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27章 旧侣逢西台锦云出岫 双娇困铁壁玉匕藏玄

作者:东方玉

岳天敏经过这一阵打量,对“天香幻境”的门户,已有了个大慨情形。他怕黑暗之中,上官锦云遭了袭击,索性一把抱起她的娇躯。大喝一声,右掌对准发话之处,疾拍而出!这一掌,他用上了五成真力,“砰”!一声巨震,生铜铸成的石壁,居然被他震撼得四壁摇晃!“啊!”躲在铜镜后面的大师姐,也被这一震,惊得叫了出来。

岳天敏一个旋身,便向镜后追去!嗤!嗤!黑暗之中,突然飞出一大篷银丝,像闪电般袭来!

上官锦云毫不挣扎地让岳哥哥抱看,她担心大师姐会在黑暗之中,向自己两人突下杀手。心中无限焦急,不敢再往下想,只是把头紧埋在他的胸前。她听到他心脏强有力地跳动,感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滋味,觉得十分好受。就是死,我们也死在一起罢,巨大震撼,和大师姐的惊叫,同时入耳,她星目微张。

不好!大师砠放“玄阴针”啦!她玉臂环着岳哥哥。急叫道:“这是‘玄阴针’,快躲!”

“别怕!”岳天敏可没理会什么“玄阴针”,他抱着锦云妹子,反向大篷飞针迎了上去!

“玄阴针”不但没有打上人身,而且纷纷无声自堕。镜后面一条黑影,慌慌张张的要想躲避,早被岳天敏遥空一指,点住了身形。颀长而丰满的身躯,直挻挺的站着,一点也动不得!一张粉脸,胀红得又羞又急。她,正是适才艳舞当中,为首的一个,这时一对媚眼紧盯着岳天敏,快要喷出火来!啊!这风流俊逸的美少年,居然紧搂着自己小师妹,模样儿又亲又热,她不知是怒,还是妒?

上官锦云瞧到大师姐桃花仙子柳含烟不声不响的站在面前,不山十分惊讶,娇羞得要挣扎下来,口中叫道:“噫!大师姐,你怎么啦?”

岳天敏急于离开“天香幻境”,闻言,抱着上官锦云的双手紧了紧道:“别理她,是我用隔空点穴把她闭住了穴道。”

上官锦云方才还奇怪自己两人,迎着“玄阴针”奔来,怎会打不到身上,此时听说大师姐是被岳哥哥用隔空点穴制住。隔空点穴!记得大师姐曾经说过这个名称,好像连自己师傅还不会呢!这会她才知道岳哥哥果然有了大本领,心中这份欣喜,真是无法形容。

环在岳哥哥脖子上的玉臂,突然一紧,粉脸贴着他宽润的肩窝,抬起头来,娇笑着道:“啊!岳哥哥,你原来学了大本领,嗨!你为什么不早说?”

蓬松秀发,一丝丝磨在他的耳朵边上,香泽微闻!

岳天敏心头禁不住一阵荡漾,只听她又低低的道:“啊!岳哥哥,大师姐平日里待我不错,你不能伤她,你……你放了她好不?”

“不要紧,我点得她极轻,两个时辰,就会自动醍转……”

岳天敏才说到这里,蓦听四面一声娇叱,银光乱闪。从左右前后,每一面铜镜后面,同时刺出无数支锋利长剑,向两人戳来!这镜室总共只有一丈来宽,剑尖从四面八方刺来,那有躲闪余地?当初设计的人,当真恶辣无比!

岳天敏听到风声,早有准备,在他眼里,这刺来的长剑,看上去虽然十分危险,但其中一个高手也没有,剑尖软弱无力。剑尖快要刺上人身了,上官锦云瞧到这种情形,早吓得花容骤变,差点惊叫出来!

岳天敏冷哼一声,太清罡气,陡然暴涨。但听一阵“拍拍”“呛呛”之声响处,所有刺出的长剑,还未及身,全被拦腰震断。錭镜后面,立时起了騒动惊呼和浑乱的脚步声。

岳天敏并不追赶,依着阵中门户,左转右转,走了一会,眼前突然现出曙光,原来已经回到洞口甬道之中。

随手把上官锦云放下,一面笑道:“这‘天香幻境’果然有点门道!”

上官锦云被他搂抱了半天,脸上娇红未褪,一手掠着云鬓,问道:“岳哥哥,这天香幻境的阵法你也知道?”

岳天敏得意的笑了笑道:“这种阵法布置,跳不出三才五行,八卦九宫的范围,我看过这种书。”

他顿了顿问道:“锦云妹子,你怎会到五台山来的,我们别后的情形,你可以说给我听吗?”

