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60章 奴役武林赤衣成幻梦 犁庭漠外碧焰竟全功

作者:东方玉

神猿剑客再一细瞧,又觉并无异样,也就不以为意,愤然把红星一掷,飞身返回西棚!这一阵工夫,台上台下两对高手,早已打得十分激烈。

白鹤道人终南掌门一手终南剑法,诡异无匹,辛辣凌厉,一瓢子使的是峨嵋“乱披风剑法”,看上去东划西划,漫无规律,可是剑风嘶嘶,划空生啸。这两人全是剑术驰名江湖,一时之间,但见满台剑光难分轩轾!台下的一对,祁山一怪一支三尺来长的短拐,精光缭绕,快速绝伦,任你赤发尊者粗如儿臂的精钢禅杖,使得劲风呼呼,杖影如山,他还是从容挥洒,硬碰硬砸。

赤发尊者那么沉重的杖势,居然被他撞得连连后退,一拐一杖,不时发出当当巨响,震慑人心!要知这种硬碰硬砸,最耗真元,乃是武家最忌的打法,双方功力高下,自然立显真章!

祁山一怪屠行孙虽然身躯肥胖,但行动如电,短拐如风,依然如故。

赤发尊者这位太行山的第二高手可就惨了,只见他赤发鼓动,连声厉喝,不仅杖法渐乱,而且气喘如牛,看来十招之内,必败无疑!

枯木大师踞坐西棚,他代表各大门派主持全局,虽然神色不变,内心也着实焦急。

昆仑掌门涵真子,微微一笑,回头道:“四师弟,你去把赤发师傅接替下来。”

万松龄起身领命,枯木大师目露感激之色,徐徐说道:“万大侠留意,屠行孙一身功力,极为深厚,目前又中了赤衣教*葯,心神受制,万大侠最好智取,不可力敌。”

万松龄点了点头,还没回答,只听乌蒙老怪呵呵笑道:“万老哥只管全力对付,屠一怪之事,兄弟已有安排。”

万松龄目光瞥去,只见乌蒙老怪身后两个宝贝徒弟,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不由皱眉笑道:“你葫芦又在卖什么葯了?”

乌蒙老怪铜铃般大眼,眨了一眨,道:“山人自有道理。”

“当”!一声震耳慾聋的巨响,发自台下,赤发尊者脸色灰败,登、登、登,一连退出两丈来远,“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拏云手万松龄,不敢怠慢,一闪身抢出西棚,落到祁山一怪前面,纵声笑道:“屠老哥神力盖世,万某不自量力,倒想讨教几手。”

祁山一怪瞧清来人,不由点头道:“原来是昆仑四老的万大侠,嘿嘿,兄弟失敬之至,万大侠是徒手赐教,还是使用兵刃,兄弟无不遵命!”

万松龄道:“兄弟二十年来,从未使用兵刃,如果屠老哥要使用趁手兵刃的话,只弟也只以双掌奉陪。”

祁山一怪突然怪眼一翻,宽大袍袖一挥,一支三尺来长的短拐,立时缩入袖中,脸露不屑的道:“万老哥把屠某看作何人?嘿嘿,万老哥既不使用兵刃,屠某自然在拳掌上讨教!”

两人对话之间,说了声“请”,便各自亮开门户,动上了手,拳掌相对,各显功力。晃眼之间,两人已换了四五个照面,拏云手夙以出手奇快,功力浑厚著称,但面对这位祁山一怪,却也打得十分小心!几度攻守,双方都知道对方大非易与,尤其祁山一怪屠行孙,上来之初,根本没把昆仑四老的万松龄放在眼内,但事实不得不使他惊懔,拏云手居然还能和自己打个平手,虽然自己此时只使出八成真力!三丈方圆,潜力四溢,掌风呼呼,万松龄掌掌拍出十成功力,才勉强和祁山一怪对了五十来招。但武功一道丝毫勉强不得,五十招一过,万松龄已被逼得有守无攻,封架乏力。

屠行孙大笑一声,双掌骤紧,万松龄只感压力强大,心中一惊,立即后退了四五步,蓦听祁山一怪喝道:“万大侠,接我一掌!”

他身形不动,右手扬处,一掌凭空拍来!

莫看双方距离,相隔两丈来远,他这一凭空发掌,居然罡风狂卷,势若雷奔!

万松龄虽知自己论功夫,决非对方之敌,但此时当着天下群雄,也只好奋起全力,硬接他一掌!那知正当此时,突然人影闪动,一缕尖风,嘶的往屠行孙当面弹去!

祁山一怪屠行孙是何等人物?有人从旁偷袭,又岂能瞒得过他,大喝一声:“鼠辈尔敢……”

击出右掌,蓦地一收,正待往横里扫去!忽然他口中“啊”了一声!

