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1章 月黑风高千里缉双寇 林深野旷狭路遘夙嫌

作者:东方玉

尹姑娘灵机一动,对啦!我不会用敏哥哥的眉毛,鼻子,加上自己的眼神,再把嘴chún轮廓画大一点,不就得了吗?

她对着镜子,重新勾勒了一阵,果然给自己创造出一个既不像敏哥哥,又不像自己的脸谱来。心下这份高兴,真喜得眉飞色舞!收拾好小磁瓶,关上房门出了客店。

原来大街上十分热闹,行人摩肩,商肆如云,仔细打量了一阵,竟然已经是湖南的常德!街上兵器铺不下七八家,但大多数兵器皆是普通护庄团丁和武场中用的。

尹姑娘挑了一支青钢剑,又因自己的“玄阴针”没带在身上,又买了二十四枚枣核针,以备不时之需,然后在餐馆里进了午餐,回转客店。但走进店堂,气氛显得有点蹊跷!时才过年,居然客店里来了不少旅客,把房间全住满了?而且大家各自紧闭着门,并没有什么谈话之声。只有客堂中,似乎散坐着两三个汉子,一脸江湖气息、自己一进门,就两眼闪烁瞧个不停。

尹姑娘装出毫不在意的回转房中,顺眼瞥了王三元何成蛟两人住的那一间。他们竟然也把房门闭得紧紧的,好像从早晨就一直没有出来过。敢情高卧房中,在做清秋大梦!客店中静寂得有点怕人,也似乎暗藏着一件江湖事件。

这种气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尹姑娘那会把这些放在眼内,解下长剑,安心睡了一个午觉。一天的时间,就很快的消磨过去。屋子里逐渐昏黑起来,店伙掌上了灯。

尹姑娘佯装着打个呵欠,自言自语的道:“赶了几天路可真累死人,一坐就睡着了。喂!伙计,我懒得再出去啦,有什么吃的,你给我送来就是!”

店伙心里可真纳罕,这敢情全犯了懒病?全店客人好像订了盟约,今天不能上街似的一个个全吩咐自己,把晚饭开进房去。当下唯唯答应,返身出房,不多一会就把晚餐送来。

尹姑娘晚餐之后,等伙计收去碗筷,掩上房门,独个儿闭目养神,静心谛听着院子里,走廊上,可有什么声息?

时间慢慢地过去,街上更锣,一次次不断传来。

初更,二更,二更一点,二更半,三更三点!更声入耳,这正是夜行人开始行动的时间了!

客店的东路院、西房、后墙上,全有极其细碎的声音,隐约传来。屋面四周,果然来了不少人。

尹稚英佩好长剑,挂上镖囊,一口气把油灯吹熄,轻轻推开房门,闪入走廊。四下一瞧,黑黝黝,静悄悄,没有半点人影。急忙一个飘身,挪到王三元何成蛟两人房前,迅速地在纸窗上截了个小孔,闭着眼往里一瞧。只见一灯如豆,吐着半明不灭的火焰。两个瘦小的身形,好像正在蒙被大睡,一动不动。

前窗蓦地响起一个大汉的吆喝之声:“王三元,何成蛟,还不出来叩见许堂主领罪!”

尹姑娘听得一愣,这到赶巧!屋面上严阵以待,原来也是为了这两个贼子而来!

如今既已证明这两人确是敏哥哥的仇人王三元,何成蛟了,自己那得怠慢。再一细瞧,这两个贼子睡得好沉,依然拥被高卧。这情形不对!轻轻一推,房门应手而开,原来只是虚掩着。

尹姑娘一个箭步,窜近床前,剑尖一挑,揭开棉被,那里还有什么王三元何成蛟的鬼影子?

“啊哟!不好!”这两个贼子,既然拜在百变大师通幻道人门下,当然也学会了易容之术。敢情早已瞧到苗头不对,化装潜逃!

“好狡猾的贼子!”尹姑娘恨恨的骂了一声,身形才动。

只听窗外又有人大声喝道:“王三元,何成蛟,还不快快出来受缚,难道要太爷们动手不成?”

“真是蠢材!”尹姑娘冷哼一声,暗想两个贼子,决不会逃出好远,自己还是追人要紧!想到这里,一晃身窜出房门。猛觉金风劈面,一柄单刀,业已盘头盖顶而下!

