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59章 一台之隔东西分泾渭 各有所逞正邪不并存

作者:东方玉


岳天敏大惊失色,急忙纵目瞧去!咳!你当这人是谁?

他正是武林第一奇人醉仙翁,此刻活像叫花耍蛇似的,紧握着锋利剑尖。向岳天敏嘻嘻笑道:“小娃儿,放了她罢!”说到这里,忽然回头朝万妙仙姑叱道:“我老人家瞧在万钧牛鼻子份上,才伸一次手,还不乖乖的回转五台上去,别再兴风作浪了,第二次我老人家可不管啦!”

万妙仙姑瞧到岳天敏驭气挥剑,自份必死,那知平空来了救星,一时凛骇得不知所措,及听醉仙翁大声一喝,方姶惊觉,自己性命,总算检回,那还顾得平日身份,双足急点,抱头鼠窜,往山下急踪而去!

醉仙翁一声哈哈,随手一丢,龙形剑化作一道青光,向岳天敏飞去!

“仇副教主,你也该走咯!咱们君山见面!”

笑面狼仇天来眼看岳天敏隔空挥剑,醉仙翁徒手捉剑,两幕精彩好戏,一张终年挂着姦笑的脸上,也色若死灰。闻言冷嘿一声,点头道:“本座正有此意,反正君山之会,是咱们总结算的一天,为期也不远了!”

醉仙翁唔了一声,连连点头,嘻嘻笑道:“对!对!为期不远!为期确实不远!”

仇天来满脸怒容,一声不作的袍袖一挥,带着蓝飘波等人,匆匆往林中退去!

追风剑客孙禄堂腰骨一挺,笑道:“仙翁游戏风尘,仙踪靡定,孙某能在此相遇,真是幸会!”

醉仙翁呵呵笑道:“咱们全上了年纪的人,别尽说客气话啦,我是因为你在这里出现,才匆匆赶来,唔!还准备了一份厚礼、要你笑纳哩!”

说话之际,神猿剑客董皓,黑煞神商震天也已跟着笑面狼走去!

岳天敏横身一栏,说道:“两位且请留步!”

黑煞神蓦地立足,铜铃似的大眼一瞪,怒声喝道:“姓岳的,你待如何?”

岳天敏拱手道:“两位已中赤衣匪教迷魂之葯,在下不过提醒一句罢了!”

神猿剑客敝声笑道:“贫道并非三岁孩童,姓岳的,你危言耸听又有何用?”

岳天敏乘他们之际,早把“乌风散”取到手中,屈指连弹,两缕辛辣气味,已随指弹出!

黑煞神大喝一声:“小子!你敢暗算……”话声未落,劈面一掌,正待往岳天敏拍去,陡然两人同时一连打出两个喷嚏!

黑煞神用手按了按鼻子,回头道:“老董,这是怎么一会事?”

神猿剑客沉思道:“唔!姓岳的说得不错!咱们确实着了赤衣匪教的道!”

黑煞神咆哮道:“好小子,咱们快追!”

白僵尸站在一旁,冷冷的道:“你知道他们去了那里?”

黑煞神怒道:“老夫的事,你管得了?”

白僵尸绿睛翻动,狞笑道:“凭你区区黑煞掌,赶上了也是白饶,要不是太爷师叔,给你们解除*葯,你商老头就做一世茅通的走狗!”

黑煞神听得勃然大怒,正待发作,神猿剑客连忙摇手说道:“老商,咱们先弄弄清楚!”

对面黑僵尸也出声道:“老二,咱们奉命来的,别得罪了客人!”

一面却向神猿剑客和黑煞神拱手道:“咱们老白,得罪两位,请匆介意,咱们兄弟两人,奉枯木大师之命,有请两位驾临君山,共同消敉赤祸!”

神猿剑客蕫皓点头道:“贫道和商老哥由巢湖动身,原拟前赴君山,枯木大师既然见召,自当参加。”

黑煞神张目道:“你们师叔是谁?”

黑僵尸白巉巉的獠牙一展,指着岳天敏道:“岳师叔就在这里!”

黑煞神商震天理也不理,掉头道:“老董,咱们走!”

神猿剑客因自己两人总算是岳天敏解救,这才勉强稽首道:“岳少侠恕贫道先走一步,咱们君山再见!”

说着和黑煞神飘然而去。

上官锦云被万妙仙姑一掌拍出,内腑受震,此时服下岳天敏的“灵宝丹”,正在运功趺坐,春梅守在她身边,凤儿早已一个箭步,往醉仙翁扑去,口中埋怨的道:“老朋友,你怎么帮着万妙仙姑,把坏人都放走啦!”

