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擒龙》

第08章 月黑星稀因风传鬼哨 天惊石被无意惹游丝

作者:东方玉


岳天敏闻言不由大惊,听口气似乎褚老庄主他们已经先到了。

另一个道:“听说他们来头可也不小,却是寻仇来的,你想大师兄等四人,武功何等高强,还加上几十个兄弟,不但没把人家截住,还吃了亏呢,后来不是五位监寺出来,那想制得住人家?”

岳天敏暗叫一声“糟糕”!

只听先前一个又道:“咱们分派在后进真是倒楣,什么事都看不到,要不是把人送到石室里去,咱们还不知道出了事呢!”

两人渐走渐近,岳天敏心想既然人被关在石室里,这时还是救人要紧,当下身形骤然飘落,骈指如戟,业已点到两人身上。

他急中生智,先把一个身上的僧袍,剥了下来,往自己身上一披,随手带上僧帽,月光下一看自己影子,已俨然是个僧人模样。

赶紧一手提起和尚,踪身上了松林浓密的树桠枝上,把他縳住,看看已无痕迹,又飘身下树,把另一个穴道解开。

那和尚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望着边上的师弟,问道:“这是怎么会事?我头胀得发昏。”

岳天敏一手抓住他胳膊,沉声喝道:“要命的,不要嚷,带我到石室去!”

和尚一听不是他师弟的声音,心知落在人家手里,但他练了多年把式,还妄想逞强,右腕猛的一翻,左掌业已切出。

他不动倒也罢了,这一用力,就吃了苦头,只觉右腕突然如折,半身酸麻,一点动弹不得,直痛得他汗如黄豆般绽出。可又不敢哼出声来,他知道只要一嚷,自己这条性命,准得报销,只如忍着痛苦苦求饶。

岳天敏冷笑一声,手上稍松,说道:“辛苦一趟,乖乖的替我带路吧!”

和尚心知无力抗拒,如果稍有倔强,定要再吃苦头,只得硬着头皮向前带路。

穿过月洞门,走上另一个院落的长廊,又曲曲折折的经过了好几重院子。

一路上也碰上三三两两的和尚,都是各走各的路,互不招呼。岳天敏一手紧拉着他,低头疾走,自然不会引人生疑。

不一会,绕出寺后,前面是一条幽径僻地,极目望去,似乎通到一个山凹。

岳天敏略一打量,低声喝道:“石室可在那山凹之中,有多少人看守?”

和尚皱着眉,低声答道:“石室就在山凹尽头,由四师兄战斗胜佛主持。”接着又道:“再过去就是本寺禁地,入内的人,格杀勿论,小侠发个慈悲,放了小僧罢!”

岳天敏冷笑一声,方要答话,猛见两条黑影,从山凹中疾驰而来。

一转眼,已擦身过去,身法极为矫捷!接着又有一条黑影,才一入眼,已一闪而逝,比起前面两人,又不知要快上多少倍!

在这一霎那,自己依稀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青年人还不快走!”这口音极熟,猛一回头,四面那有人影?

当!当当!当当当当!山凹那边,突然响起钟声,连续不断。

同行的和尚浑身打颤,哀求着道:“这……这钟声是石室出了事啦!再不快逃,就来不及了,求求你放了我罢!”他话未说完,寺中人影闪动,已有十几条人影,持着戒刀禅杖,飞奔而来!

十几个人,已越来越近,在蒙蒙夜色中,为首的一个瞧了岳天敏一眼,猝然问道:“山凹里出了什么乱子?”

岳天敏答道:“我们方才从后院出来,看到有三个人影,向山凹里奔去,我们还道是自己人呢!”

为首的和尚,哼了一声,一挥手,率着十几个人,疾奔过去。

岳天敏等他们去远,随手点了和尚穴道,放到黑暗之处,心想:“今晚打草惊蛇,白跑了一趟,不如赶快出去,免生枝节。”

迅速脱下僧袍,一踪身,向寺外松林投去。那知身形才起,但听轻轻的尖风划空,数十点寒星,迎面袭到。

岳天敏“潜龙升天”,身子在空中一转,左手发出一阵掌风,把暗器反震回去,人也跟着向林中冲入。

他身法迅疾,这一冲之势,早闪入松林深处。身后一阵騒动,隐隐听到惨叫呻吟之声,接着突然响起了一种凄厉刺耳的怪啸,声音极为难听,但似乎又合著长短节拍。

心想:“这也许他们发现自己之后,传出去的暗号。”果然隔不一会,另一个地方也隐隐传来怪啸之声。岳天敏不敢逗留,一阵急奔,不知翻过了几个山头。

猛见一片松林前面,人影幢幢,金铁交鸣,八个和尚,围着两个壮汉,激战方殷!

