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0章 窥穴岂无因似真实幻 问心原有愧接木移花

作者:东方玉

却说尹稚英暗运真气,发觉只有“肩井”穴上,依然麻木不仁,穴道受制。心知脱困非遥,不由大喜过望,立即凝神运功,把全身真气,汇集右肩,迎着“肩井”穴上攻去。海南碧落真君,能在正邪各派之外,别树一帜,睥视武林,数十年来无人敢惹。江湖上人只要一提到碧落宫就会凛然失色。那是因为碧落真君手上,有着震惊寰宇,中原武林莫之能御的“三绝一宝”。说起“三绝”,就是“干天三昧神功”、“风雷掌”、和“隔空擒拿”三种绝技。至于“一宝”,那当然是指“碧焰阴雷”了。

“隔空擒拿”,既为海南三种绝学之一,自非等闲!

尹姑娘以全身真气,冲着“肩井”穴,几次猛攻。被制之处,兀自觉得你冲劲越强,它闭得越密。

只要真气一冲,整条右臂,便会微微发酸。她心头虽然焦急,但也深知厉害,不敢十分硬来。只好运一会气,养一会神,轮番逼攻。受制穴道,依然纹分未动。

一晚工夫,又很快的过去,第二天清晨,她又被挟上马匹,向南急奔。

已经是第九天了,后面并没有人追下来。心中不禁暗暗生疑,敏哥哥一行,高手如云,自己突然失踪怎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尹姑娘冰雪聪明,立时猜想他们可能追错了路线。不是吗?那天凑巧莫姑姑也在黎城。不要他们误认为玄阴教把自己擒去,大伙儿上神女峰?这事情可就闹大了。一念及此,不由越想越对,心头这份惶急更不待言。这事情由自己而起,万一闹大了,将来如何去见师傅呢?而且自己穴道受制,昨晚费了整整一夜工夫,运气攻穴,依然无法解开。如果再过上一两天,等到了碧落宫再想逃走,那就更难了。急骤的蹄声,颠簸着身子,她思湖起伏之中,更觉得饥火难耐。

五天没有进饮食了,饥肠辘辘,即使一旦有了逃走的机会,自己精神萎顿,别说和人家动手,就是连奔走飞跃,恐怕都有问题。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急驰的马匹步伐逐渐缓了下来。一阵鸟雀归巢之声,从半空中掠过,敢情又是傍晚时分了。经过一条人声喧哗的大街,马匹已停了下来,接着自己又被从马上挟进客店,扔上板床,房门砰然作响。

尹稚英忘记了长途颠簸的疲乏,也忘记了五天没进饮食的饥饿。立即又凝神运气,用内功冲着“肩井”穴逼去。一次、两次、三次……轮番攻入,一条右臂依然生麻,那有丝毫进展?这可使得尹姑娘大失所望,看来海南绝学的“隔空擒拿”,手法特异,决难自解。她废然长叹,数日来运气攻穴的希望,一旦丧失,疲倦、困乏、饥饿、忧虑,也全数袭来!只觉头脑昏眩,精神渐呈不支。这如何是好?照此情形,遑论待机行事,就是放了自己怕也走不出好远。心头一震,赶紧敛神聚气,运起功来。她把体内一股内家真气,缓缓的运至尾闾,然后升肾关,循夹脊,双关,天柱,玉枕,直达泥丸。稍停片刻,舌抵上齶,真气再从正面下降,经神庭,鹊桥,重楼,至降宫,入黄庭,气穴,缓归丹田。只觉龙行虎奔,浑然一气,那有联毫阻碍?猛一睁目,只觉手腕活动自如,受制穴道,原来早已不解自解。不禁大喜过望,暗想早知如此,何用强运真气,硬攻一穴。不仅消耗了不少真气,而且还耽误了两天时间。不能动弹,已经有五天了,周身骨络,难免不有麻痹的感觉。而且左边怜室还有钩稠格桀的声音传出,显然麻旡咎的弟子们,还没睡觉。右边的邻室,也还有点声响,现在可不能出去!

