空手,但骈指如戟,所使的却是海南独门的“风雷剑法”。忽而点戳,忽而劈刺,力透指尖,劲风如缕。施展开来,宛若两柄利剑,凌厉无比,虚实互用,极尽诡异之能事!

海南碧落宫,确实不可轻视,光凭这个名不经传的第三代弟子,竟然和名闻武林排教第二把交椅的长老向老爹打成平手!

难怪碧落宫三仙的古九阳目空一切,睥睨中原了。

向老爹三五十招过去,还不能克敌制胜,连人家一个门人弟子都胜不了,不由心头火起。猛的大喝一声,右臂一振,旱烟管凌虚点出。

无情居士被他喝了一声,认为他这一招定然全力出击,是以凝神蓄势,手上略为一缓。那知对方这一招式,甚为奇怪,出手缓慢,和方才凌厉攻势,迥不相同?一时间测不透对方来意,微微一愣!

对方又是嘿的一声,旱烟管抖起一圈杆花,快向自己心窝扎到之时,木遵化也报以一声冷哼。微一侧身,右手剑指突然变爪,反腕疾伸而出,快如电光石火般硬向铁烟管杆身抓去!

要知向老爹这招原是虚实互用,见他身躯微侧,那肯错过机会?左掌轻飘飘一扬排教中最厉害的五阴掌,业已觑准无情居士后心拍出!同时右腕猛然一沉,旱烟管往旁一移,疾点对方右肋。这一变招,简直迅若奔电!

无情居士一抓落空,心头大骇。他知道一着失机,自己反闹了个腹背受敌。赶紧右掌一沉,对准旱烟管切出,身形随势向右急转。左手剑指疾点向老爹左手腕脉。那知正因他这一迅速应变,却好落入了向老爹预期之中。身形右转,固然避开了对方的五阴掌,可是他切出的右掌,人家旱烟管竟不避不让,迎着过来!这本是快如电光石火,两人都运上全力,一挡一迎,拍的一声,碰个正着!

木遵化可忘了人家旱烟管上,还系着一个铁烟袋。烟管被内力一挡一震,铁烟袋就自动从相反的方向兜击出去!

他身形右转,门户洞开,等他瞧到铁烟袋飞来,要想躲闪,已是不及。只好运集内劲,硬挨一下。

“噗”!激撞而来的铁烟袋,正中前心!

饶你无情居士内力再深,也立即眼前一黑,身形直晃。

向老爹成名多年,自然不会乘危遽下杀手。方要退身,猛听一声震慑心神的低吼,声才入耳,一股强劲得无可伦比的掌风,已迎着卷来。同时两条人影也疾向自己扑到。自己身后,跟着响起呼叱之声,闪出几条人影,把来人挡住。

向老爹可并没理会,直待劲风逼近,他忽地吐气开声,当胸双掌疾推而出!

“哈哈!闻名海南的碧落宫门下,原来只会倚多为胜!”这是独孤长老的声音。

原来古九阳一看木遵化形势危急,他可不懂什么叫做江湖规矩,挥手一掌,就像向老爹劈出。

独孤长老话才出口,右掌也跟着劈空迎去。同时向老爹也以全身功劲,双掌推出!

这一来,却变独孤长老和向老爹合两人之力,去对付古九阳一掌之势了。

三个人击出的掌风,可全是数十年修为的内家真力所聚,威势自然非同小可!只听蓬然一声巨震,直似山崩海啸风云变色。尘灰沙土,迷漫全厅。碧落三仙的古九阳震得身形晃了两晃,向后退出一步。

“碧落三仙,原来也不过尔尔!”向老爹双掌推出,旱烟管又紧握掌中,发言讥刺。

他因爱徒苗老大身死,一肚子怨气正没出处,这时都出在海南来人身上。

古九阳身形稳住,回头一看无情居士木遵化已服下碧落宫的独门伤葯。此时双目微闭,右手紧按胸口,正在运功疗伤。知无大碍,便道:“遵化,你只管静心调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一士出玄门奇功辟暑 阴雷传碧落纯技擒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