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2章 传说各纷纷三湘多事 所约何迟迟五通截人

作者:东方玉

赤发尊者厉声问道:“不然呢?”

乌蒙老怪也厉声喝道:“不然,就得连你一起留下!”

赤发尊者狂笑一声,右手禅杖,往地上猛力一顿,插入地中。口中冷冷的道:“那倒未必见得!”

乌蒙老怪盛怒道:“不信你就试试!”

第二个试字才一出口,双臂一圈,手掌连挥。十几条锐利阴劲人同时分袭赤发尊者全身正面十几处大穴。

赤发尊者心头一凛,双掌疾抡,全力封开他几手强劲攻势。又还击了两掌,然后各自跃开。这虽然只是几招攻拒,但却是性命相搏。不仅招式狠辣,间不容发,而且每一出手,都暗蓄内劲。若有一方手脚稍缓,或是内功和对方差得悬殊,早已当场立受重创。是以两人各自跃开之后,脸上都有些微微变色!站在赤发尊者身后的四个黄衣老僧,原是大雄寺五大监寺,赤发尊者的同门师弟。武功虽然及不上赤发尊者,但也相差无几。这时瞧到赤发尊者和乌蒙老怪动上了手,大家都是行家,自然瞧得出来。自己大师兄在内力方面,和对方相较似乎略逊一筹,四个人不约而同向前垮了一步。

恽奇恽异兄弟两人,一捧判官笔一执虬龙棒分站在乌蒙老怪身后。瞥见四个黄衣僧人向前移动。两人打了一个暗号,左手迅速的套上麂皮手套,伸入左边革囊之中,也向前逼近过去!

乌蒙老怪和赤发尊者各自跃开之后,他铜铃似的眼光扫了四个黄衣僧人一眼。脸露不屑,回头向恽奇恽异喝道:“奇儿,你们退下去!”那知就在他略一回头之际,口中忽然“唔”出声来。

赤发尊者闻声抬头,鼻孔中也“嘿”地冷哼了一声。

这两人一唔一嘿,大家眼光,不约而同齐来路上望去。这时八九条人影,正朝自己这边飞驰而来。

瞧身法竟然没一个弱手!两方的人以敌友未分,全都懔然变色。日月堂主许君武向身后十来个帮中弟兄,略一挥手,要他们退到林边。自己和严靖寰。尹稚英三人,也退下两步,全神戒备。八九条黑影逐渐由远而近。

迎面一个身材高瘦,颔下留着一部山羊胡子的老者,突然呵呵笑道:“乌蒙山主和太行尊者居然全在这里,真是巧会!哦!哦!还有许堂主!”

此人声若洪钟,笑得十分爽朗!这时大家业已看清发言的老者,原来是威震长江上下流的排教首席长老独孤峰。他身边微慺着腰,手执旱烟管的矮小老头,却是排教三长老的老二向老爹!啊!还有!那秃头红脸的,是昆仑四老拏云手万松龄。面貌清瘦的,是以劈空掌闻名的少林寺护法祝三立。白发白须方面大耳的,是交游遍天下最近又以大破五台山而名震一时的老镖头金刀褚瑞芳。这几人身后,还跟着三男一女,那只有尹稚英和严靖寰认识,男的是褚家麒、褚家麟、祝世杰、女的就是褚家凤。咦!

他们怎会也赶到这里来了?

尹稚英心中暗暗纳罕。

却见乌蒙老怪双掌高举,纵声大笑道:“今天是什么风儿,把你们几位全凑在一起来了!敢情有什新鲜事儿?”这时万松龄、祝三立、褚老镖头也纷纷和两人点头为礼。赤发尊者虽因五台山这档事和昆仑少林,尤其是褚老镖头心中不无芥蒂。但人家既然招呼在先,自己不好不理,只得也勉强答礼。

向老爹却双肩一耸,吸了两口旱烟,向乌蒙老怪笑道:“说起事情倒真是有一件事,不过乌蒙山主平日难得向中原走动,这次也许例外。”

乌蒙老怪突然双目圆睁,大声问道:“向老哥,你说可是一个月后的碧落之会?”

向老爹哦了一声,道:“敢情乌蒙山主也接到了碧落宫的请柬?不过那是一月以后的事,咱们这一回却是眼前的事儿。”

乌蒙老怪听得大感不耐,脸色一沉,道:“向老哥,你怎不说说清楚?”

向老爹头颈一缩,吐着舌笑道:“啊啊!山主这个火爆脾气,数十年来倒还真是老样!”

