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31章 玉树琼花五音惊赤发 怒焰仇火双剑折青钢

作者:东方玉


万小琪被人一声大喝,拦住去路,不由停下身来,向前瞧去。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红光满脸,长髯拂胸的伟岸老头。瞧他太阳穴高高隆起,分明内功极有火候,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

方才自己父亲刚说起过,此人叫十字剑董开山,终南名手!万小琪下山以来,屡经大敌,那管你终南名手?拦住姑娘去路,焉有好气?早已粉脸生嗔,右手一挥,袖中白玉洞箫抡入掌心。对着董开山一指,叱道:“呔!你可是十字剑蕫开山?拦住姑娘去路,莫非自讨没趣!”

董开山听到眼前白衣少年,自称姑娘,原来还是个女的。

他成名多年,岂屑和一个小妞儿动手?闻言呵呵笑道:“女娃儿,你是何人门人?既然知道老夫名头,还不快快回去,老夫不为难你就是。”

万小琪见他依然挡在前面,身子一动也不动,不由冷笑一声,道:“怎么!你还不让开?姑娘西崆峒玉箫真人门下,行走江湖,谁不尊我一声前辈,凭你董开山,还不配挡我姑娘的路。”

这倒是实话,玉萧真人在江湖上辈份甚高,他的嫡传弟子,自然也水涨船高了。

十字剑董开山听她报出师门,也不由吃一惊,但听到后来,直气得怒火冲破了天灵盖,再也忍不住。呛的一声,拔出长剑,振吭叱道:“二十年来,还没有一人敢在老夫面前像你丫头如此狂过,我不管你西崆峒门下不门下,有多少能耐,你自己划道吧!”

天目飞虹庞百川和拏云手万松龄,同时飞出东厢,眼看岳天敏和万妙仙姑动上了手,万松龄也接战了五行掌西门焘。对方身后还有十字剑董开山,赤发尊者两个一流高手,虎视耽耽的站在一边。虽然像他们这样成名多年的人物,不会突施偷袭,但也得凝神戒备,监视着他们。这时一见十字剑董开山拦着万小琪拔出剑来,不由心中一急。他倒不是替万小琪耽心,因为对这位侄女儿的武功,他是亲眼目睹,那天连败崆峒派的通天剑邬赞廷和互通之一的通灵道人。今日一上场,又击毙了五台高手霍文风,当然要对付十字剑董开山,也决不会落败。

但董开山乃是华山派名手,华山派和各派之间,素无嫌怨,他这次应万妙仙姑之邀,也许是情面难却,自己这边,能不和他伤了和气,自然更好。

想到这里,赶紧一个箭步,跃了过去,口中说道:“董兄怎的和我这位侄女一般见识起来。”

庞百川话声未落,只听身后响起一个破竹似的声音,说道:“姓庞的,你想两打一?”

红影闪动,袍袖疾拂,一阵劲风,像惊涛骇浪自袖底卷出,向庞百川撞去!

万小琪因庞百川闪出要来和十字剑董开山正在答话,自己不好贸然出手。瞥见赤发尊者晃着大红袈裟,大袖一抖,施展“铁袖神功”。不由瑶鼻轻哼,娇躯一旋,劲运左腕,纤纤玉掌,迅如闪电般迎着上去。

赤发尊者,乃是太行山大雄寺的第二高手,武功仅次枯木和尚。“铁袖神功”威力何等厉害!

万小琪下山以来,屡挫强敌,从没吃过亏。

姑娘难免心骄气傲,不把人家放在眼里。

赤发尊者袍袖拂出,一见她挥掌迎来,狞笑一笑,劲力突然加强,袍袖若铁,向外猛卷。

万小琪纤纤玉掌硬接“铁袖神功”,只听蓬的一声。立觉压力如山,心神一震,娇躯踉跄倒退了四五步。她一念轻敌,吃了大亏,差点还立脚不住。不由柳眉一挑,清叱声中,右手白玉洞箫一抖,挽起碗大一朵玉花。足尖轻点,急如电射,向赤发尊者当胸截去!

赤发尊者的“铁袖神功”,力足裂碑碎石,居然被对面白衣少年单掌硬架,还把自己震退了一步。

这份功力,岂可小觑,心头也禁不住微微一怔。蓦见一朵琼花,挟着轻啸,疾奔而来,好快的身法,晃眼之间,已到胸前。

连忙斜退半步,手中禅杖,急挥而出!

“贼秃,姑娘今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也不知道白玉洞箫厉害!”万小琪清脆的声音甫毕,玉箫上骤然发出悠摥箫声,五音杂奏,一片晶莹霞光,漫天洒至!

