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53章 圣水如烟只身探虎穴 明珠委地双剑闯魔宫

作者:东方玉


就在此时,自己手中那杯倒得约有八分满的“圣水”,忽然化作五缕晶莹白丝,奇快无比的往上飞去,眨眠之间,杯底翻天,只剩了一只空杯!

当真是奇迹出现!春梅微微一怔,立时明白这是矮小老头躲在天花板上,以内家无上神通“真气吸物”,把杯中“圣水”吸了上去。

他老人家分明要自己假装喝下“圣水”,随着她们入内,以便随机救人!心中不由大喜过望,偷眼一瞧,那个被称做蓝衣堂主的红衣姑,正装模作样的站在中间,一双眼神,望着自己还微微露出得意之色。赶情他站的较远,加上厅上白烟缭绕,并没有瞧道“圣水”业已飞走,心下一定,这就假戏真做,举起右手,把清磁茶杯,接着嘴chún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又将茶杯送还托盘之上。

这一下,红衣道姑果然毫不起疑,微微颔首道:“春梅,你喝下‘圣水’,即是本教中人,茅教主手创赤衣教,目的在于万派归一,四海同赤,消敉门户之见,‘解救’派系之争,员正为武林造福,他是武林的‘大救星’,你知道吗?”

春梅原是绝顶聪明之人,她知道此时的自己是喝下“圣水”之人。这种迷失心神的毒葯,发散虽快,总也有些昏迷状态才对,如果装作得不对,只怕要被她们瞧出破绽,自己可不能大意。心中想着,这就脸上装出茫然之色,一面又随着红衣道姑话声,把头点了几点。红衣道姑似乎十分满意,妖冶一笑,回头向身边的宫装侍女,吩咐道:“此人服下‘圣水’,因本身功力尚浅,神志难免昏迷,你们带她去休息一会,就安置在上官锦云一起,让她们好先‘学习’‘学习’!”话声才落,不见她起步,红影一闪,人已倏然隐去。

春梅瞧得心头微微一震,暗想此人好快的身法!

两个宫装侍女躬身领命,其中一个,袅袅走近春梅身边,替她拾起长剑,还入鞘中,然后轻声笑道:“小妹子,你蒙蓝堂主垂青,可真福缘不浅,现在我们都是自己人啦,快随我先去休息一阵再说。”

春梅见她并没把自己长剑收去,心中暗喜,一面又装出茫然无措的样子,目光滞钝,瞧着她点了点头,仍不说话。

另一个宫装侍女嗤的笑道:“方才蓝堂主还说,夜探骷髅宫的人,居然瞒过各道桩卡,一定是武功极高之人,后来万妙堂主发现隐在议事厅后面的是一个女子,也还当是西崆峒门下的什么万小琪,才郑重其事的先把她引到白骨堂来,再由篮堂主亲自出马。咱们教中的‘圣水’,越是内功精深的人,服下之后,越没有反应,瞧她这般神智不清,武功也高不到那里!”

春梅忖道:“原来他们的‘圣水’,竟然内功越深,越没有反应,那么反之功力越浅,反应也越强,自己这一下,倒真是无意巧合,虽怪她们毫不为意,连长剑也不收去。只听先前发话的侍女接口道:“你没听蓝堂主方才说,她功力尚浅吗?还得先去休息一会呢,不信你问问她,瞧她清醒了没有?”

另一个人果然偏过头来,笑着问道:“喂!小妹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春梅依然装出一片茫然不解之色,抬头望了她一眼,仍不言语。

先前发话的那个笑道:“如何?方才因为当她是大有来头的人,所以‘圣水’的葯量也放多了些,咱们快带她去休息罢!”

说着,轻扬玉掌,轻轻在春梅肩膀上一拍,微笑道,“小妹子,快跟我们进去!”

春梅仍不言语,只是面露茫然,默默随在两人身后,往大厅中央那两扇暗门中央那两扇暗门中走去!

正走之间,忽热似乎觉得有一极小的东西,一下塞入自己垂首的左手掌心!

春梅微微一楞,本能的回眼瞧去,大厅两边,空荡荡的那有什么人影,根本连风都没有一丝!但手中却确确实实有了东西,暗暗一捏,敢情还是一个小纸包。这难道是赤衣教的人,故意试探自己?

不!决不可能!这塞给自己纸包的人,连影子也没见半点,此人武功之高,简直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赤衣数几个堂主武功虽高,绝不可能到此境界,那么……她突然心中一动,这准是躲在天花板上方才用“真气吸物”,替自己吸去杯中“圣水”的矮小老头!

