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05章 雁唳长空柔情萦别绪 剑演奇景薄雾隐金花

作者:东方玉

岳天敏和他琪妹妹一年来朝夕厮守,形影相随,这时眼看分离在即,虽然只是小别,却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由心神无主,忽忽若失。万小琪一面整理两人的行囊,秀目中却早已隐含泪水。她起初还强自忍耐,可是不知怎的,心中一阵比一阵难受,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从眼角里直滚出来,两肩也似乎在微微抽动。

岳天敏见状,连忙走近一步,两手轻轻地搬住她秀肩问道:“琪妹妹,你有点不舒服吗?”他不问倒还罢了,这一问,琪妹妹那里还忍得住。

只见她满面泪痕,就势倒向敏哥哥怀里,两肩抽动得比刚才更是厉害,呜呜咽咽的哭出声来。

敏哥哥那里经过这种场面,不由把她全身抱住,星目中也禁不住流下泪来。

两个人这样相偎相依,默默无语的不知过了多久。

岳天敏在紧张之中,只有一阵阵的幽香,似有还无地向鼻孔中直钻,忍不住低头一瞧。

琪妹妹紧闭着双目,偎在自己怀中,她红喷喷的脸上,泪痕未干,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香息急促,樱chún如火,胸前一对鼓出的双峰,更是不住的起伏颤动。

她已经不再像一年前的娇憨天真了,这是一个完全成熟了的少女。

此情此景,直看得敏哥哥心中怦然乱跳。

情怀初开的他,那里受得住这般诱惑?颤声的叫着:“琪妹妹……你……”一低头,情不自禁的俯下去,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芳chún。

“嗯!”琪妹妹猛睁双眠,直羞得满脸飞红。一挻身,挣脱了他的怀抱,娇嗔地道。“敏哥哥……你……你坏……”

这一下,直急得岳天敏玉面通红,手足无措,怔了一怔,结结巴巴的道:“琪妹妹,你……你怪我了?”

琪妹妹轻咬下chún,“嗤”的笑了一声,红着脸幽幽的道:“谁怪你来?”说着,妙目含注,娇羞不胜!

他的心还在跳,大著胆子,握住她一双柔荑,并肩坐在榻上,喁喁情话,两颗心,都充满了甜蜜和喜悦,也填满了千万的别绪离情,依依相偎。这一夜,两个人都没有睡好,瞪着眼,辗转反侧,直到天明。

第二天早晨,两人收拾好宝剑行囊,万小琪又去采了不少山果灵葯。可是谁都觉得喉头似有一块东西堵着,食不下咽,勉强吃了一些,就收拾起来。

两人并肩走向中间石室,朝着天柱老人榻前,恭恭敬敬的叩了几个头,才一步步的走出山洞。

岳天敏去找了一块和山泂差不多大小的石块,把泂口堵死,一瞧已补得没有丝毫空隙,这才放心,和万小琪穿过花圃,走出甬道,匍伏蛇行地爬出岩穴,前面已是一条横贯在峭壁上的磴道。

岳天敏指着岩穴出口,对万小琪道:“琪妹妹,这洞口我们也把他堵死了好吗?免得被歹人发现。”说着又回身进去,在岩穴中搬出许多石块,把泂口堵塞。

万小琪从怀中取出一对匕首,她递一柄给岳天敏道:“敏哥哥,走完这条石径,就要从大峭壁翻上去了,以我们目前的功力,有这柄匕首,大概不成问题了。”

岳天敏虽已练成了一身绝世武功,但他没有试过,不知自己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这时身临绝壁,难免胆战心惊,闻言接过匕首,两个人一前一后,在石径上施展轻功。但是足尖轻点,衣袂飘飘,不多一会,已到了石径尽头。

万小琪纤手掠了一下鬓发,回头道:“敏哥哥,我先上去啦!”

说着一声娇笑,双足一点,人像一只小鸟似的凌空直上,到了七八丈左右,右手匕首,嗤的插入石壁之中,身形微一停顿,很快的拔出匕首,借势腾身,倏的又上升了七八丈。身法轻灵,美妙已极!

岳天敏看得暗暗喝采,青年人那肯示弱?凝神调息,跟着身形一躬,使出“龙形九式”的“潜龙升天”,身子一屈一伸,陡的凌空直起,竟煞一下就跃了十丈左右。

他只觉轻飘飘的毫不费事,不由心中一喜,在空中换了口气,双臂一张,两脚凌空一蹬,居然又拔起了七八丈高。

他不敢怠慢,右手的匕首,向石壁上一点,借势再起,接连两踪,已翻上了崖顶。

身刚站稳,猛觉衣带飘风,一声娇笑:“原来你先上来了。”

两人在石室中幽居了一年,终日不见天光,这一登山顶,眼看晴空万里,白云舒卷,顿觉眼界一宽,心胸爽然。

岳天敏拉着琪妹妹玉手,悄立峰头,思潮起伏,一年来寸步不离的爱侣,小别在即,那得不怅惘伤神?

