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25章 危索驾长空燕飞星落 神龙起绝壑石破天惊

作者:东方玉


岳天敏情急之下,陡然大喝一声,右手闪电似的刺出三剑,左手太清罡气,也随着拍出!

“呛呛”!一阵金属激撞之声,紧接着一声闷哼!

岳天敏可没有去理会这些,身形疾转,右手龙形剑脱手向黑僵尸身后掷出,左手使出‘纵鹤擒龙’的‘擒龙手’,猛的向凤儿招去。这四手动作,真是电光火石,其快无比!

白僵尸只觉在自己白金镪急攻之下,陡然之间,漫天尽是耀眼紫红,寒芒流动,金星缤纷,那里还辨得清对方所使剑招。

心头一凛。要想后退,已是不及。只听‘呛’‘呛’声,手中一轻,自己一串白金镪,已被削作数段。就在这略一分神之际,陡觉一股无形潜力,猛向自己撞来!

“不好!这是道家玄门罡气?”阴山双尸的师傅谢五殃,当年两次败在玄门罡气之下,破釜沉舟,悉心研究专破玄门罡气的功夫,垂三十年,到目前还在闭关潜修。平日对罡气这一类功夫,自然讲解得特别详尽。昨晚古庙之中,双尸一出手,就被岳天敏震退了三五步,但那时岳天敏不过用上二三成力道,而且双尸也因对方年纪轻轻,那里想到得玄门罡气上去,不过认为他练的是混元气一类功夫罢了,所以了取出五殃针来应敌。这回可不同啦,岳天敏含愤出手,用上了七八成真力。

白僵尸发觉对方所发,竟是玄门罡气时,一股无影劲风,业已拂到。

“砰”!闷哼声中,被震出三丈开外,还算他功力深厚,趁机窜入一片丛林之中。

黑僵尸打了声暗号,和师弟联手抢攻迫退岳天敏,僵直身子从斜刺里一跃,‘吱’一的声,就向凤儿扑去。那知脚跟还未落地,耳中听到‘呛’‘呛’兵器被削之声和师弟的一声闷哼,心头一凛。突然身后一阵劲急的破空之声划空飞来,不由回头一望。只见一道青紫光华?塞芒四吐,电射而至!要躲闪,已是来不及啦!黑僵尸僵直的身体,硬生生向前扑倒。一阵寒森森的剑气,从身上掠过。

黑僵尸心中暗喜。“这小子居然把宝剑脱手掷出,这回可便宜了我。”心念一转,脚尖上微一用劲,僵直身体,又倏然站起。伸出鸟爪般的手指,向空便捞。

“呼”!青紫光华,好像通灵似的,掉尾而去!

噫!这一瞬之间,连面前的女娃儿也不见了,再回过头去。

哈!女娃儿竟然凭空飞起,已经到了姓岳的身边。

青紫光芒吞吐的长剑,也回到了他的手上。

这……这人还会妖法?黑僵尸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云。

他可不认识昆仑绝学“纵鹤擒龙”,不由心胆俱惊。

“吱”的一声急叫,就往丛林中逃去。

“哈哈,鬼僵尸!你想入林逃走,今天可由不得你!”

岳天敏敢情动了真火,剑眉倏竖,回剑入匣,一手挟起凤儿,提了口真气,身躯倏然飞起,紧跟着黑僵尸身后,向丛林中横窜进去。

黑僵尸目睹人家这份奇绝的功夫,那教怠慢,连头也不回,一路疾奔。一个逃,一个追,以岳天敏的轻功造诣,双方相距非遥,不出几掠,便应该早就赶上了。

但这峰腰之上,密布丛林,枝干盘结,不时的有危岩巨石阻路。

黑僵尸仗着地形熟悉,左闪右跃,蹦跳如飞。

岳天敏追了顿饭光景,双方的距离反拉到十五六丈远近,这可把武功绝世的岳天敏气得星目放光,气往上冲!前面是山腰尽头,黑僵尸拐了个弯,顿时不见。

岳天敏那肯轻易放过,一长身,就往前面飞扑过去。等到身凌半空,蓦然发觉不对,原来这转弯之处,已是悬崖尽头,前面横着二十多丈宽的一道绝涧。

自己一时粗心连身子业已飞出悬崖之外三四丈远!这宽的山涧,一个失足,怕不粉身碎骨!

