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24章 天外来麴香针贻小友 林中多伏莽鬼赚群英

作者:东方玉


“这就是阴山双尸?怎么连僵尸也有外号?”

看它们直挺挺的似乎并不厉害,自己既然遇上,就得为民除害!

岳天敏胆气一壮,劲贯右臂,正待劈去!这不过一瞬间之事,两个僵尸,却比他还快。口中又是“吱”的一声尖叫,阴风骤起,身形如电,爪前身后,分向两人扑来。十道尖风,业已袭到身前!

岳天敏那会让它们抓中?舌绽春雷,大喝声中,右掌一挥,同时向前拂出!这下!他用上了四五成力道,以他平日对敌的经验,认为至少也得把它们震飞出去!那知竟然大出意外,“蹦”!“蹦”!两个僵尸只被震退了两三步。僵直的上身,向后晃了几晃,就已站住,胸前挂着的两串冥镪,却被震得“锵”“锵”作声!

岳天敏一掌出手,虽然挡住了二十道尖细指风,但似乎还觉得有一丝阴寒之气,依然袭上人身,使人有机伶伶的感觉。不由心中蓦地一惊,以碧落宫三仙古九阳那高的功力,干天三昧神功,尚且不能透过自己的太清罡气。这两个僵尸爪上发出来的阴风,竟有如此厉害?他上一次吃过枯木和尚“黑眚附骨掌”的亏,这会可不敢怠慢了。心念一动,“呛”的抽出龙形剑来!一道青紫光华,照得满室发紫!

万小琪一见敏哥哥长剑出匣,她那肯示弱,白玉洞箫跟着也划起一圈莹光。

娇声喝道:“敏哥哥,我们一起上!”

一黑一白的阴山双尸,被岳天敏一掌震退了两三步,似乎也吃了一惊。四只惨绿发光的眼睛,居然对望了一眼,鸟爪般手指,同时向胸前一抡。锵!锵!两串冥镪,立时挣得笔直。

“嘶”的一声,身如旋风,倏然跃进,一左一右,向两人扫到!

僵尸竟然把冥镪当兵器使?真是怪事!

岳天敏右手轻挥,使了一招少清剑法的“闭户诵经”,龙形剑对准黑僵尸的黑色冥镪,横封过去。

要知这一招“闭户诵经”,是粘中寓削,既封亦攻的招术,他是存心要试试到底这僵尸是人是鬼?

黑僵尸可是身僵心不僵,它似乎识得岳天敏手上的剑,是把神物利器。不待对方削出,右腕一沉,冥镪像软鞭似的突然转弯,反击岳天敏右腕。紧接着轻轻一抖,冥镪鞭头,突然又转向内侧,迳叩岳天敏心窝。这沉腕反击,轻抖叩胸,粗看似乎是乱挥一通,但虚实互用,腕力内劲,无不使得丝丝入扣,恰到好处。出手敏捷,招式怪异,也到了极点!它们那里是什么僵尸?分明是人故意假扮,来人武功之高,端也小觑不得!

岳天敏心头明白,不由上声长笑,喝道:“五台妖孽,今晚看你们能逃出手去!”

刷!刷!刷!少清剑法源源出手。刹那之间,紫光飞舞,青芒耀寒,直向黑僵尸身上绵绵攻去!

黑僵尸可当真厉害,别看他身体僵直,一蹦一跳,动作如风,灵活无比。手上冥镪,使得“锵锵”作声,劲风呼呼!你别以为那冥镪是纸糊的,听声音,不是缅铁,也是精钢!

万小琪和白僵尸,也打得非常激烈。叮叮!锵锵!兵刃相接之声,和洞箫的急锐啸声,冥镪的呼呼劲风,合奏成战斗的交响曲。四个人在这一间并不十分宽敞的厢房中,相互拼斗,愈打愈猛!如豆灯焰,被劲风扫得摇摇慾灭,形同鬼火。灰沉沉的墙上,幢幢人影,进退如流!只不过片刻工夫,已经斗了二三十招。

黑僵尸却被岳天敏罩在一片青紫光芒的凌厉剑影之中!

“果然是贼子!”娇叱声中,火光一亮,尹稚英娇躯闪将进来,仗剑而上。

过天星樊青松一手紧握着单刀,一手晃亮了火折子,也在门口现身!

“嗒”!黑僵尸一个不留神,手上一串冥镪,被岳天敏的龙形剑削断了半截,“当”的一声,坠落地上。

“吱”!紧急、尖锐,鬼叫之声才起,鬼影一闪,黑白僵尸同时突围而出,越过棺材。真像电光火石,快速已极!