万小琪看敏哥哥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也一阵难受,可是她不愿多增加他的离情,勉强笑道:“敏哥哥,我先送你下山,好吗?”

岳天敏摇了摇头,正色道:“我们坠落深谷,幸蒙玉箫真人相救,又赐我一粒丹葯,指点路径,愚兄这条性命,才能得保,理当前去叩谒拜谢,还是让我先送你到玉箫峡,再下山不迟。”

万小琪急道:“我师傅脾气古怪,喜怒无常,和师叔祖又有宿嫌,万一惹起他老人家不快,小妹可担当不起,敏哥哥,你还是不去的好。”

岳天敏见她一脸惶急,想想也觉有理,便道:“既煞如此,愚兄依你就是。”

两个人一面说,一面走,已转过了几座山头。岳天敏回头对万小琪道:“瑛妹,时候已经不早,我也该上路啦,你可不要再送了。”

万小琪一听,就要分离,那里还忍得住,立时玉臂一分,娇喊一声:“敏哥哥!”全身扑入岳天敏怀中。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鬓儿相磨,颊儿相贴,愈抱愈紧,两颗心,都要融化了!

白云如絮,枫叶满山,深秋的景色,倍增离绪,正当两人缠绵虽分,情意交融的时候,猛听一声雁唳,划破长空。

万小琪云鬓蓬松,泪痕满脸的在敏哥哥怀中,抬起头来,幽幽的道:“敏哥哥,你九华山回来,千万要先到龙官湖去,我三个月就回家了,可不要使我望穿秋水啊!”

岳天敏含泪笑道:“好妹妹,你放心,我九华山下来,一定先去找你,如果我先到的话,也会在龙官湖附近等你,现在你可回玉箫峡去了。”

说着替她轻轻的整理秀发。那知万小琪突煞把头向他怀中一拱,一把抱紧了岳天敏,低低的道:“敏哥哥,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敏哥哥……你答应我……”

岳天敏一阵感动,轻抚着她柔若无骨的香肩,笑道:“琪妹妹,三个月时光,很快就到了,然后,我们连袂江湖,报过大仇,我一定永远厮守着你,决不分离,琪妹妹,你放心好了。”

接着又道,“说实在,时光不早了,我也要下山啦,瑛妹妹,你听哥哥我的话,上玉箫峡去罢!”

万小琪这才抹着泪珠,羞泛双颊的站起身来。岳天敏眼望琪妹妹,黯然销魂的叫了声:“琪妹妹保重!”大跳步向峰下走去。

万小琪一直看到敏哥哥身影在丛山中消失,回头只剩下了自己孤零零的一人,不由泪水又直挂下来。

她呆呆的在峰顶站了好久,才回头,疾向玉箫峡驰去。

岳天敏满怀怅惘,强忍着别绪离情,紧一紧背上包裹,施展轻功,翻山越岭,奔了大半天工夫,才到了天柱山脚下。他站在路边,出了会神,就依着琪妹妹所说的方向,直奔大河场。

第二天到了官亭,越过北峡山脉,抵桐城,走安庆,渡长江,到大渡口,离九华山已是不远。一路晓行夜宿,并未发生什么事故。

这天中年时分,已到了九华山脚下,他在一棵老松下的石凳上坐下,掏出路上所买干粮,胡乱吃了个饱。

瞥见来路上有两个青年道士,迎面而来,向自己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突然脚步加快,向山上走去。

岳天敏看这两个道士步履沉稳,显然武功不弱,心想:“此处离昆仑下院不远,这两人多半是昆仑门下,自己初来九华山,路径不熟,正好向他们问讯。”

他想到这里,立起身来,忽见那两个道士,走到数十丈开外,又回头向自己直瞧。

岳天敏连忙赶过去在背后叫道:“两位道兄,请暂留步。”

两个道士闻言,非但没有停步,脚下反而更是加快起来。

岳天敏心中奇怪:“这两个道士,自己向他个打招呼,怎的不理不睬?”

