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54章 身手通神铁壁幽人语 云罗高帜画堂双燕飞

作者:东方玉


南霸天叶见阴也因自己用了八成以上力道,只把小孩震退一丈,连长剑都没震飞脱手,深感惊异。

忍不住低头一瞧,只见自己的精钢洞箫上,赫然被小孩宝剑砍了一道三四分深的缺口!

不由心头大怒,厉喝一声:“小鬼,叶堂主先毙了你!”

他正待踪身往庞小龙扑去!正好春梅听到庞小龙回答,知道他并未受伤心中一放,同时长剑疾抡,往叶见阴洒出,口中娇声喝道:“赤衣妖孽,你枉自身为堂主,竟然对一个尚未成年的小孩,也下如此辣手,姑娘今日可饶你不得!”

叶见阴一声阴笑:“丫头,你们三人,谁也休想活着出去,本座倒要瞧瞧你垂死挣扎,究竟有点什么绝活?”两人说话声中,早已动上了手!这会各尽全力,各出绝招,打斗得比先前更为激烈!

庞小龙休息了好一阵,右臂才算恢复过来,他对这个凸颡浓眉,双目深陷的贼人,心中愤恨已极。

从地上踪起身来,小手一伸,猛地从怀中掏出连珠铁弹,正待往南霸天发射!突然,自己耳朵边上,好像有人在低低说话,声音轻得像蚊子叫,但听来十分清楚,那是在说:“这玩意只好打打麻雀,不管用的!”

庞小龙蓦然一怔,回过头去,两个姐姐正和贼人打得难分难解,那有什么人来?但分明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怎会听错?他下意识地瞧了瞧自己手中的弹弓,暗想:这是妈妈从小就教我的呀!在山上打小鸟儿,百发百中,后来学会了连弹珠,哼!十只八只鸟儿,一阵子全打下来,一只也别想飞跑。我只要觑准了那个贼人凹进去的双目,包管没错!他心中想着,脸上也同时流露出得意之色!

“小娃儿!我老人家怎会骗你?说不管用,就是不管用,唉!你不相信,将来问凤儿,就知道啦!咱们还是老朋友哩!”这个古怪声音,又在耳边上响起,这会可清楚了。而且远是一个苍老声音,敢情他也有爷爷那样年纪了!

小龙眼珠儿一转,心中明白,这说话之人,可能躲在什么地方?他说的凤儿,又不知是谁?不去管他,在这地方的人,准是贼人同党,他怕我用瞄器伤人,才故意这样说法!他人小鬼大,自己越想越对,心中暗暗冷哼了一声:小爷才不上你的当哩!猛的小手一拉,“拍”“拍”两声,两颗小铁弹,同时发出,往南霸天叶见阴深陷双眼,激射而去!

叶见阴是何许人,虽在和春梅动手过招,但庞小龙弹弓出手,两声轻响如何瞒得过他?精钢洞箫,随手一挥!

“当”“当”!两颗铁弹,立被磕飞出去!

庞小龙自以为准可得手的,如今果然被人家说个正着,小脸一红,飕飕飕看家本领全使了出来,七八颗铁弹子连珠打出!这下可把叶见阴惹火了,左手悬空一抓,把激射而去的连珠铁弹悉数接住,口中暴喝:“小鬼,你想找死!”

“死”字才出,手掌扬起,晃如一把铁豆,往庞小龙立身之处撒去!

这一把铁弹,去势劲急,庞小龙武功再高,也无法躲闪。

春梅吓得尖叫一声,赶紧后跃!但回头一瞧,庞小龙依然好好的立在那里,叶见阴打出去的一把铁弹,敢情偏了准头,早已呼的从他头上掠过,往厅外射去!

高手过招,可不能毫厘之差,她这一慌张,手上缓了一缓,却被叶见阴抢制机先,一柄精钢洞箫,挟着尖锐啸声,大片涌到。

春梅急忙举剑封架,已是迟了一步,只觉箫影重重,压力大增!

庞小龙可还不知自己差点儿送了小命,只觉连珠铁弹无功,自己脸上无光,嘟着小嘴,楞在那里!

“小娃儿!我说如何?这会你总该相信了罢?咳!要是没有我老人家,你几条小命也都得完啦!”

那苍老声音,又在耳边说了!他近在眼前,远在天边,根本听不清在那儿发话!

庞小龙心中虽然默认他说得不错,但小脸紧绷,还有点不大服气!

“嘻!小娃儿,你还不服气?你瞧!你那春梅姐姐不是落了下风?都是你害她的,还不快去帮她?别害怕,听我老人家的话,准没有错!”