醉仙翁忽然两肩一缩,望着孙禄堂急叫道:“糟糕!我老人家把一份礼物丢了,这可怎么办?”

孙禄堂见他两次提到礼物,心中方自纳罕,只听岳天敏咦道:“龙儿呢?他自己一个人跑到那里去了?”

春梅四面一瞧,果然不见了龙儿,不由心下大急,上官锦云也倏地一跃而起,焦灼的道:“春梅姐姐,他不会被匪徒们掳走罢?”

醉仙翁呵呵笑道:“在我老人家面前,赤衣匪徒胆子再大,也不敢掳人,这娃儿人小鬼大,是自己走的!不信,你们瞧瞧他站过的那块石头,就知道了。”

岳天敏听出醉仙翁口风,即忙凉到龙儿适才立身之处。

上官锦云和春梅也跟着过来,俯首一瞧,果然那块大石上,龙儿用剑尖刻着字迹:“寻师学大本领去。”

春梅恍然的道:“哦!龙儿这两天,一直低着头,一声不作,他是因为小姐称赞着凤儿,他才怏怏不乐!”

醉仙翁摇头道:“这娃儿是找我老人家去的,其实我早替他找到师傅啦!”说到这里,又打了个哈哈道:“孙老头,咱送给你的礼物,半途上丢啦,你得自己去找才对!”

追风剑客孙禄堂,微微一楞,道:“仙翁是要孙某收徒?”

醉仙翁一指凤儿道:“谢老魅收这娃儿做半个徒弟,我送一个给你,还不好?”

他不待孙禄堂作答,回头向岳天敏道:“那小娃儿有孙老头负责,决错不了,你们也该走啦!另外给我老人家捎个口信,要独孤老儿多准备点好酒!”

说到最后一句,人已跟着飞起,在山林之间,一闪而逝!

岳天敏目送醉仙翁远去,连忙向孙禄堂谢过出手援助之德,一面又替阴山双尸上官锦云等人引见。

孙禄堂因为醉仙翁临走把找寻龙儿之责,交给了自己,际此赤衣教匪纷纷南来之时,龙儿一个小孩儿家,毫无江湖经验,万一给匪人撞上,掳掠而去,自己如何向醉仙翁交待?他想到这里,不由也十分焦急起来,和大家匆匆说了几句,便即作别。

黑白双尸也因师傅另有差遣,立即一蹦一跳的走了。

敌我双方的人先后一走,歇马台登时冷落下来,只剩了岳天敏,上官锦云、春梅、凤儿四人。

龙儿已由追风剑客孙禄堂寻了下去,何况醉仙翁又有决错不了之言,凭孙禄堂的武功,自然不会有甚意外,重九君山之会,为期已近,自己自应早日赶去为是。

岳天敏心念转动,也就带了三人一同上路!

洞庭君山,近来更热开了,连岳阳城内外,茶馆酒楼,到处都是江湖人物。因为这是一场武林中从未有过的大会,江湖上各门各派,联合对付赤衣匪教的大会,为了武林道统,为了人间正义,这场大会关系着武林盛衰和各门各派的存亡绝续!这是空前的盛举,也可说是绝后的!三山五岳的人,全在这里会齐了,还有“赤旗所至,遍地骷髅”的赤衣匪教的人,也先后赶来!

君山排教总舵,是地理上的主人,不但总舵上全住了各门各派的人,就是岳阳城内的大小客店,也全都包了下来,接待各方来宾。

侯家弯三面环水的一片空地上,临时搭盖籚棚,作为双方存亡死拼的战场。江湖上闻风而来的人物,水陆两路每天都不知凡几,像流水般涌进岳阳!大街小巷,酒楼茶肆,人们谈话的范围,莫不是重九大会!

昆仑一少岳天敏和上官锦云一行,到达君山,只见一路上警戒森严,排教弟子全都一身劲装、弓上弦、刀出鞘,三步一岗,五步一卡,还有许多各大门派的门人,也全佩带腰牌,来回巡逻。排教总坛门前一片广场上坚立着一面白底绣金大纛,上面写着:“武林各大门派卫道灭魔联合大会”。临风招展,气象万千!

他们四人三骑才一下马,忽见一条白影,如飞奔出,口中叫道:“岳兄,你怎的今天才来,小弟已等了一天啦!”

岳天敏纵目瞧去,原来正是白衣秀士严靖寰,不由笑道:“原来是严兄,你怎知小弟今天会到?”

严竘寰笑道:“夏帮主和家师已来了三天,天目飞虹庞百川庞老前辈前天来了,涵真子老前辈也在昨天赶到,他们都说岳兄当在一两日内可到。”他说到这里,蓦听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岳小施主一路辛苦了!”