尹姑娘不避不闪,左手一探大食两指已把对方刀尖捏住,冷冷的道:“你们是那一条线上的朋友?招子不量量我是谁?”(你们是那一路的朋友,眼也不瞧瞧我是谁?)对方是个彪形大汉,一看自己单刀,被人家捏住。心头一惊,但依然硬朗的道:“相好的,难道没看出我们是跳板上的吗?”(朋友,难道没看出我们是帮里的)尹稚英脸色一沉,问道:“合字是跳板上的,窑堂按在那里?”(你们弟兄既然是帮里的,香堂在那里?)这汉子听对方一递chún典,(江湖切口),更是惊疑。目光望着尹稚英,徐徐的道:“石臼湖。”

尹稚英手指一松,放了对方单刀,急急问道:“你们是黑龙帮?为了追缉王三元何成蛟两个叛徒来的,快带我去见你们许堂主。这两个贼子已经溜啦!”

这几句话的工夫,只听窗户上哗啦啦一阵大响,立时有三四条黑影飞入房内。敢情他们全瞧到了房中空空如也的情形,不禁“咦”了一声。

这汉子一眼瞧到来人,立即身子一挺,大声说道:“报告许堂主,有一位合字上的朋友,要见你老!”

“啊!那一位道上朋友,要见许某?”声音宏亮,人随声出。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瘦削汉子,黑龙帮日月堂堂主许君武。

尹稚英见他眼神充足,太阳穴高高鼓起,分明是位内家高手。连忙抱拳说道:“小妹尹稚英,久仰许堂主英名,不想在此地得瞻荆州。”

许君武闻言一怔,瞧着尹稚英略一打量,大笑道:“兄弟还当是谁,原来是英名远播的红线女,尹女侠!久仰久仰!”他说到这里,突然一顿,接着又道:“尹女侠侠踪在此现身,想来必有见教?”

尹稚英点头道:“许堂主此来,敢情为了缉拿贵帮叛徒王三元何成蛟两人,实不相瞒,小妹也因发现这两个贼子,乃是小妹哥哥岳天敏的杀父仇人,才跟踪在此。不意这两人最近投拜到崆峒百变大师通幻道人门下,学会易容之术,现已悄悄逃走。”

许君武听得微微一呆道:“什么?这两个贼子居然又投到崆峒门下!这样一来牵连又多了不少!”

接着说道:“敝帮夏帮主,因这两个贼子,败坏帮纪,又害了岳少侠令尊,是以严饬兄弟必须把两人追缉回帮,亲交岳少侠处理。不料他们狡狯成性,善于躲藏,始终找不出下落。最近帮中弟兄见到他们在湖南出现,才由兄弟亲自赶来,不想又被兔脱。不过在这客店内外,均是敝帮弟兄把守,谅来不会逃出多远,兄弟这……”

他话没说完,窗前突然有人朗声问道:“许堂主,你在和谁说话?两个贼子得手了吗?”

白影一晃,轻飘飘的落下一人。

“哈哈!严兄弟,你来得正好!这……哦!我倒忘了,你和尹女侠,原是素识。”许君武爽朗地笑着。

“这……这位小弟有些面善,只是想不起在那里见过。”进来的白衣书生,望着尹姑娘微微发愣。

许君武也感到事情大出意外,脸露讶异。

“啊!严大哥,小妹尹稚英,你怎地认不出来了?”

尹姑娘瞧着白衣秀士严靖寰,叫了一声。突然想起自己脸上易了容,叫人家如何认得出来?连忙轻笑了声,道:“小妹因怕被两个贼子,认出面目,才易了容呀!”

白衣秀士严靖寰闻声喜道:“果然是尹姑娘,你怎地会到常德来?”

尹稚英笑道:“说来话长,这时两个贼子怕已经逃出老远,我们还是追缉回来再谈罢!”

白衣秀士连连点头,三个人一齐踪身上屋。日月堂主许君武从怀中掏出一面白色小旗,向四面展了几展。民房暗陬,立时窜出二十来个彪形大汉,各人手上全执着明晃晃的单刀,躬身施礼。许君武说出两个叛帮贼子,业已在逃,问大家可曾见到有什么形迹可疑之人,从客店中出去?

果然其中一个大汉说道;“报告堂主,小的确曾看到一对腰背佝偻的老年夫妻,由客店中走出。”

许君武不觉一怔,尹稚英连忙接口问道:“你看到他们往那个方向去的?”

那大汉答道:“小的好像看到他们往西南去的。”

尹稚英急道:“准是他们,好狡狯的贼子,许堂主,严大哥,我们还是快追才好!”

许君武方才听尹稚英说过,王三元何成蛟两人,业已投入崆峒派百变道人通幻门下,敢情学会易容化装之术,那末这对老年夫妻可能就是两人。也连忙挥手道:“你们留一半人在这里继续搜索,其余的就跟我同去!”

