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58章 十爪逞尖威双尸寒敌 一剑慑群丑八表雄风

作者:东方玉


一阵工夫,双方已打了一二十个回合,岳天敏剑势滚滚,愈演愈盛,把万妙仙姑追得绕圈疾走!

“呛!”神猿剑客董皓,瞧着岳天敏剑势,不由激起雄心!要知一个毕生练剑的人,瞧到人家剑法高明,谁都想自己出去试试,何况他受了赤衣教蛊惑,早把岳天敏视作眠中之钉。

此刻长剑一抡,踪到岳天敏身侧,冷冷的道:“小辈,你试试衡山剑法!”

他不待岳天敏答话,长臂一振,剑走偏锋,已往岳天敏左肩点出!

岳天敏剑光一分,封开神猿剑客刺来一剑,纵声笑道:“道长一代名宿,居然也为虎作伥起来!”

她压力一松,叱喝声中,白练横飞,一连剌出五剑!

万妙仙姑一见神猿剑客下场,精神陡振,厉叱道:“小子,你死在目前,何用多说?”

岳天敏剑随手发,一边封解一边笑道:“岳某早叫你们联手齐上,还有几个索性也一起来罢!”

神猿剑客一剑落空,心头已是大怒,闻言冷哼道:“小辈你有多少道行尽管使来!如体赢得贫道和万妙仙姑两支长剑,蕫皓从此就不再用剑!”

衡山神猿剑客,一代剑术大家,平日孤傲独赏,极为自负,如非心神被迷,岂肯和万妙仙姑联手,对付一个年轻之人,但他此时,却居然毫不为意。话声一落,八剑齐出!衡山派一代名宿,出手毕竟不同,刹那之间,冷芒飞扬,点点寒星,全往岳天敏大穴上呼招!

万妙仙姑那还待慢,也立即发动攻势,长剑如轮,绵绵刺出!两人这一联手,形势果然大变,双剑齐飞,劲风电旋,声威极为骇人!

岳天敏一柄长剑,连敌两名高手,毫无惧色,龙形剑紫妅如电,大开大阖,奇招迭出!

万妙仙姑原以为那神猴剑客加入战圈,以自己两人联手合击,至少也可把岳天敏迫得招架不迭。那知七八招下来,依然占不到对方一丝便宜,而且岳天敏剑气之强,似乎还在逐渐增加!

这小子那来这份神力?就在她暗暗惊懔之际。敢情神猿剑客也有了同样感觉!只听他突然撮chún长啸,声若巫峡啼猿,苍劲锐厉,响彻云霄!啸声才起,手中长剑,也随着变式,身子一蹲,倏地腾空跃起,一剑往岳天敏当头劈下!不!他没等岳天敏封架,忽然身子一转,一点寒星又向岳天敏肋下刺到!

这可是神猿剑客的看家本领了,他这套剑法,就是他仗以成名的“猿公剑”绝技,倏然跳跃,起落奇突!

这时一经展开,但见忽蹲、忽跃、忽跌、忽扑,当真像一只老猿,剑剑相接,来往如风。但任你左右窜跃,上下腾扑,岳天敏的“太清剑法”还是如幕如屏,丝毫没有空隙可乘。而且划出来的剑风,范围逐渐扩张,压力也陆续加重,神猿剑客怒极得厉啸连连,剑势已迥非先前那么凌厉了!

万妙仙姑也脸色惨厉。一袭织锦道装,有几处被岳天敏剑尖划开,显得有些狼狈!激战虽然还在赓续,但看来单凭神猿剑客和万妙仙姑两人,决难取胜!不!他们能够维持现况,不落下风,已经算不错了!一旁观战之人,没有一个不是行家,这种形势,那会看不出来?

黑煞神商震天和神猿剑客董皓,有着过命交情,此时眼看老友拼斗多时,还无法取胜,不由大袖一紧,大脚步往前冲出。恰好翁焚鳌,傅老义两人,也抱着同样心情,人影一分,绕到岳天敏身后左右两侧!

“吱!”

“吱!”

两声悠长刺耳的鬼叫,突然从林中传出!

“啊!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快来啊!”凤儿骑着赤龙驹,忽然面露喜色,大声叫了起来!

独眼龙刘成霸双目一瞪,厉声喝道:“小丫头,你鬼嚷什么?”

喝声未落,只听一个冷冰冰的尖嗓子,接口喝道:“不长眼睛的东西,小师妹是在叫太爷!”这声音阴森刺耳,不像从生人口中说出!大家不由循声瞧去!这一瞧不打紧,可把几个尚是初次见到的人,齐齐一惊,汗毛立时根根直竖!要是换了月黑星稀的晚上,不叫出妈来才怪!原来在这顷刻之间,右边一带密林之中,蹦!蹦!同时跃出两个僵尸来!

