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20章 乍展春云仙狐戏少侠 安排陷阱红线释群枭

作者:东方玉

繁星满天,被风拂面。天色还不到三更!潜江县的西横大街,该是古老小邑中最热闹的所在。这时候四周灯火闪烁,还不断的传来吵杂人声,夜市未阑!临街那幢数十年老店的悦来客栈,除了大门前两盏灯笼,吐着烛焰之外,上房大都已静悄悄的没有了声息。敢情客人们旅途劳顿,已早入了睡乡。不是吗?“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虽然只是两句俗语儿,可是出门人,谁不把它当作金科玉律?

料峭春寒,朦胧夜色之中,突然,从右首一间客房中,飞出两大一小三团黑影。真像三只蝙蝠,轻飘飘的连半点声息都没有!

夜行人?好轻灵的身法!他们飞身上房,可并没耽拦,只略一停顿,前面一个,早已像一缕轻烟,首先飞起。后面一个,手中还挽着小黑影,也跟踪而起。这一是一后两条黑影,快得几乎一瞬即逝!看方向,分明是奔向城外。就在这两大一小三条人影消逝的当儿,远处房上陡然又出现了一条苗条人影。

她,敢情是躲在暗处,故意让人家走了,才现出身来似的!

“嗤”!苗条的人影笑了。笑得很轻,这是从她心扉底深处笑出来的,含有兴奋和喜悦的成份!

春宵苦短,为欢几何?古人且尝秉烛夜游,她岂敢有所耽延?只见那黑影水蛇般纤腰微微扭动,娇小身形,凌空而起,扑向右上房的檐前。看她这份轻功,真是够得上身轻如燕,美妙极啦!

“格”!她太以不小心了,脚下一滑,竟然踩碎一片屋瓦。

不对!以她方才的身法,断不至于……噫!她怎地一个踉跄,步履不稳?上房的窗户,忽然推开,灯光下,探出一个剑眉星目,扂红齿白的脸来,两道比冷电还要明亮的眼神,向院落中一瞥。

“是谁?”俊美少年声音虽然不响,却使人听得十分清晰。

“敏哥哥,是……是小妹我。”一个微带娇颤,甜得发腻的口音,声方入耳,人影已像彩云般倏然飞进窗去!香风飒飒,使得台上的灯芯,烛影摇红,还在轻微的晃动。室内似乎多了一层淡淡的甜香,在无形中飘散开来。非兰非麝,沁人慾醉!

岳天敏只觉眼前一亮,心头立感跳动?她,翠黛低蹙,一双勾魂摄魄的盈盈秋水,慾语还休。眉目之间,泛着一股笑意,又似乎是幽怨!

这娇滴滴,怯生生,媚熊横生,全身没一处不挑逗人心的妖艳少女,正是玉面仙狐阮娇娆。

“啊!是阮姑娘,你夤夜光临,有什么……噫!阮姑娘你……你怎么啦?”

玉面仙狐皓腕微露,一只春葱般左手,小指儿微翘,粉掌紧按在软绵绵鼓腾腾的双峰之间。右手扶着窗前的桌子,站著有点娇佣乏力。赛过西子捧心!越显得娇媚,怎么?她小蛮靴有点站不稳啦!柳腰儿在轻颤。荏弱东风力未禁!她那像奔波江湖的英雌?简直是大观园里的林妹妹!

“敏哥哥,小妹是受……受了伤,被那一路上缀着你们……那放毒的野小子,击……击中……”

这就难怪一个喜欢招蜂引蝶的人,竟会静如处子!

岳天敏闻言,惊奇的道:“什么,那放墨珠螫的人,当真缀着我们?”

一双俊目,随着他的问话,紧盯着她,眨都不眨。好像要从她粉脸上找出答案来似的。

玉面仙狐被他瞧得粉颊上飞起两朵红云,头慢慢的低了下去。目光却从眼角旁偷偷地飘起来,妮声道:“嗯,敏哥哥,你先扶我……”

她银牙暗咬,强自支持。话才说到一半,娇躯儿早已是直晃。唉!人家伤到这个样子,不要说是英妹妹的师妹,就是外人,自己也应该义不容辞急与救治。

岳天敏心中不禁起了一丝愧咎,这时那还顾得男女有嫌?连忙伸手去扶。那料玉面仙狐一个踉跄,她温软柔绵的娇躯,业已跌入自己怀中。

一双皓腕,似无意,似有意的向颈上勾来。檀口轻启,微微发出呻吟。看样子,伤势当真不轻!

岳天敏天性淳厚,心中不疑有他,反而生出一片怜惜。恐她跌倒,索性把她抱了个满怀。她环着的双臂,随着她呻吟之声,越勾越紧,还有点儿颤抖!自己的胸脯上,挤着两堆又酥又软富有弹性的东西。热烘烘的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低头一瞧,只见她仰着头,双目紧闭,嘴儿微张。娇喘中吐出来又甜又香的气息,钻入鼻孔,一颗心就会直荡!

