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50章 暗号双悬佳宾来水上 轻弹一指赤祸遏江南

作者:东方玉

白云庵一间小小的客室之中,坐着一对少年男女。这对少年男女,年龄均在二十以下。

男的剑眉星目,玉面朱chún,身穿一袭青纱长衫,腰悬古剑,丰神俊逸,英华轩朗!

女的眉如远黛,脸若娇花,身穿淡绿色的衣裙,窄窄腰肢,楚楚动人,香肩上还斜斜地露出一支剑柄。

他们眼皮红肿,隐有泪痕!身边茶几上,放着两盅热气腾腾的香茗。小客厅前面,是一个小小天井。一排花架,放着许多盆景,佛手,香椽和蟠曲的老松,古趣盎然!一个十二、三岁,头挽双髻,背插短剑的小孩,正在花架前面,独个儿东张西望。

这时,又有一个二十来岁的缟衣少女,手捧着一盆热水,行云流水般进入客厅中。

放下铜盆,绞了两块热面巾,送到少年男女手上,一面笑道:“岳少爷,小姐,你们擦一把脸罢!”

绿衣少女接过之后,幽幽的道:“春梅姐,谢谢你咯!”

缟衣少女忙道:“啊!小姐,你别这样称呼,折煞小婢了,小婢两年来,天天都盼望着你们回来。我听师傅说过,岳少爷现在名气大极了,叫‘昆仑一少’,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的。可是……一直没听到小姐的消息,小婢时常问起师傅,师傅总是说吉人天相,终会回来的,叫小婢不要急。阿弥陀佛,今天……今天,你们果然都回来了!”

她一口气说过不停,一双俏眼,又瞧瞧绿衣少女,瞧瞧青衣少年,脸上喜孜孜的,流露出从未有的笑容!

岳少爷和小姐,真是璧人一对!

她瞧着小姐肩上的剑柄,忽然笑道:“小姐,你也学了武功?”

绿衣少女点头,拉着春梅的手道:“春梅姐,你也坐下来谈谈这两年你也学了武啦?”

春梅脸上一红,低头道:“小婢蒙这里的老师傅垂怜,空下来就教我练几手,婢子笨极啦,什么也练不好!”

绿衣少女掠了掠鬓发,笑道:“春梅姐,你不再客气啦!方才端着脸水进来,那种身法,可真轻灵,啊!这里的老师傅法号怎么称呼?”

春梅道:“她老人家法号,上心下如。”

绿衣少女惊得啊了一声:“心如大师,爷爷(她口中的爷爷,就是浮玉居士,庞天放)时常说起心如大师是当今第一位神尼!春梅姐,你蒙神尼垂青,福缘真是不浅!”

青衣少年也同时惊道:“心如神尼就是这里的老当家?春梅姐,她老人家可在庵中?我们理该前去叩谒才对!”

春梅摇摇头道:“老师傅云游去了,不在庵中。”

说话之间,一个老婆婆已端着四五碟素菜进来,放到桌上。

春梅笑道:“岳少爷,小姐,你们肚子想已饿了,婢子要老婆婆做了几式素斋,将就一点罢!”说着装了三小碗饭。

昆仑一少岳天敏和上官锦云被春梅一说,果然觉得腹中已饿,这就不再客气。一面叫庞小龙进来一齐吃了。

春梅一边伺候,一边问道:“岳少爷,小姐,你们这次要到那里去呀?”

岳天敏道:“我们先到石臼湖,然后还要赶赴君山。”

春梅喜道:“这会小婢要跟你们同去,路上也好伺候小姐。”

上官锦云道:“春梅姐,你……老师傅云游去了,不在庵中,你怎好走开!”

春梅笑道:“没关系,老师傅早已说过,等小姐回来,婢子就好下山,这里还有聋师太在呢!所以她老人家放心得很。”

“聋师太!”岳天敏又吃了一惊,他在九华山时,就听二师兄说过聋师太的来历。几十年前,她原是黑道中人,心狠手辣,杀人无数,后来在许多仇家围攻之下,震聋双耳,不知怎的突然放下屠刀,削发为尼,自称聋师太。

二师兄还见过她几面,才和自己提过,不想也在这小小尼庵之中。心中想着,方待开口。

春梅好像知道岳少爷的心意,连忙补充着道:“她老人家脾气古怪,不喜欢外人打扰。”

岳天敏哦了一声,就不再开口。大家饭罢之后,春梅又替两人倒了茶,就匆匆入内。

不多一会,手上提着一个包裹出来,喜孜孜的出来,一面笑道:“岳少爷,小姐,你们等久了,这就走罢!”

