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23章 百折太盘回云横层岫 一灯何黯淡夜逅双尸

作者:东方玉


天目飞虹庞百川走后,不多一会,岳天敏等四人也就相继上路。从鹿头镇往北,便入了河南境界,他们经唐河、方城、汝川、登封,一路上游山玩水,登临古迹,到第八天上,才到了孟津。

万小琪一眼瞥见道旁墙角上有墨炭画着一只右手,手掌中抓一条冉冉慾飞的浮云,那正是拏云手万松龄的标记,不由心中大喜。

“原来爸爸已经先来了!”缰绳一抖,叫道:“敏哥哥快瞧!爸爸已经先来了呢!这是他的记号。”

岳天敏给琪妹妹一嚷,依着她手指瞧了瞧,脱口问道:“不知四师兄住在哪里呢?”

万小琪“咭”的笑了一声,道:“你仔细瞧瞧,那条云头朝那个方向去的?”

岳天敏恍然大悟,不由笑道:“琪妹,你别放刁啦,快在前面带路!”

万小琪娇笑着策马便走,果然每到转弯之处,都有拏云手的记号。穿了几条横街,寻到一家招商客栈门口。四人才一下马,便见店堂中迎出一位五十来岁的老掌柜含笑问道:“客官可是从岳州来的岳公子?”

岳天敏心头一愕,赶紧抱拳道:“在下岳天敏,正是从岳州来的,不知掌柜如何得知?”

老掌柜笑道:“前两天有两位老客官和一位青年,在小店住夜,临行时,留了封信,说有急事须要先走。关照小老儿,说一两天后,还有人从岳州下来,就把信交给他。小老儿因看三位公子打扮,和老客官说的一样,才敢动问。”

万小琪一听爸爸已经先走,心中十分失望,嘟着嘴道:“他们为什么不等我们?”

尹稚英低声笑道:“我们且到房中再说!”

这时老掌柜早已取出信来,双手递给了岳天敏。

万小琪凑近身去一瞧,果然是爸爸笔迹。大家由店伙领入上房,岳天敏随手掩上房门,拆开信封,抽出信笺一瞧。那里是什么信件?上面潦潦草草,笔走龙蛇般写着一首似诗非诗,似歌非歌的东西。

只见上面写道:“速速速,去来两落寞,五行金克木,台上现金粟,我视富贵如浮云,已感帝乡不可托,先贤隐逸俱往矣,行看深山伴梅鹤。”

下面画着拏云手的一个记号。

这张诗笺,直看得岳天敏更加胡涂,莫名其妙,到底四师兄葫芦里卖什么葯?

拏云手这一手斜斜倒倒的行草,又不是书法名家,题上首诗儿难道裱褙起来,当古董欣赏?显然这中间有一件重要之事,否则决不会郑重其事的叫掌柜转交给自己。

“敏哥哥,我爸爸说些什么呀?”万小琪因敏哥哥半天不作声,回头一瞧,他手上拿着信笺儿,在微微出神。不由“嗤”的笑了一声,伸手就抢了过去。仔细读了一遍,恨恨的道:“爸就喜欢打哑谜,真气人!我才不要看呢。”说着一把塞给了尹稚英。

岳天敏点头笑道:“对!英妹,你瞧瞧,四师兄这封信,打着个什么哑谜?”

尹稚英接过信笺,看了两遍,突然“咦”了一声,道:“怎么?他们不会齐我们,提前上五台山去啦!难道发生了什塺紧急事情不成?”

岳天敏忙道:“英妹,你说什么?四师兄他们先上五台山去了?”

尹稚英把信笺一扬,笑道:“你把每一句,写成一行,头上第一个字排在一起,不是‘速去五台,我已先行’八个字吗?这是恐怕信落入旁人之手,才写成这样的呀!”

万小瑛听说爸爸已经先上五薹去了,虎的跳将起来道:“敏哥哥,那我们快赶上去呀!”

她是个性急的人,最好说走就走!

尹稚英笑道:“琪姐姐,你别性急,从这里到五台,少说也有成千里路程,今晚我们好好的休息一宵,明天一早赶路,也还不迟。何况一入山西,就进了五台派的势力以内,我们赶一天的路,离五台就近一天。万妙仙姑不但整个五台派都支持她,自从担任了玄阴教副教主以后,更网罗了不少江湖黑道高手,我们虽然不怕,但也得步步小心才是。”

岳天敏知她所说不假,忙道:“琪妹,英妹说得不错,我们还是在这里耽搁一天罢!”

