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55章 设伏何重重稚龙脱困 闻名亦尔尔么凤来仪

作者:东方玉


庞小龙声音入耳,大喜过望,正待喊出,蓦觉自己身子恍惚被人推了一把,连出声都来不及,立时腾空而起,轻飘飘的向前飞出!最多也只是眨眼工夫,身子一沉,双脚踏实。

忽听身边有人轻“噫”了一声!

“奇怪!我们莫非在作梦?”那是姐姐的声音,接着听到春梅惊喜的道:“不!小姐,我们蒙高人相救,你瞧,小龙也在这里!”

庞小龙揉了揉眼睛,只见自己身边果然站着姐姐和春梅两人。

上官锦云哦了一声,问道:“春梅姐姐,你说,我们有高人相救,就是那一阵风?”

春梅向四周略一打量,来不及答话,脸色倏变,急急的道:“小姐,我们还没离开险地哩,快走才好!”

上官锦云顺眼一瞧,原来自己立身之处,就在一幢画满白骨骷髅的高大房子前面,面对一片死沉沉广场。再往前去,还有一堵三丈多高的围墙,墙上也画满了白骨骷髅!

她略一迟疑,忍不住问道:“春梅姐姐,我们就是从那幢屋上飞出来的?”

春梅点了点头,正待说话!只听嗤的一声,骷髅宫屋上,突然射出一道红色花火,冲天而起,接着“吧”“吧”两声,爆出无数红星!

春梅心中一惊,回头低声说道:“小姐,我们快走,他们放出信号来了,再迟就来不及了呢!”

她话声未落,早已手拉了庞小龙,往前急踪。

上官锦云也知时机紧迫,立即相继跃起!蓦听骷髅宫屋顶,厉声吆喝,三条人影,像星丸泻地,倏然飞落,往后追来!

这当然是赤焰堂主叶见阴岳翁焚鳌和那姓傅的老头了!正当此时,忽然身后响起“吱”“吱”两声鬼叫,同时还有极其轻微的掠空之声,往身后飞落!

三人奇快无比的掠过广场,只觉身后居然没人追来,不由心头大疑,停足一瞧!

原来骷髅宫前面,这时直挺挻站着一黑一白两个高大人影!不!那不是人,简直是两个僵尸,一声不响,挡住叶见阴等三人去路!

上官锦云瞧得心头大懔,这两个人,她在五台山见过,当时万妙仙姑还待若上宾,她那得不识?

口中惊噫了声:“黑白僵尸,他们也赶来了!”

庞小龙从没瞧过这样活生生的僵尸出现,不禁打了个寒颤,心中又是害怕,又觉得好奇,不由凑近上官锦云身边,低声问道:“姐姐,真的是僵尸出现?”

上官锦云摇了摇头,还没开口,只听南霸天叶见阴冷哼了一声道:“两位何方朋友,居然敢在本座面前装神作鬼,离道没打听打听这是什么所在?”

“早已打听过了!”一个尖得像夜枭般的声音,慢吞吞的说着。

叶见阴阴笑道:“这么说来,你们是存心找碴来的?”

“也差不多!”另一个僵尸也鬼气森森的回答了一句。

“哈哈!”那姓傅的老头一声长笑道:“这两位一身打扮,敢情就是阴山双尸了!”

阴山双尸!叶见阴听得微微一懔,徐徐的道:“赤衣教和两位素无过节,朋友夤夜而来,所为何事?”他口气显然转软!

白僵尸惨白得一无表情的脸上,绽出一丝阴惨惨的笑容,答道:“太爷们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姓傅的老头听得十分惊奇,阴山双尸,目空一切,凶声四播,江湖上闻名丧胆,他们又奉谁的命?

白僵尸僵直的头,微微点动,应道:“太爷们明人不说假话,告诉你。”他用手向身后一指,继续说道:“就是为那两个姑娘来的?”

上官锦云听得浑身一震,暗暗和春梅打了一个招呼,正待疾速后退!

只听翁焚鳌呵呵笑道:“这两个丫头,老夫也志在必得!”

白僵阴尸笑道:“那么你就冲着太爷来好了!”

上官锦云越听越奇,黑白僵尸好似帮着自己?她心念转动,不由又停住脚步,方想继续听去。只见黑僵尸蹦的转过身来,一对绿惨惨的眼珠,直向自己射来,僵直手臂,猛然挥起!

庞小龙心中一怕,赶紧拉住春梅的手,连连后退!

“你们还不快走!这里自有愚兄弟担待。”

他分明对自己说话!上官锦云大感意外,立即向春梅低喝了声。“走!”

三人才一起步,只听身后响起一声暴喝!