赤发尊者多年成名人物,见闻广博,一见万小琪施出来的,竟然是当年玉箫真人举世无敌的“五音神箫”,不由心头一愕,那里还敢丝毫大意。禅杖疾抡,杖招倏变,立时把大雄寺镇山之宝的“伏魔杖法”,源源施出。

官、商、角、微、羽,五行生克,循环运转。“五音神箫”招式,一经展开,威力何等强大!

但赤发尊者的武功,着实精深,一支禅杖,直如怪蟒翻身,恶蛟逆水,挟着点点杖影,尽向晶莹夺目的箫影中,直捣横击,依然威势惊人。

万小琪固然深感意外,但在赤发尊者来说,更是十分惊骇。以自己的功力,对方即使真是玉箫真人传人,但到底年龄有限,任你招式精奥,内力也决无自己深厚。是以满拟“伏魔杖法”一经施展,对方决难久持。那知连演绝招,堪堪把对方凌厉箫势抵住,扯个平手,这叫他如何不怒?

一阵桀桀怪笑,禅杖急抡,更使得风狂雨骤!五十招过去,万小琪深觉赤发尊者杖法威猛,出手雄浑,比之“崆峒五通”的通灵道人和五台高手的风火扇霍文风高出多多!

“今日如果胜不了你,恩师威名,岂不扫地?”万小琪一念及此,立即沉气凝神,运足真力,皓腕疾振,把“五音神箫”精奇绝招,倾力使出。只见一支白玉洞箫,上下飞舞。忽而雄浑凝重,忽而轻快敏捷,忽而吞吐刺戳,忽而长攻短袭。清越越的箫声,一阵急似一阵,无数箫影,一片精光,真是横弥六合,倏息万变!若不是赤发尊者功力深厚,伏魔杖法攻守咸宜,这五十招也极难接得下来。但饶是接住,却也甚感吃力,只觉对方箫招,越打越快,箫影如林,压力奇大。中间数度间不容发,几乎逼得他手忙脚乱。

赤发尊者双目如铃,愤怒得快要喷出火来。陡然厉吼一声,禅杖对准箫影,横扫而出!

这是他运集全身功力,奋力一击,疾风劲烈,威势自然非同小可!

那知禅杖甫和箫影相接,发出一逋串“叮”“叮”清响。

赤发尊者握杖右臂,立被震得酸麻若废,一支禅杖,差脱点手飞出,人也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七八步!论功力万小琪自然远非赤发尊者可比,那末震退的怎会不是万小琪而是赤发尊者呢?要知玉箫真人的“五音神箫”,发之为声,是五音变化,出之为招,是五行生克。只要展开箫招,真气贯住,自然循环,生生不息。一成内力使到箫上就变成了五成,而且遇上外来的压力,立起震弹作用。这就是“五音神箫”的精微玄奥之处,可并不是万小琪的力道,胜过赤发尊者。

赤发尊者被这一震,右臂几废,心头大骇。但他不愧老手,临危不乱,迅疾把禅杖交到左手,趁势双足微点,一个庞大身躯,倏然飞起,红影闪处,人已飞出墙外。

“贼秃!你往那里走?”万小琪得理不让人,箫招未收,双足一顿,一道精光,挟着一片锐啸,划空而起,向墙外追去!

再说十字剑董开山,方才被万小琪激怒,拔出长剑,正待发作,经天目飞虹庞百川闪身一拦,转眼之间,万小琪却和赤发尊者动上了手,他满腔怒火,那里还遏得住,不由冷笑着对庞百川道:“当我是谁?兄弟和庞老哥一别十余年,今天难得遇上了,庞老哥何妨把威震江南的剑法使出来,让兄弟也领教几招天目分光剑法的绝技。”

天目飞虹庞百川含笑说道:“蕫兄且请息怒,适才我那侄女儿如有冒犯,请看兄弟薄面如何!”

董开山怒意未消,睥视着庞百川道:“莫非我华山派剑法,还不值庞老哥一顾吗?”

庞百川哈哈大笑道:“董兄何必盛气相向,你我相交多年,我有些什么玩意,董兄也清楚得紧,露不露还不是一样?你如果觉我庞某人情面不够,那末待会叫云拏手万老四亲自向你陪罪就是!”

董开山双目一睁,猝然问道:“什么?你说那丫头是万松龄的女儿?”

