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10章 代天巡狩

作者:东方玉

青衣使女领命走去一直走到祝文华面前,福了福道:“这位老爷子,我们仙子请你过去一见。”又是“仙子”,又是“天使”,这人头衔倒是不少。祝文华正想了解对方来历,这位神秘“天使”究竟是何方神圣。手拂长须,欣然笑道:“老夫正想见你们仙子。”

随着话声,大步走了过去,到得轿前数尺,脚下一停,拱拱手道:“仙子请了,辱承宠召,不知有何见教?”轿中女子“哼”了一声娇笑道:“老爷子武林高人,奴家今晚真是幸会了。”说到这里,接着说道:“你们还不给我打起轿帘来?”

这话正中祝文华下怀,一个女子,能统率这许多高手,自然会是无名之辈。如是垂着帘子说话,令人有莫测高深之感,只要起轿帘,自己多少总可以看出-些端倪来。轿前两名青衣使女了吩咐,立即一左一右撩起了珠帘。两盏宫灯,就在轿前,也正照到坐在轿中的女子脸上,这下看得再清楚也没有了!

只见这位“代天巡狩”的仙子,竟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美艳妇,穿着一身玄色衣裙,发挽官譬,蛾眉淡扫一场苦难。所有的人都是利己主义者,但人们利己的意志却,眼波慾流,笑吟吟地朝自己望来!祝文华不由呆得一呆,自己虽是很少出门,但只要江湖上稍有名气的人,起码总有个耳闻,但眼前这美艳少妇,连南疆一奇铜臂天王都俯首听命,自己却连听都没听说过,江湖上几时出了这佯一位神秘人物?

潜龙祝文华原是极工心机的人,一怔之后,立即干咳一声,三手笑道:“仙子代天巡狩,想必就是天使了?”对女人家,不好问她字,只要知道她姓什么,也就不难查出她的来历来了。

美艳少妇举起粉嫩的玉拿,贴贴鬃发,嫣然一笑道:“有劳老爷子动问,奴家姓楚,大家因我日常喜穿玄衣,就叫我玄衣仙子,倒老爷子见笑了。”“玄衣仙子?”祝文华依然一无所知。

玄衣仙子眼波一转,娇声道:“老爷子当代高人,奴家还没请教高姓大名呢?”祝文华心中暗暗冷哼:“此女果然厉害。”一面呵呵道:“老朽贺文彬,山野鄙夫,仙子这当代高人四字统一的两个方面,矛盾双方的统一和斗争是事物发展的源泉,老朽愧不上当。”

玄衣仙子“格”的一声娇笑,说道:“老爷子报的名号,只怕是真实姓名吧?”祝文华暗暗一怔,拂髯道:“也许汕子从未听说过老朽贱名,未必是老朽有意改姓隐名,再说老朽也没有改姓隐名的必要。”

玄衣仙子微微一笑道:“老爷子说的也是,只是依奴家看来,老日子脸上,好像易了容,不知奴家说的对是不对?”祝文华暗暗一凛,冷然道:“老朽也没有易容的必要。”

玄衣仙子娇笑道:“行走江湖,为了不致引人注意,易容也是常有之事,老爷子有没有易容,都和奴家无关作了最系统的阐述。,奴家想请教的,是老爷子一路深入大别山区,不知意慾何往?”祝文华朗笑一声道:“对了,老朽正要请教仙子,贵属无故寻衅,拦住老朽去路,意慾何为?”

玄衣仙子格格笑道:“贺老爷子不是看到了么?奴家职司代天巡狩,今晚巡到这里,我手下发现你贺老爷子单骑入山,形迹大无可疑,自然要盘问几句了。”祝文华冷冷一哼道:“仙子现在盘问清楚了么?”这话已显示出他不耐烦多事之意,你盘问清楚我就要走了。

玄衣仙子眼波流盼,娇笑道:“贺老爷子一句实话也没有,奴家问了也等于白问。”祝文华道:“仙子要待如何?”

玄衣仙子道:“奴家想请贺老爷子屈驾一行,等我叫他们查清楚了,自送贺老爷子出山。”祝文华双眉挑动,沉笑道:“仙子想依仗人多,和我动手了?”

