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26章 亦险亦夷空山谁为援 疑真疑幻胡镜本非台

作者:东方玉

万小琪、尹椎英带着凤儿,跃登上陡壁。虽然中途已经没人再推下巨石,暗施袭击。但飞越这等百十来丈的壁立悬崖,全凭着一口真气,和手上一柄匕首,也着实累得香汗淋漓!登上崖顶,站住身子,少不得娇喘频仍,长长的吁了口气。

万小琪四面一瞧,嚷道:“咦!敏哥哥呢?”

一钩蛾眉,照在崖顶上,月光如水!

尹稚英俯下身去,从地上检起一只闪闪发光的银色小蝴蝶,仔细一瞧,粉脸上罩了一层怒容,说道:“果然又是这个败类!”

万小琪急急的问道:“英妹妹,你说是谁?敏哥哥是不是追贼人去了?”

尹稚英纤掌一伸,把银色小蝴蝶送到万小琪面前,说道:“这里落了一地的粉翅蝴蝶镖,敢情楚天行那个败类,暗施偷袭不成,被敏哥哥发现,追了下去。”

她一边说话,一面向四外略一打量,只见崖左是一堆堆的乱石,叠得有如小山一般,黑黝黝的似无道路可通。崖石地势逐渐往上,却较为平坦,似有一条小径,顺坡而上。

“敏哥哥许是往这边追去!”心念一动,纤手指了指,口中说道:“琪姐姐,那边似乎有条山径呢!”

“走”!万小琪没等尹稚英再说,白衣飘飘,早已闪出身去。

尹稚英一手拉着凤儿,紧紧相随,直往山坡上而去。不多一会,果然望见前面不远,一座山顶平台上,一片树林,极为葱郁,隐隐裺映着檐牙飞角,似是寺观之类。

万小琪心中一喜,嚷道:“英妹,那大概是五台分坛了,我们快去?”

三人奔到近处,只见峰顶四周,黑压压的一片树林。顶上平台。离自己立身之处,还有二三十丈上下,山前正面,有一条用青石铺成的石级,整齐宽阔,望上去约有一二百级。

万小琪心中塌实,“这准是五台分坛!”她抡着玉箫,首先拾级而上。平台上面,是数十亩大小一片平地。到了这里,已经是高峰绝顶,夜风习习,精神为之一爽。南箕北斗,似乎举手可摘。参天古木,围着一所高大道院,三人走近过去,看到门额上金字辉煌,写着“通天观”三个大字。四面静悄悄的,似乎并没发生什么事故,看来敏哥哥不在这里?

万小琪望着尹稚英,方想开口,蓦听身后有人阴恻恻的说道:“两位施主,夤夜驾临敝观,意慾何为?”

两人赶紧回过身去,只见三丈开外,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道士,面带诡笑,望着自己。

尹稚芵连忙抱拳笑道:“在下兄弟应约前来五台分坛,适才在下大哥先上峰来,一时不见踪迹,在下依着山路,找到这里,不知道长可曾见到?”

中年道士闻言微微一愣,反问道:“两位施主,不知是由何处上山来的?”

万小琪脱口道:“我们是从积石崖上来的。”

中年道士脸色*挛了一下,阴恻恻的笑道:“两位施主令兄,可是昆仑高足的岳少侠吗?”

万小琪喜道:“道长说得不错!”

中年道士笑道:“岳少侠已来了多时,此时正在观主房中,待小道给两位带路。”

他话才说完,打了个稽首,就向前面疾走。

万小琪尹稚英未及多想,就带着凤儿,跟了下去。

中年道士领着三人,并不走正门,却从道观左侧绕去。更深夜静,人家道观正门既然关了,敏哥哥在观主房中,定然在后面一进,中年道士领着自己绕过去,许是走侧门。

尹稚英虽然有点生疑,她一面跟在中年道士身后,一边却暗加注意。四个人一路紧走,弯弯曲曲的绕了一阵,中年道士突然收住身形,回头诡笑着道:“小观夜不待客,二位施主委屈点,跟小道逾墙而进吧!”

尹稚英心中一转,暗想:“这牛鼻子不知要闹什么花样。但既来了,跳墙就跳墙吧,凭自己和琪姐姐两人,当真还怕你搅鬼不成!”不由鼻孔中冷冷的“哼”了一声,并不作答。

万小琪呢,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虽然不知墙内虚实,岂肯示怯?当下接口道:“既是贵观规定,道长请罢!”

通天观的围墙,祗有一丈五六尺高,那在两人眼里?

中年道士阴笑着打了个稽首道:“小道有僭,嘿嘿!”