岳天敏一步蹈空,心头猛然一惊,身形也跟着下坠!其实,以岳天敏目前的功力,这二十来丈宽的山涧,不难一掠而过。他虽然知道自己自从服了小半葫芦天府玄真,功力陡增,但到了如何境界?连自己也弄不清楚。何况一下飞出涧外,事前在心理上又没有准备,难免临事慌张。这时身形虽然下坠,但他已有了准备,跟着下坠之势,右手闪电般往下拍出,紧接着提起一口真气。嗖!下坠的身躯,倏忽而起,凭空直升上三丈来高。在空中略一迥翔,头先脚后,向悬崖上平飞回来。好俊的身法!这正是昆仑派“龙形九式”中的“龙门三折”。

岳天敏脚尖点地,口中也不禁长长的吁了口气,暗叫“好险”!落地之后,心中不由起了犹疑,方才黑僵尸分明拐过弯来,怎地转眼就没了踪影。

恁地宽的山涧,以对方身手,决难飞跃过去。当下一手放下凤儿,回头向四周略一打量,原来适才拐弯之处,是个突出山壁间的悬崖,自己太以粗心,才会直冲出去。靠悬崖左首,依着山涧,还有一条碎石小径,蜒蜿而去。

岳天敏差点跌落山涧,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冷哼一声,回头拉着凤儿小手,说道,“来!我们追下去!”

身形掠起,迅若流失,奔出去约有一箭之遥。

猛听一个声若枭鸟,怪笑之声,从隔涧传来:“昆仑小子,敢过来吗?”

岳天敏纵目一瞧,只见十丈开外,有根巨索,横架在绝涧之上。这根巨索约有手腕般粗,长约二十三四丈,一头逾过绝涧,牢牢地拴在对岸一根石笋上面。绝涧底下,黑沉沉的被云气所掩,看不清有多深。

绝涧对岸,是一道陡壁,远望过去,甚是平削,怕不有百丈高下。峭壁两边,也都是悬崖危岩,嵯峨怪石,似乎别无通路?

黑僵尸的声音,既然从对岸传来,谅来另有小径,但只闻其声,看不到人躲在那里?

岳天敏陡然引吭长啸,一声清越的龙吟,发自内劲,划破长夜。四面山头,同时响起了无数回音,嗡然不绝!他啸声甫毕,就朗笑着道:“鬼僵尸,区区山涧,难得了旁人可难不住我岳天敏!”

话声才落,挟起凤儿,正待凌空飞起。蓦听身后有人低喝了声‘打’!一股劲风,已从身后袭到。

岳天敏连头也未转回,右手向后轻轻一挥。“拍达”一点黑影被震飞出三四丈远。撞击在山石上,火星微溅,碎石四飞,那是什么暗器?仅仅是一块拳头大的石块罢了!

岳天敏根本未作理会,仍然待往巨索上走去。刷刷!又是两块石头,从身后打来。一块击向自己后心,另一块直取手上夹着的凤儿。这会岳天敏可火了起来,身形微侧,让过两石。一个旋身喝道:“鼠辈,胆敢戏弄岳爷?”

他既不晃肩,也不点足,身形倏然飞起,往石块打来之处,飞扑过去。疾若鹰隼,声到人到,其快无比!

这一下,大概出了来人意料之外,轻微的惊呼,带起一条人影,仓忙间向矮树丛中窜入。

岳天敏随手放下凤儿,叫她躲在石笋后面,不准乱走。自己身形一顿,凌空平射过去。那黑影身法虽快,但那能和岳天敏相比?何况这一带巉石嶙峋,只是些矮树,不像前山那样,到处都是密压压的森林,可以掩藏行踪,岳天敏一掠就是一二十丈,两个起落,已到了黑影身后不远。

黑影似乎还在故意引逗自己,这时身躯忽然向左跃出,正拟钻入另外一丛矮树之中。

岳天敏目光如电,岂容他再逃出手去,大喝一声,双手霍地向前一招。掌心立时发出一股巨大吸力,向已经踪身跃起的黑影身后卷去。这是“纵鹤擒龙”的“擒龙手”。以目前岳天敏的功力来说,他只要单掌一招,已足可把人擒来。这下在愤怒之中,双手齐发,威力岂同小可!

双手才一招出,耳中蓦然听到一声娇呼,说时迟,那时快,眼前黑影一闪,一个娇小身躯,好像被人丢起,直向自己怀中摔来。

“什么?是个女的?”

岳天敏想不到自己一招之势,竟有如此快速!听声音还是个女的,他连转个念头都嫌来不及,想要退避,更是不易。因为这股内家真气的吸力,是你自己所发,那里还推得开?人已经吸到手上,只好伸手把他接住。连看都没看清楚,只觉撞入手中之人,身躯甚轻,软绵绵地有若一团棉絮,富有弹性!不好!向鼻孔中钻进来的阵阵幽香,销魂蚀骨,好不熟悉似乎在那里闻到过?心中一动,不禁低下头去,往手上一瞧。

这才发现整个跌入自己怀中的,果然是个女子,她身穿黑色紧身夜行衣,星目紧闭,脸色苍白,人已晕死过去上这……这……这!她!又是她?

