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4章 此情难已一少躬碧落 化身无数五岳闹魇宫

作者:东方玉

却说我国南海的海南岛,原名叫做琼州岛,北与雷州半岛相望,为我国第一大岛。

四季皆夏,十分炎热,土壤肥沃,天产丰富,惜至今犹在半荒凉状态之下。山脉系粤桂间的勾漏山脉,分支南走,由雷州半岛越南,起而为五指山脉,因黎人环居其下,又称黎母岭。这五指山当真像人的五只手指,笔直平放在海南地图之上一般。五条山岭逶迤数百里,深菁陡壁,瘴疠尤多,峰峦深处,除了猛兽毒蛇,出没其间之外,可说亘古无人。五指山五峰插天,终年云雾缭绕,不见天日。

桂南虞冲志谓:“山极高,在云雾中,黎人目辨识之。”与地纪胜引图经云:“每日辰己后,云气收敛,则一峰插天,至申酉间,复蔽不复见。”

山下住着的黎人,形态凶恶,终年赤躶,只腰下团一条短短布巾,全身黑如煤炭,还过着半原始的生活。但他们却懂得炼钢制刀,削竹造弩,而且生性凶悍嗜杀,汉人尤视为畏途。

武林一代怪杰的碧落真君,凭着他超世绝俗的武功,率领三个门人,创教海南。不但收伏黎人,而且在五指山下的抱龙岗,大兴土木,建造了覆广十余里的辉煌宫殿——碧落宫。广收门徒,雄霸天南!

数十年来,中原武林,从没有人到过,也从没有人敢轻捋虎须!这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也是江湖中人心目中的魔宫!

抱龙岗,原是五指山山脉交错之间的一块盆地,四外群山环列,林木翳迷,不是碧落宫的门下,有谁会闯到这种荒远的穷山恶水中来?但是毕竟有人来了!那是天色快要黑的时候,一条人影,不!一缕轻烟,出现在群山之间。飞掠疾驰,好像在找寻什么?因为飞跃得太快了,看不清衣着,也看不清人形,只是一缕青烟,一缕“淡烟幻影”!

那确实是人!不是吗?有时他略作凝视,接着又星丸跳跃似地在苍茫群山中起落。

眨眼工夫,已翻过七八座山顶。天色已完全黑齐,半轮明月,不时从云层的空隙里吐出微弱的光辉。万木萧萧,中间传来猿啼兽嗥,使人怀疑此身已不在人间!他忽然停住脚步,敢情有点累了,要休息片刻?月光之下,才看清楚那是一个年才弱冠的英俊少年,生得剑眉星目,脸如冠玉,chún若涂朱。身上穿着一袭青色长衫,腰悬一支形式奇古,非金非玉,通体黝黑光亮的龙形长剑。真如临风玉树,举止潇洒已极!

“咦!方才分明听他们说什么二师伯从中原擒回来姓尹的小子,已经送到吊桥那边拂云岩天囚里去了。”

“吊桥!怎会找不到吊桥?”

英俊少年剑眉紧蹙,脸上露出十分焦灼的神色,自言自语的说着!忽然!他目光落到前面山崖之中,侧耳细听、似乎隐隐有人声传来!

“此处显离魔宫已有十来里路,山崖中的人声可能就是看守拂云岩的人,自己总算没有走错路!”

想到这里,突然脚步加快,一连几个起落,直向崖下飞去!身刚落地,忽觉眼前一黑,进入了一条山腹甬道之中。

英俊少年,不但身法极快,而且内功精深,目能夜视。他略一打量,这条甬道,只不过两百来丈光景,两边石壁,光滑异常,地下是虽逐渐往上的斜坡,但也极为平坦,分明是人工开凿而成,决非天然!那阵人声,正是从甬道尽头处传来,而且还夹杂着拍手叫嚣之声!再一细听,好像人数颇多,但勾稠格磔,有若鸟叫卞根本一句也听不懂!

英俊少年,艺高胆大,并没把他们放在心上,依然顺着甬道走去!走完甬道,又转了两个弯,他突然放慢脚步,抬头向前望去!只见前面出口之处,也是一片由山岩开凿出来的平台,约有二三十丈远近,一直通到一座并不甚高而十分陡峭的石山之下。从山脚起,还铺有数百级石级,直达山顶。

甬道出口的平台上,左右两边,依岩筑着两排简劣石屋。这时在两排石屋中间,正燃着四五支用松枝扎成的火把,火光熊熊,浓烟薰天!两个面目黎黑,赤躶着上身,腰带弯形牛角刀的黎人,正在你扭着我,我扭看你,活像两条蛮牛相互角力,口中还不时发出咿咿呵呵的呼喝。四周,围着十来个同样打扮的人,跟住两人,不停的拍手叫嚣。

英俊少年经过一阵打量,心头暗忖:“这群黎人,看情形就住在两边简劣石屋之中,他们似乎是专门守卫这条甬道的人?前面那座石山,一路都凿着石级,敢情山上就是拂云岩天囚了?”想到这里,立即吸了一口真气,脚尖轻点,一条人影比流星还快,由甬道凌空直起,从黎人头上飞越而过,直向石山奔去!

