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52章 山前来黑煞堂主失意 临歧遘异士侠女投罗

作者:东方玉


洞外突然响起一阵步履之声!

春梅微微一怔,赶紧望去,原来是两个劲装汉子,边谈边走,向洞口走过。

“呼”!“呼”!矮小老头有节拍的鼾声,依然打个不停!

前面的一个突然停步,道:“这里有人?”

另一个接口道:“不错,兄弟还闻到旱烟味道。”

前面一个又道:“嘿嘿!这几天找死的人,倒真不少!”

他说到这里,突然横眉瞪眼,厉声喝道:“什么人?还不给太爷滚出来?”

春梅那会把这两人瞧在眼里,但对方这种跋扈情形,心头微怒,暗想自己反正要走,正好出去教训他们一顿!

汉子喝声方落,矮小老头的鼾声,果然立时停止,不敢作声,好似生怕触怒他们。

春梅好奇的瞥了一眼,那知这一瞧,直惊得她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原来蜷卧壁下,鼾声呼呼瞧不起眼的矮小老头,这时竟没了影子。要知这岩穴只是一个死洞,除了自己隐身之处,略向右弯,前面只容一人躺下,已无隙地。自己发现有人走来,就一直瞧着洞外,连眼都没有眨过一眨,即使是飞鸟,从洞中飞出,也无所遁形。

这矮小老头,竟然在自己目光之下,走得无影无踪,自己还懵然不觉!

她这一发现,说来话长,其实也只是目光一瞥间的事情。

就在那汉子喝声出口,蓦听一个焦雷般的声音,喝道:“小辈,老夫面前,你敢如此放肆?”

两个汉子,闻声一楞,立时并肩而立,往发声之处望去!只见五六丈外一片松林之中,同时走出两个人来。

前面一个是身材高大的老者,紫膛脸上,浓眉粗眼,鬓发如戟。

后面一个,却是背负长剑的道人,生得又瘦又小,两臂特长,双目隐射金光。

这两人走在一起,一个更像宝塔,一个更被比了下去,小得可怜!

两个汉子,敢情不识这一大一小两人,是以不但毫无怯意,先前一个横眉一竖,不屑的瞧着两人,冷嘿道:“难道太爷面前,就容你们放肆?”

“哈哈!”高大老者焦雷似的一声怪笑!“老夫先毙了你!”

铜铃般大眼,精光熠熠,迸射而出,长袖挥处,从里面露出一只其黑如墨的手掌,大踏步向两个汉子面前走去!

别说这只黑色手掌,使人瞧得惊心动魄,光是他两道眼光,也足以慑人心神!

两个汉子,色厉内荏,各自拔出单刀,身形却向后连退。

黑煞掌!春梅心中暗暗叫了一声,他敢情就是巢湖黑煞老怪商震天!那瘦小道人,又不知是谁?

“商兄,这两个小辈,敢在巢湖附近如此跋扈,想必有人撑腰,何不先问问清楚?”

瘦小道人,人生得瘦小,声音却甚为宏亮。

高大老者嘿然笑道:“兄弟一掌出手,几时空回?留一个问问也就够了。”

“蓬!”说话声中,他掌势微向左偏!

“呃”!先前发话的汉子,只闷哼出半声,立即往后栽倒。

刷!刷!刷!刷!又是四个劲装汉子,如飞掠到,把高大老者团团圈住!

这会,他看清楚了,赶来四人全是杯戴帽子,左臂挂着一个红色布袋。

“嘿!你们原来走赤衣教徒!”

高大老者笆斗似的脑袋,向五个汉子微俯而视,面带狞笑。

五人之中,有人喝道:“老贼,你不必逞强,是好的,报个万儿。”

“哈哈!”高大老者一声嘹亮长笑,震得五个汉子,心胆俱颤!

“老夫的名号,凭你们也配问得?”

他其黑如墨的右掌,向四外暴伸。

“这就是老夫的万儿,你们到阎王殿去问吧!”话声中掌发如风,狂飙疾卷!眼看五个赤衣教徒,顷刻之间,就得伤在他黑煞掌下!

蓦听一声吆喝:“掌下留人!”

一条人影,倏然飞落,双掌迎着推出!

