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56章 二十载师恩饮水思变 两三年奇耻挟杖寻仇

作者:东方玉

晚餐之后,岳天敏并没露出半点形色,在涵真子静室,坐了一会,便告辞出来,回转房中,立时熄灯就寝。

昆仑下院的第十代弟子,对这位小师叔,全都奉若神明,本来一见岳天敏从师祖静室出来,大家还想到他房中拜见,多少也可得点好处。那知赶到岳天敏房外,一瞧灯火已熄,大家才悄悄退出。却说岳天敏在床上运了会功,一直等到初更时分,就推开窗户!飞身而出!这时整座昆仑下院,已人声静寂。

虽然有几处还有灯光射出,但如今的岳天敏,何等功力,在这些师侄辈跟前,即使从你身前掠过,最多也只觉微风拂面,休想瞧得清人影。何况两年之前,他在昆仑下院住过两月,院中情形,了若指掌,是以提了一口真气,身形骤起,迅若闪电,直往后进静室扑去!

这一排静室,共计十二个房间,除了头上两间,是因白、因浮的静室之外,其余全是两人一间,住的是第十代弟子。

岳天敏内功精湛!视听感觉,何等灵异,那里用很着入房觑探?这一掠近,顿时发觉因白、因浮两人的静室,果然空着!心中更觉自己所料非虚,但恁大的仑昆下院,自己又到那里去找呢?他们此时还未回房,也许正在院外附近,心念一转,立即转身往院外飞去!

他施展上乘轻功,在四周绕了一个圈子,果然发现离昆仑下院不远的一片树林边上,正有两个道家装束之人,并肩踏月!那不是因白因浮还有谁来?瞧他们的神情,似乎正在低声说话!如果不知底蕴,师兄弟散个步,也是常有之事。

岳天敏这一发现,那肯错过,提气长身,恍如一缕轻烟,悄无声息的落到两人身后,隐起身形。

只听因白边走边说,低声问道:“这次岳师叔回山,连师傅老人家事先都不知道,他们怎会如此清楚?”

因浮也低声答道:“他们各地都有连络,飞鸽传书,消息自然十分灵通,今天早晨,指示到达之时,岳师叔也正好赶到,差点就被他瞧到了。”

岳天敏听得怒从心起,暗想昆仑派果然出了这两个叛师孽徒,幸亏自己发觉尚早,不然……

因白点头道:“江湖上早已传出了‘昆仑四老,不如一少。’你要是给他瞧到,咱们那还有命?”

“唔!师弟,你下午已给他服下‘圣水’,怎么吃晚餐的时候,还一点瞧不出来?”

因浮笑道:“服下‘圣水’之人,功力越高越没有反应,像岳师叔这样功力的人,你那会瞧得出来?”

因白又道:“指示上为什么要先给岳师叔服用呢?”

因浮道:“这个小弟也不知道,但据小弟猜想,岳师叔武功要超过师傅之上,师傅先服了岳师叔还可反抗!让岳师叔先服!等师傅提出这个问题,岳师叔就不会再反对。”

因白不由称赞道:“师弟,你真行!那么什么时候给师傅他老人家吃呢?”

因浮道:“明天早晨!”接着又道:“其实咱们这样做!完全为了整个武林着想,要是江湖上从此万派归一,没有门户之见,没有意气之争,江湖上定有一番新的气象!”

因白忙道:“这个自然,所以咱们也可说是为了师傅老人家好。”

因浮沉声道:“师兄,你这又犯了门户观念,要知万派归一,四海同赤,那里还有师傅这个称呼?”

因白虽然身为师兄,这时却连连应是。

岳天敏听因浮居然说出什么连师傅都没有的逆伦话来,愤怒得真要把他立劈掌下。但听他们口气,似乎二师兄尚未服下赤衣教的“圣水”,而且还想听他们再说些什么,这就强捺怒火,忍着往下听去!

果然!因白又开口问道:“师弟,岳师叔既然服下‘圣水’,为什么还要把他一位世妹,诱上大别山,骷髅宫去?”

岳天敏听得蓦地一懔,自己一位世妹被掳上大别山去?

