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21章 芒雨尖风一箫已无敌 疏星淡月双剑若有神

作者:东方玉

尹稚英知道独角兽功力较深,出手狠辣。

当下侧身横跃一步,避开来势,娇声喝道:“我就斗斗你们两位,看能把我怎样?”

她口中说话,手上却丝毫未停,玉腕疾翻,一招“横断巫山”。白虹绕身,凌厉剑风,跟着横扫而出,分击两人!这一招她用上了七八成内力,威势惊人。

独角兽祁天鹏,粉蝶追魂楚天行,骤觉一股寒森森剑气,透剑而出,向自己扫来。威力之大,无可比伦!两人做梦也想不到她内力竟有如此深厚,一时不敢硬架,只得撤招避让。三人倏地一分。

楚天行避过横扫之势,缅刀划起一道蓝光,矫若游龙,立即以攻还攻,奋力劈出!

独角兽祁天鹏以一支判官笔,扬万江湖,如今身为玄阴教襄江分堂堂主,隐然独霸长江上下游。平日趾高气扬,目空一切。初意对方虽是教主嫡传弟子,但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娃儿,顶多也不过仗着一些精奇的招术罢了。自己出手,还不手到擒来?是以看到楚天行不肯后退,心中还着实不快。那知自己出手第一招上,就被人家迫退,对方剑势劲力,竟然大得出奇。不禁心头一震,猛的一声暴吼,运起全身功力,骤然抢攻。判官笔点、打、崩、砸,像冰雹骤雨般疾向剑光中投去!

霎那之间,点点笔影,恍如千百颗流星。一齐指向尹稚英周身要穴,煞是霸道凌厉!此时的尹稚英,今非昔比,那会把他们两人放在眼内。冷笑一声,玉腕轻挥,就把独角兽急骤攻势,封解出去。接着剑尖一振,银虹如雪,化成漫天光网,挟着丝丝风声,一下就把粉蝶追魂圈入剑影之中。她含愤出手,立意要把楚天行活劈剑下!

独角兽睹状大惊,立即腾身猛攻过去。那知几次扑击,都被对方随手挥洒,迫退回来。眼看楚天行困在剑幕之下,面露狞恶。一柄缅刀,翻翻滚滚,左冲右突,已感十分吃力。

独角兽心头猛怒,自不待言,正待揉身再进,拼个存亡。猛听一声吆喝,神手天王盂逢春业已一跃而出,飞抓如电,从侧面攻出!他回头一瞧自己堂下两位香主,铁沙掌陆长胜,笑面虎林翼两人,似还心存顾忌,愣愣的站在一旁观战,动都不动。不由心头又气又怒,喝道:“陆香主,林香主,还不协力把叛徒拿下?”

陆长胜,林翼两人,经堂主一喝,不好再不出手。

“敬领堂主法令!”两人应了一声,一个扬起铁掌,一个掣出单刀,迈步而出,齐向尹稚英围了上去!

“尹香主请恕兄弟无礼!”笑面虎虽然奉命出手,口上还要着外交词令!

剑影光幕之中,传出银铃般笑声:“姑娘如果接不下你们联手群斗,也就不叫红线女了!”

尹稚英的话,还没说完,手中长剑刷刷刷盘旋飞舞。剑尖上精芒电掣,闪起千朵琼花,万点瑞雪,一齐向五人头上洒落。襄江分堂的白虎堂,乃是平日议事之所,地方并不太大。这时但见刀光笔影,褢着四五条黑影,像走马灯般兔起鹘落,交相进击。呼呼劲风,丝丝锐啸,夹杂着金铁交鸣之声,叮叮不绝!

尹稚芵自从服过十滴天府玄真,功力奚止倍增!像黑煞掌商震天,碧落宫三仙的古九阳,两个一流高手,她尚能打出百招之外。目前五人,那能赢得了她?不过人家可也不是弱手,能够在玄阴教中当上堂主香主的,至少也得有几手绝活。如论单打独斗,固然远非尹稚英对手,但这时五人联手,各展所学,拼命抢攻,声势也非同小可!时间一久,双方都是头见汗水,看看已近五六十招,仍然是个平手。

尹稚英粉脸通红,不由激起了一缕好胜之心。蓦地连声娇叱,玉腕急翻,剑法骤变。霎那之间,银虹匝地,剑气弥空。凌厉剑势,直若长江大河,滚滚不绝!飞絮舞步的曼妙身法,像穿花蛱蝶般,在五人之间穿插游走。大家只觉得到处都是尹稚英的倩影剑光,若有无数化身,飘忽其间。使人头昏目眩,看不清她是什么身法。一时只得各竭所能,紧守门户,那里还敢冒昧还攻。正在此时,猛听白虎堂前紧闭着的两扇大门,蓬然巨响。