上官锦云被他这一问,不禁眼圈儿一红,突然紧挽着岳哥哥臂膀,盈盈慾泣道:“岳哥哥,我……我我……你……你……”

她想说:“我如今已是一个飘零无依的人了,只有你,是我唯一的亲人。”

可是这话,说到口边,她“我我你你”的那里说得出口?晶莹的泪珠,一滴滴从玉颊上直流下来!

歇了歇,才幽幽的道:“当时我被王三元和何成蛟两个贼子劫持出来,由南往北,走了好几个月。有一天,他们带着我到了太行山脚下,说有仇家来了,要我躲到路边松林里面,不准乱动。后来我壮着胆子偷偷的一瞧,原来他们还约了一个黄蜡面孔的和尚,叫他大师兄,三个人脸上蒙起黑纱,好像在等候着人。过了一会,果然有两骑马奔来,三人跳出去拦住去路,就和马上一个使雁翎刀的打了起来。三个人打不过那个使刀的,大概还受了点伤,就向后面林中逃去!我想两个贼人既然逃了,我也正好趁机逃走。那知转眼工夫,林外又多了一个手中拿着蓝汪汪狭长缅刀的人,没有几下就把使雁翎刀的砍死,那人从死尸身边掏出一只锦匣,随手打开,取出一串精光耀眼的珍珠练儿,一阵大笑,返身要走。我因为时间站得久了,脚尖有点发酸,就这末轻轻动了一下,那人的耳朵真灵,突然返过身来,对着我喝道:‘林中是谁?’说着直向我藏身之处走来。”

岳天敏点头道:“这人敢情是粉蝶追魂楚天行?”

上官锦云螓首也轻轻的点了点道:“是他!后来他带着我上五台山来,才知他是楚堂主。这人好坏!他原要把我送到‘天香幻境’去学那鬼舞的,那天带我去叩见副教主,就把那串珍珠炼儿,呈了上去。副教主只笑了笑,就问我出身情形,随手就把珠练挂到我颈子上,说:‘这孩子怪可怜的,这次总坛颁下来一册“玄阴剑法”和“玄阴针诀”,我正想找几个好资质的女弟子呢!这孩子,就留在这里罢!’楚堂主立时叫我跪下叩头,拜了师傅。这样,我就和大师姐桃花仙子柳含烟住在一起,每天由师傅传我们‘玄阴剑法’,和‘玄阴针’。前几天,听说有敌人就要前来拜山,主要的就是为了我挂着的这串珠炼,说什么楚堂主杀了一个姓褚的镖头而起。师傅因为这‘天香幻境’下层石室,是五台分坛收藏珍宝之地,关系重大,就派大师姐到这里来主持‘天香幻境’。同时因为我武功学得不久,这次来的敌人,不乏能手,这里设有重重埋伏,不怕敌人入侵,就叫我跟着同来。”上官锦云一边走一边说,才把话说完。

岳天敏急急的问道:“岳锦云妹子,那末五台分坛在那里?你快领我去!”

上官锦云疑惑的道:“你还要到分坛去?”

岳天敏点头道:“我和师兄他们约好到五台分坛来的,他们已经先走了。”

上官锦云道:“这里离分坛,还有好远哩!这里是西台呀!分坛却是设在北台。”

岳天敏急道:“咦!那我们快走,前面积石崖上,还有两位妹子等着呢!”

上官锦云听得十分糊涂,岳哥哥那里弄出两个妹妹?讶异的道:“你……岳哥哥,你还有两个妹妹?”

岳天敏这时无暇多说,挽了上官锦云,急匆匆往外便走。出了“天香幻境”的石洞,便要往五行石阵中闯去。

上官锦云一把拉住岳天敏的手,道:“你别性急呀,我们从这边小径上过去,比闯石阵要近得多呢!”

说着,就往石泂右首,几根石笋后面闪去。不是上官锦云带路,可真还瞧不出来,石笋后面,居然隐蔽着一条小径。

两个人这会并没多说话,曲曲折折走了一阵,猛听前面传来一阵劈劈拍拍的石块击撞之声。

上官锦云挽着岳天敏臂膀,停下步来,因为前面挡着一道山壁,瞧不到什么。只听石块声音才一停止,就有一个夜枭般的声音桀桀怪笑!

这声音阴沉得可怕,上官锦云身不由主的紧挨着岳哥哥,有点胆怯!

“这条长虫,真还费了我们不少手脚,看来那小丫头早送了命,我们快进去瞧瞧,收回宝针,还得赶上北台!”

“师兄,那小丫头十分刁钻,手上还握着‘五殃针’,万一没死,这可不是玩的!”

“那么依你说,我们就这样直耗下去?”

