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32章 血仇在天涯义赠良马 人剑堕绝壑令返神龙

作者:东方玉

万妙仙姑自入江湖以来,从没有像今日这样惨败过,此时基业全毁,自己身负内伤。而且强敌环伺,看来拼上一命也是白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自己还是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她想到这里,方要交待几句门面话率众退走。那知自己身前,突然闪出一个小女孩来,左手轻扬,说什么“五殃针”?

“五殃针”乃是阴山派之宝,专破各种内家气功,除了玄门罡气,谁都无法抵御,这针谢五殃赐给了黑白双尸,怎会在这小女孩手上?不好!果然是“五殃针”。

万妙仙姑见多识广,一见凤儿手上针筒,早就认了出来。还没等凤儿按上机钮,早已双足一顿,带着凄厉长笑,腾空而起,向墙外飞去。

五个道装少女,一看师傅飞走,也急忙舍了褚家麒兄妹,跟踪飞出!

当万妙仙姑的身形,刚刚飞起,墙头上白影一晃,一条人影凌空飞来,恰好把她去路拦住。

“挡我者死!”万妙仙姑厉喝一声,右掌闪电般对准来人当面劈去。白影之中,也陡然飞出一朵琼花,迎掌而来。

“砰”!万妙仙姑身形尚在空中,只听清响一震,自己右掌,好似碰上了一片坚冰,整条右臂,顿觉被震作痛。方叫得一声“不好”,身不由己的往下飘落。

定睛瞧去,那白影也被自己一掌震飞数步之遥,同时飘落地上。又是一个十八九岁少年,瞧他手抡白玉洞箫,白衣飘忽,正是方才杀死自己师兄风火扇霍文风的仇人。

万妙仙姑这时不但没有方才坐在殿上的那份雍容肃穆,俨然副教主气概。而且道髻披散,脸色狞恶,看上去十分狼狈。

双目凶光暴射,盯住白衣少年,似慾得而甘心的样子!

“琪儿,让她去罢!”拏云手万松龄的声音,远远传来。

白衣少年身侧,还站着那个小女孩,小手中正紧握着“五殃针筒”对住自己,作出慾放的神气。

万妙仙姑心头一凛,又是一声厉笑,双足顿处,凌空向外面飞去。

万钧道人真想不到岳天敏居然能够把功力和自己相若而身兼两家之长的师妹,一掌震飞。眼看玄阴教五台分坛,固然悉数瓦解,就是自己五台派,在这场是非之中,也损失惨重,一蹶不振。想到这里,不由凄然一叹,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师妹既然走了,自己还留在这里作甚?

心念一转,便徐徐向岳天敏走来,口中沉声说道:“小施主武功绝世,内力深厚,贫道极为钦佩,不知可否将门派姓氏见告吗?”

“阿弥陀佛,道长这会可走了眼啦!这位小施主,就是近日名动江湖的‘昆仑一少’岳天敏岳少侠,昆仑四老的小师弟。”一苇大师手拄禅杖,含笑插口。

万钧道人闻言,又向岳天敏打量了几眼。

只觉眼前这位少年,英华内敛,莹光朗澈,显然内功修为,已臻上乘,怎么他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火候?

不由微一点头,冷冷的道:“果然名不虚传!”接着回头向拏云手万松龄,紫衫剑客公孙明,和一苇大师三人瞥了一眼,愤然说道:“贫道今日自认栽了,但并非输在你们三位手下,那是岳小施主胜了贫道一掌,咱们就此别过,五台派道统不斩,昆仑、峨嵋、少林这笔账,总有偿还的一日。”

一苇大师双掌合十,又低喧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各大门派,红莲白藕同出一源,各修前嫌则造福人群,冤怨相报,则贻害武林,道长一派掌门一任宗师,是友是敌,悉在一念之中,还望道长三思。”

紫衫剑客公孙明,适才被万钧道人震断长剑,心中不无芥蒂,闻言冷笑道:“大师固然慈悲为怀,苦口婆心,现身说法,但万钧道长既然订下约来,岂会因大师一语转移?届时道长只要通知一声,我公孙明随时候教!”

万钧道人突然须眉轩动,厉声喝道:“贫道两个师弟,丧在两位昆仑峨嵋两位高人手下,早则三年,迟则五载,贫道自然要索回这笔皿账!”

“哼,那杂毛是我用五殃针打死的,你要怎样?”一个小人影一闪,凤儿右手握着双股鸳鸯剑,左手扬着五殃针筒,凶霸霸的瞪着万钧道人。

尹稚英睹状大惊,她怕万钧道人恼羞成怒,猝下杀手。连忙娇喝了声:“凤儿,还不快过来?”

