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49章 良驹来千里灵葯在怀 英名满天下亲仇何处

作者:东方玉

那两个大汉,眼看那少年书生十分自然的青衫飘动,人已行云流水般往屋内走入。不禁微微一愣,立即追了上去,大声叫道:“喂!你懂不懂规矩,往里面乱闯?”

其中一个,喝声之中,伸手就往少年书生衣袖上揪来!少年书生缓步徐行,头也不回。这一手明明可以拉到,却不知怎的,就差着几分光景,拉了个空。

第二个人一见第一个没有拉住,就一个箭步,跃到少年书生身边,伸手就扯。这回近在咫尺,举手就可把他揪住。那知等手伸到他身边,又是差了这末几分,堪堪落空。镖局中的趟子手,虽然只有蛮力,可是江湖上的事儿,也经得多,听得多。两次落空,口中暴喝:“这小子邪门,并肩子上!”

刷刷两声,亮出单刀!这时屋内又奔出两个劲装大汉,他们敢情是听到门口同伴的喝声,才往外赶来。可能连什么人都没瞧清,口中早已吆喝着:“谁敢到江天镖局撒野?”

雪亮的单刀,锵然出鞘,挡住去路。当这两个大汉瞧清身前只是一个少年书生,不由口中“咦”了一声,方待问话。

只听身后有人低声喝道:“里面有着贵客,你们这样大声吆喝,到底为了什么?”

这出来之人,乃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劲装青年,背上斜插长剑,面貌白皙,甚是英挺!

四个大汉,闻言立时垂下手去,其中一个指着少年书生,道:“他……他强要进来,小的两个阻拦不住……”

劲装青年向这个英俊潇洒的少年书生,打量了一眼,抱拳道:“在下简彤,适才下人们多多开罪,不知朋友高姓大名,有何见教?”

少年书生始终脸含微笑,这时瞧着劲装青年出言有礼,心中也暗暗点头。

江天镖局有天目山的后台,江湖上声威久着,难怪趟子手们意气跋扈,目中无人。但总究强将手下无弱兵,光看身前这位青年,内功也着实有几分造诣。他心中想着,也立即拱手说道:“在下岳天敏,有事拜见贵局庞总庞镖头老哥。”

当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少年书生这一亮出万儿,四个趟子手立时愕然相顾,名满江湖的昆仑一少有恁地年轻,恁地俊美!劲装青年简彤更是惊诧失声,抱拳行礼道:“小侄该死!小侄时常听家师提起岳师叔,只因无缘拜见,不想岳师叔竟会大驾莅临……”

岳天敏听他口气,知是庞百川门下,虽然自己和天目山渊源极深,庞百川更是平辈论交,但究非本门尊长,人家年龄少说也比自己要大上十来岁光景。

这时被他一口一声师叔,倒叫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赶紧还礼道:“简兄不可客气,庞老哥现在何处,容在下拜见。”

简彤啊了一声道:“小侄真是喜欢糊涂了,家师此时正在大花厅上,和几位江南同道议事,岳师叔请到客厅用茶,容小侄前去禀告。”

说着就领了岳天敏到庞百川平日起居的小客厅中落座,伙计献上香茗,简彤正待告退。

岳天敏拦着笑道:“庞老哥既在议事,在下稍候无妨,简兄不必前去惊动。”

简彤听他这么一说,只好侧身相陪,谈没几句,却听一阵步履之声,往客厅中走来。人还没到,早已呵呵大笑着道:“岳老弟,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简彤连忙起身肃立,岳天敏也相继站起。只见天目飞虹庞百川已春风满脸的掀帘而入!

“听说庞老哥正在议事,小弟多多打扰。”岳天敏迎上一步,拱手说着。

“没什么,那不过是几个江南同道随便谈谈,他们听说昆仑一少莅临杭州,明日还想替老弟接风,顿便一瞻丰采,要老哥代为先容。”

他边说边走,一面向简彤道:“唔!彤儿,你去关照厨下,准备几式可口酒菜。”

简彤答应,立即退了出去。

庞百川在圈椅上坐下,望着岳天敏笑道:“岳老弟,你可来得真巧,这几天江南武林谣诼纷纷,风雨慾来,可大不安靖呢!”

岳天敏惊道:“庞老哥,江南武林,难道已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庞百川叹了口气道:“还不是那扬言‘赤旗所指,遍地骷髅’的赤衣邪教?他们目前虽还不敢公开活动,但已有不少武林败类,暗中和他们互通声气。”

岳天敏剑眉骤竖,俊目露煞,怒道:“又是赤衣教!他们敢向江南蠢动?”

