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38章 五行寓生克阵以匕破 一冠重道统令出法随

作者:东方玉


通化道人微微一笑,伸手接住。就在月光之下,细细一瞧,不由脸色骤变。顺手往右边递去,口中沉声问道:“三师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通霄道人脸上微微一红,躬身答道:“此事小弟昨日回转桐柏之后,因大师兄无暇,故尚未禀明内情。”

通化道人轻轻哼了一声,并未作答。

通霄道人脸上更挂不住,但继续说道:“小弟奉命率领蒯师侄,探访这姓万的小子行踪,刚到洛阳,就和这小子,还有姓岳的带着一个丫头,也在洛阳落店,小弟命蒯师侄前去蹂探清楚,以便亲自下手,把这小子捉来……”

万小琪见他一口一个小子,早已气得柳眉倒竖,瑶鼻中嘿的一声冷笑,道:“恐怕未必!”

通霄道人见她突然插口,也怒道:“小子!不信你试试。”

通化道人喝道:“三师弟,你且说下去!”

通霄道人怒目如电的瞪了万小琪一眼,续道:“那知蒯师侄去没多久,就把小丫头摛来,说已经留了封信,约姓万的小子,五日之后,到桐柏山来。”

通化道人脸似严霜,怒目横了一旁站着的蒯翔一眼。

直吓得小丧门蒯翔,全身一个抖嗦,幸亏通化道人目光很快的移开,瞧着通霄道人问道:“那么人呢?”

通霄道人被问得脸色更是尴尬,一阵红,一阵白的说道:“小弟因蒯师侄既然把这小ㄚ头擒来,而且又留书订约,自然不好把她再送回去,当夜就和蒯师侄带着小丫头赶回汝州。这时天色已将黎明,正好在汝州城外,遇见了邬师弟父子。”

通化道人目光又向通天剑邬赞廷瞧去。

邬赞廷忙道:“那时小弟因汝州镖行中人谈起,才知金刀褚瑞芳为了报杀子之仇,邀约武林同道,上五台山玄阴教分坛拜山,传闻姓万的小子一行几人,也是往五台山方向去了,小弟闻讯之后,才连夜追了下去。”

通化道人点了点头。

却听通霄道人又道:“小弟瞧到邬师弟之后,就在城墙边把此行经过,约略叙述,并说明已和姓万的小子约了五日之期,要邬师弟一同回桐柏山来。那知就在这几句话的时间,回头一瞧,小丫头业已不见,邬蒯两位师侄,却呆若木鸡,一动也不动,分明着了人家道儿。再一细瞧,果然有一条白线,如飞的往洛阳方向驶去,一瞬工夫,便已消失不见。这时路上行人渐多,不便追赶,邬师弟也把两人解开穴道,讯问情形,才知他们只觉得眼前白影一晃,便失去了知觉,照今日情形看来,分明是这小子把人救走,却故意要人……”

万小琪见他说自己把人救走,故意要人。听这口气,莫非凤儿已遭了杂毛道士的毒手?心头一凛,陡的脸露杀气,把自己白玉洞箫往腰中一插,翻手取出一对白玉匕首,分握两手。她今天存心要用“玄天十二式”,大开杀戒。

突然双手一扬,莹光乍闪,娇声叱道:“鸡毛住口!今日你不把我侄女儿放出,万小琪就要你们‘崆峒五通’,血溅桐柏,尸陈绝顶!”

通霄道人狂笑一声:“小子好狂的口气!今日不知谁血溅桐柏,尸陈绝顶?”

话声未落,“呛啷”一声,业已撤出长剑。

通化道人双手一摆,微含怒意的道:“近来一切事务,你们都擅自作主张,劫持人家小女孩,已不是光明正大之举,居然还敢用‘崆峒五通’的名义?”

通霄道人和邬赞廷受大师兄一阵责备,不由低下头来,不敢答辩。

通化道人又转望着万小琪,很严肃的说道:“令侄女如已由小施主救去,还望小施主和本门有极深渊源为重,勿因些许小事,引起误会,贫道且尚有正事相商。”

万小琪怒道:“道长别再假惺惺啦!今日之事,你们把我侄女放出来便罢,否则,哼!一个也别想活着下山!”

通化道人虽然不知人是否已由万小琪救去?但因理屈在己,还是忍气说道:“小施主不可误会,令侄女如果不是小施主救出,当由贫道完全负责……”

万小琪见他说来说去,还是不把凤儿干脆放出,分明要把凤儿留作人质,准备和自己谈判,交换“玉匕令”?