黑僵尸铜铃似的眼睛,绿光暴涨,想是十分愤怒。鬼爪一探,向身边掏出一管三寸来长黑黝黝的圆筒。对准着岳天敏,桀桀怪笑,声若鬼嗥!

岳天敏识不透黑僵尸又在耍什么花样,正要踪身追去。蓦听头顶上突如其来的一声“哈哈”!酒香满室!紧接着一声凄厉无比的叫声,破屋飞出,摇曳长空,瞬息远去!

这真是眨眼之间的事,以岳天敏的功力,也只见一条灰影,向黑白僵尸身前一扑。

阴山双尸同时发出厉叫,破屋而遁。

“醉老前辈!”岳天敏心中一动,赶紧叫了一声,那里还有人影?

“噫!尹叔叔这是什么?”凤儿突然惊叫起来!

大家回头一瞧,只见凤儿小脸上,满是惊异,手中正握着一管三寸来长黑黝黝的圆筒。

“这不是方才黑僵尸手上的东西,你从那里拾来?”

尹稚英心中一惊,不要上了两个鬼僵尸的当?

口中问着,早已伸手接了过来,但觉入手沉甸甸的,敢情的精钢铸成?

凤儿给尹稚英一问,十分迷惘的道:“方才我和樊叔叔站在门口,好像有人挤了我一下,说:‘给你’!这东西就塞在我手上。”

她眨着小眼睛,好像在记忆什么,突然又道:“对了!这声音,好像是老朋友!就是他!我听得出来。”

尹稚英往手上一瞧,这个三寸来长的铁筒,顶端有无数比针尖还细的细孔,筒边上,却凸出着一大一小两颗珠状的东西,想来许是什么厉害暗器。

过天星樊青松,站在一旁,突然想起两个人来,不由沉吟着道:“看这两人的打扮长相,极像阴山双尸!”

岳天敏点头道:“不错!这两个鬼东西正是阴山双尸,你瞧,那木主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

樊青松吃惊的道:“果真是这两个魔头?那么这东西,就是江湖上闻名丧胆的阴山一宝‘五殃针’了!今天如果不是暗中有高人相助,我们恐怕都遭了毒手。”

尹稚英接口道:“樊师傅,你说这是‘五殃针’?当年谢五殃的独门暗器?”

樊青松点头道:“看来大致不错;兄弟也是听人传说。当年谢五殃为了创立阴山派,不知怎的被峨嵋一瓢子用玄门罡气把他震伤。谢五殃回转阴山,誓报此仇,化了十多年心血,采取阴山绝壑中的一种寒铁,炼成一筒暗器,叫做‘寒英神针’。据说这种针长不逾寸,细如牛毛,筒上装有一个活闩,和两个机扭,用时先把活闩打开,在小机扭上一按,就射出一针,按着不动,针就会一支接一支,连续飞出,指挥如意。如果在大的那颗机扭上一按一次就能射出七十二针,你只要和敌人相隔一丈五尺左右,对准他胸口,这七十二支飞针,就会左右上下,自动打上人身七十二处穴道。敌人身材高大的,后退一步,身材瘦小的上前半步,无不命中,制造之精,计算之准,真可说是匠心独运!中上人身,不但真气立破,而且阴山寒铁的阴寒之气,遇血即凝,立时使人寒栗而死。”

岳天敏听得心头一凛,连忙问道:“哦,原来‘五殃针’是专破罡气设计的!”

樊青松笑了笑道:“谢五殃当时自然专为破玄门罡气一类功夫而设计,但玄门罡气,是道家无上功夫,岂是他‘五殃针’所能破得?是以第二次依然败在峨嵋派的一鸥子手上。他一怒之下,就把这针传给了两个徒弟阴山双尸,自己扬言如果破不了玄门罡气,决不再下阴山。可是这‘五殃针’,虽然破不了玄门罡气,却变成了各门各派其他气功的专门克星。除了各大门派有数的几位长老,江湖上有谁会罡气这门功夫?能够内功精深,已是第一等人物了。所以‘五殃针’在江湖上一出现,就变了阎王帖、勾魂令,大家因为它是谢五殃的独门暗器,所以就叫它‘五殃针’。阴山双尸一则仗着‘五殃针’,二则有一套独特的僵尸功,行走江湖,无人能敌,提起这两个魔头,谁不闻名丧胆?可是他们从不和那一门那一派有过交道,这会不知如何也会被五台山勾结而来,那倒真是不可轻敌!”

万小琪听到末了,不由心中有气,哼了一声道:“阴山双尸,不过是邪门外道的么魔小丑,有什么了不起,明天看我再斗斗他们!”