只听蓬然一震,黑煞老怪身子微晃,后退了半步,定睛瞧去!那硬接自己一掌的,却是一个落魄文士打扮的中年汉子。

敢情他身形尚未站稳,就硬架自己掌风,是以被震得连退了三四步,微哼一声,双目猛睁,严厉的瞥了五个大汉一眼,喝道:“不长眼睛的东西,连巢湖黑煞掌商大侠,衡山神猿剑客董道长面前,敢如此放肆,还不给我滚下去。”

春梅听得心中一惊,这才知道高大老者,果然是巢湖姥山的黑煞老怪商震天。那个又瘦又小,双手特长的,竟是衡山派掌门人神猿剑客董皓!这落魄文士能接得住黑煞老怪一掌,身手也是不凡。啊!他声音好熟,不错!就是前天破庙中那个被称做彭堂主的人!

这会倒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巧啦!

“哈哈!兄弟久仰两位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下无虚。”落魄文士拱手长笑,声音嘹亮!

黑煞老怪在江湖上声威远播,平日自视甚高,眼前这个瞧不起眼的落魄文士,居然和自己称兄道弟的打着招呼。

面上掠过一丝蔑笑,冷冷的道:“专驾是赤衣教的吗?果真有两下子,无怪敢在老夫面前,如此傲慢。”

落魄文士依然满脸堆笑,拱手道:“兄弟赤衣教彭失意,适才教下无知,眉犯商大侠,请看兄弟薄面,多多海涵。”

赤衣教彭失意,这几个字听得黑煞老怪也微微一怔!要知赤衣教席卷大江以北,扬言“赤旗所至,遍地骷髅”,和“万派归一,四海同赤”,连武林中被推为泰山北斗的武当、少林、华山、终南、五台等大门派,都先后被他们罗致以去,这份声势,蚩同等闲?是以赤衣教五赤堂,五个堂主,也全成了风云人物,名传四海。

商震天自然早有耳闻,不想眼前这位瞧不起眼的落魄文士,竟是赤衣教赤流堂堂主吊客星彭失意!

但黑煞掌商震天,是何等人物,自己先前既已低估了对方,此时人家亮出万儿,又岂能退缩?何况方才对了一掌,虽说对方飞身抢救五个教徒,未能发挥全力。但以对方双掌齐出,才勉强接住自己一掌,吊客星彭失意的内功,显然逊于自己。

他心中想着,仍然倚老卖老的嘿了一声,道:“原来是彭堂主,恕老夫眼拙!今日之事,只要彭堂主接得住老夫三掌,五位贵教门下,就任由彭堂主带走。”

吊客星彭失意,身为赤衣教赤流堂堂主,目前正在声势显赫之际,区区巢湖黑煞掌,那会放在他眼里?实因对方还有一个衡山派掌门人神猿剑客站在一旁,心中不无顾忌,但此时当着手下教徒,自己已一再让步,对方依然盛气凌人,一时如何下得了台,闻言哈哈一笑,道:“敝教茅教主,对两位备至推崇,兄弟岂敢放肆,不过商大侠坚慾赐教了兄弟不自量力,也只好舍命奉陪,商大侠请罢!”

黑煞掌商震天,冷笑一声:“好极!”

欺身直踏而入,长袖一扬,一只比墨还黑的手掌,迅若雷奔,挟着一股沉雄无比的潜力,疾击过去。

吊客星彭失意双目如电,瞬也不瞬,待商震天右掌快要劈到之时,突然身向左侧,避开黑煞掌正面凶锋,双爪十指如钩,闪电抓出,直取商震天右手“腕脉”“臂儒”两穴。这一看正是当年白骨尸魔独门擒拿手法,诡异毒辣,世所罕见。

黑煞老怪微微一怔,口中发出冷嘿,脚下移宫换步,右掌疾收,左掌业已劈到,左掌未到,右掌又已推出!双掌交替迅速绝伦,但见砂飞石走,狂飙电漩!

彭失意一招才发,敌人掌势,已如排山倒海汹涌而来,迫得他心头凛骇,边退边挡。

黑煞老怪的功力,何等精深,两掌出手,简直凌厉已极,直把彭失意逼得后退了七八尺之远,勉强换了一掌。这一掌接是接下来了,但直震得他血气翻腾,真气浮动,整条右臂,几乎酸酸得麻木不仁!

黑煞老怪冷冷一嘿,正要开口!

蓦然轻风微飒,一条黑影,由天而降,落在他前面丈余远处。落地现身,竟是一个四十开外,身穿着枣红长袍的魁梧汉子。黝黑脸上,只有一只左眼,闪烁生光!

他瞧了黑煞老怪和神猿剑客一眼之后,浓眉一皱,拱手笑道:“我道和彭堂主动手的是谁?原来是商大侠和董大侠,嘿嘿!两位如有雅兴,请驾临西峰坳一叙。”接着又回头道:“彭堂主,仇副座有要事相请,咱们快走!”