庞百川笑道:“谁说不是?她不但是万老四的女儿,而且还是玉箫真人老前辈的衣钵传人。我说董兄,你们华仙派和昆仑、崆峒,素无嫌怨,何必为了些许小事,呕起气来……”

他语未说完,蓦听一阵金铁交鸣,场中起了龙吟虎啸之声。光听这声音,激荡清扬,交手的人,决非庸手!赶紧回头瞧去,只见广场正中,尽是眩眼紫虹,夺目青霓,交织成一片精芒光幕,那里还瞧得清人影?一青一紫两道光华,剑势奇幻,直若天崩地裂,山摇峰倒,凛烈劲风,笼罩了五丈方圆。武功稍弱之士,碰上了怕不并被震飞出去?

天目飞虹庞百川夙以分光剑法,驰誉武林。他天目飞虹这个外号,也由此得来,在剑术上浸婬了数十年,自然有独特的造诣。可是眼看场中的这场拼斗,也不禁怵目心惊,不知所云,连忙向十字剑董开口笑道:“董兄,你瞧!万妙仙姑和‘昆仑一少’的岳老弟动了手啦!瞧他们这份声势,委实厉害,真是武林中罕见的比剑!哈哈!百年能得几回看?董兄,咱们两人,总算也会上几手,快去参观一番,别错过机会!”说着一把拉了董开山就走。会武的人,对高手过招,谁个不见猎心喜?

何况这确是一场罕见的比斗,两个雅好此道的剑术名家,借着这场比剑,居然化干戈为玉帛起来。

却说万妙仙姑听岳天敏承认破了“天香幻境”和“颠倒阴阳阵法”,自己多年经营的基业,全被眼前这个少年毁去,那得不急怒攻心,目眦慾裂?蓦的厉声喝道:“昆仑小辈,今日叫你逃出手去,我就不叫万妙仙姑。”右手一挥,一股无形的阴柔劲道,潜涌而出,直向岳天敏推去!

她是悢不得把昆仑一少,立毙掌下,方雪胸头之愤。

岳天敏渊停岳峙,迎风而立,瞧到万妙仙姑脸色惨厉,愤怒已极的样子,早已暗中戒备。

他是懔于玄阴教副教主的威名,不敢丝毫大意。这时见万妙仙姑一掌遥空劈来,不由一声长笑,右手也随着挥出,不闪不避,硬接她全力一击。

“玄阴掌”,虽然是专门对付高手的阴功,阴柔之劲,一遇阻力,立生震弹作用,你功力越高,反震之力也越大,但它只能对外门功夫,以柔克刚,方为有济。这会碰上的乃是道家最厉害的玄功,无坚不摧,无柔不克的太清罡气,真是小巫见了大巫!两股无形潜力,才一接触,立即发出“蓬”的一声大震。场中半数以上的人,耳鼓俱被震得嗡嗡直鸣,心头狂跳。同时四周卷起了一阵狂飙,吹的两三丈内沙飞石走,声势惊人!

万妙仙姑被震得向后退出两步,方始站停,定睛一瞧。对面“昆仑一少”的岳天敏,却只不过退了半步,依然含笑而立,神色自若。不由心头一震,暗想:“这小子年纪轻轻,难道内力修为,竟胜过自己不成?”

“小辈,你再试试副教主这一掌!”万妙仙姑厉喝声中,身子陡的凌空而起,直升到三丈多高,猛然身向下扑。疾若流星飞泻,双掌一齐下劈,一团疾猛的劲道,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向岳天敏当头击落。

岳天敏一见来势凶猛,风力压顶,重如山岳。但他那屑躲闪,傲然一笑,脚踏丁字步,双掌平胸,运功以待。

万妙仙姑的强猛掌风,刚刚劈到,岳天敏两手也倏的从胸前翻起,缓缓向上推去。

太清罡气立即透掌而出。四掌还没接实,两股劲风早已在空中互撞,空气遭受到这样庞大的压力,自然又是一声震天巨响。这回岳天敏被震退了四五步,几乎拏不住桩。

万妙仙姑身子悬空吃亏更大,一个身躯被震得凌空飞起,飞出去两丈来远。还亏她功力深厚,临危不乱,顺势在空中一连翻了两个觔斗,才卸去震力,飘落地面,只感胸口一甜,血气直涌咽喉,人也晃了几晃!自己数十年苦练,居然栽在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手上,心头虽然怒气难遏,但此时那敢大意,赶紧沉气下导,压制住上冲的气血。

回头向大殿上一招手,沉声喝道:“取剑来!”

大殿上侍立着的道装少女,一听万妙仙姑吩咐,立即把柄形式奇古的“青霓剑”,双手捧上。

万妙仙姑接过长剑,随手“呛”的抽了出来,青虹一闪,戟指着岳天敏喝道:“小辈,快拔出剑来!”

岳天敏也早已掣剑在手上,立剑当胸,冷傲的吐出一个“请”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玉树琼花五音惊赤发 怒焰仇火双剑折青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