岳天敏心中一阵猛跳,剑眉微绉,赶紧松开双手。

软绵绵的娇躯,浑身无力,四肢下垂,从自己手上滑了下去,人兀自昏迷未醒。

“哼!你又来这一套!”

他放下手上的惹火尤物,掉头慾去。不对!她还是一动不动,敢情被自己“擒龙手”内家吸力,闭住了气?

她再不好总是英妹妹的师妹,心念一动,又回过身去,轻轻拍了她几处大穴。

“哇!”吐出一口痰来。

“敏哥哥,过去不得!”她人还没有十分清醒,好像梦呓似的,幽幽叫着。

纤纤玉掌,揉了揉眼睛,一个翻身,坐将起来。口中“咦”了一声:“我怎会躺在这里?”

水汪汪的勾魂眼一眨,喜出心窍,笑上眉梢:“呵!敏哥哥,果然是你救醒了我,真该谢谢你咯!”

她瞧到了他,如获至宝。娇躯一挺,嗖的从地上跃起,扭腰摆臀,款款盈盈,向敏哥哥身旁走来!

岳天敏向后退出两步,冷冷的道:“阮姑娘,你回去罢!我不难为于你。”

“咦!你这个人,怎么啦?人家巴巴的为你赶来,干吗生这末大的气?”玉面仙狐阮娇娆七分风騒,三分幽怨,慢慢的凑近过去!

“阮姑娘,恕在下失陪!”岳天敏不愿耽搁时光,心中对她有无限的厌恶,说完话,转身便走。

“敏哥哥且慢,小妹还有话说。”香风飒然,玉面仙狐一闪身,拦在岳天敏身前。

岳天敏怒道:“你再无理纠缠,可莫怨我手下无情!”

玉面仙狐幽幽的道:“我是为你好,你……你去不得,那是积石崖……”

岳天敏不等地说完,敝声笑道:“我岳天敏怕过谁来?积石崖去不得,我偏要去闯闯!”

玉面仙狐急道:“冤家,我冒险赶来,就是怕你中人暗算,五台分坛是在北……”

“敏哥哥!”

“敏哥哥!”

空山寂寂,从远处传来万小琪和尹稚英的叫唤之声。

“他们来啦,我也不便久留,敏哥哥你千万……”

玉面仙狐还没说完,岳天敏拦着说道:“阮姑娘盛情,在下心领。”说毕,不待她再说,双肩一晃,人已凌空飞起,在树巅上一连几掠,就回到山涧旁边。却见山腰上转出三条人影,如飞而来!

“敏哥哥,你果然在这里。”万小琪一连几踪,已到了面前,尹稚英相继掠到。后面那个,正是过天星樊青松,抹着满头大汗赶了过来。

尹稚英没瞧到凤儿,心头一惊,脱口问道:“敏哥哥,凤儿呢?”

岳天敏还未回答,却听身后有人应道:“尹叔叔,凤儿在这里。”

石笋后面,突然钻出一个小人影来,手中还拿着“五殃针”。

尹稚英笑着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凤儿砭着眼睛,道:“方才岳叔叔追贼人去了,叫我躲在石笋后面不要出来,我想那两个鬼僵尸,我打不过他们,如果来了,就放这针。”说着小手摥了扬。

万小琪道:“这倒好,却以其人之道,还诸其身。”

凤儿失望的道:“可惜他们没有来啊!”

岳天敏也笑着叱道:“要是他们真的赶来,你这筒针,还保得住?”他顿了顿,口头说道:“啊!那两个鬼僵尸,已经逃过山涧去了,方才还在叫阵呢,也许那边另有通路我们且过去瞧瞧!”

“走!”万小琪抡着白玉洞箫,就要上前。

“瑛妹且慢!让我先过去瞧瞧!”

岳天敏语音方落,左手一把夹起凤儿,身形骤然飞起,轻轻落到巨索之上,足尖微点,人已平滑出去八九丈远。

万小琪见猎心喜,岂肯后人?“咭”的笑了一声,白影闪动,早已跟着过去。口中喊道:“英妹,快来呀!这索上好玩呢。”

她故意卖弄,沟到半途上,单足轻点,整个身子的重量,完全放到足尖上,身形微倾,和巨索成了一线。白衣飘飘,走在索上,一晃一晃,直似仙子凌波,美妙已极!

对岸陡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危索驾长空燕飞星落 神龙起绝壑石破天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