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6章 正义在人间名湖生色 单骑上少室古刹蒙尘

作者:东方玉

洞庭君山的排教总舵,最近突然热闹起来。

湖面上平日鸡得见到的排教接待宾客的精致画舫,也不停地行驶在岳阳市区和君山之间。连巡逻用的梭形快艇也全数出动,不但加强了君山的巡逻,而且进出频繁,好像十分忙碌!

岳阳的茶馆酒肆中,一般好事的人,大家都不免窃窃私议,相互探询,到底排教总舵发生了什么盛大之事?耳朵长的人,在多方打听之下,自然得到了消息。这是洞庭湖上的一场盛会,也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逢的大事!那就是天下各大门派的顶尖人物,都到了岳阳!

来的不是各门各派的掌门人,至少也是代表一派的重要人选。

这又是什么大会呢?既然是武林中人的集会,不外比武较技。但这次却完全不同,是为了共同抵御扬言“赤旗所至,遍地骷髅”的赤衣教,这是为武林卫道统,为人间除凶暴的正义之师!据说连若干年前的几个厉害人物,也都要亲自参加呢!尽管人们纷纷猜测,水旱两路的马匹船只不停往返,但岳阳城里的旅馆客店生意并不茂盛。敢情这次盛会极端秘密,所有与会的人全被招待到排教总舵去了。

昆仑一少岳天敏等一行由海南归来,到达君山之时,排教总舵上,业已群彦毕集,计有乌蒙派乌蒙老怪师徒,昆仑派拏云手万松龄,少林寺护法劈空掌祝三立父子,崆峒派崆峒五通,峨嵋派追风剑客公孙明,老镖头金刀褚瑞芳祖孙,黑龙帮白衣秀士严靖寰,和新近才由北方赶来的华山派十字剑董开山。

济济一堂,武林中的各大门派,差不多已到了半数以上。

少林寺一苇大师前几天也在这里,因风闻赤衣教匪徒已有犯山的迹象。他要师弟祝三立父子留在这里,自己却漏夜赶上少室。

还有武当派掌门人玉清真人,本来已派出他门下嫡传大弟子,担任联络工作。昨天也突然撤走了,于是武当一派,临时变成缺席。这次岳天敏等人回来,消息传到君山,最使大家感到意外的;就是同行人中,竟然还有素被中原武林推为第一高手的太行山大雄禅寺方丈枯木和尚和门下九大弟子,数十年不出的阴山派开山宗主飞天神魅谢旡殃。这两位大魔头会驾莅君山,不仅使得在场诸人感到兴奋,而且实力也骤然加强!身为主人的排教独孤长老、向老爹两人,自然更为高兴。

群雄由君山码头一直迎入客厅。宾主落座之后,大家重新见礼,自有一番寒暄,不必细表。不多一会,大厅上排上筵席,众人之间因枯木和尚声望最高,大家推他坐了首席。

谢旡殃第二席,麻冠道人第三席,乌蒙老怪第四席。

万松龄、祝三立、公孙明、褚老镖头等依次入座。

麻冠道人却因本门还有掌门人小师妹万小琪在场,坚决不肯,只得让万小琪和麻冠道人坐了一席。

枯木和尚谢旡殃两人,也再三谦让,才行坐定。

酒过三巡,身为主人的排教首席长老独孤峰站起身来,抱拳为礼,朗声说道:“大师,各位道长,各位老哥,贲临君山,使兄弟和敝教全体弟兄深感光泽。兄弟代表敝教谨以水酒一杯,向诸位深致敬意。”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道:“这次赤衣教主茅通,仗着漠外白骨魔教支持,在嶓冢山复教,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猝起发难。数日之间,横扫北方武林,把几个大门派,个别击破,悉沦魔爪。而且扬言‘万派归一,四海同赤。’和‘赤旗所至,遍地骷髅’,猖獗情形不问可知。日前据说少林、武当两派,同时也接到赤衣教聘函,居然聘请少林寺一心大师和武当派玉清道长,担任该派副教主。这种荒谬行动后面定然隐有极大阴谋自可想见。是以少林寺一苇大师,业已兼程赶返。武当派本来派来这里的一位高弟也在昨日召了回山,更见事态严重。照说赤衣教这样明目张胆,大举出动,大家多少总可探听到一点消息。那知却大谬不然,北方武林同道,闻风归附,目今又向少林武当两大门派上门寻衅之际。大家居然还是探听不出半点消息!兄弟也早已密令长江上下游的敝教弟兄,一体留意侦查。但所得到的报告,不是言人人殊,便是捕风捉影,毫无根据。我想在座的各大门派门人子弟,遍布江湖,所得到的情形也是和兄弟一样。由此可见赤衣教行动诡秘到了极致,真是一场武林中罕有浩劫。在座诸位都是望重武林的一代宗师,齐聚一堂,自有共敉赤焰的高人见解。兄弟之意,希望先推举一位高人主持全局,俾大家能齐一步调,不知诸位还有什么高见?”话才说完,大厅上立时鼓起一片掌声。