这十来个黎人,其蠢如牛,那会察觉,何况他们又在兴高采烈的当口?

淡淡黑影,横掠长空,一连几个起落,便已到达石山,又是一阵踪跃,何消片刻,就飞上山头。

啊!山顶上果然发现了一条二十余丈的铁索吊桥,横过千丈绝壑,通过对面一座插天高峰的山腰之间!

绝壑底下,水声隆隆,黑沉沉的被夜气所掩,看不清有多深?矗立高峰,插天而起,白茫茫的被云层深锁,看不清有多高?绝壑对岸,远望过去,铁壁千仞,尽是悬崖危岩,嵯峨怪石,似乎别无通路?但既然发现了吊桥,对面就是拂云岩了,天囚,自在其中!

英俊少年,精神陡振,立即腾身飞起,向铁索吊桥上奔去!足尖微点,人已滑出去八九丈远,两个起落,便跃到吊桥尽头。身临切近,突然瞥见吊桥两边,竟然站着两个面目黧黑,上身赤躶,腰带弯形牛角刀的黎人!这一发现,彼此相距,已只有数尺之遥!因为英俊少年,身法实在太快,两个守桥的黎人,愣头愣脑的,那里看得清楚?

英俊少年志在救人而来,这一陡然发现,那容两人瞧清?身形如风,一个旋身,骈指如戟,虚虚戳出!两缕指风,分向两人“肩井穴”上点去!指风过处,两个守桥黎人,却视若无睹,理都不理,依然相对而立,毫无损伤!只是口中“咦”了一声,好像被这阵突然吹来的风声,感到异样而已。

英俊少年心头大凛,自己方才拂出的隔空点穴,即使江湖上一流高手,也难幸免!两个其蠢如牛的黎人身上,难道还有远胜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硬功的上乘横练功夫不成?要知最上乘的横练功夫,浑身穴道,全都封闭,只有一处死穴怕人袭击之外,就是内家掌力,也无法伤他。因此,练成这种功夫的人一和人动手,最占便宜,因为他的致命死穴,必需练在极为隐秘之处,在他容易保护,在敌就难以发现。

海南碧落宫,可真不可小觑,连这守桥之人,已是如此厉害!

英俊少年一楞之余,他救人心切,那还管得许多?剑眉一剔,一双长袖陡然疾挥而出!两个守桥的黎人,刚刚瞧到自己身前,忽然微风一闪,多出一条人影,口中堪堪“咦”出已被一股无形罡风,凭空拂出!

两条庞大黑影,悄无声息的往绝壁下面坠去!

英俊少年走近对山,仔细一瞧,只见在危岩耸立,怪石嶒崚之间,发现一线羊肠,从峰腰逶迤深入!这一路忽险忽夷,忽高忽低的约摸走了顿饭光景,前面现出一个天然大岩穴。洞口上横刻着“天囚”两个大字。洞边也竖着一块青石,上面刻的是“擅入者死”。天囚,果然给自己找到了天囚!总算数千里奔波,渡海南来,并没白费!

正当此时,忽然一声女子的尖锐叫声,传入耳际!仿佛听到有人叫着:“敏哥哥,你快来救我啊!”

这声音多么熟悉!只听得英俊少年心头猛震,迅速的用目光向大岩穴中瞧去!那声呼叫,直如破壁而出,好像还在岩穴深处,听来并不真切。

这时他那还怠慢,立即功运全身,急匆匆往洞中走去。岩洞里面,一片漆黑,十分宽敞!突然,一个女子声音,又在幽幽地叫道:“啊!敏哥哥,你来了,快来救我呀!”

英俊少年这会听清楚了,声音确由石壁中传出。不是她,还有谁来?

“英妹,你在那里?”

………………

“英妹!英妹。”

………………

女子的声音,只叫了一声,就阒然无闻,不再出声。

英俊少年倏然止步,正在谛听之际,忽听不远之处,突然响起一个男人冷峻的笑声!这声冷笑,十分短促,也十分阴森,使人毛骨悚然!