乌蒙老怪脸上微微一红。

独孤峰连忙接口笑道:“近日江湖上传说纷纭,老哥大概也有个耳闻?碧落真君这次不但向枯木大师挑衅,而且江湖上各门各派,全都接到了一张请柬,邀请参加他一月后的‘碧落大会’。名义上当然和当年泰山论剑的性质相同,是属于以武会友。实际也许还另有阴谋也说不定,这倒是一月以后的话。兄弟和万老哥等一行,却是为了万老哥他们从五台山下来有一位姓尹的女侠突告失踪。据各方面所得的蛛丝马迹推断了那尹女侠失踪之日与海南来人由太行山下来的时间极为吻合,可能就是被海南来人掳去的了……”

乌蒙老怪笑道:“你们这就合伙追踪?”

独孤峰笑了一笑道:“事情还不是如此简单!当时万老哥的小师弟昆仑一少岳少侠和万老哥的令媛,联骑追踪,那时他们还认为是玄阴教派人所为,两人兼程赶追踪上神女峰去!”

尹稚英听得心中猛然一震。哟!敏哥哥、琪姐姐,果然赶上巫山去了,万一把事闹情大,这该如何是好?

但此时人家话还没说好,自己不好是突然插口,只得沉住了气,听独孤长老继续往下说去:“可是岳少侠,万姑娘两人,一去之后,竟然杳无消息。当然!以岳少侠和万姑娘的武功而言,可以说断不会失陷在神女峰上。后来万老哥他们,根据各方线索推判,知道尹女侠准是落在海南来人之手。如果岳少侠两人,扑上神女峰找不到尹女侠下落,再一听到江湖上的纷纭传言,把各种情形连贯起来,也许会推想到海南掳人这条路上去。这就和祝老哥、褚老哥,赶到敝教,因为海南来人无论来去,湖南当然是必经之地,当由兄弟通令敝教坛下弟子随时注意。果然!前天下午就发现海南门下的踪迹,一行八骑向南急驰。咱们此来,第一当然希望把尹姑娘截下来,万一截不住人家至少也要阻拦岳少侠和万姑娘,别忙着赶上海南去,大家好从长计议。可是追到现在还是被海南的人先走了一步。”

尹稚英听他说到这里,并没说出敏哥哥消息,心头紧张,正得出声相询。

蓦听赤发尊者急吼着道:“独孤老哥,你说海南贼道业已往南去了?”

独孤峰笑道:“敢情尊者也是为了追踪海南之人来的?”

赤发夺者这回却并不答话,陡的脸泛怒容,喝了声:“好狡狯的贼道!”接着向乌蒙老怪说道:“老怪物,此时我尊者急须追踪海南贼道,要先走一步,咱们这场过节,只要你划下道来,我无不遵命。”

乌蒙老怪点头应道:“好!老夫就等‘碧落大会’之后,再作了断好了!”

“好!”赤发尊者提起禅杖,口中叫了声好,人却已经双足顿处,率着四个黄衣老僧和两个徒儿,匆匆离去。

几条人影,瞬即闪入黑沉沉的夜幕之中。

尹稚英却在此时,一闪身跑近万松龄跟前,急急问道:“万伯父,敏哥哥琪姐姐两人不知可有下落?”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万松龄弄得十分糊涂。无端端地怎么又钻出一个女子口气,男子打扮的少年出来?口中敏哥哥琪姐姐的也叫得怪亲热!就在他微微一愣之际,只见对面少年淡淡一笑。

熟练迅速地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磁小瓶,打开瓶塞用手指轻轻一蘸。接着双手向脸上一阵搓抹,立即换了一人!

万松龄呵呵笑道:“咦!尹姑娘,果然是你!还学会了百变大师的易容之术!”

话没说完,突见褚家凤惊喜的叫了一声:“尹姏姐!”

她人早已一个rǔ燕投怀,向尹姑娘扑来:“尹姐姐,你快些告诉我,怎么来的?嗯!真急死人呢!”

褚老镖头瞧着尹姑娘安然脱身,心头极是高兴,连忙拦着他女儿笑道:“你别缠着尹姑娘,好让她把此行经过说出来,反正尹姑娘回来了,咱们就无须再紧追下去。唔!独孤长老,现在咱们可以好好的到贵教坛上,叨扰一番哩!至于岳少侠和万姑娘的行踪,这得由贵教负责连系,在半途上截住他们,别闯上海南去就是了。”

独孤长老掀髯笑道:“这个自当遵办。”说着回头向乌蒙老怪笑道:“乌蒙山主,碧落之会为期非遥,如不嫌弃,同上敝教去盘桓上几天,老朋友也可畅叙一番,如何?”

向老爹没等乌蒙老怪开口,就抢着说道:“老夫下山而来,不到你们擅上痛饮几杯,又上那儿去?不过你酒可准备好了没有?”