万小琪“咭”的笑出声来,说道:“我不过说说罢了,一路上谁不听你们安排来着?”

尹稚英脸上一红,急得喊道:“琪姐姐,你……”她你字下面,一时竟说出不来。

万小琪却早已俯在她耳旁,低声儿道:“像你这样剔透玲珑,水晶心肝的人儿,叫人家怎不言听计从?我做姐姐的,自然得依你呀!”她边说边笑。

尹稚英胀得满脸通红,啐道:“琪姐姐,你坏,我不来啦!”

万小琪笑道:“难道我说的不对?他……”

他字才出口,尹稚英纤手早已在她膈肢窝上呵了两下,笑道:“你再说!”

万小琪最怕呵痒,她弯着腰,格格的笑个不停,口中还是说着:“他……他……”

岳天敏见琪妹妹又说又笑的闹了半天,不由含笑问道:“你们有什么好笑的,何不说出来大家听听!”

万小琪一面笑,一面道:“我说,我说,啊!你……”

尹稚英可不让她说,两个人咭咭呱呱的闹作一堆,花枝乱颤!

凤儿瞧得嘻着嘴直乐,突然叫道:“岳叔叔,凤儿知道,万叔叔和尹叔叔是在偷偷的说你!”

尹稚英满脸红霞的直起腰来,骂道:“小鬼头,你聪明!”

凤儿她给骂得不敢作声。

万小琪舌头一伸,道:“瞧!你这师娘多凶!”

凤儿给她一说,“噗哧”笑了出来!

尹稚英又羞又急,红着脸啐道:“你这师娘好,以后,就叫凤儿叫你师娘好了。”说着玉手又向万小琪呵了过去。

敏哥哥这回听清楚了,他瞧着两个如花解语,如玉生香的美人,不由从心眼上直乐出来!

一宵无话,翌日清晨,渡过黄河,由许昌折入晋城,已是山西地界。再经潞城,昔阳,一路上果然不时发现拏云手的标记。四人晓行夜宿,马不停蹄,第五天申牌时光已赶到南台。南台原是一个镇甸,但四面一找,却不见了拏云手的暗记。大家先前还认为已经到了五台山下,也许拏云手把记号画到比较隐僻所在。寻了一会,仍然不见丝毫踪影。那末自己一行,连日赶路也许赶过头了。不如先找宿头,休息一宵,谅来拏云手他们最多不过一天半天,也可赶到。

岳天敏正想开口,忽见路旁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全身紧扎,一脸精悍之色。

一手牵着马匹,双目炯炯的向自己四人打量了一阵,突然抱拳笑道:“三位少侠,敢情是开封安义镖局的贵宾?褚老镖头已在山上恭候多时,兄弟奉副教主之命,专司接待,此处非待客之所,请到山上奉茶。”说完,不待岳天敏答复,翻身上马,说了个“请”字,就朝前驰去!

岳天敏给他说得十分胡涂,安义镖局褚老镖头,那不是金刀褚瑞芳老庄主吗?他怎的也到五台山来了?他回过头去,却见尹稚英正和万小琪并骑而行,暗暗的咬着耳朵。

一面对自己使了个眼色,纤手连挥,意思似乎叫自己尽管先跟下去。英妹妹江湖经验较丰,也许已瞧出什么端倪来了。当下一夹马腹,就遥遥的朝着前面中年汉子所去方向,奔了下去!

尹稚英催马跟了上来,走不一会,万小琪也已赶来。

岳天敏不知她们两人葫芦里卖什么葯?看看和中年汉子距离较远,就悄悄地向英妹妹闲话。

尹稚英浅浅一笑,低声说道:“五台山周围四五百里,玄阴教分坛,设在何处,我也没听说过,这大地方,上那儿去找?既然有人带路,将错就错有了向导,不是很好吗?何况褚老庄主,对你有赠剑之义,他现已上山,可能和五台有什梁子,前来拜山,他既然有事,我们那能袖手?我是叫琪姐姐沿路留下记号,万祝两位前辈瞧到了,也好追踪寻来呀!”

这一段话,听得岳天敏十分佩服。英妹妹心细如发,设想周到,不由轻声的道:“英妹妹,你真是我的好帮手!”