她心中越想越对,本来是个急性的人,三句不对,就要竖眉毛瞪眼睛。何况艺高胆大,出道江湖,又怕过谁来?

这时气愤填膺之下,那管得许多,闻言陡然喝道:“崆峒五通,声名狼藉,还有什么可说?你们就一齐上罢!”

通霄道人方才被大师兄责备了几句,心中对万小琪更是衔之入骨。这时见他说“崆峒王通”声名狼藉,是可忍孰不可忍?

再也忍耐不住,仗剑而出,先对通化道人立掌一礼,低声说道:“这小子口气狂妄,不如让小弟先去教训教训他。”

通化道人被万小琪一再辱及“崆峒五通”,心头也自火发。听通霄一说,点点头道:“他和本门渊源极深,在未说明师承以前,你和他动手,不可大意,更不可伤他。”

通霄应了一声,横剑急步而出,剑尖向万小琪一指,怒喝道:“小子,有多少本领,尽管使来!”

万小琪卓然而立,不屑的道,“凭你几手通天剑法,也想卖狂?”

“崆峒五通”在江湖上久享盛名,也从没有人敢当面如此放肆。

通霄道人愤怒得眼中要冒出火来,狞笑一声:“小子,你试试祖师爷的宝剑。”语声方歇,人影倏合,剑光匕影,陡然暴涨。顷刻之间,两人已换了五招之多。

通霄道人身居“五通”之三,对崆峒派视为镇山之宝的通天剑法,积数十年锻炼之功,自然比师弟通灵道人和邬赞廷要高明得多。他满拟对方如此年轻,自己一出场,还不手到擒来?不过这小子口出狂言,今天多少先要给你吃点苦头,尝尝厉害才好!

通天剑法素以奇诡谲异著称,那知一剑堪堪出手,便吃对方制住。五招一过,通霄道人更发觉对方手上两柄匕首,寒光闪闪,出招极为怪异。每一手,不论自己剑法如何变化,全被对方占了机先,从容破去。虽然只有仅仅五招,已是连遇险着,一再后退。

通天剑法,经崆峒派开山祖师手创,历代掌门各凭练经经验,又各有增补。时至今日,虽不能说尽善尽美,但变化奇诡,攻守严密,总也说得上无懈可击!那知在这小子面前,居然当真一文不值,全是破绽!举手投足,轻描淡写的玉匕一挑一刺,便迫得自己手忙脚乱。奇怪!这小子所使手法,分明也是崆峒家数,而变幻之奇,出手之速,真有神出鬼没,意想不到之功。唔!自己五师弟通灵,和六师弟邬赞廷,不是都败在这小子白玉洞箫手下?难道这小子当真是他老人家的再传弟子?那么,他这一套匕法,定是从通天剑法中,取精用宏,演绎变化而来。不!这套匕法,近似通天剑法,而玄奥之处,却又胜过通天剑法,似乎是专破通天剑法而设。想到这里,心头虽然一凛。但他在剑术上浸婬了二三十年,岂会因对方几招匕法能破解自己的剑法,便现怯意?只听猛的暴喝一声,运剑如风,剑法突然加紧。

刹那之间,剑影漫天,风雷迸发,那本来已被对方克制的一柄长剑,陡的又划起绵密剑光,幻出一片剑山,向万小琪罩去!这一施展,果然威势惊人。

万小琪一对白玉匕首,所使“玄天十二式”,虽是专破“通天剑法”的克星。但对方对通天剑法,苦研了二三十年,其中许多招式,变化精微,已不在通天剑法的常规之中。是以在通霄道人突发的快速攻势之下,微微一愣,立被抢去机先,逼得向后连退。她明知这正是自己对“玄天十二式”的精奥变化,还不能纯熟运用之故。因前两天,只是独个儿练习,没人给他喂招。是以匕法虽然练得十分纯熟。

但一到真正动手,而对方又是对通天剑法浸婬了数十年的老手,含愤出手,自然便感到应付生疏。差幸万小琪本身武学,已有相当功力,一身兼具两派之长。

一任你攻势凌厉,依然一面对敌,一面用心索求通天剑法下一招的变化,用“玄天十二式”那一招去破。这一阵比斗,她无异找了一个喂招的人。

对崆峒家法“玄天十二式”奥秘之处,也已逐渐领悟,威力不断的在增强之中。这一来,直把“崆峒五通”的老三通霄道人,惊骇得不知所云。对方那套匕法,分明还是初学乍练,居然借自己通天剑法的变化,给他馊招!自己剑法的威力越发越强,对方就好像循序渐进,威力越来越厉。不由又惊又怒,暗想今日如果不把这小子活劈剑下。他这套专门克制‘通天剑法’的匕首,假以时曰,自己‘崆峒五通’,那里还能在江湖上立足?”他心念一动,凝气运神,准备全力一击的同时。

