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19章 辣手摧娇花鼠蛇亡命 无心泄暗器梅花有踪

作者:东方玉


“尹师姐,没……没什么,小妹被那老不死的掌风扫着了一点,还不碍事。”

她看到尹师姐冷冷的脸孔,心头有气,暗道:“哼!他是你下了定的?往后叫你瞧我玉面仙狐手段。”

可是脸上却装着翠眉微颦,纤指儿掠着云鬓,直起身来。

哈!祝三立和无情居士却横眉竖眼,各瞪着眼珠儿,怒目相视!原来祝三立一把抓出之际,无情居士早已留上了心,对方刚一发动,他就振臂一格。这两人论功力,都是江湖上一流高手,身法何等迅疾!扑迎之间,拍的一声,爪臂相撞,势均力敌,各不相让。

祝三立素以掌力见长,百步劈空,足以碎碑裂石。

无情居士虽然功夫精深,究属内力没有祝三立深厚。

是以横臂一格之后,只震得半身发麻。但祝三立也觉得五指如同抓在铁石之上。两人各退出一步,一时之间,谁也不敢再出手向对方袭击。

古九阳望着玉面仙狐说道:“这位姑娘,既曾目击小徒被杀情形,还望详细见告。”

真是难得!他居然语气十分温和。

玉面仙狐浅浅一笑,檀口轻启,说道:“我们原是奉着师命前往萨尔温山办一件事,到辰州落店,遇上一位少女,面目姣好,而且身法轻快,一看就是会家子,但好像是初出师门,一点经验都没有的雏儿。后来还是店伙告诉我,说她是海南来的,姓屈,师哥下乡采购朱砂去了,她一人留在这里。我听说她从海南来?那可能走碧落宫门下弟子!碧落宫的人,虽然没在中原走动,但以在湖上提起海南碧落宫来,稍有头面的,谁不知道?所以我就留上了心。”

古九阳见她语气推重碧落宫,不由也微微点头,脸上略含笑意。

这是他进来这多时间,才看到的一点笑容。

只听玉面仙狐继续说道:“过了一会,我偶然发现靠近大街上的窗下,有一个青衣少年,仰着头,徘徊不去!分明这少年,是黑道上的采花婬贼,不安着好心眼。”

她说到这里,古九阳望了岳天敏一眼,鼻孔中冷哼了一声!

玉面仙狐回头一瞧。啊!岳天敏不是也穿着一袭青衫吗?

这老杂毛错会了意,她心中一急,脱口说道:“谁说是他?你可别缠夹,那人大约有二十四五岁,一张白皙的瘦脸,生相轻浮,一看就知不是好人。”

她俏眼脉脉含情地飘着岳天敏,好像在说:“只有你敏哥哥,才是好人,可人!”

“晚上,我更留上了心,可是一直到两更过后,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不相信那婬贼会死了心,悄悄的掩近屈姑娘窗下。啐!里面有着不堪入耳的声音!糟!这姑娘果然遭了蹂躏。”

她说着,粉脸上红馥馥的,似有不胜娇羞!

古九阳却气得脸色微黄,有点不大自然!

听她顿了一顿又道:“我几次要想出手。唔!人家碧落宫威震武林,门下弟子在外边吃了亏,自然有人找他算账。我可犯不上插手多管闲事,这就依然走回房中。”

这时大家都在静悄悄的听玉面仙狐述说当时情形。她风騒妖艳,这一现身说法,真讲得天花乱坠,活色生香!只有祝三立气呼呼的瞪着眼睛,寻思同騒狐狸一路,骑着自己赤龙驹的人,定是杀害侄儿的仇人。心中盘算着今晚绝不能放过她。玉面仙狐是什么人?水晶心肝,玲珑透澈,岂会瞧不出他的心意儿来?

她冲着祝三立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可是我回到房里之后,才知怎的,心里老是挂着一件什么事儿似的,放不下心来,总想去瞧瞧那位姑娘,这会,我叫起同伴,一起出去,也好有个帮手。”

“你同伴就是骑红马的那个?”无情居士突然插口问了一句。

玉面仙狐格格的笑道:“你问得真奇怪,我不止说过我们去萨尔温山有事吗,我同伴自然是他!嗯!你不要打岔,让我慢慢的说呀!”

“当时我就叫他在屋脊上伏着,我独个儿慢慢地贴近窗前。噫!里面有人在说话?我心里嘀咕,敢情那小子和人家姑娘是素识?刚才霸王硬上了弓,这回可在软语温存,细诉衷情!幸亏适才没有鲁莽出手,否则真闹个灰头土脸,自讨没趣。呸!这会也多了事,狗咬耗子多管闲事。我方要转身回去!不!不对,里面是两个男人在说话?声音粗里粗气的,那里是喁喁情话?