英俊少年心头一凛,立即一个旋身,星目如电,向四外射出!纵深不到十丈的岩洞之中,虽然漆黑,但那里逃得过他的神目,四周一瞧,静悄悄的,那有半个鬼影。

“呛!”一道青中透紫的光芒,从他身边射起,偌大一个岩穴,立时照耀得四壁皆青,岩洞尽头,原来一排横列着六扇石门,因为石门颜色和石壁完全一样,黑暗之中极难看得出来!这时被剑光一照,居然看得一目了然!六扇石门,上下不但装有活旋,而且还有两道嵌在石壁中间的石拴闩闭。如果不是在外面开启,被关在里面的人,武功再高,也难破壁而出!

英俊少年心中大喜,他来不及拔闩启门。右手一挥,背虹闪过,两道石闩立被切断,落到地上,发出砰然巨震!靠右边两扇石门,就在此时,也突然被人由被面往外推开。

一条人影同时疾冲而出,快若闪电,向泂外飞去!口中叫着:“敏哥哥”,娇声摇曳,去得老远!

英俊少年堪堪削断石闩,冷不防她会一冲而出,去得恁地快法!微微一愣,连长剑还鞘都来不及,慌忙跟踪飞出。

“英妹!英妹!”

羊肠小径中,云月迷蒙,虫声唧唧,那里还有人影?心头一急当真非同小可!立即施展绝顶轻功,急起直追,足不点地的奔出羊肠小径,掠过铁索吊桥。身子刚由石山上飞落石坪!蓦觉眼前景物大变,四五支火把,依然火光熊熊,松烟触鼻,但十几个赤躶着身子的黎人,却东倒西歪,死了一地!再一细瞧,浑身上下,一点伤痕也没有!看来敢情全是死了不久。

英妹的武功,自己知之甚稔,决不可能在顷刻之间,把十几个练有横练功夫的黎人,一起杀死。难道今晚除了自己,还另有碧落宫的敌人进来?对了!这批黎人,致死之因,自己虽然瞧不出来,但极可能是中了某种剧毒!唉!这样一来,可能会立时被碧落宫的人发觉,好汉架不住人多,自己还是赶紧找到她,早些离开为是。想到这里,正想举步。猛听一阵“当”“当”钟声,连续不断的从远处响起!

深山静夜,这一阵急骤钟声,听来十分清晰,那正是从碧落宫方向传来!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今晚碧落宫另有强敌压境!本来这机会再好没有,自己救人之后,正好从容离去,但她……偌大的五指山,她匆忙逃走,一时又到那里去找呢?他忧心如焚的走出甬道,猛的一声长啸,身形平空飞起八九丈高。

在空中略一舒展,活像一条神龙,伸屈之间,迅速无比的扑落在一株高大树巅上。轻轻一掠,平空飞出!又是一声轻啸,划破长空!

英俊少年用绝顶轻功,身如电掠,带着轻啸之声,满山乱飞,挨次找寻!半个时辰下去,他不知翻过多少峰峦,依然找不到她的影子。哎哟!不好!这一带不见她的踪影,敢情她奔了相反的方向,往魇宫而去?一念及此,心中更为惶急,唉!说不得自己也只好重往魔宫一闯!当下那还怠慢,转身就向碧落宫方向奔去!这会他尽量施展轻功,山林树梢之间,飞踪急掠,何消片刻,抱龙岗已在眼前!金殿贝阙,画牙飞檐,一片碧瓦,重重殿脊,矗立在群山环抱,古树葱笼之间,那正是名震武林的海南魔宫——碧落宫了。就在他略一驻足之际,忽然从林中窜出四个手执刀剑的劲装汉子,距自己三丈远近,拦住去路!这一下大出英俊少年意料之中,只因他来时自问行踪甚是隐秘,而且凭自己这身轻巧,绝不可能轻易被对方发觉!回头一瞥,只见又有四个少女,手提长剑,在身后出现!这倒好!前后八人,立时把自己成了包围之势。

对面一个年纪较长的汉子,这时长剑一指,大声喝道:“小子,你夜闯碧落宫禁地,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快随我们去见值日师兄,听候发落!”

英俊少年心中有事,那有时间和他们啰唆,也沉声喝道:“你们大概都是碧落真君的徒子徒孙了,快快让开,我不为难你们!”

“嘿嘿!小子!碧落宫那有你卖狂的份儿?”年长的喝声未落,手上长剑,立即分心剌出!

其余三人,也摇动兵刃,向前围来!

英俊少年冷哼一声,待他们迫近,左手衣袖一摇,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此情难已一少躬碧落 化身无数五岳闹魇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