说完不等黑煞掌商震天回话,和吊客星彭失意,带着五个大汉,迳自往山下跃去!

黑煞老怪瞧他突如其来,突然而去,不禁怔了一怔,厉声喝道:“西峰坳老夫准去,尊驾留个万儿再走!”

独眼汉子回头道:“兄弟刘成霸,明日恭候两位侠驾就是。”

声音传来,几条人影,业已在夜色中消失!

“刘成霸!嘿嘿!董兄,这厮原来还是赤衣教的独眼龙刘成霸!真是一批不成气候的东西,也横行江湖,飞扬跋扈起来,嘿嘿!咱们就到西峰坳走一趟,瞧瞧可是龙潭虎穴?”黑煞老怪敢情动了真火,愤怒的说着。

“商兄说得不错,他们既然划下道来,自然得去走走,不过……”神猿剑客董皓,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依贫道看来,赤衣教五赤堂五个堂主,顷刻之间,已出现了两个,根据方才匆匆而去的情形瞧来,也许他们在西峰坳集会,蕴酿着一件什么秘密阴谋,可能还有厉害人物参与其间。不然凭商兄和贫道两人,独眼龙再狂,也不敢如此托大。”

黑煞掌铜铃般大眼,陡的精光暴射,沉声问道:“那么难道咱们就怕他不成?”

神猿剑客一声嘹亮长笑,道:“商兄,咱们两人,又怕过谁来?”

黑煞老怪狂笑应好!

“那么咱们走!”说话之间,两条人影,也飘然跃起,往山下而去。

春梅闷了许久,心想:自己正苦不知西峰坳究在何处此时一听黑煞掌两人也要到西峰坳去,心中不由大喜,有他们两人走在前面,自己就不愁迷路了。

“女娃儿,还不快走?”忽然之间,春梅只觉有人在耳边说话,声音极低,但听得十分清楚!赶紧回头一瞧,这仅容身的石洞之中,除了自己,还有谁来?心中大为惊凛,难道是自己幻觉不成?但分明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不错!自己还不快走?心念一转,也顾不得再想,一掠出洞,就往黑煞老怪和神猿剑客走的方向奔去。起先还心存顾虑,不敢十分展开脚程,那知走了一阵,早已不见前面的人踪迹。

心中不由暗自好笑,像黑煞掌商震天和神猿剑客董皓是何等身手,又先走了一步,自己即使展开轻功,也未必一定能够追上,那里用得着故意放慢脚步?

心中想着,也立即施展轻功,向前急奔。等到天色拂晓,她不知已跑了多少路程,只觉眼前峰峦起伏,自己正处身在群山之中。虽然小路蜿蜓,一直向前伸展,但天下的路,永远是走不完的,此处究竟离西峰坳还有多远,抑或早过了头?都无法知道。而且跑了一晚,自己要跟踪的人,竟然一个也没有发现,不由心中渐感困惑,难道自已跑错了路?一阵打量,更使得她无所适从,她深悔自己不该只是依着山路急赶。如今横在眼前的,已只有一条通路,就是走错,也只好走了再说。当下掠了掠鬓发,仍然往前奔去。

刚刚走了里许来路,忽见前面一处山坳之中,慢慢踅出一个人来。那人身形矮小,是个老头,弯腰膢背,彳亍而行,一边走,一边还连声咳呛,似乎甚为吃力!

春梅心中一喜,自己苦于无处问路,这老人家来得正巧!

心中想着,目光一瞥,不由蓦然一怔!原来这老头极像昨晚岩洞中碰上的那个!不是吗?他手上一样拿着一根旱烟管,一边咳呛,一边还在狂吸。昨晚自己还把他当作普通樵夫,到洞中憩足的,后来他睡得鼾声呼呼,但眨眼工夫,连瞧也没有瞧清就不见了影子,这老人家可能是一位风尘奇人!

她心念转动,人就迎着走去,和老头逐渐走近!当她仔细一瞧,却又感到十分失望。因为昨晚那个老头,虽然和他身形相似,年龄相仿,昨晚虽在月光之下,自己可看得十分清楚,那是一个身穿青布衫裤的老头,脸色红润,头上还盘着一条小小辫子。目前这个老头,除了手上也拿着一支旱烟管之外,但一身装束,却比叫化子还脏!头上更是一团乱蓬蓬的短发,尘垢交结,活像鸟巢。啊!他一手还提着一个酒葫芦,昨晚也没有的!不是他!根本和昨晚那个老头不同!

春梅这一阵打量,业已完全看清,那老头一对昏散的眼神,却也在打量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 山前来黑煞堂主失意 临歧遘异士侠女投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