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33章 汪洋万顷横空飞匹练 风麈千里何处觅芳踪

作者:东方玉


以枯木和尚的武功,他们即使全上去,也无济于事,何况人手一多,碍了手脚,万一一个照顾不周,难免有人负伤。想到这里,赶紧大声叫声:“严兄,褚兄快请后退,还是由小弟去会会他罢!”

说话声中,身若电闪,“呛啷啷”龙形剑出匣。

一道青紫光华,身剑合一,越过众人前面,划空横飞,激射而出!

这时尹稚英已到了封架乏力,全仗着飞絮舞步的奇妙身法,勉强躲闪。

原来枯木和尚震飞万小琪之后,乘机旋身,双袖一挥,便向尹稚英拂出。

以枯木和尚一身深厚功力,尹稚英如何是他对手?三两个照面之后,一柄长剑,在“铁袖神功”的凌厉旋风下,玄阴剑法那里还施展得开。但觉一天袖影,滚滚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心知对方这种回旋潜力,只要一被扫中,不死也得重伤。不由咬牙苦撑,仗着飞絮舞步左右躲闪,才勉强又挨了七八个照面。能在枯木手下,走出十余招,江湖上已不多见!

“英妹妹快退!”这是敏哥哥的声音,尹稚英声方入耳,眼前一道青紫光华,宛若天上长虹,划空而来!

枯木和尚,曾在几个月以前,亲眼目睹这姓岳的青年,用飞剑削断自己徒儿赤发尊者的禅杖。

这时眼看这道迎着自己飞来的灿灿紫芒,森森寒气,分明那姓岳的青年已到了身剑合一的剑术至高境界。不禁骇然后退,向横里跃出数步。被人家一招逼退,在枯木和尚来讲真还是生平第一次。

身形站定,双目精光暴射,陡的一阵仰天狂笑,厉声喝道:“好!三位小施主,就请一齐上罢,免得老衲多费手脚!”

“一齐上,就一齐上,谁还怕你不成?”万小琪翩然飞落,接口说了一句,玉腕疾抡,白玉洞箫急挥而出!

正好尹稚英给敏哥哥替下,这时也缓过气来,双脚一点,身若飘絮,滑了过去。

青霓剑连演“倒转阴阳”,“坤干易位”、“睛空霹雳”,一连三招,像狂风骤雨般劈出!这可急坏了岳天敏,以琪妹妹和英妹妹功力、决非枯木和尚敌手,势非自己出手不可。但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呀!何况方才枯木和尚并无敌意,自称?“尚有急事,须先走一步”。

如果不是瑛妹妹抢着动手,就不会惹出这场麻烦。是以自己救下英妹妹之后,就停下手来,自己原意向枯木和尚略致歉意,能把这场过节解开,也就算了。

他那知枯木和尚平日目空一切,自认普天之下罕有敌手,即使万小瑛尹稚英两人,能停下手,他方才被岳天敏一剑逼退,大损他的威望,又岂肯善了?这时只听枯木和尚“嘿”的一声冷笑,双袖连挥。

立时有一股迅猛劲风,回旋卷出,向万尹两人冲撞过去。

万小琪吃一次亏,学一次乖,这回可不敢硬接了。双足一顿,身子凌空飞起五丈来高,避开“铁袖神功”一拂之势。但觉双脚下面,一阵旋风过处,宛若狂流疾卷,奔腾滚滚。差点几乎吃那回旋力道,把身子带走,心中也自暗暗咋舌不止。狂飙一过,万小琪突然吸了一口真气,玉臂一振,箫孔陡然发出“羽”音,高山流水,凌空直泻。但见一线白影,瞬息之间,幻出一大片精莹霞光,掠空飞堕,压顶直落!

同时尹稚英看到琪姐姐腾空而起,闪避了枯木一掌,自己也连忙足踩飞絮步,一个旋身滑步,打横闪开!她才退倏进,一招“叱吒风云”,青光骤盛,剑风云涌,青霓剑如一匹长绢,漫空匝地卷舞而来!两下里配合得宜,声威陡盛。

枯木和尚心头一怔。左袖一扬,向万小琪要落未落的箫影拂出。右手念珠,化作一圈玄影,却向尹稚英身上砸去!

万小琪、尹稚英联手合击的凌厉攻势,又立即被他硬逼回去,向后急退!

老和尚此时早已激怒得起了杀心,那会再让她们逃出手去。猛听一声震耳慾聋的断喝,两臂一振,宽大袍袖中立时露出一双枯干得有如鸟爪般的手掌,五指箕张,掌心微凹,对准两人,骤然遥空拍出!