上官锦云道:“春梅姐,你怎不向聋师太去说一声?”

春梅笑道:“小婢去过啦!她老人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从手上脱了一串念珠给我。”

说着纤手一伸,果然还有一串十八粒黑黝黝非金非石的念珠,不知有何用处?

庞小龙插口道:“你又不念佛,这有什么用处?”

岳天敏忙道;“既是聋师太相赠,定有用处,只是我们不识罢了。”

四人走出白云庵,上官锦云和春梅共乘一骑,岳天敏带着庞小龙骑上赤龙驹,往石臼湖奔去。一二十里路程,何消片刻,便到了韩村。

入村之后,岳天敏便觉情形有点异样。因为此时才近傍晚,夕阳未下,这韩村少说也有一两百家人家,但家家户户,都已掩上了门。一条小小的街道上,行人稀少,显得十分冷落!沿街居民,大都以渔为业,也决不会睡得恁地早法?街上只有一家兼卖酒菜的茶馆,此时也只有几个大汉,疏疏朗朗的坐着喝茶。岳天敏两匹骏马,得得蹄声在门口停住,下马之后。几个喝茶的大汉,不约而同,同时回过头来。

当他们瞧到四人中间,有三个人身边佩着长剑,脸色不由又同时骤变!

岳天敏并不理会,昂然入店,大家坐定之后,早有一个精壮店伙,跟着过来。

岳天敏两年之前,到过石臼湖,早从夏帮生口中,知道了入湖暗号。这时两手一齐平举,食指和拇指,指尖接在一起,左右作了两个圆圈。

他暗号才一打出,店伙脸色骤白,十分惶恐的躬下身去,口中说道:“小的该死,不知贵宾驾到,多多失礼。”

同时那五六个茶客,也立时起身肃立,其中一个大汉,却迎着自己这里走来。恭恭敬敬的半侧着身躯,说道:“贵宾远来,不知有何吩咐?”

其实岳天敏早知他们是黑龙帮的人,这大汉敢情是水寨中的小头目,当下就抱拳答道:“在下昆仑岳天敏,有事拜晤夏帮主,烦请老哥哥替在下准备船只。”

那大汉一连应了几个“是”,道:“原来是……岳大侠,小的前年在寨中当班,见……见过你老,船只现成,你……你老是否急须上船?还是要休息一下?”

岳天敏点头道:“既有船只,在下就立时动身。”

那大汉又一连应了几个“是”,走在前面领路。

岳天敏等四人,站起身来,往店外走去!只见店中大汉,一齐躬身相送。小街尽头,便是码头,大汉撮chún微啸了两声,只见江面上立时驰来两艘快艇!

大汉先请四人上船,然后又把马匹装了另外一艘,才在岸上躬身送别。这边船一启碇,岸上“嗤”的一声,一道朱红火花,冲天直上。紧接着江面上,一连飞起四五道朱红火花,一道接着一道,往水寨中传递进去。船行迅速,不多一会已到江心。这时天色已逐渐昏黑,石臼湖水寨,业已在望,江面上的巡逻船只,灯光闪烁,往来如梭,另有一番森严雄壮之概!

庞小龙早已高兴得指手划脚,问个不停!正瞧之间,忽见前面驶来七八条快艇,在左侧一字排开,最前面一艘大船,船头上站着一个劲装汉子,高声说道:“黑龙帮日月堂许君武代表帮主,恭迓贵宾。”

这大的江风之中,声音传来,劲气直贯!

岳天敏听得心中一凛,日月堂乃是黑龙帮六座香堂之首,许君武亲自代表帮主,远来迎迓,该是何等隆重?

他那里知道当日黑水龙王夏帮主告诉他的暗号,左右两手互作两个圆圈,叫做“日月双悬”,乃是帮中贵宾的记号。所以他一下船,岸上就放起朱色火花,通知水寨有贵宾莅寨。火花共分五等,朱色自然是贵宾的讯号,水寨中接获火花,即知来人身份。

闲言表过了。却说岳天敏一凛之后,赶紧站起身来,抱拳说道:“许堂主久违了,小弟岳天敏路过贵寨,特来求见,怎敢有劳许堂主远迎?”

说话之间,双方船已接近。日月堂主许君武听说昆仑一少,不由心中大喜,哈哈笑道:“原来来的是岳少侠,兄弟君山回来,岳少侠海南犹未归来,正以未倾积愫为憾,不想侠驾却远莅敝寨来了,快请换过船只。”一面回头道:“你们去禀报帮主,说来的是昆仑岳少侠。”

他语声一落,立即有一艘快艇,答应一声,轮桨如飞,往水寨中驶去。原来许君武乘来的,是一艘布置华丽,专迎贵宾的船只。两条船靠拢了,岳天敏拉着庞小龙和上官姑娘,春梅四人一同上了大船。

进入中舱,坐定之后,便有寨中头目献上香茗。

岳天敏替许君武一一介绍。

许君武才知和昆仑一少同来的两位姑娘,一个小孩,竟然来头大得出奇!上官姑娘和小孩,一个是天目山浮玉居士的爱孙,一个是他媳妇的侄女,这也还罢了!