他带着一声轻蔑的笑声,双足一点,踪身而起!两人等到中年道士身形踪起,也不用再打招呼,肩头微晃,带着凤儿,凌空拔起二三丈高,身如轻絮,越过围墙,正好和中年道士同时落地。

中年道士微微一惊,勉强笑道:“两位施主真是好身法!”

说着领了三人,穿过一处迥廊,进入一个月洞门这里面花木葱笼,别有洞天!敢情已是通天观的后进,看来确是观主游息之所,不由减少了几分怀疑。当下便由中年道士引到靠近假山边的一所小厅之内,等他进去燃好了灯,再请三人入内。

尹稚英对这所小厅,自然十分注意。只见这厅约有三丈来宽,四丈多长,正中供台上,挂着一幅身负长剑,手执拂尘的吕纯阳,两旁是一付对子,四边墙上,还挂着不少书画。中间放着八把紫檀几椅。

上面是顶平雕花的天花板,看不出屋顶情形。地下铺着水磨大砖,暗中用脚跟一蹬,听出下方面确是实地,墙壁上虽挂着字画,露出之处,刷着雪白的石灰。

尹稚英打量了半天,兀自瞧不出有什么蹊跷。

中年道士让万小琪尹稚英坐定之后,陪笑说道:“两位施主,且请宽坐,容小道禀过观主,再来迎迓。”

自己来了,他当然应该先去禀过观主,再来迎迓,这话一点不错,那能拦住人家不放?

尹稚英忙道:“道长请便!”

中年道士阴笑了笑,退出身去,等到走近门口,突然伸手向门框上按去!

尹稚英一直留心看他,此时一看情形不对,要待抢出,已是不及。只听一阵轧轧之声,厅内陡然一黑,所有门窗,已全被钢板闸断。整个小厅,似乎也往下猛沉!

凤儿因到了小厅,尹叔叔不再牵住自己的手,一个人东瞧西瞧,就去小厅前面玩耍。这时猛听一阵巨震,不由吃了一惊,急忙返回身去,只觉眼前一片漆黑,自己撞在一个人身上。

她身子灵活,轻轻一滑,向侧游出,小眼定睛瞧去,原来就是那个中年道士。

此时面狞笑,望着自己说道:“小丫头,原来给你逃了出来!”

他话声未落,右手一探,便向自己抓来。

凤儿向右一闪,躲开了中年道士,迳到小厅门前,两房门已紧紧闭住。

心中一急,举手就敲,口中喊道:“尹叔叔!万叔叔!”

里面那有人答应?小手敲到铁板上,隐隐生痛,心中更是大急。一连又拍了几下,差点要哭出声来!

“小丫头,你叫有什么用?”中年道士又伸手来捉。

凤儿一个旋身,从他手下钻了过去,右手很快的拔出短剑,小脸绷得铁青,问道:“我尹叔叔和万叔叔呢?”

中年道士一连几次,都被凤儿奇妙的身法,闪了开去,正感惊奇,闻言不由阴恻恻的笑道:“小丫头,你两个叔叔,早被关起了!”

这下可把凤儿听得又急又怒,喝道:“原来你果然是坏人!”

短剑一撩“拨云开路”,猛向中年道士刺去!原来这通天观观主万应道人,乃是万妙仙姑的师弟,此次褚老镖头约了不少江湖白道上的友好,上五台拜山,万应道人已赶上五台分坛去了。

通天观交由他两个弟子超凡道人和非凡道人暂管。夜晚,粉蝶追魂楚天行匆匆赶来,说昆仑派姓岳的小辈和一个姓万的小子,带着玄阴教叛徒尹稚英,已被自己引到积石崖来,不想姓岳的小子,居然从百丈陡壁下飞登而上,此时困在奇门石阵之中,自己已关照过天香幻境的人,要她们把他诱入天香幻境,擒住之后,立即押赴分坛去,特别告知超凡非凡两人,多加防范。超凡非凡师兄弟两人,武功已得五台派真传,虽然听楚天行说得郑重,反正已有一人被困在奇门石阵之中,如果后面两人,也闯进石阵中去,自然免得自己多费手脚,如果他们闯到通天观来呢,那正是自投罗网。后来非凡道人在巡视之际,果然发现万小琪尹稚英两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向通天观而来,这才故意现身,引她们入伏。

非凡道人的武功,在五台派第二代中,也算是佼佼人物,他那会把凤儿放在眼内。等她一剑刺到,身形微侧,让过来势,右手一圈,便向凤儿执剑的右腕搭了过去!

