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3章 群英集三湘恩仇未了 片帆济苍海碧落同登

作者:东方玉

通化道人这时业已引剑出击,“天魁点元”一点寒星,疾向自己眉心刺到!

古九阳微微冷哼,“拂尘清谈”一缕劲风,刚向剑尖上卷去。忽然人影乍闪,通化道人早已飘然避去。另一个身躯微胖的道人,却已欺近身来。手中长剑一招“风雷交击”幻出两朵剑花,分向自己上下两路,冉冉攻来。

古九阳几曾受人如此戏侮?大喝一声,白玉拂尘一招“天罗地网”随之还击。只见千百缕银丝,劲气密布,由上而下,由下反兜。不但对方这一招奇袭,硬行封开,而且旨在卷飞对方长剑。这一招如果换在平时,通一道人功力再深,只要长剑被古九阳拂尘缠上,就非脱手不可。但他因身在剑阵之中,五行生克,相互为用。

通一道人剑才收转,通霄道人未待古九阳变招,又抡剑攻上。这一阵五行变化,游走出剑,彼退此进,正反互易。

古九阳虽然未为所困,但心中也不无惊骇!暗怔:“通天剑阵”果然名下无虚,自己倒得小心应付才好!心念转动,立即功运全身,拂尘当胸,凝神默察剑阵变化。

通化道人那容他静以观变,蓦地口中喊了一声“疾”!长剑疾举。向空中划起斗大一个圆圈。只见其余四人,疾然转身,四柄长剑由四个不同角度同时出手。

剑阵突然加速,五条人影,交互易位。刹那之间,剑光大作,五支长剑,经阵法转动,竟然幻出数支剑光,分从四面八方刺击而来!要知“通天剑阵”乃是崆峒派镇山之艺,寓五行生克正反循环之理。

五支长剑联合施为不但天衣无缝,而且威力之大,等于合崆峒五通的全部功力为一人。然后一招一式的施开出“通天剑法”。更因每个人的进退攻守不停的变易,带使全阵也在不停的变换。这等变换,就脱离五行生勀变化的常规。使被困阵内之入,纵然能敌得住五人功力,也瞧不清这等随时变换奇异无常的阵法。

古九阳瞧了一阵,依然识不透个中玄机。但觉五人游走,突然加快,眼前人影乱闪,剑光虹影,迅如掣电。威力之强,压力之大,实在非同小可。

但碧落三仙岂是等闲?虽然瞧不清人家阵法,听风辨位也可听得出五人出手部位和剑尖的飒然风声。白玉拂尘随手挥洒,便被封解开去。“五通剑阵”在武林中与昆仑派“少清剑阵”,少林寺“罗汉阵”,武当派“两仪阵”,列名四大阵法。数百年来无人能破。当然!像万小琪那样学会了专破“通天剑法”的“玄天十二式”把剑阵破去,自然又作别论。

通化道人目睹古九阳居然随手挥洒,便把一支支长剑架开。大有从容应付不把“通天剑法”瞧在眼内之概。心中又急又怒,霍地一个转身,振臂一圈,长剑斜指,口中一声清啸。

“通天剑阵”陡然逆变,但听四外的三通一剑,齐声长啸。道袍飞动,剑光甫转,斗转星移的身法步法,剑式阵式,同时变易。情势也立时大异,五柄长剑,自然发出呼呼锐啸,混合成风雷万钧之势,疾扑而至,但见漫天剑光,交织成一片剑幕,迷漫剑气,冲霄而起。直若滔天波涛,汹涌翻滚,阵法越转越快,剑势愈演愈密。俄倾之间,但听阵阵风雷之声隐闻阵外。

崆峒四通一剑和碧落宫三仙的古九阳六条人影,全已隐没在白茫茫的剑光之中。以古九阳的功力造诣,也觉得他们剑法浑成,压力集中一处重逾山岳,自己已有不胜负荷之感。心头一震,暴喝声中右手白玉拂尘向身前一圈,布起一层护身真气。右掌扬处,招“五雷轰顶”分向面前五条人影,连续拍出五股掌风。这一招五掌正是海南风雷掌中最厉害的绝招。何况出手的又是碧落三仙的古九阳。一掌推出风雷隆隆,五股狂飙罡劲,势若奔雷,往五人身前撞去!四通一剑各依剑法,游走出剑,不防对方有此一着,如要闪身躲避,阵法岂不立呈松懈。

