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22章 莲藕本同根隙因双匕 影音浑莫辨练飞长空

作者:东方玉


凤儿落地之后,觉得十分惊奇,小眼珠望着他们两人,心想:“原来你们打的剑法,都是花招,没有什么气力的,经不起自己这么轻轻一拨。”

这时比凤儿更惊讶的,该是山羊胡子的通灵老道,和那姓庞的老头了。两个名闻江湖的高手,被一股巨大内力,糊里糊涂的震退了三步。稳住身形,定睛一瞧,不由得同时“噫”了一声。谁也不相信眼前站着这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就是方才凌空挥剑的人?但是除了这小女孩,场中可没有第三个人。

通灵老道心头猛的一震,看来这小女孩大有来历。

他阴恻恻的望着凤儿,笑道:“小姑娘,你家大人呢?刀剑不长眼睛,可不是好玩的,快回去罢!”

凤儿一击得手,精神大振,她听完山羊胡子的话,眼睛眨了一眨,小嘴儿一披,说道:“我才不回去呢,我是帮忙来的。哼!你的刀剑不长眼睛,我的刀剑,也不长眼睛呀!”

通灵老道一听,这小女孩果然有为而来。他老姦巨猾,脸上可不露半点声色,依然笑着问道:“小姑娘,是谁叫你来的?”

凤儿双眉一挑,笑着说道:“方才,有一个……”她想说:“方才有一个人在耳朵边讲话,叫自己来帮忙的。”但继而一想,“不对!自己连人家影子都没看到,如果照实说将出来,不是要被山羊胡子笑话?”

她歪着头顿了一顿,改口道:“方才,有一个老朋友……”

她说到这里,“嗤”的笑了,连人都不认识,就叫人家老朋友!那知下面的话还没出口,耳朵旁苍老的声音又低低的道:“对!对!我老人家是你娃娃的老朋友,一点不错,这称呼好极了,嘻嘻!你就告诉他,说你有个老朋友,老朋友的老朋友,有个侄儿,在和老杂毛打架,老朋友叫你来帮老朋友侄子的忙。对!你就这么说!”

凤儿听得有趣,早就咭咭格格的笑了起来。

“咦”!山羊胡子瞪着一对眼,紧瞧着自己,好像没有听到有人在和自己说话?

“小姑娘,你怎么不说呀?”通灵老道等了半天,看凤儿只管笑,并没说下去,忍不住催她快说。

凤儿点了点头,笑道:“我说!我说!啊!方才我说到那里呀?”

山羊胡子通灵老道看看她调皮的样子,也笑了笑道:“你说,你有个老朋友。”

凤儿笑得直打跌,一面说道:“对对!方才我碰到一个老朋友,他说:他的老朋友,有个侄儿,今天在这里和老杂毛打架。他说老杂毛是坏人,要我把他们赶跑,就算帮了忙。好啦!我都告诉你了。”

通灵老道听她说完,直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可是自己成名多年,那能和小女孩儿一般见识?原来这小女孩身后,还隐着大人。不由嘿嘿冷笑,对凤儿道:“小姑娘,我不难为你,快叫你大人出来!”

他两道冷电似的眼睛,向林中搜索!

凤儿正想回答,耳朵旁那声音又道:“女娃娃,你告诉他,对付几个老杂毛,那里用得着大人?”

凤儿小嘴儿一翘,回头不耐烦的道:“谁要你教,我自己不会说?”

通灵老道见她果然回头说话,分明树上隐藏着人。

他暗暗蓄劲,忽然大喝一声,双掌觑准大树,遥空劈出!

“躲躲藏藏算什么人物?还不给贫道下来!”一股强猛无比的掌风过处,“喀嚓”!参天大树,居然拦腰齐折,倒将下来。一时惊得宿鸟齐飞,灰尘扑面,但那有半点人影?

凤儿心中一惊,这山羊胡子还当真厉害!“喂!山羊胡子,你不是要我叫大人出来吗?告诉你,我有三个叔叔,还在客店里练功哩!对啦!我老朋友说,对付几个老杂芼,那里用得着大人出来,我凤儿就足够了。”

通灵老道还没回答,突然一声吆喝:“小鬼你找死!”从旁闪出一条黑影,其快无比的举起长剑,兜头劈来!

凤儿不防来势竟有恁地快法,看来连躲闪都来不及了。正当此时自己的右手,好似被人牵了一把,剑尖向上一点,正好砸在来人的剑身之上。“叮”!一柄长剑,猝煞被震得飞出去两三丈远。

黑影叫了声“啊哟”!向后连退。左手捧着一条垂直的右臂,动弹不得,敢情是震脱了臼!