左边一个脸色黝黑,一身黑衣,颈上挂了一串乌黑冥镪!

右边一个一张死灰脸,一身白衣,颈上挂了一串银色冥镪!

这两个僵尸除了一黑一白之外,丧门眉毛倒挂眼,双手下垂,完全生得一模一样,而且跳动之际,两串冥镪,全都锵锵有声!

南霸天叶见阴昨晚在骷髅宫前,合翁焚鳌、傅老义三人,还只打个平手,被他们扬长而去。此时见面,不由怒嘿一声,精钢洞箫一紧,正待掠出身去。可是赤身堂主扫帚星蓝飘波,一见两人现身,却笑盈盈地迫上前去!

南霸天叶见阴,因蓝飘波乃是五赤堂首席堂主,何况她又是茅教主跟前的第一红人,有她出场,自己未便鲁莽,这就停住身子。

蓝飘波莲步细碎,扭扭捏捏地迎前几步,妖娆多姿,媚声说道:“唷!原来是阴山双侠……”

她把阴山双尸改成阴山双侠,这原是推崇立意!本来么,“阴山双尸”不过是人家背后叫的外号,那能当着人家面前,就叫他们僵尸?

那知她话才说到一半,黑僵尸倒挂哏睛一翻,尖声尖气的道:“阴山双尸!兄弟就叫做阴山双尸,谁个龟儿子替咱们改了名?”

黑强尸话声一落,白僵尸接口道:“老大,这娘们有点邪气,别理她,咱们找另外几个过过瘾!”

黑僵尸僵直头颈,微微转动,一双绿阴阴的眼睛,环场一扫,道:“还是叫他们一起上!”

白僵尸点头道:“咱们总得分一个给小师妹才对!”

黑僵尸又瞧了大家一眼,迟疑的道:“这几个全是硬点,小师妹……”

白僵尸扭头道:“没关系,小师妹手底下可不含糊,咱们就留这娘们给小师妹罢!”

凤儿正因岳叔叔不准自己出手,才不敢稍动。此时一听两位师兄分派敌人,自己也有一份,心中一喜,连忙叫道:“就是这样,就这样分好啦!”

阴山双尸一出场,就商量着分配人数,根本理也不理站在身前的蓝飘波。

听他们的口气,分明是架梁来的!

蓝飘波柳眉一皱,还没开口。

叶见阴早已厉声喝道:“鬼东西,凭你们这点火候,也敢来掀风作浪?”

蓝飘波连忙玉手一摆,笑道:“叶堂主且慢,待小妹先问问清楚再说。”接着又脆声笑道:“两位此来,不知有何见教?”

叶见阴急道:“蓝堂主,昨晚夜闯骷髅宫,接应两个丫头的,就是他们。”

白僵尸桀桀阴笑道:“不错!上官姑娘就是太爷接应出去的,又待怎样?”

黑僵尸也冲着蓝飘波道:“太爷就是找你们来的。”

蓝飘波道:“两位曾任万妙仙姑五台分坛护法,万妙仙姑目下担任了本教堂主,算来也不是外人,何况此时她正在和姓岳的拼斗,两位就是不出手相助,也不该再去帮着敌人,小妹前在嶓冢山,也并无开罪之处,两位何苦来淌这场浑水。”

“敌人?谁是敌人?”黑僵尸惨绿眼神,瞧着蓝飘波道:“赤衣匪教才是武林公敌!告许你,仑昆一少还是太爷们的师叔!”

白僵尸抢着道:“老大说得不错!告诉你们,太爷是奉命来的!”

蓝飘波听得脸色一变,飞过一丝杀气,依然媚笑道:“那么两位是存心架梁来的!”

“哈哈!蓝堂主何必和这种鬼东西多费chún舌?”黑煞神厉笑声中,乌黑手掌,迎面就往黑僵尸劈去!要知阴山双尸出道以来,不管敌人多寡,他们永远是联手作战。此时黑煞掌一掌劈出,“吱”!白僵尸一声鬼叫,没等黑僵尸出手,早已双脚一蹦,跃到商震天身后,十道尖风已往他后颈抓到!

黑僵尸更不待慢,桀桀怪笑,双爪迎着黑煞掌就抓!

传老义一眼瞧到商震天腹背受敌,大喝一声,挥动右臂,打出一股拳风,直向白僵尸击去!他这一拳发出正是时候,白僵尸一闻拳风,赶紧回身自保。

“蓬!”黑僵尸硬接商震天一掌,赤尸爪和黑煞掌在空中相接,发出一声轻震。

商震天掌力劈出,鼻中陡然闻到一股腐尸之气,同时一股阴寒劲风,往自己反逼过来!