一个灰袍老僧,手拄禅杖,迎了出来,他正是少林一苇禅师!

岳天敏连忙还礼,只听白衣秀士严靖寰道:“岳兄,从你走了之后,这里连续来了不少各门各派的人,目前情形已大不相同,今天大会总值是一苇大师,小弟轮值总坛,前山是通一道长,后山是惮氏兄弟,山左是黄面头陀,山右是公孙明老哥,我们这里全有职司,岳兄恕小弟少陪。”

岳天敏听严靖寰一说,不由暗暗点头,一面忙道:“严兄既有职司,尽管请便!”

一苇大师合十道:“岳小施主请随贫僧来,枯木大师和一干老檀樾,正在东花厅议事。”

说毕,引了岳天敏四人一齐入内,万小琪、尹稚英一听敏哥哥和上官锦云来了,早已抢了出来。

岳天敏因尚未向枯木大师报告此行情况,只和她们招呼了一声,便随着一苇大师走进花听。只见大堂之上,坐着枯木大师,乌蒙老怪、祝三立、庞百川、夏峻峰、采薇叟、麻冠道人、独孤峰、向老爷、褚瑞芳和自己二师兄涵真子,三师兄田潜,四师兄万松龄,连五台派的万钧道人也巍然在座,难怪醉仙翁要自己放过万妙仙姑!但在场人中,却独缺阴山派开山宗主谢旡殃谢大哥一人,敢情他有事外出。

当下立即走前几步,正待向枯木大师报告此行经过,只见枯木大师双目精光闪动,微笑道:“小兄弟,这趟苦了你啦,别后情形,老衲已从令师兄、顾大侠和夏帮生口中,听得十分详细,你们先请坐下,只要把大别山情形,说一说就行。”

岳天敏闻言之后,转身向在座诸人,一一见礼,一面引见上官锦云、凤儿也叩拜了三位师伯,然后在下首空椅上坐下,岳天敏把上官锦云被掳,以及歇马台拦击,源源本本说了一遍。

“哈哈!”天目飞虹庞百川打了个哈哈,说道:“岳老弟,歇马台一战,足寒匪胆,委实痛快之至!”

枯木大师微微点头,向涵真子笑道:“贵派有岳小兄弟这样一位人物,不但光大门户,简直为整个武林大放异彩,即以此次而论,岳小兄弟已建下无量功德!”

涵真子道:“大师过奖,小师弟为大会出点微劳,也是份内之事。”

枯木大师依然回头道:“小兄弟,你这会来得正巧,东天目马玄子道长练了一炉‘定光丹’,交由庞大侠带来,乌蒙道友也带有‘乌风散’,赤衣匪教的‘魔眼神通’和‘圣水’之毒,已可完全解除,我们正在讨论此事,因如今距离大会已只有五天日期,这几天听说赤衣匪教的人,也来了不少,我们这边陆续也有人来,老衲正想委你一个职司。”

岳天敏起身道:“大师只管吩咐。”

枯木大师颔首道:“我们这里除了每日由各大门派轮流担任总值之外,君山前后左右,由各派门下弟子轮值,另外还有一个总巡,连络各处,这项职司,原由此地主人,向老施主担任,因金花剑莫女侠为副,但近日向老施主忙着接待来宾,赤衣匪教,擅于阴谋,何况会期日近,难保不来騒扰,以小兄弟的武功造诣,自然最适当不过,老衲就以此相委,另外再由上官姑娘和万尹两位姑娘协助。”

岳天敏,上官锦云两人,连忙躬身领命。

枯木和尚又道:“你们四位,可向闵总舵主那里领取腰牌,休息一天罢!”

岳天敏因花厅上坐着的都是各派长老,自己虽然辈份较高,但其他的人,没有吩咐,却不敢随便进来,此刻已有不少小兄弟在门外等候,正好借此叙叙,当下答应一声和上官锦云等人,一起退了出来!只见丧门旛闵长庆已拿着腰牌在等候自己,万小琪以崆峒一派掌门身份,原可入内,但她因自己父亲和师伯叔全都在座,是以也只在门外等候。

另外还有尹稚英、祝世杰、褚家兄妹等人,见到岳天敏,全都围了上来,大家许久没有见面,自有一番热闹,不在话下!晃眼工夫,已到了九月初八,这两天陆续赶到的有伏牛山苍溟上人,衡山神猿剑客董皓,巢湖黑煞老怪商震天,以及玄阴教主旡垢师太,率领辣手观音简玉珍,紫玫瑰筱剑兰,散花仙子米凤娘、宋清雯等四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一台之隔东西分泾渭 各有所逞正邪不并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