她悄悄的坐起,盘膝趺坐,默默运功。等真气走完九宫雷府,十二重楼,已是三更时分,只觉百脉通畅,精力充沛!蓦听右边邻室,有一个男子声音,在低声谈话!这声音一钻入尹姑娘耳朵,不由欣喜慾狂,差点就要叫了出来。那是敏哥哥的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咦!还有一个女的声音,那又是谁?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居然在客店中一室相处?一团高兴,立郋发了酵!酸溜溜地,由心底直冲鼻尖,好不难受?我才不要听呢?尹姑娘一扭,要想不听。但一阵阵的喁喁细语,连接而来,你要不听也不成!男的温柔体贴,女的娇声娇气。可能这人声音和敏哥哥相同,也许不是他?哼!不是他还有谁来?这声再也不会认错!那末和他在一起的,又是谁?满腔醋火中,不禁又升起了一丝好奇之心。轻轻的蹩近过去,侧耳一听。

那是女人的声音:“你可累了吧?瞧!脸色都跑得发白了,下午我们慢一点走好啦!”说得好脆!

好甜!奇怪,这声音还很熟,只是想不起是谁来?

“啧”!敢情敏哥哥在那女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发出香艳而轻松的声音。

但听在尹稚英耳中,心头“咚”的一跳,暗暗骂了声:“真不要脸!”

男人当真没一个好东西,当着面,一张嘴说得甜甜的,转了背呀!见一个爱一个。哼!我不告诉琪姐姐,再睬你才怪!她真有点不想听下去了。唔!听你说些什么也好。

男人开口了:“不要紧,我还不累,你自己累成这个样子,还不好好憩息一阵?”

果然是敏哥哥的声音!千真万确。是他!是他!一点也没错。

尹姑娘好像跌入了万丈冰窖,芳心透底冒寒!她恨,她恨这不择手段,横刀夺爱的狐狸精。

女人声音,在轻“嗯”一声之后,继续响起:“好啦!我们吃点干粮,就走嘛!”

这妖精到底是谁?尹稚英举起发颤的手指,正要向板壁中戳去,瞧个究竟。且慢!。以敏哥哥功力,自己这一举动,绝对瞒不过他。听口气,他们吃了干粮,就要走啦!上那里去呢?自己不如悄悄的缀在他们身后,弄清楚了再说。她极力忍着激动的心情,慢慢地收回手来。

良久,隔壁房中一点声息也没有了。噫!他们不是说要吃了干粮再走?难道已经走了,怎么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哼!妖精又在说话了,果然还没有走。

“敏哥哥,我们想一想再走嘛!”嗲声嗲气,好不肉麻!

“我跑得太快了,把你累成这个样子!”

“我不累。嗯!敏哥哥,你伤好之后,不想武功也突飞猛进了呢!”

“我自己也不相信,突然会有如此精进,大概就是你把天府玄真,全给我吃了下去的缘故。唉!真可惜!”

“有什么可惜?这样灵异的东西,你放着不吃干吗?”

这是怎么一会事?他两人说的这段对话,分明是自己和敏哥哥下云雾山时,半路上所说,一个字也没漏!她恍然大悟,先前那一段,也是自己两人初上云雾山途中所说!

这……这……这真是怪事!啊哟!不好,尹姑娘蓦的一个念头,闪电般在心头涌起。小鹿狂跳,大惊失色!难道自己失踪之后,敏哥哥四处找不到自己,他情有所钟,急疯了心?一时神经错乱,发起痴来?不然,那会把种种前情,独个儿在客店里,像台词般背诵?想到这里,立即举起玉指,又要向板壁上戳去!

“唉!”一声悠长的叹息,从隔房传来。这会却不是敏哥哥的声音了,那是另外一人!真怪!这人又是谁?她功运指尖,轻轻的向板壁戳去。客店中的板壁,能有多厚?玉指收转,板壁上早已穿透了一个指头大小的洞眼,灯光正好由小洞中透了过来。

尹稚英螓首微凑,闭住一只眼睛,向小洞中瞧去。那有什么敏哥哥和狐狸精的女人?

小小一间斗室,靠近自己板壁这边,是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盏半明不亮的油灯。那一声悠长的叹息,是由一个背灯而坐的青年所发出!这人虽然瞧不到他正面,但从背影看来,敢情身材瘦削,是个中等个子。奇怪!方才明明听到是敏哥哥的声音,难道说话的就是他?心中怀疑,更是目不稍瞬!

那知那人突然站起身来,抱拳一揖,口中说道:“姑娘休得误会……”

尹稚英听得猛然一惊,自己行动,敢情已被他发觉?啊!他只是对空作揖,可并没向着自己。

姑娘定了定神,只见他继续说道:“在下谷飞虹,久慕芳仪,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原来他就是毒姑婆的侄孙谷飞虹,他为什么要学着敏哥哥和自己的口音说话?