春梅一念及此,立即迅速的把小纸包放入衣袋之中,脚步散漫的跟着两个侍女,往厅后走去!在她想来,这花厅后面如果不是通往那一间密室的甬道,就是拾级而下的地道入口,但当她双脚跨入之后,发觉原来这厅后只是一间宽广不及一丈,而又空无一物的小房子,身入其中,除了由花厅进来之处,有两房铁门,敞开之外,其余三面并无通路!再瞧两个宫装侍女,此时已立停身子,不再走动,心中正感困惑!忽然听到一阵轧轧之声,从身后响起,两扇铁门,此时徐徐的从左右向中间阖拢,同时觉得脚下一沉,整间小房,十分平稳地往下沉去!铁链辘辘,轧轧盈耳!一会工夫,便自停了下来,春梅心中暗自估计,少说也下沉了二三十丈光景!下沉小房,一经停住,又是一阵轧轧之声,身后两扇铁门,又自动移开!两个宫装侍女颔首微笑,引着春梅往外走去。那是一条甬道,每逢转角之处,都挂着琉璃灯,照得并不黑暗。

春梅暗暗留神,只觉甬道之中,岔道极多,弯弯曲曲,密如蛛网,走了一阵,已认不准方向途径。

她心中不觉十分忧虑,要是找不到出路,纵然能把小姐和庞小龙救出,但在这种形势之下,也无法走出地道,何况出了地道,上面还有那幢没有天井,厅房毗连的怪屋,和重重守卫的高墙,看来要逃离这骷髅宫,当真难于登天!

又走了一阵,她们已到达一条支线的岔道中间,这里一排有着五六个门户。两个宫装侍女,走向第一个房间,用手一堆,房门应手而启。

其中一个含笑道:“小妹子,你休息一会,回头我再来叫你!”

春梅依然一语不发,缓缓走入房中,略一打量,原来这间房子,并不宽敞,除了一床、一几之外,别无他物,但床上却被褥俱全,想系经常有人在此住宿。这时宫装侍女已替自己掩上房门,步履细碎,渐渐远去!

春梅心中暗暗寻思,敢情武功较弱之人,因“圣水”葯力霸道,无法抵抗,才会发生昏然慾睡的现象。不然那蓝堂主不会要她们先带自己到这里来休息了,自己装作服下*葯,自然要装得像一点才对,既来之,则安之,自己两个晚上,没有好好睡觉,何不养好精神,再作计较?她轻移莲步,往床沿上坐下,一面从衣袋中取出那个小小纸包,低头一瞧,只见小纸包上,赫然写着“乌风散”三个蝇头小字!

“乌风散”!春梅当然听岳少爷说过“乌风散”的功效,不但善解百毒,而且还是“圣水”的唯一克星。不由心中一喜,自己正在为难,万一小姐和庞小龙,都喝过赤衣教的“圣水”,迷失心智,自己本领再大,也难以把两人救出,如今有了解葯,这一问题,就可不必耽心!想到这里,赶紧把“乌风散”贴身藏好,然后和衣躺下。这一睡很快的就酣然入梦,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只听一阵细碎之声,往自己身边走来!练武之人,虽在睡梦之中,谁都特别警觉,何况身在虎穴之中,春梅蓦然醒转,睁目一瞧,自己床前,笑吟吟的站着一个红色宫妆少女。

她,正在昨晚和自己说话较多的那个侍女!

“小妹子,你醒过来啦?”宫装侍女亭亭而立,含笑说着。

春梅觉得此人年龄比自己大上一二岁,人却生得极为和气,当下连忙翻身坐起,笑道:“小妹怎生好睡,姐姐你别见笑!”

宫装侍女因春梅嘴甜,心中一喜,嫣然笑道:“本来服下‘圣水’之人,只要功力稍差,就会昏然思睡,何况昨晚,先前还把你当作扎手人物,又加多了些份量,不过你醒来得还算快哩!哦!小妹子,你这时还觉得头脑昏胀吗?”

春梅暗想:原来服下“圣水”,醒来还有反应,这就点头道:“有一点,还好!”

宫装侍女,伸手在春梅额前,摸了一摸,温和的道:“小妹子,你吃亏在内功差一点,但昨晚的葯量也太多了些,唔!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下好啦!”说着娇躯移动,侧身在床沿上坐下。

春梅摇头道:“我不累呢,不想再睡了,姐姐你真好,小妹还没请教你贵姓,以后要你多多照顾呢!”