“丫头,你们还走得了?”

“吱!”

“吱!”

两声鬼叫,同时响起,接连着吆喝厉啸,也骤然暴发,敢情他们已经动上手啦!

上官锦云等三人,不敢停留,一口气奔到围墙下边。

春梅因这堵围墙,高约三丈五尺,以自己的轻功,尚难一跃而过,庞小龙自然更难飞渡。

当下抱起庞小龙,双手一托,用力向上抛去,口中叫道:“小龙,你先上去!”

庞小龙一下抓住墙头,涌身外跃。

上官锦云和春梅两人,也毫不怠慢,踪身跃起,施展壁虎功,游近墙头,用手一攀,翻出墙外!三人身形落地,猛听一声吆喝,十数名红衣大汉,业已一涌而上,往身前围来!

上官锦云娇哼一声,仗剑领先,刷刷两剑,立即砍翻了两个教匪,向人丛中踪去!

庞小龙、春梅也各执长剑,往前急冲,这一批红衣大汉,虽然武功不弱,但那里挡得住三人手上长剑。何况上官锦云和春梅两人,不但剑发如风,而且“兰花拂穴”“一指禅”悉数出笼。眨眼之间,但听惨叫之声,此起彼落,一干匪徒,不是当场殒命,就是痛晕倒地。

三人一路厮杀,但红衣大汉,由四处闻风赶到,竟然越聚越多!同时那靠近红墙的一排红屋之中,也嗤的射出一道火花,冲霄飞起,这自然是向骷髅宫报警的信号!三人心头一紧,剑发如沦,只见三团银虹,匝地飞滚,寒光电卷,数以百计的红衣教匪,眼看放出求援讯号,宫中依然没人接应,此时性命要紧,那敢逼近半步,只是吆喝着虚张声势。眨眼工夫,业已到了红墙脚下。

春梅依然先把庞小龙送上墙头,自己两人,也先后跃起!她们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是以并不立即翻出,先在围墙上望了一望,只见墙外排列着的许多黑色矮屋,灯火全熄,一片黝黑,似乎对方才红墙之内的喊杀之声,竟然一无所闻!

春梅虽觉出蹊跷,但骷髅宫也闯了过来,这区区赤衣教的外围,那还放在眼里。

三人踪落墙头,往外奔去,那知堪堪走近黑色矮屋,相隔还有四五丈光景!蓦听一声梆子响处,对面排列的许多矮屋之中,突然轧轧连响,势道极猛的匣弩,急如雨点,密集射来!此处正当一片空地,毫无遮掩,此时敌暗我明,三人登时成了众矢之的!但听轧轧之声,和一支支匣弩的尖锐啸风,响起一片!

上官锦云早已暗中戒备,清叱一声:“鼠辈竟敢暗施偷袭……”玉腕摇处,但见银虹缭绕,挡在庞小龙身前,舞了个风雨不透。只听一片叮叮锵锵之声,那些激射而来的弩箭,悉数被她一支长剑扫荡开去!

庞小龙紧随在姐姐身后,也舞动分光剑,拨荡弩箭!

春梅喊道:“小姐,我们快冲呀!”

上官锦云转脸向后道:“春梅姐姐,你快护着小龙,我先冲过了。”

话声一落,右腕骤紧,一个娇躯,往前急掠出去!三人扑近黑色围墙,正待一跃而过,只听黑墙上又是一声号令,立时现出十来个黑衣大汉,手举喷筒,十数股黑色毒汁,像喷泉似的,猛向自己当头喷来!

上官锦云一见毒汁未到,已是腥秽扑鼻!“春梅姐姐快退!”

一提真气,往后倒退了一丈来远,差幸这种喷筒,发射不远,毒汁溅到地上,只听嗤嗤连响,地上冒起一股黄烟!

不由暗暗地叫了声:“好险!”

墙头上人影幢幢,虽然不再喷射毒汁,但身后黑色矮屋中,又是一声梆子响过,轧轧匣弩,又向自己立身之处,密集射到!

上官锦云春梅两人,气得又急又怒,只好舞动长剑,护着庞小龙,一时真感到束手无策。

庞小龙小眼骨碌碌一转,忽然从怀中掏出弹弓,然后又掏出一大把铁弹,对准墙头上的黑影,连珠弹出!

他这手弹弓要想偷袭高手,固然一无用处,但用来对付这些身穿黑衣的教徒,倒也得心应手,弹无虚发。只听拍拍连响,墙头上惨叫惊呼,同时响起,已有四五个人应弹滚落!