灰黑掌心,隐隐飞出一缕深灰色的轻烟,随着旋转呼啸的掌风,像惊涛骇浪,汹涌而出。

岳天敏这一惊真非同小可,大声叫道:“这是黑眚附骨掌,你们快退!”

声到人到,运起全身功力,双手平推,把“太清罡气”悉数施展。一堵气墙,横亘在瑛妹妹身前!

他还怕阻挡不住枯木和尚的回旋掌力,右手迅速拔出龙形剑,左诀右剑,把玄门绝学的“太清罡气”,使到“太清剑法”之中,源源不绝!他此时功力,岂可与数月之前,相提并论?

剑招连绵出手,漫天尽是青紫光华,森森剑气!

“黑眚附骨掌”的旋转劲风,虽然排空涌出,但遇上这堵青紫光华的剑墙,也难越雷池一步。一个个旋风劲气,滚滚涌来,激撞得蓬蓬有声!

“嘿嘿,小施主能接得下老衲六成力道,实是难得!当今武林,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小施主如果自问还能胜任,敢不敢再试试我全力施为?”

枯木和尚数十年未逢敌手,对眼前这位年轻人,竟然心中大感佩服,起了惺惺相惜之念。同时,他真不信天下有接得住自己全力施为的人,是以又急于一试!

这几句话,激发起岳天敏凌云豪气,当下一声敞笑,答道:“老师父尽管全力施为,让在下试试就是!”

枯木和尚低沉的应了声:“好!小施主小心!”

只见他双掌一收,紧接着又缓缓平推而出!

岳天敏面对这位天字第一号的大魔头,而且明言要自己试试他十成力道,全力施为。自己近数月来虽然功行大进,但能否接得下来,那有把握?自然不敢丝毫大意!回头一瞧,自己身后万小琪尹稚英两人,不但没有后退,还一个抡箫,一个举剑,似有跃跃慾出之意,心头一急,不由大声喝道:“你们还不给我后退?”

万小瑛尹稚英,原是耽心敏哥哥安危,准备一到紧要关头,大家全力一并。

这时被岳天敏一声大喝,宛若春雷惊蛰,抬眼望去,只见他仗剑卓立,凛若天神,另有一种慑人威仪,迥非平日温文尔雅的俊逸书生。

尹稚英心知敏哥哥,面对强敌,为了怕自己两人,抢着出手,不但使他不能专心应付,同时还碍了手脚。

当下轻轻的拉了一下万小琪衣角,低声说道:“琪姐姐,我们就依他退下去罢!角得分了他的心。”

万小琪被敏哥哥声色俱厉的喝得心中十分委曲,这时经英妹妹一拉,才悻悻后退,却把枯木和尚恨得牙痒痒的。就在她们堪堪后退之际,枯木和尚的“黑眚附骨掌”所化狂飙,十成真力,已然源源发动!这一次是枯木和尚把数十年修为的内家功力全力施为,威力自然非同小可。一收一推之间,但见双掌掌心飞出一大蓬淡灰色轻烟,丝丝之声立时大盛。一股强猛得无可伦比的旋风,挟着汹涌呼啸,排山倒海般冲撞而出!数丈方圆全笼罩在灰惨惨的风柱之下,直若天地变色,山岳摇撼,威势之盛,震慑人心!

岳天敏凝神运功,等枯木和掌力尚推出,他玄门绝学的“太清罡气”和“太清剑法”,也自出手!

这回和方才又自不同,龙形剑起处,立时发出紫巍巍青蒙蒙的剑气,冲霄直上,嘶嘶有声!转眼功夫,青紫光芒,越来越盛,岳天敏一条人影,顿失所在。

“黑眚附骨掌”的汹涌波涛,和青紫光华的森森剑气,凌空相遇,就发出一连串的蓬蓬巨震。急旋着的灰色风柱,受到阻遏,立时挟着呼啸,向左右两边,回旋包抄,越身而过。霎那之间,宛若狂涛掀天,灰浪滔滔!但一幢耀眼精芒,青霓紫虹交织而成的光幕,却屹立在惊涛骇浪之中,一任灰色风柱,猛烈激撞,依然纹风不动。双方相持显然成了胶着状态!眼前是这一幅奇景,观战诸人不但无心欣赏,相反的却令人紧张得怵目心惊,各怀悬忧。

尤其是万小琪、尹稚英和上官锦云三位绝代红妆,心急如焚,可是在这种形势之下,有谁插得进手去呢?

凤儿紧瞪着一双大眼睛,手上早已掏出“五殃针”来,她恨不得立时纵过身去,狠狠的射那老贼秃几针!