“小弟倒有个办法,这条长虫会从洞里游出来,可见是个死洞,我们何不用火烧它一烧,小丫头如果没死,她受不了熏,就会自动逃出来,如果她不出来,就证明被蛇咬死了。”

“嘿嘿,你这办法,倒可一试。”

这鬼声鬼气的一段就话,正是阴山双尸的口音。

岳天敏听他们说什么“小丫头”,“五殃针”,这分明是指凤儿,心中一急,低说了声;“快走!”

身形一晃,“嗖”的往前窜出,大声喝道:“鬼僵尸,你们又在这里害人了。”

“呛!”一道青紫光芒,随身而起!

阴山双尸尝过岳天敏的苦头,尤其是白僵尸,先前被岳天敏一掌震出老远,受伤不轻,他躲在树林子里,服葯调气疗治了大半天,才堪堪恢复过来。这青年人还会玄门罡气功夫,自己两人那是敌手。

他们一眼望见果然是岳天敏赶来,不敢再事逗留,同时“吱”的一声急叫,拔脚就逃。两缕轻烟,像鬼影子般很快的住山坡下疾落下去!

岳天敏瞧到双尸没命的逃走,他傲然一笑,并不追赶。细看地上,果然有一条一丈五六尺长,粗如碗口的巨蛇,已被两个鬼僵尸砸烂,腥秽四溢!

这时上官锦云也婷婷走来,她含情脉脉的问道:“岳哥哥,方才是谁在这里害人?”

岳天敏轻松的道:“早已逃啦,是两个人扮的僵尸,阴山双尸!”

“阴山双尸?”

上官锦云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阴山双尸是师傅万妙仙姑敦聘前来的一流高手,五台分坛倚若长城。

怎么,给岳哥哥一下就赶跑了?她睁着一双凤目,紧瞧着自己的幼年伴侣,眼前玉脸朱chún,英气飒飒的美少年,居然有了一身惊人本领。登时,粉脸上有若春天的花朵、娇红、鲜艳、似笑还羞,什么也掩不住心头这份喜悦!

岳天敏想着双尸方才所说分明是指的凤儿,凤儿怎会一个人遇上阴山双尸?那未琪妹妹英妹妹呢?

他心头一凛,不由有些焦急起来。回头往山岩上找去,果然靠左边的岩壁上有着一个半人来高的石洞。

近前一瞧,石洞里似有着转折,黑沉沉的瞧不到底!

凤儿会不会在里边呢?他心念一动,就对准石洞,叫了两声:“凤儿!”

“岳叔叔,果然是你来啦,啊!”这欢呼的声音,正是凤儿,石泂中飞快的奔出一个小黑影,猛地往岳叔叔身上扑去!

小姑娘受了大半夜的委屈,惊慌恐惧,这会可遇上了亲人,苹果脸上惊喜的流出泪来,一头钻进了师傅叔叔的怀里。

岳天敏抚着她的头,笑道:“阴山双尸欺侮你,早已给岳叔叔赶跑啦,别哭!嗯!凤儿,你万叔叔和尹叔叔呢?”

凤儿给岳叔叔这一问,提醒了她,叫了声“啊哟!”赶紧抬起头来,拉着岳天敏的手,急急的道:“岳叔叔,尹叔叔万叔叔被关在道士庙里了,快去救她们,我认得路……”

她一扭腰,蓦见岳叔叔身边,站着一个一身青色素缎劲装,背插长剑的苗条少女。看年龄,大概和尹叔叔万椒叔不相上下,正在笑盈盈的望着自己。噫!方才自己怎地没有瞧到她?这多难为情,小姑娘心中一阵羞涩,闹得满脸通红,轻轻地扭了扭头,睁着大眼睛,向岳叔叔问道:“岳叔叔,她是谁呀?”

岳天敏却笑着向上官锦云说道:“锦云妹子,这是我记名弟子云凤儿。”接着又向凤儿道:“凤儿,你快去见过上官姑姑!”

凤儿心中暗想:“啊!岳叔叔的妹妹可真不少,不是吗?尹叔叔,万叔叔,现在又有一个上官姑姑,不知以后还有没有?唔!看她样子,也是会式功的,我又多一个人教我本领啦!”

她一边想,一边规规矩短的鞠了个躬,叫道:“上官姑姑!”

上官锦云对这个秀外慧中的小姑娘,可真是喜爱,也许是爱屋及乌!

她拉着凤儿小手,方要说话,却听岳天敏问道:“凤儿,你说万叔叔尹叔叔他们,被关在道士庙?在那里?”

凤儿用手向前面山路指了指道:“就在前面,上官姑姑,我们快去!”

她拉着上官锦云的手就跑。岳天敏虽然心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旧侣逢西台锦云出岫 双娇困铁壁玉匕藏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