只见昆仑四老的拏云手万松龄,接着站起。目光向大家扫了一眼,说道:“各位既然都同意独孤长老的意见,兄弟代表昆仑派,提议由大雄寺枯木大师,主持咱们这个卫道灭魔大会全局,不知各位意见如何?”

乌蒙老怪桀桀怪笑了一阵,道:“枯木大师德高望重,主持全局,最为允当,我乌蒙派首先赞成。”

麻冠道人暗暗向小师妹使了一个眼色,万小琪只得站起身来,恰好阴山派谢旡殃也同时起立。齐声道:“本席深表同意。”

当然其余各派,也纷纷赞成。

枯木和尚平日目空一切,狂妄自大。今日处此场面,眼看各人对自己如此看重,一致推举。无异说中原武林各大门派承认了自己的领导地位。这一荣誉简直莫可伦比!他从首席之上,缓缓站起,高喧了一声佛号,道:“老衲何德何能?敢担当这主持大局的重任?”

金刀褚瑞芳,起身说道:“大师不必过谦,这是众望所归,大师勉任艰钜罢!”

紧接着众人又纷纷附和。

枯木和尚眼看群情如此,心知如果再推,就难免被人讥为惺惺作态。这才合掌当胸,高声说道:“各位道兄既然如此抬举老衲,老衲也无法再辞,好在诸位都是一派宗师,大家共同研究好了。”他微微一顿,继续说道:“不过老衲方自海南归来,赤衣教到底如何情形尚无所知。而且风闻太行山寒刹也在老衲外出之时被赤衣教占据,至今一无消息。方才听昆仑派万大侠谈及,华山派董大侠新由北方赶来,不知能否把所见情形,略述梗概,俾供大家参考?”

大家经枯木和尚一说,眼光立时转到华山派十字剑董开山身上。只见他闻言站起身来,脸上十分愤慨的说道:“敝派惨遭不幸,大师就是不向在下询问,在下也要向诸位报告。不过这确是一件颇为离奇之事……”他说到这里,好像略作沉思,两眼向地下望了一阵。然后抬起头来,继续说道:“敝派掌门师兄西岳老人,近十年来虽然极少下山。但在座各派高人中,想必有不少道长,昔年和敝师兄都有过交往?”

只见席上麻冠道人、万松龄、祝三立、独孤峰、褚老镖头等人,都纷纷点头。

董开山又道:“他虽然年近古稀,生性梗直,嫉恶如仇,这点在座诸位也可证明。”

金刀褚瑞芳道:“不错!贵师兄正因生性嫉恶如仇,晚年才信奉佛教,封剑杜门。”

董开山点头道:“褚老哥说得对极!从这一点上,足可证明敝师兄决不会赞成扬言‘赤旗所指,遍地骷髅’,杀人不眨眼的赤衣教,自可断言!”

大家见他说了半天,还没说到正题。正觉此人年纪虽然不算老迈,说话却显得有点唠叨。

董开山却忽然叹息了一声,道:“这事真是非常奇怪,在下直到现在还想不出道理来!”

他依然没说出奇怪的原因。但在座年龄较大的人,自可想见他此时心情,十分沉重。才令这位名震一时的大剑客,会有这种现象!

“那是半月以前的事,敝师兄在静室桌上发现端端正正放着一张大红色的封套。上面印着‘聘书’两个烫金大字,字下面还画看一个白色骷髅和两根交叉白骨。敝师兄近年学佛,不喜闲人打扰,所以在苍龙岭盖了三间石室。除了运功和诵经之外,可说足不出户,屋中也只有两个敝师侄侍候。苍龙岭峭壁千仞,只有一径盘曲,路不盈尺。不但游人绝迹,就是武功稍差之士,也难以攀登。尤其自从敝师兄卜居之后,门下弟子就在岭下环居,外人可说插翅难渡。敝师兄在静室之中发现这份‘聘书’,自然十分惊诧!尤其骷髅白骨映入眼帘,已极明显是邪魔外道送来的东西。当下抽出一瞧,上面写着:

‘玆敦聘

西岳老人为本教副教主

此聘

赤衣教教主茅通’

上面还印着一颗四方的腥红钤记,敝师兄看完之后,口中重重的说了一声:“邪魔外道,真岂有此理!”就随手搁置,不以为意。当日环居岭下的一班师侄们,听说有人偷上苍龙岭,在掌门人屋内留书,一个个气愤填膺,假如赤衣教匪徒再敢前来,定然要给他一个厉害。当然大家认为对方此一举动,分明是向华山派挑衅。正好这天下午,在下有点私事,下山了三天,也幸亏在下没在山上,才侥幸逃出魔爪。”

要知武林中人,一个个都是血性汉子,师门蒙难,义无独生。

董开山数十年来,也是一条铁铮铮的人物,居然说出“幸亏不在山上”这等话来,岂非大失身份?

一个人到了这种时候,才真正显出人格来。是以大厅上有半数以上的人,全都对十字剑深感不齿。

董开山却深深的吸了口气,续道:“那知这短短的三天,竟然形势大变,数百年来武林中和各派并存的华山派,竟尔堕入万古不复之劫!”他脸上并没有切齿悲愤,却现出一片迷惘之色!“这真是怪事!在下刚一返山,只见一群敝师侄全都在场,一个个脸上露出欣喜之容,瞧见在下纷纷围了上来,说在下晚到了一天,言下似乎十分惋惜。在下心中大感奇怪,难道当真有什么喜事,值得如此高兴?那知在下一问详情,竟使在下听得目瞪口呆!诸位,你们猜猜在下一班敝师侄,当着在下说的什么?唉!他们告诉我的,竟是掌门大师兄已于昨日当众取消华山派,担任起赤衣教副教主来!这当真是睛天霹雳,听得在下真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要知敝师侄们年龄大的,已在四十以上,小的也二十有余,平日里在晋、陕、冀、鲁一带,也全有个万儿。江湖上混的人,岂会连忠姦邪正,都分辨不出来的?但他们都变了!当时瞧到在下脸色有异,竟然众口一词,说起赤衣教宗旨如何光明,目标如何远大。一口一声‘茅教主’,把个邪恶魔道,说成济世圣人。在下这份惊异,简直无可形容,就撇下众人,急匆匆赶上苍龙岭去。”

这时大厅上鸦鹊无声,每个人都被他说得紧扣心弦!

“唉?敝师兄那样嫉恶如仇的人,别才三日,恍如换了一人!见到在下,竟然手捧着那份‘聘书’津津乐道,沾沾自喜,以赤衣教副教主为荣!而且还肃容相告:‘武林中千百年来,门户不除,兵戈不歇,赤衣教“万派归一,四海同赤”,才真是为武林之福,所以他毅然取消华山派,担任起这一项新的任务’。在下大为骇异,细察敝师兄言行笑貌,眼神精气,丝毫瞧不出异样,怎会前后判若两人?

当下就苦口相劝,那知敝师兄却反而笑在下迂腐,不明大局,并说:‘稍事摒挡,当亲自带同在下,面谒失真人,你就会心悦诚服’,在下在这种情况之下,只得唯唯应命,退了出来。后来才知前一日,果然有一个赤衣教匪酋,带着几个教徒前来,主持华山派的瓦解仪式。在下凛骇之余,觉得敝师兄等人,一定着了人家的道。但想了一个晚上,始终想不出这是什么道理。自知如果真的跟随敝师兄前去,以敝师兄的功力尚且中了诡计,何况在下?是以连夜下山,原想找几个同道共同商量。后来听说海南碧落宫柬邀各派,定下月举行论剑大会。在下暗想各大门派群集一堂,定可解答此一难题,这就不再停留,一路南来。恰好沿途听说万老哥和祝老哥等全在这里,心下一喜,就匆匆赶来。”

大家听他说完之后,不由一个个全都面面相觑,作声不得。都想以华山派西岳老人,和终南派白鹤道人的功力,全是数十年修为。在座之人,能够和他俩人相比的也为数不多。居然人家只派上一人,兵不血刃,就立即俯首听命。这简直使人难以置信的事,但明明又是事实。如果照此下去,那末赤衣教标榜的“万派归一,四海同赤”,倒并非夸大之词!

大家正在窃窃私议之时,只见第二席上,站起一个白衣飘忽的中年文士,那是阴山派谢旡殃!他朗朗一笑,说道:“董大侠方才所说,使谢某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那是四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正义在人间名湖生色 单骑上少室古刹蒙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