万小琪也因打了大半天,不但把通天剑法的路数,摸得一清二楚。而且对“玄天十二式”,也越来越纯熟,毋须再事拖延。

两人这一发动,可说出于同时。

通霄道人一支长剑,厉若泼风,骤然洒出之际,也正是万小琪白玉双匕,一片冰影迎面飞到之时。

这不过像电光石火,一眨眼的工夫,但听一声清叱,通霄道人一轮剑光,已被盘进在两条银虹互绞的匕影之中。剑法零乱,剑光支离,通霄道人虽然仗着他数十年功力,还在竭力苦撑。但因自己的剑法,已被对方克制住,每一出手,立遭破解。一柄长剑,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摆脱对方银虹似的匕光,若不是平日功力深厚,早已丧在匕下。就是这样,也闹得手忙脚乱,汗流浃背,情势十分危急。

通化道人静静的站在一旁,一对精光闪烁的眼神,注视着万小琪手上白玉匕首,所使招法,心头猛震。他曾听师傅说过,本门历代相传,有一套使用双匕的招法,叫做“玄天十二式”,专破“通天剑法”。但因失去双匕,致“玄天十二式”也因之失传。这次听说“玉匕令”落在一个万姓的少年手上,难道他所使的就走“玄天十二式”不成?他不愧为崆峒一派掌门,居然业已看出一点眉目。就在他一阵沉思之际,蓦听几声吆喝,只见通一、通灵和邬赞廷三人,各自拔出长剑,同时向场中跃落。

三人一式右手托剑,左手掏诀,围着场中两人,分站三个方位。六道眼神,全都焦灼的望着自己,正在等候自己发令。

通化道人还想到对方分明和本门有着极深渊源,正想喝住。但眼看三师弟已被对方圈入在两条银龙似的匕光之中,生死一线。看来除了使出崆峒派压箱子的绝学“通天剑阵”之外,实在无法把对方制住。而且自己三个师弟,已眼巴巴的只等自己发令了,实逼处此,真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好!先把他困在剑阵之中,再慢慢的设法探询来历也是一样!心念一转,立即拔出背上长剑,大踏步向场中走去。

右臂一振,剑尖向天,口中念道:“一气鸿化,五心朝天,各就宫位……”

通一道人一见大师兄“剑令”出口,立即率领通灵道人和邬赞廷,各向方位上站定。

剑尖同时向天举起,口中齐声接唱了一句:“剑法无边!”

“边”字才一出口,邬赞廷微一侧身,剑光乍起,对准万小琪兜胸刺到!

通霄道人正在万分危急之际,一听“剑令”齐唱。知道“通天剑阵”业已发动,大援已到,心头一宽。

就在邬赞廷一剑递到之际,立即虚晃一剑,人便向旁侧跃开!

万小琪弄不懂他们在闹什么玄虚?左腕一圈,刚把邬赞廷来剑架开,右匕正待挥攻去。突然人影闪动,通灵道人已欺身挡住去路,手中长剑,势劲力锐,疾向自己眉心点到!万小琪冷哼一声,玉手轻挥,白玉匕首对准剑尖上削去!

那知还未接触,通灵道人又已闪开。身躯微胖的通一道人,却又挥剑攻上。眨眼工夫,“通天剑阵”之中,五行变化,人影乱晃。

万小琪虽然没有被此周彼退的连绵攻势所困扰。但这种捉摸不定的循环攻势,分明阵中之人,只有挨打,没有还手的机会,也着实暗生惊骇!自己接过几招,早已看出“崆峒五通”的这个剑阵,不但进退攻替,联手合击,浑如一体。而且还按着五行生克变化,循环消长。如果稍不留神,只要被穿插游走正反互用的阵法变化,扰乱心神,就会被困在剑阵之中。

“万小施主,瞧你身法招法,也是崆峒一脉,你到底是何人门下?还请及早说明,免伤和气!”

通化道人闪进万小琪身前,手中长剑,依然剑尖向天,并没剌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五行寓生克阵以匕破 一冠重道统令出法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