他们是说锦云妹子?不!锦云妹子,自己离开之时,还好好在客店之中,何况除锦云妹子之外,还有春梅,庞小龙两人,凭她们的武功,赤衣教几个著名头目也足够对付!他念头闪电般掠过。

只听因浮又道:“这叫做双管齐下,茅教主从不打‘无把握的仗’,他为了接到别人报告之后,觉得岳师叔是武林中的一位人才,不能让他埋没,他不投入教中,就是教中的损失,这才指示骷髅宫,必要‘大力’设法收罗此人,岳师叔目下虽然极为顺利的服下‘圣水’,万一一时不能下手,有了人质,不怕他不亲向骷髅宫报到。”

岳天敏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鼻孔中冷冷的哼了一声!

他这一冷哼,声音不大,但声到因白因浮两人耳中,何啻焦雷?两人全身全都浑身一震,立即一起转过身来。

因白沉声喝道:“什么人?”

两人目光一瞥,只见树林中慢慢踱出一个人来。

他青衫飘忽,虽然缓缓行来,但玉脸含煞,双目宛若两道冷电,精光炯炯,正是名满武林的昆仑一少,自己小师叔岳天敏!

因白道人,早已惊得面如土色,冷汗直流!

因浮道人仗着亲自给岳天敏吃下‘圣水’,虽然胆虚,还强自镇定,躬下身,颤声叫道:“岳……岳师叔,你老……”

岳天敏神光慑人,厉声喝道:“孽徙,你们连师傅都不要了,那里还有我这师叔?”

因浮一见岳天敏神色不对,心下一慌,明明他服下“圣水”怎会失效?莫非他还要人提醒?这就壮着胆子说道:“岳……岳师叔,你……你不是同意……”

“住口!”岳天敏舌绽春雷,一声大喝,震得两人往后连退了两三步!

他那还容他们胡说八道!身形如掣电欺进,一下点了两人穴道,一手一个,挟到肋下,双足一顿,嘶的凌空掠起,直往院中飞去!一连几跃,奔近涵真子静室!

只听屋中已传出二师兄的声音,问道:“外面何人?”

岳天敏连忙应道:“二师兄,是小弟。”

涵真子又道:“是小师弟,你这时候还没睡?快进来!”

岳天敏答应一声,立即走入静室。

涵真子乍睹小师弟肋下,挟着两人,脸上微感诧异,但只是一闪而过,依然慈祥的望了岳天敏一眼道:“小师弟,你夤夜带了他们,前来见我,必有原因。”

岳天敏放下两人,连忙躬身道:“小弟擅作主张,望二师兄勿罪。”

涵真子又打量了因白、因浮两人一眼,点头道:“他们定有不规行动,落入小师弟眼中。”

岳天敏伸手拍开两人穴道,一面从怀中取出“乌风散”,迅速向两人鼻孔中弹去!因白、因浮骤然转醒,只见自己在师傅房中,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就在这眨眼工夫,鼻孔中陡然闻到一股极重的辛辣之气,接连打了两个喷嚏。陡觉神智一清,噗的往涵真子面前跪倒,连连磕头,失声痛哭起来。

涵真子一代玄门有道之士,也被岳天敏这一连串的动作,和两人如梦初醒,失声痛哭的情形,闹得十分糊涂。

双目射出湛湛神光,往岳天敏瞧来,一面笑道:“小师弟,你既代我把孽徒擒来,难道还有难言之隐吗?”

岳天敏忙道:“小弟不敢,小弟只是想先解了他们迷失心神之毒,然后再向二师兄报告。”

“迷失心神之毒?”涵真子脸色微微一变,道:“小师弟,你说他们两人是被赤衣匪教做了手脚?”

岳天敏点了点头,就把自己上山时,瞧到一条人影说起,后来因浮替自己送茶引起怀疑,以及晚间所闻,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

直听得涵真子古月似的脸上,气得铁青,颤声喝道:“孽畜!为师日夜苦心孤诣,培植了你们二十年,居然做出背师叛祖颠覆本门的事来?”

因白、因浮,此时“圣水”之毒已解,一失足成千古恨,悔恨莫及,只是跪伏地上,呜咽失声的道:“弟子该死,弟子愿受家法处置!”

涵真子哼道:“原来赤衣匪酋的那封信,也是你们偷偷放在我几上的,可叹我老眼昏花,错把叛师逆徒,当作亲信之人,若非小师弟心细如发,及时察觉,我昆仑一脉,岂不葬送在你们手上?”他越说越气,飘胸白髯,也无风自动起来!