凤儿给尹叔叔一喝,好像老鼠碰上了猫,乖乖的往尹稚英身边走去。

“怕什么,这老鸡毛又敢怎的?”另一个娇哼之声响处,白衣飘忽,万小琪手执白玉洞箫,傲然而立!

万钧道人瞥了万小琪一眼,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但他身为五台派掌门人,方才既然订下了约,此时那好再出手动武。

何况对方高手环伺,自己决讨不了好去,小不忍,则乱大谋,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回过头去,喝声:“走”。

五台派门人,早已扛起风火扇霍文风和万应道人尸体,跟着一拥而去!

万妙仙姑和万钧道长相继退走,五台分坛方面的人,也纷纷向墙外窜出!

火势蔓延燃烧,大殿上也已火舌四窜。

东厢受伤的祝三立父子和褚老镖头,服了岳天敏的“灵宝丹”,伤势不重,早已均能起床行走。

只有白衣秀士严靖寰,中了楚天行的粉翅蝴蝶镖,余毒虽尽,元气大伤,仍须有人扶着走动。

火势逐渐延及大殿,他们早由上官锦云和褚氏兄妹陪着走出东厢。

一场惨烈的战斗,眼看已全部结束,大家因火势越来越大,大殿将倾,就一起向山顶上走出。

万小琪瞧到尹稚英手上还执着一支青虹吞吐的长剑,并没有入鞘,便笑着问道:“英妹妹,你手上这支宝剑,可真不错,从那里得来的呀?”

尹稚英笑道:“这是万妙仙姑的青霓剑,刚才被敏哥哥一掌震飞,给小妹接住了。”

万小琪道:“那不是正好?当真!你还缺少一口好剑呢!”

她话才说完,却听凤儿侧着问道:“万叔叔,这剑比我的,谁好?”

万小琪嗤的笑道:“你这两口短剑,虽然斩金截铁,也算得上利器,但那能和五台派镇山之宝的青霓剑相比?”

凤儿听说自己的双股鸳鸯剑,还不及尹叔叔的青霓剑,心中还不十分相信,方想再说!

万小琪却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事来,伸手从怀中一掏,一阵风似的跑近岳天敏身边,娇笑着道:“敏哥哥,你瞧,这是什么?”

岳天敏给琪妹妹这一嚷,抬头望去,只见她纤手微扬,玉掌中握着一片通体红润的竹简!

那正是三师兄云里神龙田潜赐给自己作为信物的“神龙令”,不由喜道:“神龙令!琪妹妹你从那里得来?”

拏云手万松龄正在和祝三立边谈边走,闻声回过头来,恰好岳天敏已从万小琪手上接过了“神龙令”,连忙递给师兄过目。

万松龄瞧了一眼,笑着问道:“琪儿,你从那里找回来的?”

万小琪秀眉一扬,笑道:“这会该是真的了吧!说来话可长呢!女儿是从表哥手上索回来的。”她顿了一顿,又望着祝三立道:“祝伯伯,你到五台山来,是为了什么呀?”

祝三立见她问得突兀,不由微微一愣。自己上五台山来,原是为了侄儿祝世明被人杀害,身边发现了一支“神龙令”。

后来“神龙令”经万松龄证实那是假的,但自己一匹千里马赤龙驹,失踪之后却有人骑着它和万妙仙姑的得意门人玉面仙狐阮娇娆,一同上云南去。

这档事,自然是五台分坛干的。目前五台分坛虽然瓦解,但自己负了伤,杀害侄儿的仇人,依然一无头绪。

这时给尹稚英突然一问,他毕竟是多年老江湖,心念一动,早已明白了几分,不由故意叹了口气,道:“贤侄女,你不问也罢!祝伯伯人老了,不中用啦!不但我父子全负了伤,杀害我侄儿的仇人,却反而一点影子也找不到,你们年轻人可真有办法,是不是替我打听出来了?”

祝三立现在摸透了万小琪的脾气,拿话一捧一套。

果然万小琪给他说得一高兴,眨了眨大眼睛,低声的道:“祝伯伯杀害你侄儿的,就是我表哥霍氏蛟!”

此话一出,万松龄突然目射奇光,望着自己女儿问道:“琪儿,你说成蛟!他在那里?”

万小琪幽幽的道:“爸爸,你老人家听了别难过,表哥,他跳崖死了!”

