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8章 飞天小妹绝技戏同门 万妙仙枯屈身附异教

作者:东方玉

岳天敏答道:“这招原是小弟师门‘太清剑法’的第三十五式,以前必须从头练起,才能使真气贯通,剑随式出,现在小弟已能单独使用,收发自如了。”

谢旡殃不由叹道:“昆仑派玄门正宗,武功悉出道学,窥天地之玄机,穷万象之精微,比少林寺传自达摩,何止早上千年?有此精奥武学,自不足异!老哥哥一直自以为闭关三十年,已尽各派之长,由此观之,真是以蠡测海罢了!”

岳天敏忙道:“谢大哥道法通玄,小弟那里能及?”

谢旡殃笑道:“小兄弟,你这不过往我脸上贴金罢了,其实以你所学胜过老哥哥甚远。试想目前你年事甚轻已和我们几个有数的老不死不相上下,若再稍加时日,天下武林第一高手就非你莫属!这样也好,到时群魔尽敛,武林中又是一番气象呢!”他说到这里,忽然“唔”了一声,又道:“小兄弟,你现在到那里去?老哥哥还有一个约会,要先走一步。”

岳天敏道:“小弟方才和醉老前辈相约,要到太室峰去!”

谢旡殃笑容微微一敛,沉吟道:“方才朱缺他们,因慑于你飞剑绝技虽然退去,也许心有未甘,另生阴谋……”

岳天敏忙道:“谢大哥,那么小弟再进去一探虚实如何?”

谢旡殃摇手道:“那倒不必,你只须在附近隐蔽身形,瞧瞧他们可有动静就好!”

岳天敏点头应是,谢旡殃笑了一笑,就携着凤儿小手匆匆离去!

时间三更已经过了好久,疏星淡月,山风徐来!

岳天敏等谢大哥师徒走后,果然依言在少林寺附近,藉着树林隐蔽住身形觑探了一回。只觉寺中还是和方才一样,黑沉沉的,并无丝毫动静。不错!朱缺曾提到江南武林集会君山之事,他们茅教主尚未未知道,是以江南之行,只好暂缓。他原想等到一苇大师返山之后,听取我方虚实,再向教主请示以定行止。目前一苇大师被自己救出,谢大哥的出现,已使他们感到惊恐,最后又经自己露了一手,把朱缺震住了这一挫折他自然要飞报教主之后,再行决定行动。那么今晚不可能有什么阴谋行动,谢大哥许是多虑!时间已快接近四鼓,醉老前辈恐怕已在太室峰等了多时。他脾气古怪,万一去迟了,他老人家会心中不快!想到这里,便不再停留,立即向东奔去!

少室和太室,相距不过十七里路程,在岳天敏来说,何消一盏热茶时间,便已赶到。

他停步四顾,峻峰拔天,古木葱郁,樵径盘折,空山寂寂!太室峰下除了松风流泉,衔山残月,那有醉仙翁的影子?连一苇大师和莫寒波两人,也一个不见!难道醉老前辈等得不耐业已他去?不会!他老人家要自己少室事完之后,再到这里来的,决不会离去!

岳天敏想到这里,目光不期向左首密林掩映的一座小山岗上掠去!醉老前辈会不会在那上面?心念转动,人也跟着踪起。这座山岗其实不过是迤逦起伏的山岭的一个平坡。

岳天敏一连几踪堪堪跃上山顶。忽然耳朵边上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小伙子,快别过来,我老人家正在陪着老魔头喝酒哩!你过来打断我们雅兴,该多没趣!”

声音极细,约在七八丈以外,正是醉仙翁的口音!

岳天敏心中一喜,但也立时警觉,他老人家是用“传音入密”说出。叫自己别过去,其中必有缘故!他陪着老魔头饮酒!这老魔头又是谁?难道他老人家碰上了敌人?念头在他脑中闪电般掠过,目光也就循着声音望去!果然!在距离自己七八丈外的山岗平台上一共坐着四人!

两个靠着大石边上瞑目趺坐的,是少林寺一苇大师和华山派金花剑莫寒波。他们方才身中朱缺的“魔眼神通”,此时好像尚未复原,是以在一旁运功调息。另外两人却端端正正面对面坐在平台中间,双方相距约有三丈来远!这两人自己全都认识,一个是花子模样,腰间插着旱烟管,一手握着酒葫芦,他正是游戏风尘的武林奇人醉仙翁!对面一个文士打扮,一身白衣,那不是飞天神魅谢大哥!他怎地也到这里来了?啊!他们正在比拼内功!

岳天敏瞧得大感惊奇,这是怎么一回事?