通灵老道睁着双眼,连站在面前的小女孩是用什么手法,都没看清楚,自己师侄就负了伤。一张老脸,如何还挂得住?不由狞笑着道:“小姑娘,你再不叫大人出来,可莫怪道爷手辣。”

“哈咍,崆峒五通,也算得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怎地和人家小姑娘一般见识,来来!老朽奉陪就是!”庞老头瞧了半天,兀自摸不透这小姑娘来历。这时一见通灵老道竟然要对凤儿下手,心中一急。

这杂毛心狠手辣,小女孩那能是他对手,就赶了过来。

凤儿却一本正经的道:“不要你来,我打得过他,方才那老朋友就是要我来打他们的呀!否则我还来帮什么忙呢?”

她不待庞老头回答,小手指着通灵老道,还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通天剑邬赞廷,急道:“喂!山羊胡子,你和他一起上吧!”

“五师伯,还是让弟子先斗斗她。”

旁边站着的两个青年,一个偷袭不成,受创回去,另一个抱剑而出。

通灵老道因适才斫花剑邬茂偷袭受挫,自己连人家使什么手法都没看清。这回一看小丧门蒯翔上来,不由皱着眉头道:“你且后退,我要试试这女娃功力!”接着对凤儿狞笑道:“小姑娘莫吹大气,你先进招好了!”

凤儿点头道:“好!那你可留意咯!”

咯字出口,右臂上陡然来了一股无比劲力,把自己一招“玉笏朝天”,使得劲气四溢,威势凌厉!

通灵老道一见凤儿出手,原来是昆仑派家数,把先前疑惧之心,一扫而空。暗想:“就是昆仑四老亲来,也不见得胜得过自己多少。”就在他这一沉思之际,凤儿的短剑已疾刺而至!

“什么?剑风恁地凌厉!这女娃儿怎会有如此内力?”右手青钢剑向斜上方一封,剑身向对方一柄银光闪闪的短剑上粘去!他这一封之势,暗含真力,原想一举震飞凤儿短剑。叮!两剑相揰,飞溅起一串火花!

通灵老道以数十年潜修之功,竟还直震得下盘浮动,右臂麻木,一柄青钢剑,险些脱手飞去!不禁心头大骇,这女娃的内力,居然胜过自己多多!他微一失神,凤儿左手一招“坤干易位”,同时使出!

通灵老道骤不及防,猛觉左侧一凉,一股寒森森的尖风,又已破空袭到。一时来不及躲闪,只好劲运左臂,袍袖向外一抖,身子立即趁机后跃。嗤!道袍左袖,已被剑锋刺破了一个大洞。

他心头闪起一丝疑问,屈指江湖上各门各派,都没有这穜怪异手法。而且这女娃如论功力,一流高手当之无愧,可是从没听人说过,到厎是何来头?却说凤儿一招逼退了山羊胡子,她可并没追击。

猛的一个滑步欺身,人已到了通天剑邬赞廷身侧,娇声笑道:“喂!你怎么还不出手,山羊胡子一个人打不过我呀!”

通天剑邬赞廷全神注意着场中情形,凭五师兄的功力,竟然还在第一招上就被小女孩逼退,心中正在惊疑。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小女孩在这时候。会突然闪到自己面前。心头一愣,人却毫不迟疑,已向后退了两步,长剑平举,蓄势待敌。

凤儿右手短剑,却向他身边两个青年一指,笑道:“你是刚才偷袭我的,还不服气吗?”

“你不是要斗我吗?来来,你们四个人一起上!”

她娇笑连声,说完了话,正待转身举步,向场中跃去。猛觉身后寒风飒然,敢情是山羊胡子赶了过来。

心念方动,自己的左手,不自觉的向后一撩。

“叮”!一碰之下,通灵老道,又被震退了两步。

通天剑邬赞廷长剑一挥,暗示他儿子斫花剑邬茂,弟子小丧门蒯翔,三人齐上。

吆喝声中,三柄长剑,刷刷刷,分三面围攻上去!

“哈!这才好玩呢!”凤儿咭咭格格的又说又笑。两手东一剑,西一剑,都打发得恰到好处!那里还用得着什么剑招?只要短剑和人家兵器轻轻一接,就会把人家震弹吃去。任你四个人把崆峒绝学的通天剑法连翩展开。一片寒光,满地剑影,使得像狂风暴雨!但一到凤儿身前,不是不及,就是太过,休想踫得到她一根毫发。

凤儿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会事,她只觉身后好像有根线牵着似的,把自己当木偶戏耍,举手投足,都是身不由己。自然挥洒,即成妙谛,把凤儿直高兴得打跌!