连一个丫头,竟然是武中人人敬仰的心如神尼的高足,真是大出意料之外!一阵寒暄,许君武就向岳天敏笑道:“目前各派集会君山,对抗赤氛,岳少侠翩然莅临,当有极其重要之事见告?”

岳天敏道:“小弟实是奉枯木大师之命,前往嵩山,不料少林古刹,已然蒙尘,后来巧遇醉仙翁老前辈,又嘱小弟前来天目,因日前听江天镖局庞老哥说起,贵帮已接到赤衣教江南分坛的通知,小弟才特地赶来,俾使将此间情形,向大会提出报告。”

许君武肃然道:“这就是了,赤衣教江南分坛,蕞尔小丑,不见得就奈何得了黑龙帮,不过帮主因对方此一举动,乃是整体中的一个小环,其事虽小,却关系整个大局。是以日前派人星夜赶赴君山,报告此间之事,今日岳少侠便已赶到,兄弟正在奇怪,如岳少侠由君山动身,决无如此快法。岳少侠肝胆照人,一听敝帮有事,立即赶来驰援,兄弟代表本帮,谨致谢忱。”

岳天敏听他口气,似乎没把赤衣教放在眼里,这以许君武的武功在黑龙帮的地位,自然不能算狂,但他焉知赤衣教的厉害,可并不在武功高低!

心中想着,但又不好明说,当下谦逊的道:“许堂主怎地客气起来,小弟只不过顺道经过而已,怎敢当得驰援两字?”

这一阵工夫,船只业已靠岸,只见岸上灯火通明,鹄立着两排庄丁。

灯火照耀之下,前面一个身材高大,紫脸长须的老者,那正是黑龙帮帮主黑水龙王夏峻峰,他身后站着五人,那是五堂堂主!

岳天敏瞧得心头陡的一惊。

许君武肃客上岸,岳天敏赶紧趋前几步,惶恐的说道:“在下怎敢有劳夏帮主久候!”

夏峻峰一手握住岳天敏手臂,呵呵大笑道:“一别两年,岳少侠已名满天下,成为武林中人人景仰之人,侠驾远来,正是敝帮的佳宾,夏某的故交。”说着目光一瞥,又道:“这两位姑娘,敬烦岳少侠引见。”

岳天敏介绍之后,又和五堂堂主一一引见,大家边谈边走,一直进入花厅。才分宾主坐定,少顷,采薇叟也闻报赶来,又是一番寒暄。

庄丁们摆上酒席,夏峻峰坚请岳天敏上座,大家逊让夏峻峰坐了主席,采薇叟、岳天敏、庞小龙、上官锦云、春梅及六堂堂主挨次入席。

酒过三巡,岳天敏首先把君山大会情形说了一遍。然后又把自己此次奉命赶赴嵩山,夜探少林寺巧遇醉仙翁,要自己上天目山求问解葯,经过情形详细说出。

这一段经过,直听得黑水龙王目瞪口呆,采薇叟沉吟不语!

半晌,夏峻峰目射奇光,慨然长叹,道:“如果不是岳少侠亲身亲历,亲口说出,真难令人置信,连玉清真人,一心大师,西岳老人,白鹤道长等一代宗师,全使被他们网罗以去。虽然目前江南同道,同时接到他们四位掌门人的联名信件,老夫还在疑信参半之中,如今经岳少侠一说,他们是受了赤衣教‘魔睙神通’和‘圣水’所致,这就难怪他们如此猖獗了!哈哈!所好岳少侠不虚天目之行,这两种歹毒东西,都有了解葯,眼看弥天赤祸,指日可靖,宁不快哉?”说着又呵呵大笑道:“来来,我们干此一杯,为武林祝福。”

举起大觥,一饮而尽。然后又道:“岳少侠倒来得恰是时候,实不相瞒,八天之前,夏某接到一封自称赤衣教江南总分坛的来信,居然以十日为限,要黑龙帮全体入教,如今还有两天时间,如果他们届时不来,哈哈!老夫也准备出其不意,给他们一个厉害哩!”

岳天敏问道:“夏帮主是否已知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章 暗号双悬佳宾来水上 轻弹一指赤祸遏江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