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34章 巫峡云横深宵来一少 星河斗转折柳会高人

作者:东方玉

“琪妹!是我。”

“你这人真是……哦!你瞧,真气人!”万小琪粉脸生霞,收回玉箫,一手把信笺递了过去。

岳天敏接过信笺,两人回入房中,就灯光下一瞧,不由惊异的道:“什么?凰儿是给崆峒派老道们掳去的?他们还约你五天之后,上桐柏山去?”

英妹妹被玄阴教擒去,还找不到影子,凤儿这会又被崆峒派掳为人质,还要琪妹妹上桐柏山去。崆峒剑法,素以奇诡著称,五通在江湖上的名头,更并不在昆仑四老之下,琪妹妹虽得玉箫真人真传,但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自己要陪她去呢?英妹妹身落人手,危在旦夕,救人如救火也迟缓不得,心中一阵为难,不由剑眉紧皱,沉吟道:“这……怎么……办?”

他拖长着声音,大感分身乏术!

“咭!”万小琪突然笑了出来:“敏哥哥,崆峒五通,我会对付他们的,你还是先去救英妹妹要紧!”

岳天敏既心悬英妹妹,又耽心琪妹妹,任你平日定力坚强,这时也使他踌躇莫决,忧心如焚!根本连琪妹妹说些什么,都没听进去。说真的,这还是第一次遭遇到的难题!

万小琪见他半晌不语,轻轻的走近他身边,低声说道:“敏哥哥,别急!说真的,崆峒五通,我会对付他们的。哦!你记得不?我们告诉过你,那天我和英妹妹两人,在西台通天观铁屋里,发现了师傅赐给我两枘白玉匕首,柄里还藏着一支绿玉令、和一本小册子,叫做‘玄天十二式’,那是专破‘通天剑法’的崆峒家法。”

岳天敏突觉眼前一亮,“哦”了一声,正想开口。

万小琪拦着又道:“人家还没说完呢!当时英妹妹叫我下了五台,好好的练一练,后来我们急于赶上北台去,就一直没有详细看过,我想……”她拖长语气,霎着大眼睛道:“崆峒五通,约我五天之后,到桐柏山绝顶去,他们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索回失落多年的‘玉匕令’,把凤儿掳去,不过是一种要挟手段罢了,决不敢难为她的。”

岳天敏眼看平日任性娇纵的琪妹妹,这回居然事理分明,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微笑着点了点头。

只听万小琪继续说道:“杂毛道士不是约了五天之后吗?从这里到桐柏山,我那里用得到五天?玉狮子一天就可以跑到了,就算两天罢!还有三天时间,足够我练‘玄天十二式’了!敏哥哥,你还是先救英妹妹要紧,她落入玄阴教手里,‘叛教’这个罪名,可不世玩的!”

她说到这里,突然抬起头来,笑着问道:“敏哥哥,我问你,英妹妹为什么要叛教啊?”

岳天敏愕然的道:“英妹妹向她师傅请准下山,叛教!那是霍文风楚天行两人,在伏牛山受挫之后,给她扣上去的罪名。”

万小琪螓首微摇,嗤的笑道:“不是!英妹妹叛教,就是为了你呀!你还不赶快救她去?”

岳天敏玉脸微微一红,笑道:“琪妹妹,你别打趣,我们说正经……”

万小琪娇笑着道:“你说!她不是为着你还为谁来?哎哟!时间不早啦!我们就这样决定好了,你明天仍旧去追玄阴教的贼人,我想找个隐僻所在,先把‘玄天十二式’练纯熟再去。好啦!敏哥哥,你快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玉手轻推,催着敏哥哥回房安歇。

岳天敏看看天色确实也快近黎明,这就回转房中,和衣躺下,但思潮起伏,如何睡得着觉?天色逐渐大亮,朝阳已从窗棂上透了进来。他从迷糊中突然惊觉,翻身下床,开门出去。

店伙已端着一盆热水,送了进来,见面就笑嘻嘻的说道:“客官,你起来啦!住在隔壁的那位客官,一清早就出门去了,他吩咐小的告诉你老,叫你老也赶紧上路!”

岳天敏听说琪妹妹已经先走不由心头一怔,他知道她的脾气,说什么都得依她,既然已经走了,追也没用,好在桐柏山之约,还有五天时间。自己赶得快一点,即使半路上不能把英妹妹截回,但有三天时光,上巫山玄阴教总坛,也已足够,第五天就可赶到桐柏山去!