堂门开处,从外面走进两个少年书生。

一个青衫飘忽,手中掳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一个白衣翩翩,右手执着一支白玉洞箫,态度从容,安步而来。这两人正是岳天敏和万小琪。原来他们自尹椎英和笑面虎林翼两人走后,枯坐了一阵,还不见尹稚英出来。起初以为祁堂主在白虎堂议事,许是石了耽延。那知坐了一会又一会,兀自不见尹稚英影子。岳天敏心中渐生疑窦,他背负着手,踱到厅前,举目一望。唔!除了客厅中灯火辉煌,照耀得如同白昼之外。四外的甬道回廊上所有风灯,不知何时早已全部熄灭。到处都走灰沉沉的一片漆黑。

岳天敏自下山以还,屡经大敌,经验阅历,已增进了不少。眼看这副情形,分明这玄阴教分堂,安排着什么阴谋诡计?他心念一动,再一细瞧,果然黑暗之处,人影幢幢,隐伏着不少教下弟子。连四面屋背上,也有人暗中监视。

岳天敏艺高人胆大,根本没把这些人放在眼内,他耽心的却是英妹妹,孤身深入,不要着了人家道儿?就在他发觉不对,正待知会万小琪留意的当儿,猛听对面围墙上一声梆子响。玄阴教的人,已猝然发动。从四面屋背上及黑暗的走廊中,激射出镖、箭、匣弩、铁弹子、子午钉,纷纷向三人存身之所,像骤雨般打到!人暗我明,目标显著,只听拍拍嗤嗤之声,盈耳不绝。漫天暗器,破空呼啸,漀势好不吓人!

岳天敏大喝一声:“琪妹小心!”

双袖一摆,太清罡气陡煞发出,一阵无形的气体,挡在三人面前,早把电射而来的暗器,震弹开去。他一旋身挟起凤儿,双足一点,人从箭雨中踪出厅去。

万小琪见变生俄顷,心头一惊,忙从袖中抽出白玉洞箫,一声清叱:“不知死活的鼠辈,竟敢骤施偷袭,暗箭伤人!”

玉腕轻摆,立时涌起一团晶莹白光,如祥云缭绕,把周身护的风雨不透。只听一片叮叮锵锵之声,又百大半暗器,俱被她玉箫扫荡开去,接着紧跟着敏哥哥身后,跃出大厅。

“玄阴教的人听着,你们再不停手,在下可要不客气了!”岳天敏舌绽春雷,大声喝止。

但襄江分堂的弟子,大多数隐伏在四面屋背之上,岳天敏、万小琪踪出客厅,落在大天井中,全身暴露,正是最好目标,那会听你的忠告?漫天暗器,挟着嗤嗤尖风,竟然从四面八方,越打越多。点点寒星,如狂风暴雨,又紧又密的激射而来!

岳天敏看他们出手歹毒,早已怒不可遏。猛的一墼长啸,清越越的激荡长空,声若龙吟。右臂一挥,太清罡气陡然暴涨。先前,只不过把打来的腤器震落罢了。这回可不同啦!心中起了略予薄惩的念头,罡气向四外反震出去。千百件暗器,呼啸而来,经罡气反弹之力一震,不但悉数倒射回去,而且比打来时还要劲急迅速!一霎时,四面响起了惊呼声,惨叫声,和不少人从屋下摔下来的“噗通”之声,乱成一片。弩箭暗器,来势稍挫!

咚咚!又是两声梆子连响。轧轧之声,立时大作,飞蝗般的匣弩,突然转盛。其他的镖、钉、弹子,又纷纷跟着激射!

“鼠辈真是找死!”万小琪娇滴滴的声音未歇,一团晶莹白光,早已凌空而起,快如闪电,向暗器发射之处,飞踪过去抡箫就扫。但见滚滚白影所过之处,凄厉刺耳的惨叫,就此起彼落响成一片。

“琪妹,不可多伤无辜!”

“哼!他们这种下流行径,死有余辜,还有什么客气的?”

万小琪大概气忿已极。一边回答,手可没停,白光缭绕,屋背上又发出几声惨叫!

“嘿嘿!小子你真活得不耐烦了,郝二爷就送你回姥姥家去!”破锣般喉咙,大声吆喝,一条高大黑影,疾如隼鸟,凌空扑来,手中鬼头刀带着劲风,已向万小琪当头劈落!

“不知是谁找死呐?”万小琪轻松的回了一句。

玉腕微抬,一招“梅花三弄”,白玉洞箫划起三朵梅花,晃悠悠地迎着过去,分点他右腕“曲池”,右肩“肩井”,右胸“将台”三穴。别看这一招三式,简直快到极点!