岳天敏心头一惊,只好抱起娇躯,回身走近床前,把她平放在自己床上,然后轻轻的将她环在自己颈子上的双手松开。半蹲着身体,低声问道:“阮姑娘,你到底伤在那里?”

玉面仙狐可装得真像。她双眸微启,水汪汪的眼中,射出炽热如火的光亮,但又羞涩得赶紧闭住,似乎是困倦无力,慢慢抬起纤手,指萫前胸幽幽的道:“我……胸口气血郁结,觉得……”底下的话,不知是没说出来?还是听不到?反正细如蚊声!

岳天敏这可作了难,心中一转,忙道:“阮姑娘,你且安心憩一憩,我去把英妹妹找来。”

那知玉面仙狐玉手摇了摇,说道:“敏哥哥……尹师姐,还有琪姐姐,她们去追那放毒的野小子去了……”

岳天敏急道:“阮姑娘你说什么?她们追那放毒的人去了?”

玉面仙狐轻轻的点着头,又道:“事情是这样,那天小妹我在排教总坛上刚和碧落宫的古九阳讲完话,偶然看到有一条黑影鬼鬼祟祟的蹲在屋上。我猜想他敢情就是放墨珠螫的人,但来不及通知你们,就悄悄的躲在喑处,又悄悄的跟在他后面,出了君山。后来小妹发现他一直远远的缀在你们身后,亦步亦趋,定是不怀好意,小妹也就不动声色的缀在他后面。可是一路上你们竟然毫不察觉,小妹心中十分焦急,就暗暗给你们留个条儿,好作戒备……”她说话十分吃力,断断续续的,听得岳天敏又感激,又怜惜!

不由插口道:“啊!原来两次留字告警的就是你!”

玉面仙狐并没理会,息了又息道:“这人行踪诡秘,居无定所。今晚,他落脚在城外的一座荒庙里,我就赶来把地方通知了尹师姐她们,又赶去守在暗处。不想被他看破行藏,动起手来,小妹武功不济,中了他一掌。我自知伤势不轻,只好先赶回来疗伤,半路上看到两条黑影,像是尹师姐和琪姐姐,想来她们已经赶了去啦!”

她一半儿真,一半儿假,委婉道来,不由得岳天敏不信。这回他可没了主意,偏偏她伤在这个地方,孤男寡女,如何是好?

玉面仙狐胸口确实不舒服。一缕春情,犹若火炽,烧得她细喘轻喘,娇容婉转。紧身衣襟,扣儿慢慢地解开。软弱无力的纤掌,对着胸口,轻轻按摩,若有不胜伤疼!

“敏哥哥,我……我难受死啦!”她柔靡的磁音,甜而且腻。使人怦然心动,有非循声看她不可的魅力!

岳天敏回头一瞧,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晶莹滑腻得犹如羊脂白玉脂肌肤。跟着她手掌一下下的上下轻摩,罗衫轻掀,两堆高高坟起的玉球,和深凹的*沟。也若隐若现,峰峦悉呈!

他不看倒也罢了,这一看,周身血脉沸腾,心头小鹿狂跳。这撩人春色,谁受得了?

不由剑眉微皱,赶紧别过头去,说道:“阮姑娘,快把衣襟掩上,我替你拿伤葯来。”

“唔!你先替我揉一揉,小妹气实在喘不过来了。”嗲声未歇,岳天敏只觉有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捉着自己右手,向罗衫中伸去。按在浑圆的球上,触着微微颤动的蓓蕾,探向滑润得有如凝脂的沟中。一阵乱揉!玉面仙狐狠命的,掩着他的手,一面说道:“敏哥哥,就在这里,你会不会推拏?”

尹稚英可从没把騒狐狸的艳史,向敏哥哥说起过,本来么,一个少女,这种话那里说得出口?是以岳天敏还把这只騒狐狸精,当作英妹妹真正的师妹看待。虽然觉得她一个姑娘家不该如此大胆,但想到江湖儿女,本就不拘形式。何况一个有了伤痛之人,急于求治,自然会急病乱投医。他不但没有疑心,反而更起了一片怜香惜玉之情。立即收摄起荡漾心神,默运功力,右手在她胸前,轻轻推拏起来!