店伙看他双眉紧皱,沉吟不语,赶忙躬腰陪笑道:“是那位客官吩咐小的,不要惊动你老,等你老醒来再告诉你的。”

岳天敏摆了摆手道:“没什么,知道了。”

店伙退出之后,岳天敏匆匆盥洗,用过早点,会了店账,就骑上赤龙驹,向西急驰。他取道洛宁、卢氏、出荆紫关,折入湖北郧西,经竹山,横越大巴山脉、就是巫山后山,这一条路,他早经四师兄万松龄详细说过,但一路上风驰电卷,马不停蹄的急赶,始终没有发现玄阴教的人打这里经过的迹象。不由发了狠劲,心想且不去管他,反正赶上玄阴教总坛,好歹也得问个清楚。他心中有事,一路不眠不休,纵马急驰,好在身边带有“辟谷丹”,索性沿路也不打尖了。以他的功力,和坐下又是一匹千里良驹,一日一晚之间,就足足赶了一千四五百里路程。

第二天正午时光,已经到了川鄂交界的大巴山脉,这一带全是崇山峻岭,荒无人烟。

他记着四师兄的话,进入大巴山脉之后,便得折而向北,那最高的山峰,便是巫山!赤龙驹关外名种,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一人一骑这就直向巫山方向奔去!

巫山在巫山县东南,原是巴山山脉的最高峰,因为山形像巫字才叫它巫山,一共有十二座山峰,方舆胜览上说:“十二峰之名,曰:望霞、翠屏、朝云、松峦、集仙、聚鹤、净坛、上升、起云、飞凤、登龙、聚泉,其中以神女峰最为纤丽秀拔,峰上有神女庙。”

巫山十二峰,大家所熟知的也只有神女峰,因为这座峰上由古迄今,流传着一段神话,说从前赤帝有个女儿,叫做瑶姬,死后葬在巫山之阳,楚怀王尝游高唐,梦见一位艳丽的神女,对他说:“妾在巫山之阳,高邱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于是就替她立了个庙,名为朝云。因为这个故事,神女峰之名就盖过了其他十一峰!

玄阴教总坛,就设在神女峰顶上,更因神女峰面对巫峡,后临绝壁,秀拔峻险,自然人踪杳然。何况又是玄阴教的根本重地,四面刁斗罗列,巡山弟子,川流不息,外人更难趒入雷池一步了。

岳天敏赶到巫山后山,还只有未末申初,丽日高悬。他知道一入巫山,便进了玄阴教范围之内,自己志在救人,自以不引起人家江意为佳,目前时间尚早,不如找个泂穴,休息一会,到天黑了再去不迟。心念一转,就把赤龙驹藏入深林,自己在溪水中洗了个脸,然后在附近峭壁危岩之下,找到一处洞穴,看看倒还干燥,前面又有石笋挡住,不易被人发现,略为拂拭,解下龙形剑在石上盘膝坐下,运起功来。天色逐渐昏黑下来,岳天敏精神抖擞,又从怀中取出“辟谷丹”服了两粒,一切停当,走出石洞,一跃而起,就往神女峰上扑去!

他心中惦念着英妹妹,恨不得立即找到她的下落,这一施展轻功,晃如电驰星飞,向上直起。峰腰上虽然还有玄阴教的值坛弟子,但以岳天敏的身手,又是尽力掩蔽着身形,那会发觉,即使打他们身边踪过,也只当一阵轻风罢了。

何消片刻,上了峰顶,眼前苍松翠柏之间,隐现出重重屋脊,依山而起,规模极为宏大,玄阴教总坛已在眼前。

岳天敏心中,不期而然的生了警惕,那敢丝毫大意,藉着树阴蔽身掩近围墙,方想踪上身去!陡见两条人影,从殿脊中飞起,疾若飘风闪电,向自己存身之处飞来,瞬息之间,已到了前面三丈开外。

岳天敏心中一惊,这两人身手不凡,敢情自己行藏已被识破?连忙向后一缩隐住身形,左掌护胸,右掌蓄势待敌。放眼望去,只见两条人影,原来是两个身穿劲装疾服,背插长剑的妙龄少女。

一个穿深紫色的年约二十一二,一个穿淡青色的还不过十七八岁,两人婷婷袅袅地走到一株大松树下面。

穿淡青色的在大石上拂了一拂,笑道:“二师姐,今晚月色极佳,我们就在这里歇一歇罢!”

穿紫衣的道:“今天师傅极为震怒,我们还是小心点先巡视一转,免得出了差池。”

岳天敏听得心中一动,暗想她们口中的师傅当然是玄阴教主旡垢师太,她平白无故为什么震怒呢?