尹稚英却把‘五殃针’递给岳天敏,大家传观了一阵之后。

岳天敏脸色一正,对凤儿说道:“这‘五殃针’既是醉老前辈赐给你的,你就好好收下,不过此种暗器,太以歹毒,非遇穷凶极恶之人,和十分危难之时,不准随便使用!”说毕,将“五殃针”递了过去。

凤儿给过天星樊青松把“五殃针”说成威力强大,厉害无比,早已听得眉飞色舞,满心欢喜。

这时看岳叔叔又准许自己使用,更是喜不自胜,慌忙双手接过,唯唯答应。

过天星看看天色已近四更,便对大众道:“时间已是不早,离开天明,不过只有一个更次,大家都得好好休息一下,明晨还要赶路呢!”说着弯腰拿起地上的油灯,随手剔亮了些。大家退出这间鬼气森森的厢房,在配殿上打扫干净了一处殿角。各人就地坐下,闭目养神,樊青松却早已和衣而卧。一会工夫,天色已是大亮。大家起身之后,略事盥洗,岳天敏取出“辟谷丹”,给各人服了一粒,才离开古庙,顺着庙前山径,向前进发。刚走上了一里路光景,忽见前面山路上有四五匹马,向自己这边急驰而来。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为首一骑,瞧到岳天敏等五人,赶紧跳下马来,拱手道:“诸位请了,昨晚兄弟接待不过,致有冒犯,兄弟实感愧疚,特来告罪,还请诸位多多担待!”

岳天敏一看来人,正是昨晚引路的那个中年汉子。

正想答话,蓦听一声大喝,过天星樊青松早已掣出单刀,“刷”的劈了过去。

中年汉子身手却也不凡,身形微晃,向左跃出一步,口中喊道:“这位朋友,有话好说!”

“哈哈!五台山的毛贼,有什么江湖礼节可讲?你拿命来就是!”

樊青松要为鹰爪郭朴报仇,单刀如轮,狠命抢攻,着着都是杀手!

中年汉子却并没还手,左躲右闪,一连避过了七八刀。不由也微有怒意,喝道:“朋友!你这样蛮不讲理,算那门子好汉?兄弟职司接待,不便和朋友动手,可并不是怕你。”

樊青松倏然停手,嘿嘿一阵冷笑,问道:“好个职可接待!我问你,酒菜中下毒,这种江湖下五门的卑鄙行为,又算那门子好汉?你说!”

他单刀指着中年汉子,双目快要喷出火来!这也难怪,他和鹰爪郭朴一二十年的交情。此番同来给褚老镖头助拳,但未到半途,就眼看一个铁铮铮的汉子,死在人家鬼计暗算之下,叫他如何不愤怒填膺呢!

中年汉子却脸色不变,昂然的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兄弟倒还不在乎,朋友如不能相容,就请动手,我千里马许侃,决不皱眉。至于昨晚之事,兄弟确实并不知情,这……”

他望了岳天敏等三人一眼,又道:“这三位少侠,敢情和粉蝶追魂楚堂主另有梁子,昨晚是神手天王孟逢春孟香主暗中缀着你们前来,嘱咐接待的弟兄暗中下毒,弟兄们因来人是坛上香主,自然不敢违拗。”

尹稚英怒道:“又是楚天行那个江湖败类干的好事,我正要找他呢!”

过天星听得半信半疑,冷冷的道:“那么朋友是给我们收尸来的?幸亏毒下轻了,还没死!”

千里马许侃脸色一沉,说道:“兄弟职司台西接待香主,这档事,却是事后才得弟兄们的报告,而且说诸位似乎并没中毒,已向百折坡方向奔去!兄弟闻言十分愧愤,江湖上讲的是臂膀上跑得起马,拳头上立得起人,大家明枪交战,输了就怪你自己学艺不精。这种见不得人的鬼蜮伎俩,岂不把我许某给坑了?是以连夜就赶了下来。百折坡曲折盘迥,如不识山中道路,决难走得出去。兄弟在路上发现三匹尊骑,料想诸位已是觑破此山奥秘,横越山峰出去。走得不会太远,这才赶着把诸位坐骑送来!”

说着一挥手,跟在他身后的大汉,立即把三骑马匹牵过,交给了岳天敏等三人。

许侃接着一拱手道:“话已说明,恕兄弟不送!”说毕,就率着大汉上马而去。

万小琪望着他背影,笑道:“这千里马姓许的,倒是个光棍。”

过天星插口道:“江湖上形形式式,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大家上了马匹,就朝着山径,向前疾走。山径还是十分崎岖,曲曲折折的盘山而行,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天外来麴香针贻小友 林中多伏莽鬼赚群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