尹稚英心头一甜,“嗤”的笑道:“琪姐姐才是你的好帮手呢!得啦!你瞧!人家已经在等我们了。”

岳天敏只顾说话,没往前看。这时经英妹妹一说,纵目望去,果然那中年汉子已在策马相候。等双方距离渐近他又纵马疾行。一前三后,四匹马蹄声得得,渐渐转入了峰峦深处。天色逐渐昏黑下来,山道也逐渐陡狭。中年汉子的坐马,却越跑越快。这段路,转折极多,不时的拐弯抹角,峰迥路转。对方是老马识途,照样急驰。自己路生马不熟,自然要慢得多。

双方距离,越拉越远,几个转弯,已不见了中午汉子踪影。

岳天敏冷哼一声,暗想:“凭你这点伎俩,也想施什么诡计不成?”即忙一抖缰绳,扬鞭直追!

行不多远,忽见前面中年汉子去势又缓了下来,待自己赶到切近,他忽然勒住马头,说道:“前面不远,就是敝分坛临时设置的接待站,因再往前去是有名的百折坡,天黑夜行赶路不便。三位少侠,请迳往前面打尖,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好了,恕兄弟不再奉陪。”说完略一拱手,就向另外一条小径上奔去。

岳天敏心中虽然狐疑,但既然来了,岂能示怯?前面就是龙潭虎穴,也得见识见识!心念一动,便领先提缰向前面冲去。

尹稚英和凤儿同乘一骑,紧跟身后。

万小琪因到处留标记,稍为落后。但她所骑玉狮子,乃是一匹罕见良驹,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是以虽然落后一步,也相差无几。三匹马首尾相衔,一阵急驰,才翻过山头,便觉眼前一亮。果然在半山腰上,露出几间房屋。外面高挂着四五盏气死风灯,在晚风中摇曳生辉!

四人三骑,才到门前,早有一个彪形大汉,迎着过来,态度极为恭谨,接过马匹,一言不发的退了下去。屋内既无主人出迎,也没有招呼的人,那彪形大汉,也不再来理会自己。这确实奇怪,到底他们玩的什么花样?不错!方才那中年汉子讲过,这里是临时设置的接待站,需要什么,叫自己尽管吩咐。

显然这里只有一两个下人,伺候宾客,自然不会再有人出来招呼。

岳天敏想到这里,就看了万尹两人一眼,大踏步往中间一间客堂上走去!

这间客堂颇为宽敞,陈设虽极简单,倒也收拾得十分干净。

四人才一坐定,又有一个大汉,端着香茗进来,恭恭敬敬的放在四人身边,也是一言不发的退去。

万小琪是个性急的人,看了这番情形,那里还忍耐得住?方要开口把那大汉喝住,问个清楚。却被尹稚英拉了一把,附耳说道:“别理会他们,且往后瞧!”

这时,山路上响起了得得蹄声,似乎又有人朝这里奔来!荒山静寂,听得分外清晰。

不一会,蹄声越来越近,及门而止,忽听有一个人大声说道:“郭师傅,那小子把我们引来,怕不怀好意!”

另一个口音笑道:“本来,我们是为朋友卖命来的,既来之,则安之,樊老哥,走!到里面瞧瞧去!”说话之间,大踏步走进两个人来。前面一个中等身材,两道浓眉,特别粗大。稍后却是个瘦个子,看上去都是四十上下的人。

那两人一眼瞧到岳天敏等四人,脸上微微一怔,只见前面一个抱拳说道:“在下兄弟,适才蒙贵教派人相迓,邀来此地,不知有何赐教?”

这倒好!他们竟把自己当作了五台山的人?这时恰好彪形大汉又替两人端上茶来。

万小琪冷哼了一声,直冲冲的道:“贵教?五台山么魔小丑,谁是五台山的人?”

端茶的大汉,横了万小琪一眼,脸露怒意,可是不敢作声,依旧一言不发的退了下去。那首先发话的人,被万小琪这一抢白,不由微露愠色,脸上显然有点挂不住了。

岳天敏连忙抱拳笑道:“在下昆仑岳天敏,这两位是在下义弟,也是刚到不久,由五台山派人接引来的。”

两人闻言,登时脸露喜色。

浓眉粗眼的那个,呵呵笑道:“久仰久仰!原来是昆仑四老的令师弟,独斗枯木大师,名闻武林的岳少侠,真是幸会!兄弟河北鹰爪门郭璞,这位是保定府过天星樊青松樊师傅。”要知太行山大雄寺的枯木和尚,在江湖上辈份之高,武功之强,声威之隆。数十年来,首屈一指,谁敢和他抗衡?

岳天敏独上太行山,救走乌蒙派两个门人,还接了枯木和尚三掌。这件事,却早已轰动武林,传遍江湖,大家把岳天敏绘声绘影,捧上了天。真是树的影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百折太盘回云横层岫 一灯何黯淡夜逅双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