‘我说师兄,我也忒嫌辣手,才够点味儿,就这么一刀,你瞧?我身上边溅得满是血腥!’这尖声尖气的话一钻进我的耳朵,全身不由一震。

什么?屈姑娘已经被害啦!真可惜,花朵儿的人物。我急忙凑上去一瞧,真惨!屈姑娘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棉被之上,颈子上,颤巍巍的抹着一把鬼头刀,血,还在不停的冒出来!溅了一床。

噢!床前站着一对身材瘦小的中年汉子,一个面向着里,瞧不清面目,大概就是刚才发话的人,这时正在迅速的扣着衣襟。

另一个面色微黄,生成的獐头鼠目,他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说道:‘师弟,你别胡涂,这妞儿是着了那小子的道儿,可是人家风流了一番,临走敢情给她闻上解葯,不然,那会这末快就醒了转来?你不听她说是碧落宫弟子吗?若等她恢复过来,咱们兄弟那是人家对手?死了还替那小子背上黑锅!’

背着的那个不知是忿是妒?恨声的道:‘那小子兀自可恶!下次碰上了,干脆也戮他个窟窿!’

獐头鼠目的笑道:‘你别尽冒大气,瞧人家方才那份轻功,已到了顶儿尖儿,快得像一阵风,咱们兄弟两块料,就得再练上十年八年。’他顿了顿,又叹口气道:‘咳!师弟,说真个儿的,咱们这次间关远来,原想投奔到乌蒙山重新学艺,不想老怪物没有见到,就被两个小狗声色俱厉的撵了出来。现在只有投奔海南这条路了,可是这么一来不是又完了,你见到娘们就淌口水的德性,也得改改啦!’

那知我正在倾闻之际,一个不留神,格!脚下踩碎了一片屋瓦。两个贼子,倒也机警,‘噗’!灯盏立时吹灭,室内一暗,猛的从窗口窜出一条黑影。风声飒然,身法极快。

呵!我还当他们不过是江湖下五门的毛贼罢了!凭这手轻功,倒也有点门道!‘着’!我那同伴,就在此时,赏了他五枚梅花钻,我也跟着踪了过去!”

“什么?你同伴用的是梅花钻?”

要知梅花钻,一发五枚,打出去犹似五朵梅花,范围越远越大,使人无法躲闪,乃是拏云手万松龄当年的成名暗器。除了他,江湖上还没有人使用梅花钻!

万松龄心中一动,禁不住插口问了一句。

玉面仙狐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眼珠一转,漫不经意的“嗯”了一声,续道:“那条黑影,立时随声下落!咳!这会你可真是三十年老娘,倒绷孩儿啦!黑影呀!那是什么人?只不过是绞着的一束衣服罢了!两个狡猾的贼子,敢情打后窗悄悄的溜啦!”

古九阳面罩寒霜,沉声问道:“姑娘所说,可是实情?”

玉面仙狐鼓着粉靥,娇嗔道:“唷!你瞧倒像是审案的大老爷。干吗?我要编着法儿骗你!”

古九阳平日俨然道貌,但对着这只妖艳冶荡的騒狐狸精,假道学可也扮不起来了。但当着门人弟子岂能有失身份?是以脸色尴尬,双眉微皱,又道:“那末姑娘可识得他们来历?”

玉面仙狐笑道:“那青衫少年和这两个江湖下五门的毛贼,我要是知道来历,不早就说出来了吗?”

无情居士接口道:“江湖朋友,首重信义,姑娘所说既是事实,还请将万儿见告。”

玉面仙狐纤指对着自己鼻尖上一指,格格的笑了起来,说道:“我呀!可不敢说在江湖上有什么万儿,不过大家总还知道玄阴教里有我阮娇娆这末个人儿,是说一句算一句的。”

“她原来不是四大门派的人。玄阴教!倒也大有来头!”

古九阳和岳天敏,万小琪,尹稚英三人对过招后,对中原武林各大门派,倒也不敢像先前那般轻视了。闻言微微点头,说道:“阮姑娘既是玄阴教门下,贫道自然相信,三个贼子,碧落宫决不会轻易放过,到时还要阮姑娘作个见证。”

玉面仙狐一听,知道这档事,自己给岳天敏和尹师姐洗刷清楚啦,心头这份高兴,真是难以形容。

不由喜孜孜的飘了岳天敏一眼,才答道:“这个自然,道长只要捎个信儿,我自会赶到。”

古九阳向地含笑点头,表示谢意。接着猛然脸色一沉,两道利剑般眼光落到岳天敏身上,沉声说道:“今晚贫道自承栽在岳小侠手上,自无话说。三位若真有绝学,碧落宫随时恭迎大驾,不知肯否惠然光临?”