“合……合……涕……”

无缘无故打出一个喷嚏,双眼疾转,好像大梦初醒!

啊!台上那位终南派掌门人白鹤道人,也打起喷嚏来了!不!他经方才生死相搏的对手峨嵋派一鸥子轻轻说了几句,就跟着他一起往西棚飞去!

这真是大出意料之外,简直瞧得东棚一干赤衣教匪酋,双目圆瞪,莫名其妙!

“咦!万大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祁山一怪终于问出声来!

拏云手万松龄虽然瞧到方才那偷袭祁山一怪的,正是乌蒙老怪的徒弟恽奇,他心中登时雪亮,不由呵呵大笑,一面问道:“兄弟正有一事,向屠老哥请教,不知屠老哥能否见告?”

祁山一怪道:“你说!”

万松龄道:“兄弟风闻屠老哥为了赤衣教有一位朱副教主,外号叫做土行孙,和屠老哥大名声音相同,赶上嶓冢山去,不知可有此事?”

屠行孙点头道:“不错!老屠确有此行。”

万松龄道:“那么屠老哥可还记得,结果如何?”

屠行孙略一思索,茫然的道:“这个……”

万松龄又是一个哈哈道:“屠老哥中了赤衣教迷魂之葯,居然荣任了赤衣匪教的副教主哩!”

屠行孙双目圆睁,厉声道:“真有此事?”

万松龄正色道:“万某岂敢相骗,目下各大门派,集会君山,卫道灭魔,屠老哥你如不信,西棚还有屠老哥熟人,可以作证!”

他们话声才落,西棚枯木大师早已迈步下棚,洪声笑道:“恭贺白鹤道友,屠老哥*葯已解,先到棚下休息一会如何?”

白鹤道人和祁山一怪果然在一鸥子,万松龄陪同之下,进入西棚!

这一下东棚一干赤衣匪酋,莫不凛然变色,这两个喝过“圣水”之人,居然会立时清醒,要知“圣水”乃是白骨教唯一灵丹,连白骨教都尚无解葯,他们……

茅通既惊又怒,厉吼一声,霍然起座!

这时侍立棚前两边的赤衣教弟子行列中,忽然闪出两人,缓缓走近茅通座前,躬身说道:“弟子蒙教主恩典,收列教下,数年以来愧无寸功,弟子不才,请求特准向西棚挑战!”

茅通瞧了两人一眼,因他们身穿红色劲装,在数中地位,不过略高于黑衣,那有直接向教主说话的身份?何况这一场搏斗,关系极大,当看天下群雄,也不能让教下弟子,在会上丢人,当下不由脸色一沉,喝道:“你们是何坛弟子,难道忘了本教‘各坛弟子不得越级呈报’的教规?”

两个红衣汉子脸色苍白,身躯微颤的道:“弟子不敢,弟子因浮因白,乃是江南总分堂辖下,新从九华回来!”

茅通浓眉轩动,回头向赤煞堂主花太岁谌不宜瞧去,恰好谌不宜也在此时,站起身来!

“谌堂主,你命他们下去,着刑堂按规议处!”

花太岁连连应是!

“教主容弟子……”

两个赤衣大汉因白因浮,往前挨近两步,急急嚷着!

茅通没等两人说完,不耐的道:“你们还有什么说的?”

因白因浮同声惨笑,切齿说道:“弟子……咱们师兄弟要替天下武林诛贼!”

“贼”字才一出口,人影倏然一分,极其迅捷的从肩头掣出长剑,两道寒光,一左一右同时向茅通刺到!这当真变起突然,茅通失色惊嘿,但为了保持教主身份,身予往后退出半步,哮天犬尤少异却早已厉叱一声,一下挡在茅通身前,双手连弹!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因白因浮两个身子,立被弹出棚外,倒地死去!

但剧变也在此发生,因白因浮两个身子堪堪飞出,西棚突然传出一声大喝,这声音并不太响,却震人耳膜,连远在三十丈外东棚上的人,也为之耳鼓震鸣!

就在大家闻声一震之际,一道青中透紫的耀眼光华,宛如经天长虹,由西棚横贯东棚,向哮天犬尤少异拦腰扫到!光华之盛,令人无法睁眼,漫天剑风,笼罩全棚,一时瞧得踞座东棚的一干匪酋,纷纷起身后跃。

哮天犬尤少异恐怕连是谁脱手发剑,都没看清,口中大叫一声,上身晃了一晃,突然齐腰切断,往地上倒去,下半截身子,还双腿分开,站得异常稳固,鲜血像喷泉也似直冒而起!这一下,真是电光石火,奇快无比,青紫光华,矫若游龙,腰斩哮天犬之后,忽然掉头,嘶的一声,迳向茅通飞去!