玉面仙狐阮娇娆那里有什么伤。她自从见了岳天敏,就神昏颠倒的恨不得把他吞下肚去。这才暗中缀了下来,她明知他身边还有两个难惹的人紧紧跟着,自己无法下手。凑巧发现了另一个人也缀着他们。她心中暗喜,就悄悄地通知了万尹两人,等她们追将出去,自己就乘隙而入。天下男人,用不着勾,他们自己会千方百计的找饵来吞,乖乖的上钩。

玉面仙狐这条调虎离山之计,当真妙极!把两只雌老虎调走,这美男子,凭自己的手段,还不雪狮子向火,溶啦?她这时早已春情洋溢,神醉魂驰。一阵阵男人特有的气息,薰得他七晕八素、浑浑淘淘。尤其那只含有阳电在她酥胸上游移推拿的手掌。透过来丝丝热气,烧得她周身酥麻,机伶伶的打起颤抖,似痪似瘫,慾仙慾死!

两颗蓓蕾,不自主的故意挨着他手掌磨擦!

“哎哟,敏哥哥,这股气移了位啦,在这里!”她捉着他的手,移到脐上。

岳天敏信以为真,不停的运着内功,从掌心发出热流,帮助她内脏运行,驱散瘀结。那知玉面仙狐突然全身颤动,两腿紧紧一夹。

口中“唔”了一声,急得直嚷:“敏哥哥,你手再下去一点,啊哟!痛死小妹了!”把他的手,猛往下推,狠命的按到了小腹下面。这圆紧滑润的所在,再下去,到了……推拏的手起了颤抖,不时触到葺葺软草。他血气方刚,能不心旌动摇,血脉偾张?玉面仙狐把娇躯慢慢的偎过去,粉红儿向他胸前紧贴,两条皓腕,也逐渐的环在他宽阔的肩上,细声儿轻哼!

岳天敏到这时候,那里还会察觉不出来?可是男人!谁是真正的柳下惠?除非上帝没有赋给他雄性的特征!

岳天敏虽然并不是好色之徒,但这“声、色、香、味、触”五种诱惑,同时并进,也直闹得意马心猿,飘荡荡地把持不住起来!

玉面仙狐是什么人?她场面经得多啦!水汪汪的眼睛转处,蛇样腰肢,轻轻一挺,趁机纆向岳天敏身上。玉臂紧紧勾着他颈子,粉脸儿相偎。騒狐狸全身动作,确实够得上疾敏俐落!一霎时,把两个身体,犹如油条般紧纆成了一起。

岳天敏冷不及防,心里一慌。身子被她紧紧搂住,双双跌入了锦帐绣被之中,不容你挣扎!

“嗯”!她鼻孔中又发出动人的磁音。

他只觉嘴chún上已被两片又烫又热的樱chún,紧紧堵住!

不,还有一条尖细灵活香甜软滑的东西,在自己嘴内,作挑拨性的吮吸!正当最紧要的关头,岳天敏猛然警觉,心神一清。立即使出一式“潜龙升天”,微微一震,呼的斜飞出去!

“阮姑娘,你……你快出去!”

他飘然落地,脤红着脸,微含愠意。语气虽然温和,但含着斩钉截铁的声调。

玉面仙狐巧施狡计,眼看好事得谐。那知煮熟的鸭子飞啦!她红馥馥的粉脸,水汪汪的眼睛,婬心荡漾,春情难制。狠狠地咬碎银牙,倘声儿娇骂:“冤家,人家想都想不到手,你……你……”

她知道凭自己的武功,和他差得太远,硬来不得。一时怔怔的望着他背影出神,怎么这样一个英俊风流的美男子,竟会恁地不解风情?

眼珠儿一转,唔!瞧他虽然别过头去,可还并没怒意。

她幽幽的一声长叹,俏生生的跃下床来,怨聚秋水,颦含眉梢,颤声儿说道:“敏……哥哥……冤家……你瞧不起小妹我……我是是路柳墙花。好!我走!敏哥哥你再抱我一抱,亲一亲,我走……我死也甘心……”

她双肩抽动,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啦!女娘们的看家本领,一哭二饿三上吊,五千年来,数不清的男人,就屈伏在这几个字下。騒狐狸的眼泪,不知从那里临时调用过来的,居然如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就是百炼钢看了她也会立时化作绕指柔!

但是她失败了,岳天敏根本没有瞧她一眼,只是冷冰冰的道:“阮姑娘,请你自己尊重,赶快离开这里。”

玉面仙狐螓苜微抬,鬓发轻掠,突然格格的笑了起来,花枝乱颤:“冤家,你真是铁石心肠!小妹自从在君山遇上了你,就害得我情动魂牵,迷迷糊糊的跟着下来,后来发现了那放毒的贼子也缀着你们,我耽心你冤家的安危,几次示警,暗中守护,小妹那里对不起你?你连再抱一抱,亲一亲都拒人于千里之外。哼!今晚你要是不答应呀!就是死,我也不出去!”她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乍展春云仙狐戏少侠 安排陷阱红线释群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