五人同一心理,急忙各挥长剑,便以本身功力,挡他一掌。

轰,轰,轰,轰,轰!五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

通天剑邬赞廷,闷哼一声,踉跄后退了七八步,一个站立不稳猛的跌坐在地。原来古九阳劈出的“五雷轰顶”一连五掌,前面四掌因为须连续发掌的缘故,当然力道较逊。而那最后劈出的一掌,却正是风雷掌全力一击的所在。正好“通天剑阵”中由反变正,通化道人下来是通一、通霄、通灵,最后一掌轮到邬赞廷手上。

通天剑邬赞廷在崆峒派中号称“五通一剑”,论功力剑法原也不弱。但和五位师兄相比自然要略逊一筹。因为第一他是俗家弟子,不比五位师兄专心一致的浸婬在武功之上。第二是五位师兄在通天剑阵上,差不多全下了二三十年苦功,平日经常操练。

而邬赞廷呢?虽然懂得阵法正反变化,但不是经常练习,这次因四师兄百变大师通幻道人云游在外,临时递补,难免生疏。是以在“通天剑阵”而言他是最弱的一环。

古九阳风雷掌“五雷轰顶”最后一掌,也是最具威力的一掌击到邬赞廷头上。因为五掌分别击出,五个人各自封架,不能发挥联手合击之用。这就变成了邬赞廷和古九阳的单独接触,当然优胜劣败,立分颜色。

邬赞廷直被震得后退了七八步跌坐地上。四通眼看邬赞廷伤在对方风雷掌下焉得不急?齐声厉喝,四柄长剑,立即展开猛攻。“通天剑阵”虽然五去其一,差幸平日联手合击各有心得。此时凭着纯熟运用的奇奥变化,倘不致因此受阻。

古九阳一击得手,那边容对方剑阵再生变化,白玉拂尘借机施展绝学。千百缕银丝散作一篷白气,纷向四外兜起。丝丝微啸,立时大作!剑光银线,相映成趣。五丈方圆,全被凌厉劲风,森森剑气包得水泄不通。无情居士木遵化和师弟摇头狮子饶天来,霹雳手邝六甲虽觉对方剑阵厉害,但师叔没有命令不敢随便出手,依然木然而立。另一边邬赞廷被风雷掌震得血气浮动,自知受伤非轻,也跌坐地上,调气疗伤。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崆峒四通际此成败关头,咬牙切齿各尽全力。发挥“通天剑阵”和“通天剑法”的精微之学和古九阳殊死硬拼!但剑阵合五人功力与四人的力量,其间终究少了一个人。任你凭着累积经验和纯熟技巧可以弥补于一时,也不能持续于久长。何况五行生克正反变化,原本不能缺少一个方位,运行上难免不有暇隙。

古九阳一柄拂尘翻天覆地,已够四人应付,他左手风雷掌,又不时发出隆隆之声,乘隙抵暇,滚滚出击。眼看“通天剑阵”,已没有先前威势。

以通化道人为首的崆峒四通虽未落败,也危机倾刻,败象渐露。

正当此时,猛听林外一声吆喝:“师兄勿急,小弟来也!”

呛啷声中,一道白虹,连人带剑,向场中直落。

站在一旁的无情居士木遵化要待搁阻已是不及!那人身未落地,长剑疾挥。刷刷刷,攻出三剑。此人突然而来,猝然发难,古九阳再是了得也不禁微微一愣。就这一缓之势,“通天剑阵”立时又恢复原位。不但恢复原位,而且声势又陡然转盛。五剑连绵又把古九阳困入剑阵之中。原来此人正是百变大师通幻道人。他在常德客房上,冷不防被麻旡咎用“干天三昧神功”一拂之势,把全身衣履烧成灰烬,这个大觔斗以崆峒五通身份,如何受得了?当时回转客店换了道袍,嘱咐王三元何成蛟两人,仍在店中守侯,自己不出一月即可赶回,这就急匆匆出门而去。一路上更到处贴上五通找人的暗记,向北赶路。无巧不巧在城陵矶发现了师兄们的踪迹?而且又值“通天剑阵”露出败象之时赶到。

四通因通幻道人的突然现身,不由精神大振。前面说过,崆峒五通浸婬在“通天剑阵”上差不多全有二三十年火候。通幻道人的加入“自然和通天剑邬赞廷的凑数,不可同日而语。这会“剑阵”展开。

比之先前威势也就截然不同!

古九阳身在阵中,立刻感到压力大增,对方五个人浑然一体,一招一式等于化成了一个绝世高手,在和自己过招。碧落三仙再是了得,也难和这五人合一的阵法相抗。左冲右突,一柄拂尘逐渐有点施展不开。五支长剑的冲天剑气,也越来越炽!