宫妆侍女微微一笑道:“咳!小妹子,我们今后都是一家人了,你干吗还说客气话?我叫绛珠,昨晚和我在一起的,叫绛雪,我们是侍候蓝堂主的。”

春梅装作不懂的道:“姐姐,蓝堂主又是谁呀?”

绛珠格的笑出声来,接着又点头道:“这也难怪,昨晚的事儿,你也许不容易记得起,蓝堂主,就是咱们赤衣教五赤堂的首席堂主,是个女的!”

春梅啊道:“好姐姐,你说的可就是那位穿红衣的道姑?”

绛珠点头笑道:“谁说不是??唔!我还得从头告诉你呢!咱们教中,除了茅教主之外,还有三位副教主,第一位是朱副教主土行孙朱缺,第二位是尤副教主哮天犬尤少异,第三位是仇副教主笑面狼仇天来。下面就是五赤堂的五位堂主了,那是赤身堂蓝堂主(扫帚星蓝飘波),赤化堂刘堂主(独眼龙刘成霸)。赤流堂彭堂主(吊客星彭失意),赤焰堂叶堂主(南霸天叶见阴),赤煞堂谌堂主(花太岁谌不宜)。”

春梅听得暗暗惊心,听绛珠如此说来,这骷髅宫中,竟然齐集了赤衣教不少高级人士!不是吗?像身穿红衣的赤身堂堂主蓝飘波,瞎了一只眼的赤化堂堂主刘成霸,失意文士装束的赤流堂堂主彭失意,五赤堂,竟然到了三位!那末坐在中间皮笑肉不笑的那个,又是谁呢?啊!对了,日前自己不是曾听独眼龙刘成霸向彭失意说过,什么“彭堂主,仇副座有要事相请,咱们快走!”原来他竟然还是赤衣教的副教主笑面狼仇天来!

那就对了,现在只有一个穿锦衣的道姑,又不知是谁?心中想着,不由问道:“姐姐,小妹还看到一个穿锦衣的道姑,她又是谁呀?”

绛珠鼻子一轩,不屑的道:“她是靠拢份子,以前的玄阴教副教主万妙仙姑。”

春梅听得十分奇怪,问道:“她是不是堂主?”

绛珠披嘴道:“她是额外堂主,挂个名义罢了,不过她仗着和咱们蓝堂主有点交情,就作威作福瞧不起人,咱们堂主还特地分出绛月绛英两人,去伺候她呢!”她说到这里,接着又道:“小妹妹,你还不知道哩,就是拿你家小姐上官锦云来说,本来咱们教中,只要你服下‘圣水’即是教中同志,不问以前有什深仇大怨,也得一笔勾销,可是她,却说上官姑娘是她叛教逆徒,要交她处置……”

春梅听得蓦然一惊,心下大急,方待问话,只听绛珠又道:“咱们堂主,对她真是言听计从,还在仇副教面前,替她说话呢?”

春梅恨不得她快些说出,这就急着问道:“后来呢?”

绛珠娇笑道:“小妹子,你别急呀,本来依着万妙仙姑,当天就要处置,后来彭堂主说,咱们目前集中力量,先得把昆仑一少解决了再说……”

昆仑一少解决了再说!春梅听得全身又是一震,昆仑一少,他们说的是说岳少爷!岳少爷不是上九华山昆仑下院去了的?他们怎会……

她不敢在绛珠面前,稍露形色,连忙问道:“好姐姐,那末我家小姐现在怎样了呢?”

绛珠道:“她和一个姓庞的小孩关在地下室里面,不然咱们堂主,也不用吩咐我来陪你去了。”

小姐被关在地牢之内,这原是春梅意料中的事,是以并不感惊奇。

她只是猜想地牢外面,一定还有机关消息,并且派人监守,如果没有绛珠陪着同去,外人休想妄越雷池!

心中想着,连忙抬头笑道:“那么姐姐,我们这时候就去,好吗?万一蓝堂主有事,小妹不敢多耽搁你的时间。”

绛珠眨着眼睛,望了春梅一眼,怀疑的道:“小妹子,你服下‘圣水’,对你家小姐,还如此关心,倒真是少有之事……”

春梅听得蓦然一惊,照她口气,分明服下“圣水”之人,心志被迷,除了效忠他们茅教主之外,全都灭绝人性,绛珠这等说法,莫非对自己已起了怀疑?

“好!小妹子,咱们这就走咯!”绛珠望着春梅笑了一笑,又道:“不过你倒周不着替我耽心,蓝堂主他们一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章 圣水如烟只身探虎穴 明珠委地双剑闯魔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