庞小龙依言一瞧,春梅姐姐已被那个凸颡浓眉,双目深陷的贼人,逼得手忙脚乱!那贼人还桀桀阴笑,好像十分得意呢!

庞小龙心头大急,哼道:“谁还怕他!”

手中短剑一挺,要待抢去!

“好!那你过去刺他右肩!”声音入耳,庞小龙只觉自己身子,被人推了一把,飕的踪起,一下就落到叶见阴右侧。

这一下去得太快了,庞小龙连看都来不及!

“剌出去呀!”那人在催自己了!庞小龙恍恍惚惚,举起短剑,依言就刺!

春梅方才因关心庞小龙,一着先机已失,虽然挥剑抵拒,却仍难以挽回劣势,一个娇躯被对方翻山倒海般箫招,迫得步步后退,连运气聚功,施展“一指禅”的功夫,都无法匀出!

叶见阴老姦巨滑,嘿嘿阴笑声中,一支洞箫,运上十成功力,更使得劲风呼呼,威猛绝伦,大有把春梅毙箫下之势!正当他着着进逼之时,蓦觉身侧微风飒然,寒森森的剑气,电光石火般从自己箫影中穿入,此处正是自己绵密无间的箫招中的一丝空隙,此人居然乘隙进招!不由心头蓦震,连偷袭之人,都没瞧清,立即身形一沉,箫随身转,向右封出!

嘶!他应变虽快,还是迟了一步,剑锋划过,长袍右肩已被挑破了一大块!

叶见阴吓出一身冷汗,定睛瞧去!

嘿!那正是方才用弹弓打自己的小孩!这一瞧不由怒火陡炽,一声暴喝,铁箫斜横,招变“牛背弄笛”往庞小龙扫出!

庞小龙一剑出手,只挑破了叶见阴右肩长袍,心中还嫌不足,正在后悔自己出剑太慢了一些。不然刺他一个窟窿该有多好?他不防对方箫招,竟然向自己横扫过来,风声劲急,来势极快!好小龙!他不慌不忙,剑诀一领,正待使出爷爷教自己的剑法!

只听耳边那人嘻的笑道:“小娃儿,这时那有时间摆这些臭谱儿,快!剑尖上挑,磕他回去!”

“磕他回去”!他倒说得轻松,人家力气可比自己大得多呢!这当真合了说时迟,那时快,他短剑还没递出,人家铁箫,业已扫到!

庞小龙只觉自己右手,好似被人抬了一下,剑尖无巧不巧,正好点上箫身!

“叮!”叶见阴猛觉铁箫受震,虎口剧痛,脚下浮动,身不自主的后退了两步。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小孩,顷刻之间,好似换了一人,不知从那儿来的神力,居然把自己震退!

春梅正被对方逼得手忙脚乱,香汗淋漓,陡觉压力骤松,叶见阴舍了自己,往右扑去。不!他被震退出去了!不由心下大为惊奇,先前还以为上官锦云赶来相助,那知目光一瞥,震出叶见阴的竟是庞小龙!

这一惊可比自己身临危境还要紧张,以庞小龙的武功,那是这贼党头目的对手?“小龙,你还不站开?”她情急拼命,剑光霍霍,急风骤雨般猛向叶见阴攻出。

一人拼命,万夫莫敌,何况春梅内力虽然稍逊,但武功剑法,终究已得武林第一神尼心如大师的真传!这一情急拼命,叶见阴那敢轻敌,赶紧全神贯注,抡箫应敌。

庞小龙自己也想不到只那么剑尖一点,居然会轻而易举的把贼人震退出去,他一楞之后,不由恍然大悟。自己爷爷时常说,武林之中,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奇人异士,到处都有,难道这在自己耳边上说话的,就是有大本领的人?

他心念方动,只听苍老声音得意的道:“小娃儿,瞧你春梅姐姐不是挽回主动了吗?这里没咱们的事啦,别老和阴世鬼缠下去。唔!你想不想过去斗斗那个自诩精通地理的靠拢份子?”

庞小龙人小鬼大。这一听出在耳朵旁说话之人,明明暗中帮着自己,心中大乐,小眼骨碌一转,轻声问道:“老人家,你是爷爷的朋友,帮龙儿来的?”

“唔!谁喜欢和你爷爷那种老头儿做朋友,我老人家的朋友都是小娃儿,像你岳哥哥,还有鬼灵精的凤儿,你也叫我老朋友好啦!”

庞小龙一听他是岳哥哥的朋友,更是高兴,忙道:“原来你老人家是岳哥哥的朋友!哦!凤儿,凤儿又是谁呀?”