万松龄黯然的道:“这孩子自幼个性偏激,易入歧途,敢情他受了歹人引诱,做出这等事来,不敢见我,才跳崖自了……”

他话未说完,却听身后有人大声叫道:“万大侠,且请留步。”

万松龄驻足,只见两条人影如飞而来。

瞬息工夫,便到身前,原来来的乃是十字剑董开山和五行掌西门焘两人。

不由含笑问道:“两位老哥,有何指教?”

只见五行掌西门焘笑道:“哎哟!万大侠真健忘,适才咱们打得不分胜败,现在五台山这档事主人走了咱们略过不谈,你万大侠难得北来,兄弟还想再叨教几招,这才拉了董老哥同来作了公证。”

万松龄还没回答,却听天目飞虹庞百川哈哈大笑而出,接着说道:“西门老哥,你和万老四一个半斤,一个八两,就是比上三天三晚,还不是老样,五台分坛,被火烧了,吃的住的可没有啦,难道你们干在这里喝露水不成?董老哥,你这公证人做个屁!来来来,咱们还是下山喝酒要紧。”

十字剑董开山闻言笑道:“庞老哥几时变成了酒坛子,如此急不及待?”

庞百川道:“古人说得好;‘事大如天醉亦休!’大家既然素无怨嫌,江莲白藕武林一家,争什么雄?逞什縻强?还是喝个烂醉如泥,大家哈哈一笑,岂不是更好?”

一苇大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庞施主菩萨心肠,当真能把武林恩仇杯酒释嫌,恐怕我佛如来也要开开酒戒了。”

这话说得大家哄然大笑。

五行掌西门焘因话已出口,一时无法收回,脸色极为尴尬。

万松龄趁机笑道:“西门老哥领袖群伦,咱们不打不成相识,如不嬚弃,咱们正好杯酒论交,下山去痛喝上一场。”

西门焘也见好收蓬,忙道:“万大侠侠名四播,素为江湖推重,兄弟得附交骥尾,实是万幸!”

这时褚老镖头和紫衫剑客公孙明,祝王立等人也都相继走了过来,大家相互见礼,各道仰慕,万松龄一面又引见了小师弟岳天敏。那知偶一回头,单单不见了自己的女儿,这从小娇纵惯了的野丫头,这会工夫又跑到那里去了?他心中正在嘀咕,骞听一阵铃鸾齐鸣,一匹火红良驹,昂首长嘶,由侧面林中奔了出来。马上白衣飘风,坐着的不是自己女儿是谁,一眨眼已到了跟前。

万小琪娇笑着跃下马来,口中说道:“爸爸,这就是祝伯伯的赤龙驹,女儿差点给忘了呢!”

祝三立迎着笑道:“贤侄女,又辛苦你了。”

那赤龙驹一见主人,早就低头轻嘶冲了过来,马首擦着祝三立身边,状极亲热!

祝三立却十分感慨,暗想目己身为少林寺护法,平日里一直自认是武林正宗,傲视江湖,混了这末多年,这次上五台山来,仇人未获,反倒身负重伤,看来自己当真老了。

祝三立望着赤龙驹,怔怔出神。

微一抬头,瞥见“昆仑一少”岳天敏,迎风而立,英华卓然!

不由心中一动,连忙上前半步,笑着说道:“岳老弟,这匹赤龙驹,原是前年一个关外朋友所送,确是千里良驹。但老朽早已不在江湖走动,实辜负了它,长伏枥下,未免可惜!老弟行道江湖,以此任步,正好相得益彰,还望老弟勿却。”

岳天敏愕然良久,才道:“祝老哥厚赐,在下万不敢受!”

祝三立呵呵笑道:“岳老弟,咱们江湖上人,讲究干脆,你怎地也婆婆妈妈起来?老朽说出来了,那能再收回去?”

边说边向万松龄道:“万老哥,还是你来说一句,岳老弟才不会推托呢!”

万松龄当然早已听到祝三立把千里良驹送给小师弟,这对小师弟行走江湖当然极有用,但自己是他师兄,不便插口。

这时经祝三立一叫,便笑了笑,向岳天敏正色道:“小师弟,祝兄所说倒是实情,你父仇未报,行走江湖有这匹千里名驹自然要方便得多,祝兄盛意,你就拜领了罢!”

“岳叔叔,这马,凤儿喜欢呢!”凤儿瞧着四师伯劝岳叔叔把马收下,她怕岳叔叔不肯要,也插上口来。

岳天敏给四师兄一说,想起自己亲仇未复,今后浪迹天涯,寻访仇踪,赤龙驹对自己自然有用,当下就不再客气,忙向祝三立道谢。

大家就连袂下山,途中万松龄问走自己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血仇在天涯义赠良马 人剑堕绝壑令返神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