霍地后退一步,正待抬手取剑。玄衣仙子轻盈.笑道:“奴家不用和你动手。”就在这一瞬之间,祝文华突然感到不对,原来他霍地后退一步,只是心里这么想想而已,他举足之下,左脚竟然并未往后退出。抬手取剑,右手也没有抬得起来,人体所有动作,都是由心里先有意念,要如何举手,如何投足,然后下达命令,要手足照看意念去做。祝文华心念已动,就是要双足霍地后退,要右手抬腕取剑,但手足都不听指挥,没照他的意念去做。

祝文华这一惊,非同小可,脸色倏变,大喝道:“贱婢……”

玄衣仙子依然满面春风,娇声道:“奴家能请到贺老爷子,真是不胜荣幸。”说完,挥挥手道:“咱们可以走了。”两名青衣使女放下珠帘,两名彪形大汉拾起华丽软轿。由南疆一奇铜臂天王为首,率领十个黑袍人,押着祝文华,紧随轿后而去。

隐身崖上的方如苹,看到这里,几乎要尖叫出声!只听耳边适时又响起那细如蚊子的声音,说道:“小施主,此时必须忍耐,千万鲁莽不得。”方如苹心头一凛,果然忍了下来,目送十名黑袍人,押着舅舅,随软矫而去。急忙回过身来,只见身后一丈来远处,站着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和尚,双目炯炯,望着自己微笑。

心知遇上高人,慌忙检衽一礼,说道,“老师父,请你救救我舅舅。她情急之下,忘了自己身穿男装,居然检衽为礼。枯干老和尚忙也合十还礼,诧异地道:“小施主原来是位姑娘,方才被那玄衣罗刹擒去的就是令舅么?”

他这句“小施主原来是位姑娘”,听得方如苹脸上一红,暗道:

“自己真是急糊徐了。”一面点头道:“是的,他是我舅舅,老师父说的玄衣罗刹,就是轿中那个女子么?他们这一帮人,一定和‘珍珠令’有关的了?”枯干老和尚道:“老袖也不知他们来历,只是据老袖所知,这玄衣罗刹十分厉害,目前落人她手中的,已有鬼见愁唐七爷,岭南温家老二温一峰,和老衲师弟金开泰等人……”

方如苹啊声道:“金老爷子果然也着了这妖女的道儿。”枯干老和尚道:“姑娘认识敝师弟么?”

方如苹道:“我不认识,我大哥和金老爷子是很好的朋友。”枯干老和尚目注方如苹,问道:姑娘令兄是谁?”

方如苹道,“我大哥叫凌君毅。”

枯于老和尚口中“哦”了一声。方如苹急急问道:“老师父,你说四川唐门的鬼见愁唐七爷也被妖女擒去了?”

枯干老和尚道:“正是。”方如苹道:“老师父一定是少林高僧了,不知法号如何称呼?”

枯干老和尚道:“老衲灵山,泰主少林寺文殊院。”少林寺通常只有罗汉堂的僧侣在外走动,其余五院的人,从不外出,如今连文殊院的主持都亲自出来了,足见少林寺对“珍珠令”之事十分重视。

方如苹拱拱手道:“原来老师父是文殊院主持,小女子失敬之至,只是我舅舅被妖女捉去,我要走了。”灵山大师道:“姑娘且慢。”

方如苹道:“老师父还有见教?”灵山大师道:“姑娘能否告诉老袖,令舅是谁?”

方如苹道:“老师父见询,我也不好隐瞒,我舅舅就是龙眠山庄庄主祝文华。”

灵山大师身躯一震道:“会是祝庄主……”方如苹道:“老师父,救人如救火,我要走了。”

灵山大师急忙道:“玄衣罗刹十分厉害,又有铜臂天王助纣为虐,连祝庄主都不是他们对手,姑娘不可轻易涉险。”

方如苹哈地笑道:“才不是呢,我要把大哥和唐七爷的消息,赶快告诉干娘去。”灵山大师道:“姑娘干娘,又是什么人?”

方如苹道:“我干娘是四川唐门的唐老夫人。”灵山大师奇道:

“唐老夫人也来了么?”