岳天敏心中一动,这两人不知可是褚氏兄弟?连忙闪到附近一株大树之上,定睛一瞧。

这两个壮汉,一使判官笔,一使虬龙棒,招法纯熟,攻势凌厉。八个和尚,也无一弱手,但和这两个壮汉却差了一筹,虽然禅杖戒刀,漫天飞舞,还是步步后退。

使虬龙棒的猛然一声断喝,右手一棒,荡开禅杖,左手一棒,戮中左侧一个和尚心窝,惨叫声中,翻身栽倒。

使判官笔的,嘿嘿笑道:“老二,有你一手!”

“着”!判官笔“阴阳开泰”,两侧两个和尚,闷哼一声,负伤跳出。八个和尚,去了三个,余下来的更是不支。

岳天敏无心观战,方想转身出去,又是两声惨叫,有两个和尚咕咚栽倒。

就在同一时间,骤然几声长啸,破空传来,才一落地,但听金铁大震,分明战场上有了变化。

岳天敏不自主的又回过头去,但见在三个和尚和两个壮汉之间,多了三个黄衣老僧。

中间一个空着双手,左右两人,各拄着一支黑黝黝的禅杖,卓然而立。

“阿弥陀佛,两位檀樾,昨日大闹本寺,我们大雄寺看在你师傅份上,把你们留下,不过要让你们师傅自己前来领回罢了。不想你们刚被人救出,又连伤本寺弟子,员不想活着下山了么?”

为首的黄衣老僧正在发话。

使判官笔的冷笑着道:“你认为区区石室,真能困得住我兄弟两人吗?本来咱们乌蒙山和大雄寺河水不犯井水,前年我三师弟三手罗刹杨巨,就是死在铁面头陀手上,我师傅为了两家和气,才要我兄弟上大雄寺问明曲直真相。不想铁面头陀依仗人多,盛气凌人,老一辈的更一味护犊,目空一切。我兄弟善者不来,当真还怕你们不成?”

判官笔倏然吐招,嗤嗤连声,一大蓬艳艳寒星,喷射而出,向三个黄衣老僧当头罩下。

那为首的黄衣和尚,乃是大雄寺五个监寺之苜,武功岂是等闲?

一看寒星光华,知非普通暗器,急忙大袖连挥,卷起一阵劲风,把暗器向横里拂出。

无巧不巧这阵劲风卷起的暗器,由下向上,像狂风骤雨般向岳天敏存身之处,激射过来。

岳天敏骤不及防,几乎全数中上,急忙双掌前推,使出一阵“太清罡气”,才把一大蓬寒星震落。

饶是如此,也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还有高人,隐身树上,怎不一起下来?”语声未已,一股凌厉无匹的掌风,已然袭到。

岳天敏才把暗器震落,自知形迹已露,不想黄衣老僧不问情由,猛下杀手。

心中难免有气,身形陡然下扑,迎着他掌风,使出“霎龙九式”中的“神龙喷雾”,暗藏“太清罡气”,在半空中双掌前推,硬接他一掌。砰煞大震,黄衣老僧后退了一步。

岳天敏已飘身落地,拱手道:“老师父请勿误会,在下昆……”

“哈哈,果然有点门道,再接老僧一掌。”黄衣老僧面露狞笑,双掌疾拍而出!岳天敏话未说出,对方排山运掌,掌风业已撞到。

大雄寺门下弟子,是他杀父仇人,心中本已有气,这时又不容他表明身份,两次骤下杀手,使他忍无可忍。

剑眉陡竖,星目露煞,双手顺着来势,向前一招,紧接着开气吐声,猛然推出。

黄衣老僧双掌击出,立时觉得不对。

只感自己击出那足以开碑的掌力,竟然难以用实,反被一股坚韧的力道,向前骤然吸出,自己身不由己跨出两步。

那知身未站稳,陡觉一股无比的力道,连同自己击出的风掌,一起反震回来。

要想躲避都来不及,砰的弹出去两丈开外,胸前好像中了千斤巨石,血气翻腾,喷出一口鲜血,两眼一黑,向后栽倒,人已昏死过去。

岳天敏才一出手,就把老和尚震飞出去,不由十分惊愕。他那知“太清罡气”和“纵鹤擒龙”相互为用,威力竟然大到不可思议。

回头一瞧,这会工夫,两个壮汉,已和两个黄衣和尚动上了手,打得不可开交。原来使判官笔的暗器出手,判官笔同时递出。

站在右边的黄衣和尚,眼看师兄袍袖连挥,忙着对付暗器,他不假思索的踏上半步,禅杖横抡,两人就动起手来!