脚下略一加劲,身子像行云流水般向前赶去,飘过他们身旁,抢到前面,把手一拱道:“两位道兄请了。”

两个道士见他身法迅速,不由现出惊疑之色,猛见他两手一拱,还道他要想动武,忙不迭地向左右闪开,单掌当胸,齐声怒喝:“你想怎样?”

岳天敏道:“请问两位,可是昆仑门下?”

其中一个瘦削脸的脸色一沉,厉声问道:“是又怎样?”

岳天敏陪笑道:“两位不要误会,在下因有要事,意慾上山拜见涵真子,相烦道兄指引。”

涵真子蜼然是昆仑四老的老二,可是他师兄玄真子不问世事,在昆仑派中,涵真子却是一派掌门,江湖上辈份又高,谁不尊他一声老前辈?

岳天敏因自认是天柱老人的传人,天柱老人乃涵真子的师叔,算起来涵真子不过是他师兄,自然不会尊称涵真子为老前辈,也就因为岳天敏直呼他们掌门人的名讳,使得两个道士更加证实了来人含有敌意。

当下瘦削脸一声冷笑,道:“有种,你自己上去,我们不知道。”道字才出口,突然右掌“置腹推心”,平胸推出,这一掌快若雷奔。

岳天敏见他不问情由,上来便下杀手,心中一怔,等掌临切近,向左侧身一闪,让过来势。

那知左边一个道士,看到瘦削脸出手,竟然分进合击,也跟着一掌自左而右,“霎贯灵峰”,向自己拦腰拍来。

这出手两招,正是昆仑派的手法,岳天敏那有不识?

只不知他们有何误会?自己不便还手,当下身子一旋,宛若游龙,从两人掌风游走出去。

两个道士没有看清人家身法,便一招落空,不由齐声怒喝,运掌如飞,同时击出。

岳天敏心想:“昆仑派玄门正宗,在武林中大家都尊之为泰山北斗,声誉极隆,门下弟子,自应谦冲为怀,怎的如此蛮横?”

不由心中有气,冷笑一声,两手轻轻一分,两个道士陡觉一阵急劲的强风,袭到身上。

心知不妙,要想躲闪,那里还来得及,跄跄踉踉向后直退出了四五步,才算站稳。这一下直惊得两个道士目瞪口呆,看对方只不过十七八岁的一个俊逸书生,神定气闲的站在那里,除了腰间佩着一支长剑之外,实无半点异样之处。但居然轻飘飘的一推之势,竟有如此威力!

他们那知道岳天敏“纵鹤擒龙”方才只不过使了二三成力道。两个道士对看了一眼,瘦削脸嘿嘿连声的道:“玄阴教的妖人,果然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师弟,我们并肩子上!”

飕飕两声,从道袍中抽出长剑,翻腕便刺。瘦削脸一招“玉笏朝天”,疾点咽喉。另一个“拨云开路”,迳撩双足。刷刷两剑,正是“少清剑法”中的厉害招术,两个人练得丝丝入扣,配合绵密。

岳天敏“神龙摇尾”,上身微偏,斜刺里拔起三丈来高,左手一挥,一阵劲风,向地下四面拂开。

两个道士,剑招出手,不见人影,一时收招不及,身手向前微冲,正好碰上扫来的掌风,被震得连连后退。

两柄剑,差一点飞出手去,回头一瞧,那少年不是好好的站在路旁?

两人明知对方远胜自己,但昆仑派的门人,岂能临阵退却?怒喝一声,双剑又上。

岳天敏见这两个道士,不知进退,喝道:“两位且请住手,在下乃是涵真子的师弟,特来叩谒掌门师兄的。”

瘦削脸一听,气往上冲,狂笑道:“玄阴教的妖孽,居然敢冒充掌门师祖的师弟,到昆仑下院来撒野,胆子可真不小。”

另一个道士也骂道:“小小妖孽,也敢胡说八道,今日叫你识的厉害!”

两柄剑,交尾而来,攻势凌厉!这两个道士,敢情是涵真子的徒孙?可是岳天敏实在想不透何以把自己当作敌人看待。

什么?把自己揣到玄阴教去了,这两人好无赖,纠缠不休,今天如果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来无法善了。

主意打定,眼看瘦削脸一剑来到切近,右手倏地伸出中食两指,轻轻挟住剑身,手腕向内一转,右肘向他“肩井”穴上撞去。

瘦削脸用力一抽,没有把长剑抽动,对方右肘已是撞到,心中大惊,连忙弃剑后跃。

这同时另一个道士见师兄长剑被对方挟在,急忙翻剑疾削岳天敏右腕,岳天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雁唳长空柔情萦别绪 剑演奇景薄雾隐金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