凤儿人小鬼大,自从斗过名闻江湖崆峒五通之一的通灵道人和通天剑邬赞廷,她小心眼上常常引以自豪。这个中年道士,她那会瞧得起人家?右剑未收,左手一翻,“呛”!另一柄短剑,业已出鞘,一招“玉女投梭”,连接削出。这倒真把非凡道人吓了一跳,什么这丫头两手的剑招不同?

他经验老到,心念一动,左脚后跨,人已退出半步。

凤儿得理不饶人,左手才出,右手短剑也同时变招。

刷刷刷!两手齐发,“少清”“玄阴”两套剑法,八招剑术,使得好不凌厉!

非凡道人空有一身武功,眼看着这小女孩两手齐发的怪异剑法,空着双手,被逼得步步后退。

“哼!今天不把尹叔叔万叔叔放出来,看我凤姑娘放过你才怪!”她学着万叔叔的口气,步步进逼。

非凡道人被逼得又气又怒,细看这丫头的剑法,虽然厉害,但好像左右两手,一共只会了四招。就是左右挪移的身法,也只是这几步,时间稍久,早已看出破绽。

不由狂笑一声,喝道:“小丫头,我当你有多少本领!”猛的欺近身去,双掌如轮,乘隙进招。

凤儿一共才会了八招剑法,攻的时候,固然声势凌厉,莫之能御!但一被人家抢攻,她既无对敌经验,就难免心慌意乱,破绽百出。“嗒”!右手短剑,被人家“空手入白刃”夺了过去!

凤儿心头一急,返身就逃!

“哈哈,小丫头,你还往那里走?”非凡道人一手握着从凤儿手上夺来的短剑,飞身追来。

凤儿又惊又急,幸亏她身形灵活,一闪躲到树身后面。

慌忙从怀中掏出“五殃针”筒,颤抖着小手,拉开活闩,大拇指虚按在一颗小的机扭之上,说道:“鬼道士,你瞧!这走什么?快把剑还我。还有把我两个叔叔放出来,不然,哼!我可不客气了!”

小手遥遥作势,对准着非凡道人。

她没试过“五殃针”,还不知道管用不管用?而且岳叔叔也告诫过自己,不准乱用。所以虽然握着铁筒,不敢轻易就放!

“小丫头,还不束手就缚?冒什么大气?”他因凤儿躲在树后面,一时不易抓住。故意慢慢吞吞的逼近过去,脸上露出狞恶的笑容!

凤儿隔着一株树身,见他一步步逼来,心头不停的狂跳!

“嘿”!鬼道士的笑声入耳,他身形如电,突然抓来。

“啊”!凤儿惊叫声中,一支细如牛毛的“五殃针”,业已无声无形的飞了出去。非凡道人做梦也想不到这小女孩手中握着的竟是江湖上谈虎色变,闻名丧胆的阎王帖,阴山一宝“五殃针”!

身形才起,“咕咚”!立时摔下地来,一阵抽搐,马上了账。

凤儿地想不到这针果然会有如此灵法!她平日虽然人小胆大,可是从没杀过人呀!这下自己用“五殃针”杀死的人,直挺挺躺在地上叫她如何不怕?想逃,自己一柄宝剑,还紧紧的握在鬼道士手里,这怎么办?

“哼!他是坏人,死了活该,我才不怕呢!”她自我安慰,壮着胆子,从非凡道人手上,把宝剑拿下。

顺便将左手一柄插入鞘中,右手执着短剑,左手握着“五殃针”筒,奔到小客厅,又叫了两声:“尹叔叔万叔叔!”

里面依然没人答应。她急得要哭,举起短剑,用力向铁板上就刺。

“嗤!”几寸厚的铁板,居然给她刺穿了一个小孔,她抽出剑来,眯着眼,从剑孔中望进去,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侧耳一听,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咦!尹叔叔和万叔叔都不在里面了?这怎塺办?哦!我快把岳叔叔找来才好!”

她越想越对,拔脚就向月泂门外跑去!

“是谁?”月洞门外,正有两个道士,并肩走来,一见凤儿慌慌张张的出来,手中还拿着寒光闪闪的短剑,早就闪身拦住去路。

凤儿心急如箭,那还管得了什么?左手轻扬,又是两支“五殃针”猝然飞出。

她趁势闪身出去,身后响起“咕咚”栽倒之声,他们遇上了小煞星,该他晦气!

凤儿依着原路,转转弯弯跑了一阵,早已迷失了路径。一丈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亦险亦夷空山谁为援 疑真疑幻胡镜本非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