那苍老声音嘻的笑道:“小鬼头,你一听到女娃儿,耳朵就尖了起来,人家凤儿,现在有了一个老魅师傅,本领可比你大哩!将来见了面,你不吃亏才怪!唔!龙儿,凤儿,倒真是天生一对。”

庞小龙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也听出一点因来,凤儿,好像是一个女生,他小脸不禁有点热烘烘的感觉。

“唉!咱们别净扯淡,小娃儿,你把剑收起来,用掌去打那靠拢份子几个耳光,我老人家还有正经事要办。”

庞小龙果然依言收起短剑,他有人撑腰,精神百倍,嗖的踪身一跃,口中叫道:“姐姐,你快让开,老朋友叫我来教训教训这靠拢份子呢!”

上官锦云正以全力对付着武当名宿翁焚鳖,她轮番施展着西天目的“分光剑法”和“玄阴剑法”,更配合了飘忽不定,无可捉摸的“飞絮舞步”,左手还不时拂出自己姑母上官仪传授的“兰花拂穴手”法。四种绝技同时运出,才堪堪敌住对方一双肉掌,虽未落败,可也着实够累!时间长了,她已感到真力耗损过多,云鬓两边,也隐隐绽出汗珠,眼看自己和春梅两人,今日极难讨好!心中正在焦灼,蓦地里听到庞小龙的声音,在身后叫起!不!疾风飒然,打身边闪出!也不!她瞥见一个小人影,疾如箭射,凌空往翁焚鳌掌影中投去!

“啊!”上官锦云大惊失色,一颗心差点从口腔直跳出来!

她惊啊方起,只听“拍”的一声脆响,以翁焚鳌的身手,居然还闪避不及,厚皮老脸上,轻轻易易被人家掴了一掌!这一掌并不算痡,他有向茅教主吹牛拍马的本领,厚黑学早已炉火纯青,那在乎掴个耳光?

但使他凛然骇异的,是来人身手之奇,出手之快,简直是生平所仅见!不由得微微一怔,向后疾退了两步!定睛瞧去,只见自己身前,站着一个背插短剑的红衣小孩,瞪着一双又黑又亮的小眼睛,满是得意之色!他!任谁也不会相信眼前的小孩子,就是方才凌空搏击,赏自己耳光的人!

上官锦云也怔怔地停下手来了,长剑颤动,暗暗戒备,以防翁焚鳌猝然出手,一面急喊道:“小龙,你快过来!”

庞小龙小手连摇道:“姐姐,你不用耽心,我是老朋友叫我来帮你的,他还说:‘他不用兵器,叫我也不要用剑,掴他几个耳光就是。’我还只打了他一个呢!”

认真说来,极为自然。

上官锦云却听得大为不解,这里除了两个敌人,只有自己三人,不知庞小龙口中的老朋友,又是何人?但瞧他方才飞掠而出的身法,和有恃无恐的神色,好像真有什么人支持着他!不说上官锦云心中惊疑不定,尤其是身为武当名宿的翁焚鳌,更为惊讶,他心头虽然震怒,但以他在江湖上的身份,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儿家,自己那好下手,是以闻言之后,阴嘿了一声,回头向上官锦云道:“小丫头,你只管站着,用不着发急,老夫在没有问清楚以前,决不动手。”

庞小龙披嘴道:“就是动手,龙儿也不怕你。”

翁焚鳌姦诈成性,脸上可依然不露半点形色,狞笑道:“小子,你是何人门下,老朋友又是谁?”

庞小龙挑着双眉,不屑的道:“小爷何人门下,你瞧不出来?”

他用小手向上官锦云一指,道:“她,就是我姐姐!”

翁焚鳖因方才庞小龙出手怪异,心存凛戒,先想问问人家来历,这时一听这小孩是上官锦云的弟弟,心中一放,不由冷嘿道:“你们是浮玉老儿的后辈!”

庞小龙气道:“是又怎样?老朋友说:你自诩精通什么地理,其实只是靠拢份子,要小爷……”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下面的话,还没出口,耳朵旁那苍老声音,又低低的道:“对!对!骂得一点不锗,你告诉他,甘心附贼,做赤衣匪教的尾巴,迟早会不得善终,我老人豕要你赏他几个耳括子,就是要他清醒清醒。”

庞小龙越听越高兴,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翁焚鳌气得浑身一颤,正待发作,闪电般目光,掠过庞小龙脸上,只见他倾着头,眉飞色舞,似在聆听什么?他多年老江湖了,经验何等老到,心中蓦然一动,暗想瞧这娃儿神色,分明有人躲在暗中用传音入密之法和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章 身手通神铁壁幽人语 云罗高帜画堂双燕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