庞百川道:“前几天苏、浙、皖三省,所有镖局和武林知名之士,都接到了一封由少林一心大师,武当玉清真人,华山西岳老人,终南白鹤道人四位联名的信,劝江南武林归依赤衣邪教。大家因为这四位望重武林的一代掌门人,居然竟会邪正不分,把赤衣教捧上了天,深感惊异之际,不想石臼湖的黑龙帮……”

岳天敏陡然一震,急急问道:“庞老哥,黑龙帮怎么了?”

庞百川道:“黑能帮昨天传出的消息,说他们接到赤衣教江南分坛的警告信,以十日为限,要他们全帮集体入教。”

岳天敏松了口气,道:“庞老哥,你可知赤衣教江南分坛设在那里?”

庞百川沉吟着道:“这几天江南武林大家都岌岌自危,把赤衣教说得神出鬼没?没有人可以指得出他们到底潜伏何处。但一般猜想,他们的巢穴可能在大别山中,主持人叫什么花太岁的,听说还是赤衣教内五堂赤煞堂的堂主。”

岳天敏暗想黑龙帮既有十日之限,等自己天目山回来也赶得上,当下就把自己奉醉仙翁之命,上天目山求问预防赤衣教“魔眼神通”和“圣水”解葯之事,说了一遍。庞百川听得目瞪口呆,“啊”“啊”连声的道:“原来一心大师,玉清真人等一代宗师,竟然全中了赤衣教的‘魔眼神通’‘圣水’之毒,迷失本性,这就难怪……唉!老哥哥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可真还没听过有如此厉害的东西,既是醉老前辈吩咐,而且此事关系重大,老哥哥明天一早就陪你上太微谷去。不过……敝师叔终年云游在外,是否找得到他老人家,可难说呢!”

岳天敏哦了一声,道:“原来醉老前辈要小弟面谒宠老前辈,找的就是令师叔?”

庞百川奇道:“难道醉老前辈没有告诉你?”接着又笑道:“醉老前辈游戏风尘,什么事都以游戏出之,敝师叔道号马玄子,他老人家得到师祖亲传岐黄之术,和一本‘本草真经’,善辩各种葯性,当年江湖上有天目神医之称。”

这时镖局伙计掌上灯来,一面摆好碗筷,送上几碟精细菜肴和一壶绍酒。

庞百川和岳天敏边酌边谈,岳天敏把别后情形,从上海南说起,一直说到夜探少林寺为止,直听得庞百川不住的点头叹息。这一晚岳天敏就被招待在镖局的客房之中。

第二天清晨,天目飞虹庞百川把镖局之事交待清楚,然后又吩咐简彤,因为几家镖局的总镖头,听说昆仑一少到了江天镖局,都想一瞻丰采替他接风,现在另有要事,不克分别拜访等语。然后和岳天敏两人骑上马匹,直往天目山而去。

天目山的得名,是因为东西天目两山的山顶上,各有一个天然的大天池,池水清冽,终年不涸,如天之有两目。据说这池水清心明目,还能医治各种眼病,极具灵效,如果你患病的左眼,取用东天目的池水,如果是右眼,就要用西天目的池水。两人由杭州出发,沿官道经余杭,临安,到藻溪,已是西天目脚下。但见高峰耸秀,群山如屏,到处都是合抱大树,招天新篁。浓荫蔽日,苍翠扑人,当真溪山如画,人间胜地!

庞百川路上还不停地指点着天目名胜,何处是大树王,何处是昭明太子读书处,何处是开山老殿,何处是倒挂莲花,两人谈谈说说并不寂寞。蹄声得得,沿溪而行,不知转了多少山头,才踏上一条两边修篁千竿,中间细草如茵的山路。等岳天敏察觉,两匹马已进入群山环抱的一处幽谷之中,不到半盏热茶光景,前面豁然开朗。

只见谷口尽头,一片几十亩大小的平地,古树参天,嫩草如茵,遍地种着不知名的奇花异草,鸟语花香,别有洞天!修篁深处,露出数楹竹楼,因山而起,一弯清溪,流水潺湲!真是隐逸所居,清幽已极!岳天敏面对这般景色,心中不由肃然起敬,正想跳下马来。

只听庞百川笑道:“岳老弟,你不是外人,毋须客气,我们到楼前下马不迟。”说着放缓缰绳,徐徐而行,朝竹楼门走去!瞥见一条红影,由竹林间窜出像箭一般平空往庞百川马前飞来,口中喊着:“伯伯,你回来了!”