莫非英妹妹已经被押上山来了?当下屏息凝神,希望她们不要走开,更迫切的希望她们能够继续说下去!

果然那穿淡青色的少女又道:“咱们玄阴教总坛,有谁吃了豹子胆,敢来撒野?二师姐,你说,今天师傅到底为了什么,那样震怒?”

她边说边坐了下来。

穿紫衣的似乎拗不过她,也慢慢地坐下,说道:“这是今天下午,接到湖北分堂转来莫姑姑的紧急报告,说咱们五台分坛给人全挑了,副教主仅以身免,听捝还负了伤。这次敌人中间有昆仑、峨嵋、少林、天目的各派高手,还……”她说到这里,突然住口。

穿淡青色的少女听到一半,见她住口不说,不由急道:“二师姐,还有什么呀?你快说呢,真急死人。”

穿紫衣的放低声音道:“据说还有尹师妹在内!”

穿淡青色的两眼睁得大大的道:“什么?还有三师姐,她帮了外人?”

岳天敏心头一惊,五台分坛被破,不过是三四日前之事,山西和这里相隔数千里,居然消息来得这样快!唔!她们谈到英妹妹身上来了!

只听穿紫衣的嗯了一声,又道:“尹帅妹结识了一位昆仑派姓岳的少侠,你不是不知道,近日江湖上盛传着两句话。‘昆仑四老,不如一少’,那姓岳的,就是‘昆仑一少’。听说栽在他手下的,除了霍护法之外,还有赤发尊者,苍溟上人和海南碧落三仙的什么古九阳……”

她话没说完,穿青衣的抢着道:“我知道,我早已听莫姑姑说过,他叫岳天敏,人长得挺英俊呢!不然,尹师姐眼高于顶,那会……”

穿紫衣的噗哧笑了一声,点头道:“不错!他叫岳天敏。”

岳天敏听得俊脸一红,暗想:她们怎会知道得如此详细?却听穿紫衣的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自古以来,一个情字害苦了多少女孩儿,尹师妹这次下山,就是为了他,当时哭哭啼啼的不知病了多少天,全亏莫姑姑暗地设法,师傅才准她下山!”

岳天敏直听得心如油煎,一阵激动,但他知道身在玄阴教禁地,英妹妹下落未明,自己可大意不得,连忙紧摄心神,耐心听她往下说去!

“可是不知她怎的开罪了霍护法和五台分坛的楚堂主,他们在师傅面前告了她一状,说什么背师叛教,勾结外人。师傅虽然还不十分相信,但无风不起浪,多少总有点影子,这才颁发了一道玉牒令谕,要尹师妹回坛申述。那知尹师妹这几个月来不但没有回来,而且月前襄江分堂又报告她在分堂滋事,杀伤多人,师傅一气之下,当时就要派人把他擒回总坛,按教规处置……”

岳天敏心头又是一凛,英妹妹果然是玄阴教擒回来了,但不知关在那里?

“后来还是莫姑姑,大师姐和我,一再向师傅进言,说尹师妹决不是背师叛教的人,其中也许另有隐情。”

她说到这里,突然诏气愤慨的道:“说实在,咱们的各地分堂,真有点儿良莠不齐,离谱太远,他们压根儿不懂向当地百姓传布教义,宏扬本教。现在他们呀,和划地而治的官吏,开山立柜的强盗,鼎足而立,做出暗无天日的事来。尹师妹也许看不惯那一个分堂,伸手管了件闲事,就被他们扣上什么叛教的罪名……”

岳天敏睹暗点头,心想:玄阴教总坛,看来倒并非为非作歹之处,和五台山果然大有天渊之别!

“师傅她老人家神目加电,教中大小事儿,谁能瞒得过她?因为本教建创伊始,一切还得大家协助,这才对他们略示优厚。这次莫姑姑代表师傅,到各分堂巡视,一半也就是为了整饬风气,另一方面,顺便调查尹师妹……哎哟!时间不早啦,我们舍了正经事儿,却闲磕牙起来!”

穿紫衣的说到这里,倏的站起身来,掠了掠秀发道:“五师妹,快走!”

说着,她拖了穿青衣的就走,两条纤影,莲步轻顿,立即向前奔飞而去!

岳天敏听了半天,兀自听不出英妹妹到底是否已被掳来,他心念一转,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等两人一走更不怠慢,一长身凌空波虚,直往围墙上扑去,两个起落,便飞上屋脊。

正待打量四周形势,猛地警觉身后五大丈外,别的一声轻响!

岳天敏内功精湛,耳目极为灵敏,周围十丈方圆可辨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巫峡云横深宵来一少 星河斗转折柳会高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