他学会乌蒙老怪的口气,这末一说。不由引得乌蒙老怪哈哈大笑,道:“向老哥,你这一说,倒真给你说到我老怪心眼里来了,只要有酒喝,我老怪什么地方都去。”

祝三立忙道:“我说独孤长老,这会你们君山倒可挂上一块招牌,专门接待各路上海南去的人物,怕不大大的捞上一笔?”

向老爹瞪着祝三立道:“祝老哥,你敢情瞧着眼红?”

他们一阵说笑,日月堂主许君武因王三元何成蛟两人,业已漏网。自己责任未了,便向众人告辞,俾便继续追缉。

独狐长老摇手道:“王三元何成蛟两人,既是岳少侠杀父仇人,又是贵帮叛徒,他们只要在湖南地面上还怕逃上天去?许堂主远来不易,且到敝教去住上几天,此事由老夫派人查探就是。”

许君武心知推辞不得,只好说道:“既然老长老吩咐,在下只好厚颜打扰。”这时尹稚英也把别后情形,同大家细细述说了一遍她只是把谷飞虹学着自己和敏哥哥口气说话这一段,略过不说。大家听尹姑娘说起碧落三仙的麻旡咎以“隔空擒拿”一招之间就把她制住,不由全都一愣。在场诸人都十分清楚,她武功剑术,决不在自己几个老一辈的之下。对方一招就把她制住,还可说尹姑娘一上场,疏于防范。但崆峒五通的百变大师通幻道人,也只在人家举手之间,就栽了觔斗。这就可见碧落宫三仙,确实不可轻视。碧落三仙已是如此,碧落真君自然更厉害!难怪他野心勃勃,抱着独霸武林有惟我独尊之念了。看来一月之后的碧落大会如无奇迹出现,中原武林这场浩劫在所难免呢!几个老一辈的想到这里,不由全都心情沉重起来。褚家凤却拉着尹稚英的玉手,唧唧哝哝地向尹姐姐诉说别后情形。她从岳天敏,万小琪联骑上神女峰,说到万松龄、庞百川、祝三立、公孙明等一干人追截金花剑莫寒波以及自己爷爷向南北镖行发出紧急通知,要各地同道协助查访尹稚英下落。终于发觉海南门人一行的动向和出事日期,极相服合,猜想尹稚英可能落在海南来人手上。又恐怕岳万两人闯上神女峰发生误会,才由公孙明兼程赶赴四川,好把两人截回。

大家却一路南下,到了排教总坛。再由排教通令水陆各地弟子,侦查海南来人行踪,详细说了一遍。直听得尹姑娘十分感动的流下泪来!为了自己一人竟然劳师动众还发生了如许事故!她寻思这许多人,怎会如此重视自己,关心自己呢?唔!他们为了关心一个人,重视一个人,才连自己也关心重视起来了,这就是敏哥哥啊!她想到敏哥哥,一丝甜意从挂着晶莹泪珠的脸上,突然绽出笑容。可是再一想敏哥哥和琪姐姐两人,为了追踪自己,不知是否已经闯上神女峰去?最好紫衫剑客公孙明能把两人截回,否则这事情耵闹大了,她脸上不禁又露出一丝忧虑。

“噫!褚家妹妹,锦云妹子呢?”她突然想起众人之中,怎地不见上官锦云?又低低的问了一声。

褚家凤笑道:“哦!我忘了告诉你呢!上官姐姐已由庞老前辈伴送她上西天目去了。”

这时独孤峰、向老爹、万松龄等人和乌蒙老怪也边说边走。到了五公桥,向老爹找到三艘排教弟子的快艇,大家分别落船。排教长老从不轻易出门,教下弟子奉若神圣。这会许多贵客,居然由两位长老亲自陪来,落了自己的船,这还得了?三艘快艇上的水手一个个精神抖擞,何用吩咐,早就使出吃奶气力,掌柁的掌柁,划桨的划桨。三艘快艇在水面上像箭一样的飞驶起来。船头上这时也早已香烟缭绕,摆出了排教中最隆重的香阵。显示出船上的人乃是排教中至高无上的权威人物。三湘七泽遇上这种情形,其他的船只就得纷纷让道,引帆远避。

旭日东升照得水面上霞光万道。波光云影,长天一色!三艘快艇又稳又快的转出沅江直奔君山,忽见江面远处,隐隐现出一条快艇,乘风破浪迎面而来!双方船只一来一去,全都运桨如飞,距离自然逐渐接近。三艇快艇上的水手,眼看对方竟敢朝着自己这边开来。难道瞎了眼连香阵都没瞧清楚?若要换在平时,早就大声吆喝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传说各纷纷三湘多事 所约何迟迟五通截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