声到人到,快速已极,那是一个背插短剑的红衣小孩。

落地之后,一手早已拢着马头,那马好像认识他似的,低首擦着小孩,显出十分亲热的样子。

庞百川跳下马来,笑着道:“小龙,你瞧伯伯还有客人同来,你怎的如此淘气?”小龙苹果般小脸,微微一红,那双又黑又亮的小眼睛,朝岳天敏瞧了几眼,道:“伯伯,他……他我认识,他叫……敏哥哥!”说着蹦的跳了过来,拉着岳天敏的手,问道:“敏哥哥:你才来?姐姐天天都盼望着你呢!啊!我去告诉她,她一定会高兴!”

他想到就到,说到就做,还没等岳天敏回答,蓦地几个虎跳,连跳带跃的往竹楼中奔去,一边叫着:“姐姐,姐姐,你快来啊!敏哥哥来了!”

喊声未落,竹楼中闪出一条淡绿影子,娇声说道:“小龙,你大惊小怪的嚷些什么?”

岳天敏蓦觉眼前一亮!

小龙吐了吐舌头,小手一指,调皮的道:“你天天盼望着岳哥哥,他不是来了?”

她也瞧到了他,粉脸一热,娇嗔道:“小鬼头,你油嘴!”

她袅袅婷婷地叫了声:“庞伯伯。”

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立时紧盯着他,螓首慢慢低下去了,芳心充满喜悦,也带着点幽怨,轻声儿道:“敏哥哥,你……”

这玉立亭亭,清丽窈窕的绿衣少女,正是几个月前,由顾百川陪同上天目山来的上官锦云姑娘!

她自从上山以来,姑母上官仪,因兄嫂惨死,只遗下一线弱息,待她比亲生女儿还要怜惜,而且浮玉居士庞天放,也十分钟爱!虽然只是短短的三个月时光,天目山驰誉的“分光剑法”和上官仪的“兰花拂穴手”早已全学会了,武功可真是突飞猛进!这一半是姑娘家咬紧牙关,日夜勤练,好早日下山,跟敏哥哥天涯追踪,寻访仇人。但另外一半,却得归功于万妙仙姑,当日把她收归门下,替她扎下根基。

万妙仙姑人虽不正,但五台派的内功心法,也总算是道家玄门正宗。

姑娘芳心之中,只是惦记着一件事儿,那是敏哥哥答应过她,会上天目山来瞧她的。这真比等什么都心焦,天天盼望着!今天她盼望到了但当着面千言万语,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岳天敏瞧着她这份光景,连忙说道:“锦云妹子,你在山上好吗,庞老前辈可在里面?”

上官锦云还没回答,只听一个苍老声音,已在里面发话:“云儿,你还不请岳老弟进来?”

庞小龙早拉着岳天敏的手,急道:“啊!爷爷在叫你呢,岳哥哥,快走!”

岳天敏随着庞百川跨进竹楼,浮玉居士已手握龙头杖,满脸慈祥,微露笑意的站在屋中!

岳天敏连忙上前见礼,口中说道“晚辈叩见老前辈金安。”

浮玉居士连连还礼,道:“岳老弟远来辛苦,快请坐下好说。”

一面回头向上官锦云道:“云儿,岳老弟不是外人,你快去叫龙儿的妈出来相见。”

上官锦云答应一声,就往里走去。大家落座之后,丫环献上茶来。不多一会,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青布衣裙,年约四旬的中年女子,后面紧跟着上官锦云。

岳天敏知是浮玉居士的媳妇上官仪,赶紧站起身来见礼。

上官仪向公公福了一福,依然退进房去。

庞百川首先报告了近日江南发生的事情,然后又把岳天敏来意说了一遍。

直听得浮玉居士寿眉微绉,感慨的道:“老夫久居山中与世相遗,不想中原武林竟然发生了如此巨变,连玉清真人和一心大师都会中了赤衣教邪毒,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之事。不过有枯木大师和各派掌门捐弃成见在君山集会,共御赤焰,而且连多年不出的崆峒派麻冠道友,和谢旡殃也参与其事,倒不失为武林之福。老夫散闲已久,无意下山,既蒙谢道友要岳老弟转达相邀之意,而且此事确实关系整个武林安危,天目山自然不能后人。唔!百川,你就代我一行,并向诸位老友致意。”

庞百川连忙起身应喏。

浮玊居士顿了一顿,又道:“至于醉仙翁要岳老弟前来找寻马师弟一节,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良驹来千里灵葯在怀 英名满天下亲仇何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