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5章 浩劫五百年赤衣创教 孤行数十载碧海长吟

作者:东方玉

瞧他瘦小枯干,已经只剩下一把骨头架子,可是在武林中的声望辈份,却极其崇高!他正是被誉为中原武林第一高手之称的太行山大雄寺方丈枯木和尚!

他身后一排站着九个和尚,一个身穿大红袈裟赤发披肩的是赤发尊者,其余八个黄衣僧人,是大雄寺八大护法。他们全都手持禅杖,凛然而立!

碧落真君瞧清来人,不由笑容一敛,脸色突变!

枯木和尚一眼看到谢旡殃和岳天敏,万小琪,尹稚英等人站在一起,心中也大感惊异。这魔头到海南来又为了什么?当下双手合十,低喧了一声佛号,道:“谢道友数十年不见,丰采依然,今天什么风把你也吹到海南来了?”接着目光一转,又道:“哈哈!岳小施主也在这里,当真巧极!”

谢旡殃还礼道:“大师好说,我是找小兄弟来的!”说着用手指了指岳天敏。

岳天敏谦恭的向枯木和尚作了一揖,还来不及答话。

碧落真君已气得厉声喝道:“原来你们是约齐了来的!不过我碧落宫可不是叙旧聚会之所,诸位有话,不妨等办完了正事再谈。”

枯木和尚一张瘦得只有皮包着骨的脸上,勃然变色!那双深陷在眶内的眼睛,立时射出两道比电炬还亮的光芒。足见他内心愤怒,已到了极点!

碧落真君派门下弟子,用“碧焰阴雷”,震毁大雄寺山门,还声言要他自动取销“武林第一高手”的称号。这在雄踞武林两百年的大雄禅寺来说,真是有寺以来第一件大事!

武林中人就是平素涵养再好,碰上了这类上门挑衅谁都无法忍受。何况又是平素目空四海,自尊自大的枯木和尚?虽然明知碧落真君号称海外第一大魔头并非好惹,但这口气又如何咽得下。这才率领赤发尊者和八大护法亲上海南问罪!此时一见碧落真君高踞玉辇,大不剌剌的出言不逊,心头自然十分盛怒。但他总究是一派宗师,长眉微轩,手拨念珠,低喧了一声佛号。然后徐徐的道:“真君道法通玄,雄踞南海,中原武林固然不在你眼中,但老衲不远千里而来,如此岂是待客之道?”一字一句,说来极为缓慢。可是听到之人,耳中恍若闷雷!

除了谢旡殃,岳天敏,万小琪,尹稚英和碧落宫三仙的司元虚,大雄寺赤发夺者,八大护法等寥寥十余人之外。场上数以百计的碧落宫第三代弟子,莫不闻声变色。被震得心神慾碎,面现惊怖!

谢旡殃连忙牵了凤儿小手,用本身真气护住她全身,免被枯木和尚的“狮子吼”声波所震!

碧落真君不由微微的皱了皱眉,突然仰天打了一个哈哈!然后徐徐的道:“本宫因鉴于泰山论剑以还,三十年来盛会久旷,所以订了一月之后,广约同道切磋武功,大师一份请柬想已收到了罢?”

碧落真君,这一声“哈哈”,乃是针对枯木和尚的“狮子吼”而发!他使出海南风雷门的“雷厉风行”,内气震荡,风云变色。居然和佛门中的“狮子吼”,有异曲同功之妙。

海南门人,因所习原是“风雷心法”,是以倒能镇定如恒!两个绝世高手,见面之后,就暗中较量了一手!

他们一个是佛家旁门,一个是玄门左道,而且都到了出神入化之境!这一较量,显见功力悉敌,难分轩轾!

枯木和尚也暗暗点头,这魔头功力,虽未高出自己,也决不在自己之下!闻言冷峭的道:“碧落大会的请柬,武林中稍有声望之人,全都有上一份,老衲自然也收到多时了。”

碧落真君又打了一个哈哈,道:“这就是了!大师如果依约而来,本宫自然待以贵宾之礼,可是大师不按会期前来,还纠众夜闯碧落宫,难道当真视我海南无人吗?”

这回却轮到枯木和尚狂笑了。他长眉轩动,厉声喝道:“碧落真君,你创教海南,老衲远处冀晋,双方风马牛不相及。你纵容门下,趁老衲云游未归,上门寻衅,居余使用歹毒无比的‘碧焰阴雷’,炸毁山门。大雄寺在江湖上虽然算不了什么,但两百年来还无人敢如此公然挑衅,老衲尊重你多少总是一派宗主,才亲上海南,向你讨个公道。至于这位谢道兄,阴山派开山宗师,真君也是旧识,这位岳小施主昆仑高弟,老衲极为心折之人,海南相值,各有因果。不错!夜闯碧落宫,老衲果然也有不是之处,碧落宫虽号称魔窟,究非龙潭虎穴,凭老衲还不至纠众而来,这点真君倒大可放心!”