东棚之人,无不大为惊骇,赤衣教主茅通,此时可再也顾不得身份,就地一个懒驴打滚,往后滚出,站在他身在的副教主土行孙,在少林寺曾亲眼目睹昆仑一少岳天敏脱手飞剑,截断十余丈外一棵大树!此时瞧到剑光,自然认识,茅教主就地滚出,自己就变成首挡其冲,心中一慌,立即向左横闪,这下可苦了笑面狼仇天来,再想躲闪,已是不及,百忙之中,赶紧血星剑一撩,向前架去!龙形剑削铁如泥,他区区一柄钢剑,那能挡得住它,惊叫声中,笑面狼仇天来颈上一凉,一颗簪着红星的脑袋,骨碌碌滚出老远!附近一般匪酋,眼看两位副教主,眨眼了账,不禁人人自危,抱头四散,乱成一片!可是那道青紫剑光,在斩了笑面狼之后,却出人意料,并没再向东棚诸人追杀,呼的一声,掉头飞去,落到西棚前面,岸然卓立的一位少年书生手中!

他锵的收剑入鞘,俊目如电,凛凛扫过东棚,朗声喝道:“哮天犬尤少异,杀害昆仑门人弟子两人,尔赤衣教就得有两个副教主抵命,如今尤仇两匪,业已伏诛,岳某不为己甚,双方比斗请继续出场!”

昆仑一少凛若天神,昆仑派死了两个门下弟子,居然要赤衣教赔上两个副教主!但人家这一手脱手飞剑,斩人于百步之外的绝艺,试问东西两棚高手,有谁能敌,无怪一时全都骇然失色!

“无量寿佛!”一声朗若凤鸣的道号,从东棚响起,一个五绺长髯,面如古月的道人,徐徐起座,向茅通打了个稽首,面向西棚道:“岳少侠昆仑高弟,适才露了一手以气驭剑,克敌百步的绝学,足见高明,纵目武林,可称敌手无人,贫道浸婬剑道,垂三十年,也自叹勿如远甚,但贫道不自量力,意慾慾在招法上向少侠印证几招,不知岳少侠肯赐教吗?”

这位老道人一起身发言,枯木大师和涵真子,绉了绉眉,同时全场四周也立郋肃静下来。因为这位发言的,乃是领袖武林,素以剑术享誉江湖的武当掌门玉清真人!由于玉清真入这一指名索战,而且对方又是年才弱冠,名动一时的昆仑一少,这场比斗,不但是昆仑武当盛名之争,无疑也是整个卫道灭魔主力战中最精彩的一场!数万道眼光,此时全都睁得滚圆,拭目等待昆仑一少岳天敏的答覆!照说方才言明东西双方各主一场,玉清真人既然出场,就是昆仑一少不上场,西棚也总得有人接下来!

但正当玉清真人话声才落,全场肃静之际,东棚忽然有人叫了声:“副教主请留步,容敝职先会会这姓岳的小子!”

大家赶紧回头瞧去,原来发话的正是赤衣教内五堂赤煞堂堂主花太岁谌不宜。

茅通恶狠狠的瞧了他一眼,浓眉微皱,正想出言拦阻!那知谌不宜一个迥旋,双臂陡振,大红道袍的一双大袖,飘飘扬起,口中一声长笑,人已凌空拔起,往棚外飞去!他身子堪堪飞出,武当玉清真人,少林一心大师,华山西岳老人,三位被赤衣教迷失心神的一代掌门,同时打起喷嚏!这好像是一个什么讯号!西棚在这霎那之间,由枯木大师为首,昆仑涵真子,峨嵋一瓢子,崆峒麻冠道人,玄阴教主,排教独孤峰,乌蒙老怪,五台万钧道人,一齐起身往棚外正面迎出!

点苍追风剑客,云里神龙田潜,拏云手万松龄,赤发尊者,跟着往棚左抄出!

黑水龙主夏峻峰,采薇叟,天目飞虹庞百川,一苇大师,劈空掌祝三立,十字剑董开山,金刀褚瑞芳由棚右抄出!原先派在棚外负责秩序的昆仑一少岳天敏和万小琪、尹稚英、上官锦云、春梅、白衣秀士严靖寰,褚家兄妹,米凤娘,祝世杰等人,此时也纷纷由两棚之间移开!挟着长笑,飞落棚外的花太岁谌不宜,却在此时,嘶的一声,撕开血腥红袍,露出一身玄色道装,同时用手在脸上一抹,大声笑道:“茅通,你瞧瞧贫道,可是赤煞堂主谌不宜?”

此时双方形势瞬息万变,极为紧张,许多瞧热闹的人,已大有目不暇接之感,但听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0章 奴役武林赤衣成幻梦 犁庭漠外碧焰竟全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