通天剑邬赞廷经过一阵运功调息,翻腾血气渐渐平复。睁目一瞧,“通天剑阵”如飞运转,正在发挥无上威力,把古九阳困入核心。心知四师兄业已赶到,不由心头大放,但一回顾,只见站在一旁观战的无情居士木遵化,面色凝重,率同身后两个唐装大汉,正向剑阵中缓缓逼去,心中一急,猛然跃起,摆手中长剑,直向木遵化迎去!无情居士木遵化跟随碧落宫三仙垂三十年,平日足不出宫。武学造诣,在碧落宫第三代中首屈一指。这时一见通天剑邬赞廷搁在自己面前,不由冷哼一声,叱道:“你负伤之人,还是站开去好!”语音冷漠,还带着瞧不起人的成份。

通天剑邬赞廷,在江湖上也算得一号人物,居然被碧落宫第三代门人如此轻视。这口气又焉能咽得下来?闻言狞笑一声:“你试试就知!”霍地欺身发剑,一招“龙门三击”,银光乍闪,疾向木遵化当胸点出!

木遵化脸上冷笑未敛,身子不避不让,右掌翻起横拍剑身,挡住了对方剑势。左手骈指如戟,随势微侧,已点到邬赞廷“咽喉”,“肩穴”,“巨骨”三处穴道。

通天剑邬赞廷,和五个师兄,号称崆峒“五通一剑”。江湖上既以“通天剑”三字,作为邬赞廷外号,自然对“通天剑法”有极厚的造诣。此时一见对方如此张狂,心头大怒,暴喝一声:“来得好!”

长剑疾落,“倒卷流沙”翻腕演为“满天云雾”。

电光乱闪,迅如奔雷,展开通天剑法。高手过招,讲究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你快我也快,木遵化虽只一双空手,但骈指如戟,所使的却是海南独门的“风雷剑诀”。忽而点戳,忽而劈击,力透指尖,劲风如缕。一经展开,宛若两柄利剑,凌厉无匹,虚实互用,极尽诡异之能事!

通天剑邬赞廷初时尚可平分秋色,但交手到三四十个回合之后,渐觉屈居下风,剑势逐渐缓慢。

无情居士木遵化却是愈打愈是强劲,漫天指影,滔滔而来!

邬赞廷眼看以自己崆峒五通一剑中人物,竟然连人家名不见经传的第三代弟子都还不如,心头这股气愤如何消得?长剑一紧,攻势反而更加凌厉。但他毕竟方才被古九阳风雷掌所震,伤势初愈。何况剑术一道,讲究心剑如一,以意驭剑。他这一动无明,便是大失着,攻势虽然凌厉,其实已成了强弩之末,焉罢久恃?这一点他自己当然清楚,急攻硬拼,无非想侥幸取胜,一泄胸中之愤罢了!

古九阳被困在“通天剑阵”之中已经完全采取了守势。一柄拂尘只是围身乱转绕成一圈白影。他凝立其中,对身外狂涛似的剑风,竟然置之不闻。这应该属于势穷力竭,负隅之争?但崆峒五通为首的通化道人,目光何等犀利?瞧着对方虽然屈居下风,但尚不致还手无力,此种情形大有蹊跷。心中不禁渐生疑窦,碧落宫三仙中人物那有如此不济?一面催动阵法,一面却细心观察。

只见古九阳身在拂尘疾围之中,似在默运某一种奇特功夫。不是吗?对方顶门上业已冒起一缕青烟袅袅直上,居然凝而不散!方想招呼四位师弟小心注意。蓦听古九阳一声狂笑,一柄拂尘脱手挥出,疾如流矢,猛向对面通一道人打去。一个身子凌空跃起,脱出剑阵,斜飞出去三丈来远。照说“通天剑阵”一经发动,任你踪身飞跃,阵法始终如影随形无法脱出。但因古九阳在阵中耽了许久,对五行生克变化业已摸熟。对方五人相互轮替的先后次序也可预测先机。是以觑准通一道人将要闪身尚未闪身,拂尘就迎着打出。只要通一道人受阻,其他的人来不及抢出之际,剑阵就有了一丝空隙。虽然只是一丝,但古九阳已足可趁机脱出阵去!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眨眼工夫,通一道人刚待闪身而出,古九阳一柄拂尘已挟着划空尖风,袭到身前。

通一道人功力深厚,虽然事出仓猝,也毫不显出慌张,长剑疾发对着拂尘拍出。这一下两下里全都运上全力,急袭而来的拂尘虽被拨开。但通一道人执剑右手直震得一阵酸麻,不但长剑差点脱手而出,人也被震得后退了两步!

古九阳身刚飞出,通天剑阵中,三四条人影挟着闪烁剑光也跟踪追出。通化道人因早生戒心,连忙喝了声:“师弟们止步!”追出去的通一、通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群英集三湘恩仇未了 片帆济苍海碧落同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