“女娃娃,把我老朋友的侄儿,撵出去,不要他来!”

原来站在一旁的庞老头,因通天剑邬赞廷和他一子一徒,都向凤儿围攻上去。不由心头怒起,大喝一声:“你们崆峒派老少四人,围攻一个小女孩,好不识羞?”

他剑气如虹,猛的向通天剑等三人拦击过去!

通天剑还没还手,却见从一片锋镝光影中,钻出一个小黑影来。左手短剑,向庞老头的剑身上一搭。

“喂!我老朋友不喜欢你动手,快退下去!”凤儿话才说完,左手短剑一松,庞老头腾腾的震退了两三步!

庞老头被凤儿这一拦,错愣之余,他没听清这小女孩说些什么?但多少却听出一些因头来了,似乎这小女孩的身后,还隐着一个人。小女孩这份功力,已是罕见,她身后的人物,当是一位前辈异人无疑。他一时间进退不是,索性横剑站在一旁,就近观战。

凤儿左手一剑震退了庞老头,她身后却好斫花剑邬茂小丧门蒯翔师兄弟的两柄长剑,合击过来。这会她好像没有瞧到,右手却振剑向前面山羊胡子剌出!

通灵老道一见来势,赶紧封架。那知陡然之间,凤儿这一剑力道奇猛,略一怔神,向后疾退。

凤儿短剑可并不收回,趁势向右横扫,击向通天剑邬赞廷,同时左手迅疾的向后一挥。“呛!呛!”两声,斫花剑邬茂,小丧门蒯翔两柄长剑,立被削断。

凤儿喜得咭咭咯咯的大笑,边笑边道:“你们两个小辈,再不知趣呀,我心里一生气,看不砍断你们狗腿才怪!”

通灵老道眼看凤儿一招竟把自己和师弟两人一齐逼退,同时还把两个师侄的兵刃削断,这口气如何消得?怒喝一声,霍地身形暴进,右手一挥,“赤手屠龙”银光乱闪,直向凤儿兜头劈去!

邬赞廷也在凤儿削断自己儿子和徒儿的长剑,恐她乘机追杀。心中一急,剑演奇招,疾攻而至!这两位名震江湖,崆峒“五通一剑”中一通一剑,同时发难。威势自非小可。霎时间,剑影点点,剑幕如山的向凤儿卷去。

凤儿却站在原地,身形动都不动。两只小眼,骨碌碌看着面前的奇幻剑势,好像毫不觉得厉害。左右两手,糊里糊涂的动了两下。“锵”!“锵”!两个人影,倏然后退!

这会通灵老道和邬赞廷只觉虎口剧痛,长剑差些脱手慾飞!

“哈哈,女娃娃你叔叔来啦!唔!我老人家要走了!”

凤儿突然听说耳朵边的老朋友要走,她心中一急,脱口叫道:“喂!老朋友,你等一等嘛!”可是老朋友的苍老声音,却寂然无声,想已去远。

凤儿只觉身上一轻,好像登时缺少了仆么似的,行动举止,又和平时一样了。

山羊胡子,慢慢的朝自己走来。

左手捏着剑诀,右手剑尖不停的震动!

“嘿嘿!女娃儿,你再接道爷一招试试!”他一步步的逼近过来。满脸狞笑,两只眼睛凶得好像要噬人。

凤儿不自主的打了个寒噤,向后连退!

“哼!我才不怕你呢!”小身体一挺,正待出手。猛觉右侧也有人欺近过来。

凤儿“哼”了一声,突然右手“玉笏朝天”,左手“坤干易位”,向前右两方同时攻出!通灵老道和通天剑邬赞廷两人心头又是一震。

“这女娃儿当真非同小可,两手居然同时发出两种不同的剑招?”

他们慑于凤儿的神力,那敢硬接。人影一分,横步转身,霍地各自退出两步。

凤儿先前因为耳朵边的老朋友一走,自己好似失去了活力,耽心不是人家对手。这会一出手又把两人逼退,心头大宽。一踪身,刷、刷、刷,把自己仅会的两套剑法,八招剑术,向山羊胡子连环击出!

两手齐发,威力极强。任你通灵老道是赫赫有名的“崆峒五通”,也不敢轻撄其锋,又复连退数步!

凤儿两手八招剑法,瞬息用完。她得理不让人,又从头开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莲藕本同根隙因双匕 影音浑莫辨练飞长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