枯木和尚一个瘦小身躯,宛如钉在地上般的,脸露惊讶。眼看自己傲视武林的‘黑眚附骨掌’,已经使到十成力道,对方轻轻年纪,居然还能保持平衡,心中这份震骇真是无法形容。他那知岳天敏服了小半葫芦“天府玄真”,内力之强何异常人百年修为,加之手上的龙形剑,是一柄神物利器,“太清剑法”和“太清罡气”,又是玄门失传已久的无上绝学,自然足可支持。一阵惊疑之后,心中还是不敢深信,枯干的变掌微微颤抖,旋风劲力,不住加强!

岳天敏只觉从四面八方冲撞而来的旋力风柱,有若怒海狂涛,汹涌沸腾,极为猛烈。约摸过了顿饭光景,四外压来的暗劲,不断增加,层层叠叠,越来越重,自己渐感真力不继,十分吃力。这样又支持了一会,突觉全身一震,龙形剑青紫光华所化的一幢剑幕,竟然被汹涌旋风,推得浮动起来,摇晃颠簸,身不由己!正如万顷波中一艘孤帆似的,载沉载浮,失去均衡!虽然剑光如织,依然把周身护得风雨不透,但形势显然已到了非常危急!

万小琪、尹稚英、上官锦云、凤儿、和严靖寰、祝世杰、褚家兄妹等人,瞧到这种情形,心头大急,正拟出手齐上,大家舍命一拼!猛听一声清越越的长啸,声若龙吟,背紫光华随着啸声之后,陡然暴涨。紫霞流动,青芒如电,一道矫若游龙的经天长虹过处,灰色风柱,纷纷消失。这一奇迹,顿使极度紧张的众人,一齐舒了口气,放下心来。

原来岳天敏被旋转风柱,激撞得身形波动,不克自制,而且四面压力,一层层向中央挤来,重愈万钧。

一柄长剑,逐渐施展不开,心头自然大感焦灼。

猛然想到“太清剑法”第十二招,那类似“八方风雨”的一招三式,乃是“太清剑法”的精华所在,以气驭剑,威力莫可伦比,此时何不一试?心念一动,立即气运周天,左手剑诀,缓缓向前一领,长啸声中,右手龙形剑,陡然脱手飞出。盘空一匝,压力大减,但见剑光到处,灰色风柱,如汤沃雪,纷纷消散!不由精神一振,右手连指,剑光如电,把“太清剑法”的精微绝学,发挥无余!

正觉心与神会,意与剑通的时候,猛听耳中响起一个宏亮的声音,说道:“岳小施主,剑术果然不凡!老衲无任钦佩,请收剑一谈何如?”

这是枯木和尚的声音!

岳天敏依声瞧去,果见枯木和尚已手持念珠,卓立在三丈开外,脸露微笑的望看自己。

敢情他已收手多时,不禁脸上一红,连忙一招手,收剑入匣,抱拳说道:“老师父玄功入化,在下何异螳螂当车。”

枯木和尚呵呵笑道:“小施主何必太谦,武学之上分毫之差立分胜负,小施主功力实在精深,不过老衲有一疑问,不知小施主可能明白见告吗?”

岳天敏慨然说道:“老师父如有垂询,请尽管直言,在下自当据实奉告。”

枯木和尚微一沉吟,道:“老衲自问在内功修为上,浸婬垂六十年,从无稍懈,屈指武林,能和老衲抭衡的,也不过寥寥一两个人。小施主身怀旷世绝学,照说最多也不过在招术上擅胜而已,但适才观察所得,小施主的内力修为,竟与老衲不相上下。此种功力,断难速成,以小施主的年龄而论,决不可能有此造诣,老衲心中不解,小施主能为我一解释疑吗?”

岳天敏见他语气和蔼,回异在太行山初见时的那种冷傲神气,当下也毫不隐瞒,把自己服过“天府玄真”之事,简略的说了一遍。

枯木和尚惊诧的道:“太虚真人和老衲曾有数面之缘,后来传说他突然隐去不知所终,原来是在天柱山悟道成真!阿弥陀佛,真人有小施主这样一位传人,昆仑一派发扬光大定可预卜!小施主如不嫌弃,老衲极愿交个方外小友,他日有暇,务望侠驾能莅大雄寺一叙。此时老衲尚有急事待办,恕先行一步!”

他不待岳天敏回答,微微颔首,双脚一顿,人已腾空而起。一条灰影,急如电射,向前路飞驰而去,瞬息工夫就失去了影子。

万小琪望着他背影,冷笑着道:“哼!打不过人家,就乱套交情,敏哥哥,你以后别再理他!”

岳天敏笑道:“琪妹妹你可不能小觑了他,如真论功力,我还和他差得老远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汪洋万顷横空飞匹练 风麈千里何处觅芳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