岳天敏剑眉一挑,接住古九阳话头,敞声笑道:“在下收了古道长三颗碧焰阴雷,自当亲自送上碧落宫去,多则三载,少则一年,姓岳的必定赴约海南。”

万小琪站在敏哥哥身边,好久没有作声了,这时突然冷笑道:“碧落宫邪魔外道,有啥了不起,你回去告诉碧落真君,就说西崆峒有人要斗斗他呢!”

古九阳给万小琪气得心肺慾炸。及听说“西崆峒”三字一眼瞧到她手中的白玉洞箫,不由脸色骤变,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回头却向独孤长老,向老爹,及万松龄,祝三立四人,微一颔首说道:“碧落宫之约,四位如能同时光临,贫道竭诚欢迎。”

祝三立先前憋了一肚子气,这时可不能再忍,狂笑一声道:“碧落宫还唬不了人,岳少侠什么时候赴约,我祝三立也算一份在内就是。”

独孤长老也接着哈哈大笑,道:“古道长就是不见宠邀,我排教门下,平白送了十几条性命,也要向碧落真君评个道理,届时独孤峰自当专程拜山。”

古九阳冷冷的道:“如此敢情好!不过贫道得提醒一句,碧落宫有去无还,各位自己估量罢!”

说完拂尘一挥。四条人影立时腾身而去!

向老爹看看他们后影,哼了一声:“好狂!”

独孤长老看看时候已近初更,大家尚未进食,连忙回头向闵长庆问道:“时间不早,厨下准备好了没有?”

总舵主闵长庆垂手答道:“酒席已在西花厅准备多时了。”

独孤长老点了点头,笑向万松龄,祝三立,岳天敏等人说道:“老朽真料不到今晚会发生如许事故,大家打斗了一个更次,尚未进食,老朽已命厨下略备水酒,席设西花厅,请诸位入席。”

这时早有坛下弟子手执大红灯笼,在前面引路。

独孤长老,向老爹,闵长庆等就陪着众人步出大厅。穿过长廊,跨进月洞门,里面却是一座大花园,花木扶疏,极为幽雅。中间一条白石砌成的甬道,两边每隔一丈左右,就有一对坛下弟子,手执大红灯笼,肃立道旁。不一会,大家走入一幢精致的花厅之中,四面灯烛辉煌,如同白昼。入席之后,独孤长老因一瓢大师在排教总坛遇害,深致歉疚。然后又向岳天敏道谢替排教解围。

大家才谈了几句,祝三立忽向左右一瞧,口中“咦”了一声,突然向尹稚英问道:“尹姑娘,你可看到阮姑娘那里去了?”

他这一问,立时提醒大家,回头四顾,果然不见了玉面仙狐阮娇娆。不知她在何时偷偷的溜啦!

尹稚英被祝三立一问,她可也没注意,一时答不上话来。

坐在她身边的云凤儿,小眼睛一溜,轻轻的道:“阮姑娘和那老道士说完话,就一个人走了没有回来。”

祝三立猛的双足一顿,恨悢的道:“这妖狐好狡猾,果然给她偷偷的跑了。”

他回头对祝世杰道:“杰儿,这时谅她也跑不多远,我们快追!”说着虎的站起身来。

万松龄一把拉住祝三立,笑道:“礽兄火爆脾气,这多年来,怎的还是老样,慢说阮姑娘已走了多时,就是刚走,她存心躲避,你那里想找得着?适才据兄弟猜想,赤龙驹,假神龙令,似乎都和她有关,至少她是知道内情的人。这档事而且把兄弟也牵连上啦。你先别性急,吃饱喝醉了,咱们得从长计议。”

祝三立听万松龄这么一说,不由面露讶异,问道:“怎么?这事又和你有关了?你说是假神龙令?”

万松龄摇着头笑道:“那有这样简单?”

向老爹拦道:“别说啦!别说啦!来来来先喝酒要紧!”说着就要和两人干杯。

祝三立无可奈何的干了几杯,瞪着万松龄道:“现在你可说啦!”

万松龄用手指着万小琪道:“话得从一年以前说起,这丫头和她表哥霍成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辣手摧娇花鼠蛇亡命 无心泄暗器梅花有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