夜游神扑来的势子,又猛又急,骤见三朵白玉梅花,迎面而来,他几曾见过这种怪招!心头一震,双脚相互一踹,倏然横飞出去。差幸他应变迅速,才堪堪避过,但已惊出了一身冷汗,好险!

万小琪并没追赶,只不屑的道:“这样脓包,也来现眼!”

夜游神慌忙后退,一个不留神,格登!踩碎了两块屋瓦。身形初定,被她一声“脓包”,骂的脸上一热,怒气千丈。“嘿嘿”!双眉一晃,抡起鬼头刀,又猛扑过去。同时,屋脊后面,人头一探,一条瘦小黑影,也已掩近万小琪身后。举起峨眉刺,兜心就戳!

万小琪冷哼一声,头也不回,洞箫向后一撩,“倒卷流沙”!拍的一声,把水蝎子丁雄一柄峨眉刺震飞起三丈来高。

她好快的身法,霍地转身,左手骈指如戟,朝丁雄“巨骨”穴上轻轻一点。右手白玉洞箫猝然发出慑人的啸声,内力四溢,“春雷惊蛰”,一大片晶莹霞光,向前面的夜游神郝老二扫去!

“噗!”夜游神鬼头刀脱手,一条右臂被震得差点脱臼。就在他这一呆愣之际,万小琪玉箫一挑。

一个高大人影,就像稻草人似的,被挑起三丈来高。

“噗通”!结结实实的摔下天井,一时里,那还爬得起来?

万小琪这两招,真快似电光火石,轻描淡写,就把襄江分堂两位香主,一起制住。教了弟子,早吓得魂飞天外,目瞪口呆,谁还敢再打暗器?一个个噤若寒蝉,躲在暗处,浑身打颤。

万小琪在屋上像老鹰抓小鸡般拎起水蝎子,飘身下地。随身又点了郝老二穴道,才扬声向四周喝道:“玄阴教弟子听着,你们两个头儿,已被我点了要穴。今晚之事,料你们不过是奉上差遣,身不由己,我也不为己甚,快给我一起出来,决不难为你们。若有人敢再施偷袭,哼!这就是榜样!”

她说到样字,白玉洞箫对准两丈开外,一堵墙上,遥空缓缓点出。

“噗”的一声,一缕劲风,和清水砖墙相接,粉壁上立时透出一个滚圆的小洞,对穿过去了!这一手果然看得人触目惊心,灵效无比,玄阴教弟子有谁不怕死的?

大家硬着头皮,纷纷从暗陬走将出来。啊!人数真还不少,怕不有五六十个?

万小琪叫他们把死伤的人,抬去治疗,余人各自散去。另外找了两个小头目,要他们领着自己前往白虎堂去。

岳天敏牵着凤儿的手站在一旁,静看万小琪,心中暗想:“莫看她平日娇憨刁蛮,处理起事情来,居然也井井有条,十分得当。”不由点头微笑。

万小琪处理完毕,回过头去,看到敏哥哥正含笑瞧着自己,不由心中一甜,也轻轻的笑了一笑。那两个小头目,听万小琪说要自己带他们去白虎堂,这可作了难啦!

白虎堂乃是分堂的禁地,坛下弟子,不奉堂主特派,不得擅入一步。

教中法规严峻,谁敢违拗?不由苦着脸道:“两位公子饶命,白虎堂乃堂中禁地,小的实在不敢带两位前去。”

万小瑛柳眉一竖,叱道:“你们找死!”

两个小头目一阵哆嗦,嗫嚅的道;“教中法规严厉,如有触犯,实在比死还难受,小的家有妻孥,两位公子,就高抬贵手罢!”说着连连叩头!

岳天敏知道这两人如果把自己领去,等自己一走,他们不知要遭多少酷刑,当下就道:“既然如此,你们只要说出白虎堂方向就是。”

两人这才战战兢兢的指点了去路。

岳天敏向两人挥了挥手,就对万小琪道:“英妹去了多时,这时恐怕早已动上了手,我们快去!”

万小琪本是个心急的人,闻言答声是,转身就走。一路上转弯抹角,玄阴教布置着许多明桩暗卡,三五步一岗,煞有介事。

但岳万两人,何等功夫?值岗弟子,只觉轻风拂面,根本连影子都没看见,人家已经擦身过去。不多一会,到了白虎堂,但见两房满缀铜钉的大门,却闭得紧紧地,十分静寂。大门外站着二十多个手执单刀的教下弟子,挺胸凸肚,如临大敌。这时猛见分堂禁地,居然闯进人来,那还了得?一声吆喝,立时围了上来。

万小琪早有准备,一闪身抢到前面,箫指并施,片刻之间,一个个全点住了穴道。她不假思索,白玉洞箫对准大门门缝轻轻一点,砰然巨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芒雨尖风一箫已无敌 疏星淡月双剑若有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