枯木和尚这一番话,说得义正词严,不卑不亢,碧落真君一时之间,真还想不出适当措词,回答人家。怔了半晌,才道:“近闻中原武林,奉大师为第一高手。试想当年泰山论剑,与会之人,各怀绝艺,寸有所长,尺有所短,谁也不敢以此自居,更无排名之举。本宫为使天下武林,公平竞争,在碧落大会之前,请大师暂时取消“武林第一高手”头衔,参加盛会。如果大师技艺胜人,此一荣誉自然仍归大师所得。因此派劣徒专程前往宝刹,齌书晋谒,面陈曲折。或许大师外出,致双方各有争执,宝刹人多势众,劣徒在不得已情况之下才放了一枚阴雷示威。所好宝刹既未伤人,容本宫查明真相,如确是劣徒不对,自当命他向大师负荆请罪。”

碧落真君话声方落。枯木和尚突然一声长笑道:“真君广发请柬,不惜纵徒向大雄禅寺挑衅,原来志在‘武林第一高手’这块头衔?老衲出家之人,五蕴皆空,这‘武林第一高手’的称号,无非是江湖好事的人叫着玩的,老衲自知万万担当不起。何况传入那些自命不凡,心胸狭窄之徒,说不定反替大雄寺带来麻烦!真君如果瞧得不顺眼,喏!喏!就烦谢道长和几位小施主作个证人,老衲举以奉赠就是!至于令高徒毁我大雄寺山门一节,那更是简单!只要真君慨赐一粒‘碧焰阴雷’,交由小徒在你碧落宫大门上,来个依样葫芦,大家两不吃亏,老衲不为己甚,立即告辞!”

枯木和尚这一席话,词锋犀利,咄咄逼人!

碧落真君虽有问鼎中原,一争“武林第一高手”的雄心。但此时被枯木和尚当面揭穿,出言讽刺,而且还说什么不为己甚,要自己慨赠“碧焰阴雷”,炸毁碧落宫大门!他当着两代门人,如何受得了?

古月似的脸上,气得脸色铁青,浑身颤抖,蓦然问道:“如此说来,大师夜闯碧落宫,倒是蓄意寻仇而来?”

枯木和尚手拨念珠,声音也突转严厉,接着说道:“那么大雄寺山门,就自白被你毁了不成?为友为敌,老衲既然来了,就悉凭真君吩咐。”

碧落真君两条长眉一竖,怒道:“枯木和尚,中原武林容你自高自大,须知碧落宫却不容你撒野卖狂!”

枯木和尚嘿然冷哼了一声道:“碧落真君,别人怕你海南魔宫,老衲还不在乎这些!”

两人这一声色俱厉,大有立即动手之势。碧落宫门人,和枯木和尚身后九人也全剑拔弩张,纷纷戒备!

这时只见静立在一边的阴山派开山宗师飞天神魅谢旡殃,缓步而出,敝声笑道:“哈哈!两位都是数十年潜修,灵台空明的一代宗师,何苦为些许小事,伤了彼此和气?此中因果,谢某适才已听出一点端倪,武林恩仇,往往大风起于萍末,以两位的声望成就,如果或走极端,可能从此引起武林一场极大风波。谢某不自量力,再作一次调人如何?”

他语声未落,蓦听由远处高空,飘来一声宏亮的:“无量寿佛!”人随声到,一条灰影,宛若振翼高飞的大鹏,敛翅下坠,倏然飘落场中!

碧落真君还当枯木和尚约来的人,枯木和尚听他口喧道号,也当是碧落宫的高手,双方全都凛然一惊。因为光凭来人这手法,错非数十年修练曷克臻此?就是连昆仑一少岳天敏,也心头暗自诧异。自己出道江湖,虽然只有短短二年时光,但各门各派的一流高手,自己也差不多见识过不少。可是像来人这种功力,除了游戏风尘的第一奇人醉仙翁,和眼前的飞天神魅谢大哥,碧落真君,枯木和尚等寥寥几人之外,实在想不出是谁来?急忙举目望去,原来来人是一个白发披肩,长眉下垂的老道人。身穿一袭灰色道袍,飘然而立!

“哈哈!道兄,你来得好快!”

谢旡殃话才出口,只见白发老道回头向万小琪打了个稽首道:“麻冠参见掌门人!”