谢大哥满脸青气,瞑目趺坐,双掌当胸直竖,正在默运玄功,发挥他的“五阴剑气”!这不是比拼内功吗?但又不像!

醉仙翁虽然也坐在地上,但一脚横放,一脚直竖,左手握着大酒葫芦,凑在嘴上,正在咕嘟咕嘟喝酒!以岳天敏此时的功力竟然也瞧不出来,醉仙翁到底有没有施展内功?

谢旡殃的“五阴剑气”,却已把他全身包住,但他似乎毫无所觉!以常规来说,一般人比拼内功之时,心无二用,目不旁视,更不能开口说话,否则对方即可乘虚而入!但他方才却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向自己说话。尤其“传音入密”这种功夫,内功再高的人,也只能对面才能使出。因为要把声音练成一缕凝而不散的细丝,只能直贯而出,出彼之口,入我之耳。可是自己方才跃登山岗,却在醉仙翁身后,他居然在比拼内功之际,还能使“传音入密”的一缕音丝,往身后飞出。这份功力,简直使人不可思议!

同时岳天敏也恍然大悟,方才谢大哥听自己说出和醉老前辈有约,他沉吟了一阵,就要自己在少林寺附近探听动静。如今想来,分明是故意要自己多逗留一阵,以免阻挠他们比斗。

谢大哥为什么要约醉老前辈在这里互比内功呢?难道他们两人以前有什过节么?方在沉思,醉仙翁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小伙子,别胡思乱想!让老魔头再试一回他那点鬼剑气,能否冲得破我老人家的浑身酒气?”

酒气!内家真气只有罡气,剑气,那有酒气?岳天敏听得几乎要笑出声来!正当此时,蓦听山后树林中,突然传出几声厉喝!中间还夹杂着一个小女孩的惊叫嘻笑之声!那是凤儿,难怪山顶上不见她的影子,又在惹事了!

岳天敏心头一惊,“凌空掠影”嗖的往山后掠去。

“哼!你们当我真的怕你们不成,收起‘五殃针’姑娘一样赢你们!”

凤儿人小鬼大,居然学会了谢大哥的狂妄口气!

“噗!”

敢情那人果然被凤儿打着了什么地方?她笑得打跌,又道:“鬼僵尸,你这会相信了罢!姑娘还是手下留情!”

“鬼丫头,你找死!”

“吱”的一声,好像向凤儿扑去!不好!这是黑白僵尸,凤儿那是他们对手?

岳天敏身形如电,落到树顶上,方想出声阻止,告诉他们谢大哥就在山上。

忽听凤儿冷笑道:“哼!蠢东西,姑娘在这里!”话声未毕,“拍”。的又是一声,黑白僵尸中的一人,似乎又中了她一下。

岳天敏心头大奇,凭黑白僵尸两人的功力,凤儿那能打得到他们?啊!这一个月来,凤儿一直跟在谢大哥身边,敢情教了她几手玩意!自己暂时不要出面,瞧瞧她跟谢大哥学了些什么也好,反正有自己在这里,不怕她吃了大亏。心中想着,这就停住身形往下望去!

只见黑白双尸两个高大身子,四道绿惨惨的眼光紧盯着凤儿。

凤儿却叉着双手,满脸不屑的瞧着他们!

“吱!”

“吱!”两声急叫,黑白人影,一齐璞起,鸟爪似的鬼手带起一阵阴风猛抓而出!他们明明觑准凤儿而发,但小人影轻轻一闪,倏忽不见!不!她居然闪到了黑僵尸身后。

“噗!”又是一掌,打上了黑僵尸腰眼。

这下并不轻,打得黑僵尸高大身躯,往前晃了一晃。

“鬼丫头,今天不……”

黑僵尸声音厉吼,卜的跳转身子。

“吱!”

白僵尸一声鬼叫,鬼爪业已往凤儿当头抓下!这下两人夹击,势若闪电!

岳天敏心中一惊,凤儿身子却像鬼魅似的,轻轻一闪,居然从两人身前闪了出去!

“你也不是好东西!”

“拍!”凤儿在闪出之时,小手一扬,一掌正好拍在白僵尸屁股上。

凤儿足踩七星,身法奇突,真像一缕游魂,闪来闪去飘忽靡定。

黑白双尸蹦蹦乱跳,爪掌抡飞,兀自碰不上她半点衣角!

不!她东一掌,西一掌,手法灵巧,不是打在他们腰眼上,就是拍在他们屁股上,逗得双尸吱吱鬼叫不绝!