使判官笔的,对大雄寺和尚,心中存了拼一个是一个,手上判官笔,疾如雨点,又快又辣,招术奇诡,一味抢攻。

看上去功力虽然还不到登峰造极,也无不劲吐笔尖,呼呼有声。黄衣和尚一支禅杖,精纯无比,但一时也只打个平手。

边上使虬龙棒的,一见老大出手,那还沉得住气,他一声不啍,两只虬龙棒突如蛟龙出海,向左边一个黄衣和尚猛袭过去。

虬龙棒翻翻滚滚,紧打急攻,那黄衣和尚骤不及防,被他一轮狠攻,也手忙脚乱,十分狼狈。

这两个壮汉的兵刃招法,都属于外门的刚猛一路,一招得手,着着急攻,霸道凌厉。

这种打法,固然可收效一时,但时间一长,内力消耗过甚,逐渐的就有点相形见绌。

对方两个黄衣和尚,功力原本高过壮汉,先前被他们抢了先机,兼之招法奇诡,一时摸不清路数,才打成平手。

这时一见对方后力不继,禅杖一紧,制机反攻,就逼得两个壮汉攻少守多,强弩成末。

对面山崖上,又长长短短的响起鬼哨之声。站在一旁的三个和尚,连同负伤的黄衣老僧,已经走得一个不见。

松林中也吹起那种怪声,彼此呼应,十分刺耳!岳天敏心中暗想:此时再不走,更待何时?

但回头一瞧,两个壮汉,虽在咬牙困斗,败象已露,决难支持,不由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如果自己再不由手,恐怕三个人都离不了太行山。

心念一决,身形骤起,喝声:“两位兄台不要慌张,在下来了。”右手呼呼劈出两掌,分袭两个和尚。

两个黄衣和尚,虽然略占上风,要想立时赢得人家,也非容易。

和判官笔动手的一个,已招招进逼,禅杖使得呼呼有声,他立意要把对面敌人,毁在杖下,替寺中门人复仇。

这时猛然听得有人大喝一声,一股强猛劲风,已向自己后心袭到,心中一惊,急忙回杖一挑,圈住全身。

那知禅杖和掌风才一接触,便觉沉重无比,震得几乎把握不住,赶紧劲贯杖头,才勉强消解来劲。

要知对面的判官笔,也非弱手,觑定机会,那肯错过,判官笔迅捷出手,笔影乱晃,分取肩井、将台、玄机、章门四穴。

黄衣和尚,顾了后面,就顾不得前面,只好横掌当胸,准备硬挡一击。

谁知对方判官笔,竟然是个虚招,笔将及身,陡然下沉,只听机括连响,一大蓬寒星,猝然喷出,要想躲避,却因距离甚近,已是不及,数十支毒针,全部打入前胸,翻身倒地,立时了账。

和虬龙棒对敌的和尚,一看形势不对,就双足点地,倒踪入林。

两个壮汉,强敌已去,才看清出手援救自己的,却是一个文弱书生,不由微微一愕。

使判官笔的赶紧抱拳说道:“在下恽奇,这是兄弟恽异,适才蒙兄台仗义相助,感激不尽,不知兄台高姓大名,如何称呼?”

岳天敏也连忙答礼,一面笑道:“兄弟昆仑岳天敏,因探寻仇人来此……”

话未说完,那松林之中,突然怪啸大作,声音急促!

恽奇急道:“这是贼秃们鬼哨传声,可能调集高手,赶来围击,岳兄我们还是出了山再详谈罢!”

三人同时展开轻功,一口气翻了两座山峰,距离大雄寺已是甚远,瞩目四眺,昏暗之中,但见群山起伏,连绵不绝,三个人谁都不知出山路径。

这时已接近黎明,天色昏黑,大家折腾了一晚,经寒风一吹,也微有倦意。

恽异提议道:“这时昏黑得东西不辨,我们不如等日出之后,认明方向,再走不迟。”

恽奇和岳天敏自然同意,这就找了一处避风岩穴,坐下来养神。

东方逐渐黎明,云层里的朝霞,幻出无比的彩色,一轮红日,缓缓的从山谷中爬上来,又照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月黑星稀因风传鬼哨 天惊石被无意惹游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纵鹤擒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