岳天敏忙道:“二师兄且请息怒,试想赤衣匪教,为害武林,连少林一心大师,武当玉清真人,终南白鹤道人,华山西岳老人等一干望重一时的一派宗师,尚且受了蛊惑,心神被迫,不能自拔。何况因白、因浮功力尚浅,又那有反抗余地,一经服下‘圣水’,心灵永远受制,自然把邪说异端,奉为真理,做了叛师背祖之事,还不自知其非,其情殊属可悯,二师兄不妨问明他们附匪经过,如果确非本身能力所能抗拒,还请从轻发落。”

涵真子闻言心中思忖:昆仑一派,出了小师弟这样一位人物,不出十年,不但光大门户,即领袖武林,也非他莫属!想到这里,脸色也逐渐和缓下来,点头道:“小师弟说得有理!孽畜!你们还不把附匪情形,从头说来?”

因浮连连磕头道:“弟子出生嶓冢山下,幼年情形,已不复记忆,不过从懂事起,就被收留在赤衣教中,十六岁那年,弟子奉命投到师傅门下来……”

岳天敏懔然的道:“茅通这厮果然厉害,不想早在二十年前,他已在本门按下内线!”

涵真子太息道:“其他门派,又何独不然!”

因浮泪流满面,又道:“弟子二十年来,也并不知情,只是半年之前,在前山遇见一人,自称是嶓冢山来的,要弟子交结同门,为赤衣教立功,弟子明知这是叛师背祖之事,但心中却又有一种感觉,好像非听他的话不可!弟子几次要想禀告师傅,又不敢启齿。”

涵真子道:“不错!牛年以前,你确是有重大心事似的,只是我太以忽略!唔!你说的那人是谁,此后可曾常来?”

因浮摇头道:“弟子不知那人是谁?后来只来过一次,就是送茅教主的信来的,并且还交给弟子一包‘圣水’!后来那人要弟子先给五师弟吃下,才把信偷偷放在师傅房中,临走还嘱咐说以后如有指示会利用飞鸽传递,这就是今天上午之事。”

岳天敏道:“方才你曾说我有一个同伴,被掳到大别山去,那又是谁?”

因浮道:“弟子只知你老有位同伴,也被送上骷髅宫去,旁的就不知道了。”

岳天敏瞧他神色,似非假话,略一沉吟,又道:“骷髅宫在那里?”

因浮道:“弟子只知骷髅宫就是江南总分堂,在大别山中。”

涵真子半晌不语,这时突然双目一睁,射出两道慑人精光,喝道:“因白、因浮,你们起来!”

因白因浮此时心神早已清醒,直吓得他俩魂不附体,伏在地上连连叩头,哭道:“弟子该死,弟子……”

岳天敏知道二帅兄的意思,是要将两人点成废人,卸去一身武功,连忙躬身道:“二师兄请息怒,因浮自幼即遭蛊惑,心神受制,因白更服‘圣水’,迷失心智,均非出于自愿,赤衣匪教,为害武林,原是江湖上一场浩劫,还望师兄宽恕,容他们弃邪归正,重新做人。”

涵真子瞧了小师弟一眼,道:“你能保他们从今以后,不入歧途吗?”

岳天敏躬身道:“适才小弟已解了他们潜存体内的‘圣水’之毒,小弟甘愿担保!”

因白因浮一听师傅口气,显然有将自己两人逐出门墙之意,不由又痛苦道:“弟子愿受家法严厉处置,虽死无怨。”

涵真子冷哼一声,道:“我昆仑门下,从无背师叛祖之人,姑念你们身受赤衣教*葯,并非出之本心,又有你们岳师叔保证,暂不废去武功,但昆仑派已无法容留你们,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你们去罢!”

因白因浮,一听师傅果然要把自己逐出门墙,更是失声痛哭,跪地不起。

涵真子怒道:“只要你们诚心悔改,作个安份良民,天下之大,岂无容身之所!我师徒之缘已绝,还不出去?”

因白因浮眼看师傅心意已决,一时无法挽回,只好含泪拜了八拜,站起身来,又往岳天敏身前,噗地拜了下去。

岳天敏瞧着他们这份神情,心中大为感动,连忙一摇手,使出“太清罡气”把两人身子托起,一面温言道:“你们也不必难过,只要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自有重返师门之日,这里区区一点金子,你们收了,也好作个不时之需。”一面从怀中掏出两封金子,随手递了过去。

因白因浮,虽知这位小师叔武功,已得师叔祖太虚真人真传,但不知他究竟到了何种境界。这时自己身子才一跪了下去,立被一股无形气体,轻轻托起,这份功力,简直已入化境,心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二十载师恩饮水思变 两三年奇耻挟杖寻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