岳天敏也心中大为惊异,瞧凤儿这一身法,精妙诡异,居然远胜英妹妹的“飞絮舞步”!敢情是谢大哥新近教给她的。难为她短短时间业已练得如此纯熟!

心念转动之间,白僵尸忽然“吱”的一声跳出圈外,闪着绿阴阴的眼睛满脸惊疑,向黑僵尸叫道:“这鬼丫头使的是‘游魂七星掌’!”

黑僵尸点头道:“不错!确实是‘游魂七星掌’路数!”

凤儿“咭”的笑道:“你们倒还识货!”

黑僵尸厉声喝道:“你是跟谁学的?”

凤儿披着嘴道:“说出来你们两颗鬼脑袋,不缩到脖子里去才怪!”

白僵尸双爪箕张,向前一扬,狞笑道:“小鬼头,你说不说实话?”

黑僵尸拦道:“不可鲁莽,这‘游魂七星掌’乃是师傅老人家精心独创手法,当年连我们兄弟都尚未传授,就闭关潜修,别人决不会……”

凤儿不待他说完,抢着道:“你知道就好!”

黑僵尸楞了一楞,尽量放低声音,既黑又丑的鬼脸上现出温和之色,说道:“小娃儿,我们决不难为你,你且说是谁教给你的?”

凤儿道:“当然是我师傅咯!”

黑僵尸道:“你师傅是谁?”

凤儿调皮的道:“那你先说说你的师傅是谁?”

黑僵尸道:“哼!小娃儿,我们恩师闭关了三十年,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凤儿弯着腰笑道:“咭!我的师傅正好开关出来就收了我,说出来你们就得吓死!”

黑僵尸望了白僵尸一眼,半信半疑的道:“那你说说看。瞧我们会不会吓死!”

凤儿笑得更为厉害,咭咭格格的道:“我告诉你们,我师傅给我起了一个外号,你们听了就可以知道我的师傅是谁了?”

白僵尸不耐的道:“你说!”

凤儿瞪了他一眼,道:“你凶什么?师傅最听我的话,待会不叫你磕上一百个头才怪!告诉你我师傅本领大著呢!”

黑僵尸阴恻恻的笑道:“你不是要说你的外号吗,怎么不说?”

凤儿拍手道:“对!对!师傅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就叫……就叫……”

黑僵尸道:“就叫什么?”

凤儿道:“飞天小妹!”

黑僵尸脸色一变,急急问道:“你师傅可是一年四季穿一件白长衫的?”

白僵尸道:“师兄,你听她鬼话!”

凤儿道:“你不信!见了他老人家,就要你磕一百个头!”说着回头向黑僵尸道:“他老人家就喜欢穿白衣服,和万叔叔一样!呵!告诉你,他……他老人家姓谢。”

黑僵尸忙道:“果然是他老人家!好!小妹子,他老人家在那儿?”

凤儿奇道:“咦!你们也认识我师傅?”

黑白双尸齐声说道:“他……他老人家就是我们恩师!”

凤儿“嗤”的笑道:“不要脸!冒充起我师傅的徒弟来了!哼!师傅他老人家那有你们这样丑八怪的鬼徒弟?”

黑僵尸被她骂得不以为侮,笑道:“小妹子,他老人家确是我们的恩师,你快带我们去!”

凤儿眨着眼睛,指了指白僵尸道:“见了师傅,那要叫他磕一百个响头!”

黑僵尸忙道:“这个自然!见了师傅不但他要磕头,我也要磕。”

凤儿这回开心了,鼓起小腮帮,哼道:“你们都欺侮我,我也要告诉师傅。”

黑白双尸倒真有点害怕,央求着道:“你别在师傅面前,说我们欺侮你,嘻!以后我们都听你的话就是,快带我们去!”

凤儿不屑的道:“谁稀罕?师傅他都听我的呢!哦!这时不能去,他老人家正和老朋友对坐着比功夫,所以不许我在山上。”

黑白双尸道:“他老人家就在山顶上?”

“吱!”

“吱!”

一黑一白两条人影,蓦地鬼叫一声,往山上就跑。

“鬼僵尸,别上去啊!”

凤儿急叫着,往后追去!

岳天敏因凤儿往山上追去,也连忙长身一掠,跟着上去。

黑白双尸去势神速,跃上山顶,果然一眼瞧到三十年不见的恩师,满身青雾,双手如戟,正向一个乞丐模样的老头遥遥作势,作出擘刺之状。面罩严霜,似有怒意!定睛一瞧对头竟是醉仙翁!这老怪物兀是举着酒葫芦,仰头大喝,舔嘴砸舌,醉醺醺的,醉态可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飞天小妹绝技戏同门 万妙仙枯屈身附异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