而且微妙微肖,差点儿真教自己都被蒙住,心中却觉得暗暗好笑。

谷飞虹口中念念有词,像背书似的说完了一段。

立即向前跨出一步,躬背弯腰,继续说道:“姑娘暂请留步,小兄有几句心腹之言奉告。”话声方落,他倏的转过身来,一张清中泛白的瘦削脸上,微现怒意。

突然从喉发,变作了女人口音,娇声喝道:“住口!你满口胡言,敢情找死。”说到这里,他又转回原来位上,涎着脸笑道:“姑娘切莫生气,四海之内皆兄妹也,小兄好不容易,找来此地,实是为着姑娘你来的。”

他干咳了两声,伸手从怀中掏出两片黑色枯草和一个白色纸包,郑重的道:“姑娘千里迢迢,陪著令兄远来云雾山,可是为乌风草的?喏!小兄千辛万苦,才弄到这两片,好使令兄早日康复。这包,这是……还有小姑娘中了摄魂香瘴,余毒未去,这包就是解葯,小兄特为姑娘送来,聊表寸心。”接着又是一个旋身,站到对面。

脸露不屑,学着女人口音,冷冷的道:“我哥哥的伤,已经好啦!谢谢你的好意。至于江湖下五门的*葯,昨日不过一时大意罢了,还用不着什么解葯。”

说着用手向空中一提,好像挽着水桶似的,返身走了几步。突然,他以极熟悉而迅速的身法,回到原位,脸上露出失望神色,十分焦急的追了上去。一面说道:“姑娘,难道你真的如此无情,不肯和小兄一谈吗?”

他说到这里,略为一顿,又突露惊喜,猛的双臂一伸,向空搂去,口中叫道:“好姑娘,小兄知道你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我俩且到林下去坐坐,让小兄细诉衷情。”

“拍!”一声清脆的声音,谷飞虹自己向面颊上掴了一掌。又含笑说道:“小兄自从那日客店中,一睹芳姿,刻骨相思,直挨到今天,好姑娘,好妹子,你就可怜可怜我罢!”

他骨头奇轻,再次向空抱去!

“你敢情找死!”女人声音一声娇叱。

他踉跄后退,一个身子蓦地向地上坐去,两手抱头,呜呜地哭了起来。这是一幕活剧!谷飞虹兼饰两角,身段台步,表演真。把那天在云海樵子茅屋的经过,重演得丝毫不漏。直看得尹稚英啼笑皆非,十分感叹,瞧他恁般疯疯癫癫,敢情定为自己发了花痴?

要知谷飞虹这种倏男倏女的行迳,如引用近代医学上的名称,那就呻“精神分裂症”。探其主因,不外是受了某种过度刺激,心理变态,精神分裂,使一个人有时会变成两重或三重性格,倏男倏女,闲言表过。

谷飞虹趺坐地上,双手抱头,一阵呜咽,忽听房门外有人叫道:“谷师弟,你又在发梦呓啦?快醒醒!”

“啊!何师兄,没……没有。”

谷飞虹一个虎跳,跃起身来,口中自言自语的道:“该死!今天师傅教的,差点竟忘了练习。哈!哈!百变神通,随心所慾!哈哈哈哈!”

他一边笑,一边很快的从怀中掏出四五个磁瓶,一个个放到桌上。接着又取出一面小小铜镜,拉过凳子,正好面对自己这边板壁坐了下来,一手又把灯盏移近了些。

尹稚英见他轝动奇突,不知他又在玩些什么花样?但自己身在虎口,方才因为听到敏哥哥的声音,才要瞧个仔细。现在既然瞧清楚,只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人,自己再呆着干吗?

她别过头来,侧耳一听。右边邻室中,几个海南门人,已经没有声息,敢情都已入睡了?唉!时间还早,自己总得等他们悉数入睡,才能悄悄出去。不然,万一惊动了麻旡咎,自己可不是他对手?她一想到逃!心情又立时紧张起来。

突然谷飞虹又在尖声尖气的,装着女人声音说话了:“不要!不要!丑死啦!王三元这人多难看!不要!”

他学自己的声音,倒真还有点像!

“王三元”这三个字,听得尹稚英心中一懔。王三元不是敏哥哥的杀父仇人,他怎的突然说起王三元来?心念一动,赶紧凑着小洞,再次瞧去。这一瞧,不由使她猛吃一惊。只见面对自己板壁坐着的,那是什么谷飞虹?这人三十出头,生得獐头鼠目,脸色微黄,嘴上还有两撮鼠须,形状极是猥琐。左手握着一面小小铜镜,正在独自端详。这是怎懊一会事?尹稚英一头雾水,疑云重重,敢情这人还会妖术?

“好!好!你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窥穴岂无因似真实幻 问心原有愧接木移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