黑龙帮弟兄,平日训练有素,这时许堂主一声令下,早已分作两拨。另一拨由小头目带领,依然向客店四周分散开去。

白衣秀士严靖寰可真不懂那两个乡下老夫妻,怎会就是贼子?但许堂主此时正在分派人手,自己不便多问。

“严大哥,我们快追!”尹稚笑话声才落,刷的一声,人已凌空掠出。

严靖寰不敢怠慢,立即一长身跟踪飞起。后面许君武也连忙挥手,率同十来个弟兄,急急追赶!他内功精深,一阵工夫,业已和严靖寰首尾相衔。一瞧尹稚英却身如电射,一点黑影,像浮矢掠空般早已飞出十来丈外。自己成名多年,在黑龙帮中也算得一流高手,竟还不如人家一个姑娘家,心中不无惭愧,是以尽量施展轻身提踪,向前急赶。一前两后,三条黑影有若风驰电卷,眨眼工夫业已追出常德城郊。

尹姑娘秀目前纵,果然发现远处有两条黑影,蠕蠕而动,只因相隔太远,看不真切。

“哼!贼子,今天看你们能逃出姑娘手去?”

想到这里,立即猛提一口真气,身形同时加快!两条人影,业已逐渐迫近。前面两人似乎轻功极为低劣,远望过去,果然是一对乡下老夫妻装束。这一阵追逐,两下里只剩下一箭之遥。两个贼子,敢情也已发觉了后面有人追赶,更形慌张。但凑巧前面是一片丛林,十分茂密,两人抱着同样心思,只要钻进林中,性命便算拾得,是以拼命的往前急奔。

尹姑娘当然明白两人的心意,此时三更才过,距天明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若容两人逃入林中,那里还想捉得到?芳心大急,脚下也更加加紧!

正在此时,树林中忽然走出两个人影,凝神而立。瞧着两逃三追向林中急奔而来几人,齐声大喝:“站住!”

两个贼子业已奔近林前,眼看性命得保,冷不防林中还有人等侯。后有追兵,前无去路,怎不惊得失魂落魄,跄踉却步!待定它一瞧,不由大喜过望。匆匆忙忙跑近前去,低声说了几句。果然其中一个一言不发的向后略为挥手放过两人,依然静立如故。这一耽搁,尹稚英也已一阵风似的到了临近。秀目一掠,早瞧清楚面前站着的,乃是两个青袍僧人。左边一个面如黄蜡手捧降魔杵,右边一个面如锅底手执铁牌。有若一对门神,纹丝不动,拦住进路。

尹姑娘是什么人?瞧着这付神气,心中有数。倏然停步,问道:“两位大师傅拦住在下去路,意慾何为?”

她因这两个和尚放走了敏哥哥的仇人,自然是盛气相问。

左边黄面和尚闻言之后,脸上微露不屑,冷冷的道:“以施主的身手,追赶这两个武功低劣之人不知又是为了什么?阿弥陀佛,得饶人处且饶人,施主请看贫僧薄面,放他们去罢!”

尹稚英听他口气,果然是有意挡横,不由“哼”了一声,问道:“那两个贼子,是大师傅什么人,值得大师傅如此维护?”

黄面和尚依然冷冷的道,“我佛慈悲,普渡众生,相遇即是有缘之人,何必一定要是贫僧什么人?”

尹稚英怒道:“那么大师傅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

黄面和尚还没答话,蓦听站在右边的黑面和尚,厉声喝道:“小子!佛爷管了又待怎的?”此人声若洪钟,敢情有几斤蛮力!

尹姑娘他见出口伤人,陡的柳眉一竖,娇叱道:“秃驴,你出口伤人算得什么出家人?姑娘的事,凭你还不配伸手,去!”去字出口,一招“手挥五弦”,左手突然挥出。

黑面和尚不想对方说动手就动手,出手竟有如此快法。话刚入耳,一股强力劲风业已拂上肩头。瞧不出对方轻轻年纪,内劲真还雄浑!

“吭”的一声,一个高大身躯,随着尹姑娘一挥之势,登登登,一连后退了五六步,才站住桩。

这时日月堂主许君武和白衣秀士严靖寰,也正好赶到。

黑面和尚,这下可直羞得一张黑脸,赛若猪肝。暴吼着,一抡铁牌,戟指尹稚英喝道:“野小子,来来,佛爷在兵刃上叨教你几招。”

许君武连忙迎上一步,拱手为礼,朗声笑道:“兄弟许君武,忝掌黑龙帮日月堂,这位是红线女尹稚英尹女侠。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月黑风高千里缉双寇 林深野旷狭路遘夙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