春梅心中一喜,猛地双脚一顿,一个身子,平空拔起三丈来高,剑先人后,挟着一团白光,像离弦之箭,往墙头扑去!人还未到,左手连弹,“一指禅”嗤嗤尖风,业已往匪徒分别打去!人还未到,这一着,可说险到极点,但也发动得正是时候!墙头上的匪徒,早被庞小龙连珠铁弹,打得一团忙乱,此时一见春梅凌空扑来,更是胆战心惊,那里还敢再喷射毒汁。有几个心头慌张,就踊身往墙下跳去,那知此时匣弩如蝗,漫天飞射,身还未落,惨叫骤起,一下就中箭惨死。

春梅更是煞透粉脸,脚尖才点地,身子平掠,银虹如电,剑光过处,惨叫入耳,早已砍翻了两三个,半空中血雨飘洒,尸身翻倒。

她这一痛下杀手,只吓得其余几人全身颤抖,手软腿痪,连逃命都忘得一干二净。

春梅此时怒火已炽,冷笑一声,手起剑落,像砍瓜切菜般赶去,又是一阵凄厉惨叫,瞬息工夫,十几名匪徒,已全数消灭!

上官锦云也早已拉了庞小龙,跃登墙头,三人飘身落地,不禁深深吁了一口气。回头一瞧,黑墙里面,静悄悄的无人追出,三人不敢多停,各自把满缀在鞋边上的倒刺细钩取下,立即往谷口奔去!

“上官姑姑!”刷!一条小人影,人随声落,忽然从一棵大树上,飞扑而下!身法轻灵,一下就落到三人身前!

上官锦云心中一惊,急忙举目一瞧!

那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一身劲装,背插双剑!不由心中大喜,赶忙抢上前去一手拉着她小手,问道:“凤儿,你也来啦!万叔叔和尹叔叔呢?”

原来这小女孩正是凤儿!她摇了摇头,摆动着两条乌黑有光的小辫,说道:“万叔叔和尹叔叔在君山,没来!”

上官锦云奇道:“那你跟谁来的?”

凤儿道:“师傅!”

上官锦云心中一阵惊喜,啊了一声,向四外打量着道:“那你岳叔叔人呢?”

她听凤儿说是跟师傅来的,凤儿的师傅就是敏哥哥,他原来也来了!

她可不知道凤儿还拜飞天神魅谢旡殃作了记名弟子的这回事。

凤儿也听得微微一怔,接着摇头道:“凤儿不是跟岳叔叔来的。”说着眨了眨眼睛,啊道:“上官姑姑,你还不知道呢,我……”

他忽然放低声音,说道:“我又拜了飞天神魅谢旡殃做师傅,我也有了外号,叫做飞天小妹!”

上官锦云越听越惊奇,她可从没听到过什么飞天神魅?这就惊道:“飞天神魅?凤儿,你……”

她自己曾被万妙仙姑强迫拜帅,如今听凤儿投在飞天神魅门下,这名字似乎不像正派中人,心中不由也代凤儿惋惜!

只见凤儿急道:“上官姑姑,你说得轻一点呢!哦!我拜师傅做师傅,是岳叔叔的意思呀!”

上官锦云哦了一声,又道:“那你师傅呢?”

凤儿道:“师傅前几天就走了,他说有事去,叫我暂时跟随大师兄二师兄做一起,啊!上官姑姑,其实他们最听我的话!”

上官锦云此时也无暇多说,一手牵着凤儿,笑道:“凤儿这是春梅姑姑,你快见了。”

凤儿依言叫了一声:“春梅姑姑。”

上官锦云回头又向庞小龙道:“小龙,你该叫她凤儿姐姐!”

庞小龙自从凤儿现身之后,一双小眼睛,就一直打量着她,后来听自己姐姐叫她凤儿,心中忽然想起那老朋友不是也提过凤儿吗?他口中一直称赞着她,说她鬼灵精,又说她有一个大本领的师傅,自己打不过她!哼!她和自己大不了多少,鬼才相信她会比自己强!

这时一听上官锦云要自己叫她姐姐,不由小头一扭,道:“我才不叫她姐姐!她叫你姑姑,就该叫我叔叔才对呀!”

上官锦云倒真给他难住了,凤儿叫自己姑姑,自然该叫小龙叔叔,但……她脸上一红。气道:“凤儿是你岳哥哥的弟子,人家本领比你大呢!”

她这句话,说得庞小龙更是不服,小嘴一噘,道:“就是咯!岳哥哥,你就叫他哥哥,爷爷也叫我叫他哥哥,当然………”

上官锦云怒道:“小鬼头,早知你不听话,我就不该带你出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 设伏何重重稚龙脱困 闻名亦尔尔么凤来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