万小琪连忙还礼,叫了声“师兄”!

原来这白发老道,正是崆峒名宿麻冠道人!他这时徐徐转身向碧落真君打个问讯道:“善哉!善哉!真君请恕贫道擅入之罪!”

碧落真君看清来人,心头微微一凛!暗想中原武林中高手,一个个赶到海南,当真是约齐了来的!

但人家词色甚谦,也连忙在玉辇上欠身道:“麻冠道友毋须客气,今日碧落宫何幸,竟然有如许高人莅止!”

枯木和尚自然认识这位崆峒派硕果仅存的名宿。不过风闻他在崆峒后山潜修,不预尘事。怎会突然下山,而且还向姓万的小姑娘说什么“麻冠参见掌门人”?崆峒派掌门人是五通之首通化道人,怎会变成了这女娃儿?他心中正在生疑,只见麻冠道人已向自己面前行来!“无量寿佛,大师久违了!”

枯木和尚双手合十道:“久闻道兄潜修养真,不预尘事,今日一见,果然道气盎然!”

麻冠道人长叹了一声道:“武林浩劫,已迫眉睫,眼看群魔乱舞,赤焰燎原,谢道友方才之言,确有至理,以两位在武林中的声望,此时携手合作,恐犹嫌不及呢?”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然后又道:“大师请恕贫道直言,太行山大雄寺此时恐怕已在劫数之中了。”

麻冠道人此言,当真语惊四座!太行山大雄禅寺,两百年来在江湖中威名之盛,足与历史悠久的少林寺并驾齐驱。何况枯木和尚又有中原武林第一高手之誉,错非像海南碧落宫,名震寰宇的一代大魔头碧落真君,谁敢轻捋虎须?但此言出之于崆峒名宿麻冠道人之口,又不能令人不信,枯木和尚听得大为惊诧,几乎不相信自己耳朵!虽然这海南之行,大雄寺九大高手已悉数随行,但手中数百僧侣,各有职守,武功均不弱。何况自己和各门各派之间也并无深仇大怨,一时实在想不出重大变故的由来。微微一怔之下,立即问道:“道兄此话怎说?”

麻冠道人打着稽首道:“不但大师宝刹,发生了重大事故,就是整个武林,也已掀起了轩然大波。真君一月后的碧落大会,怕也难如期举行,另外也许会有意外之变哩!”

麻冠道人,好像越说越严重了,还频频念着:“善哉!善哉!”

碧落真君嘿然怒哼道:“如此说来,敢情中原武林中一批自诩为名门正派的老不死想联合起来对付异己?这倒好!让他们一起来了,瞧瞧到底还是道长,还是魔高?”

麻冠道人听得连连摇手,忙道:“真君切莫误会!天下武林,红莲白藕,殊途同归,那有魔道之分?这档事说来话长……”

枯木和尚不耐的道:“道兄方才见告,大雄寺发生了重大事故,究竟如何?”

麻冠道人郑重的道:“贫道赶来之时,听说黄河以北的武林同道,业已全遭厄运,宝刹名震遐迩,自然首当其冲,大势所趋,大师暂请稍待,容贫道详细说来,大家再作计较。”

谢旡殃听他说得如此郑重,忍不住插言道:“道兄说得如此严重,到底中原武林,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

他这一问,当然也是所有在场的人的同一问题,是以数百道眼光,全都集中到白发飘然的麻冠道人一人身上。只见他徐徐说道:“三位一代宗师,声威久着,武林掌故,自然知之甚谂,不知还记得当年一度崛起的赤衣教么?”

谢旡殃沉思有顷,讶道:“赤衣教?道兄说的,可是当年扬言‘赤旗所指,遍地骷髅,’的赤衣教?”

麻冠道人点头道:“一点不错!赤衣教主茅通,昔年在嶓冢山创教,被昆仑派玉虚真人一掌惊退,就销声匿迹了数十年。不料最近又突然出现江湖,说什么‘万派归一,四海同赤’,要把天下武林,一网打尽。”

枯木和尚听到“赤衣教”三字,也不由悚然动容,忙道:“果然是赤衣教侵扰寒刹,老衲非亲自赶去不可。”一面忙向碧落真君合十道:“老衲目前因寒刹有事,咱们两家这场过节,容老衲日后再行了断如何?”

碧落真君微哂道:“既然大师宝刹有事,只管请便!”

枯木和尚匆匆回头,向静立身后的赤发尊者等九大弟子,大袖轻拂,就待转身!

麻冠道人突然喊道:“大师且请留步!”

枯木和尚身形一停,麻冠道人又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浩劫五百年赤衣创教 孤行数十载碧海长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