黑僵尸也觉得双爪一震,微感酸麻,两人各自一怔,后退了半步。

正好翁焚鳌双掌蓄劲,绕到两人身侧。

黑僵尸尖笑道:“姓翁的。来!要上就上,太爷不在乎加你一个!”蹦!他身形如风,突然欺近,一爪当胸抓去!

翁焚鳌不防在和傅老义动手的黑僵尸,会突向自己下手,心中一惊,赶紧双掌一挫,向外封出!

“吱”!黑僵尸鬼叫骤起,人已直飞出去!

翁焚鳌怒吼一声,正待追出!

“吱”!白僵尸跟着鬼叫!敢情他们是一种暗号,黑白双尸鬼叫方起,两人身法一变,蹦蹦蹦!一黑一白,两条身形,忽然乱蹦乱跳起来!不!他们是施展僵尸功,左右前后,蹦、腾、跳、跃之中,出手袭敌。一阵阵阴寒尖风,夹杂着中人慾呕的腐尸之气,从两人漫天乱抓的双爪中发出!这真是邪门功夫,一时之间直把三个一代高手,闹得手忙脚乱,接应不暇!就在他们鏖战方起,独眼龙刘成霸,吊客星彭失意,南霸天叶见阴三人,一抡手上兵刃,正待往岳天敏围去!

“哈哈”!一声震耳狂笑破空传来,笑声未落,一条人影,已倏然堕地!此人身法之快,令人咋舌!

举目瞧去,只觉站在大家面前的,却是一个身穿青布衫裤,五十开外,六十不到的矮小老头。此人头上,盘着一条小小辫子,手执一支二尺来长的竹根旱烟管,他一面吸着旱烟,一面向场中众人,慢吞吞的瞧了一转,自言自语的点头说道:“倚多为胜,正是赤衣教的杰作!”

扫帚星正因阴山双尸的突然出现,而且声言是奉命而来!已然分散了自己这边的实力。此刻笑声入耳,又突如其来的出现了个矮小老头,瞧他两颧高耸,太阳穴鼓得尤高,分明是个内功极为精深的顶尖高手,不用说,定是岳天敏一路的了!她心中不由大感震惊,照这情形看来,岳天敏显然也早有准备。

不错!君山方面,各大名派高手云集,如果他们后援大批赶到,今日之局自己就决难讨好!正在为难,忽见左边林中,同时又闪出两个人来!这两人,一个是身穿蓝袍的老头,眼神闪铄,背上插着一枝判官笔。另一个一身劲装,胸绣着白骨骷髅,手握三截棍!年老的那个正是新近投靠赤衣教的两广巨寇李忌深。另一个乃是赤衣教外五堂首席堂主徐落后!

蓝飘波瞧到自己这边,也来了后援,精神陡振。戳心杆虚空一挥,刘成霸,彭失意,叶见阴三人,立即如奉纶音,扑入岳天敏战圈。她自己却面噙冷笑,朝着矮小老头迎去,李忌深,徐落后人才踪落,那敢怠慢,一左一右,紧跟着扫帚星走去。

“老丈是何派高人,能否赐告?”

矮小老头吸了口旱烟,一双精光四射的眠睛,瞧着扫帚星,烟管一指,反问道:“你是赤衣教的扫帚星蓝飘波吗?嘿嘿!笑面狼呢?”

李忌深凑近蓝飘波身边,低声说道:“蓝堂主,此人乃是玄阴教副总护法点苍派的追风剑客孙禄堂!”

孙禄堂以一手点苍剑法,独步武林,在江湖上声名之隆,不在枯木和尚之下,蓝飘波在嶓冢山,早已久闻其名。不期会在这里相遇,她心灵微微一震,暗自盘算,此刻如能先把他稳住,只要万妙仙姑等五人得手之后,再合力对付这个老头,便可稳操胜算。心念一转,忽然脸露笑容,媚声说道:“原来是孙老爷子,久闻茅教主提及你老盛名,点苍剑法,独步武林,蓝飘波今日得瞻丰采,深感荣幸。”要知武林中人,一个名字,比什么都要重视,何况追风剑客孙禄堂,平日自视甚高,但点苍派,却并没列入武林四大剑派之中。

此时经扫帚星蓝飘波当面一捧,心中大感受用,本来冷峻脸色,果然微微一霁,拈须笑道:“茅通眼中,居然还有老朽?”

他虽然直呼“茅通”,但口气显然和缓!

蓝飘波心中一喜,忙道:“茅教主自幼浸婬剑道,他常说纵目天下武林,如论剑法,当首推孙老爷子的点苍‘流云十九式’,不过茅教主也以和孙老爷子缘悭一面为憾。”

追风剑客孙禄堂嘿了一声,点头道:“天下武林,剑术首推点苍,老朽愧不敢当。不过茅通总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章 十爪逞尖威双尸寒敌 一剑慑群丑八表雄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