方如苹道:“于娘现在就住在八公山。”灵山大师道:“那么姑娘请吧,老衲也要跟踪玄衣罗刹下去,看看这帮人的巢穴,究竟在哪里?”说完,双脚顿处,人如灰鹤凌空,直向玄衣罗刹等人所去的方向,投射而去。

方如苹看得心中暗惊道:“这老和尚只敢在暗中尾随,好像很怕玄衣罗刹似的,看来我只有赶去八公山搬救兵了。”心中想着,就急急跃下石崖,纵身上马,急驰而去。

这是凌君毅到绝尘山庄的第二天,也是被戚庄主“请”来,为了“消救武林毒劫”,正式到撷方斋“上班”的第一天。早晨,他在“兰苑”用过早餐,就一路往“撷古斋”而来。跨进院落,弄月迎着道:“祝庄主来了?”凌君毅一手拂须,微笑道:“老夫既然答应了戚兄,总得稍尽绵薄的。”弄月走在前面,替他打开右首后间的房门,侧身道:“祝庄主请。”

凌君毅朝她微微颔首,举步跨进房门,从身边取出铜钥,开启木橱,取出贮毒汁的青瓷小葫芦,然后又取了刀和小碟等应用田之物一齐放到案上。弄月沏了一盏香茗,放到书案右角,说道:“祝庄主请用茶。”

凌君毅拿起育瓷葫芦,拔开瓶塞,小心翼翼的注了少许毒汁在小瓷碟中,然后塞好瓶塞,把青瓷葫芦收入橱中。回到椅上坐下,随手取过一支银针,在毒汁中搅了两搅,但见针端色呈黝黑,果然毒性强烈无比,当下就低下头去,凑近鼻子,在针端闻了闻。站在一旁的弄月,看得大骇,忙道:“祝庄主,这毒汁奇毒无比,中人立毙,你老可得小心”弄月粉脸一红,说道:“小婢忘了祝庆主是大行家。”

凌君毅:“这大行家三字,老夫可不敢当,姑娘提醒老夫,老夫心里总是感激姑娘的。”

弄月和凌君毅目光一对,只觉这位祝庄主,虽然黑髯飘胸,年在四旬开外,但一双明亮的眼光,却充满青春活力,叫人看后怦然心跳。她不禁粉脸微配,低着头说道:“祝庄主叫小婢弄月就好,千万不可这般称呼。”

凌君毅道:“那么老夫就叫你弄月姑娘好了。”

弄月感激地道:“祝庄主真好说话,那位唐老庄主和温老庄主来的时候,脾气可大呢,小婢和吟风姐姐都觉伺侯不了。”接着又道:“祝庄主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小婢,小婢告退了。”正待转身退出。

凌君毅手上还拿着那支银针,忽然抬目道:“弄月姑娘慢走一步。”

弄月站住身子,问道:“祝庄主还有什么吩咐?”

凌君毅道:“老夫新来,不知这里的规矩,要向姑娘请教一事。”

弄月道:“祝庄主请说。”

凌君毅道:“咱们这里,共有四个房间,不知可否互相走访?”

弄月嫣然一笑道:“祝庄主言重了,四位是我们庄主敦请来的贵宾,行动不受任何限制,这里只是为了四位便于专心研究,不致分心起见,才隔为四个房间的。咱们戚庄主的原意,把四位集中在一起工作,就是要让四位探求解毒葯剂之时,能各抒己见,自然可以互相走访了。”

凌君毅点点头,道:“如此就好,这毒汁十分厉害,他们三位也许比老夫知道的要多,老夫想先听听他们三位的意见。”

弄月道:“祝庄主没有别的吩咐,小婢出去了。”

凌君毅道:“没有了,你请便吧。”

弄月退出了之后,凌君毅也立即开门走出,他心中略为盘算,决定先走访乐山大师。当下穿过小客室,走到左首前面一道木门前,举手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

只听乐山大师的声音说道:“是哪一位?请进。”

凌君毅应道:“在下祝文华,特来向大师求教。”口中说着,人已推门而入。

乐山大师听说来的是祝文华,已从椅上站了起来,合十道:“祝庄主恕老朽失迎,快快请坐。”

凌君毅看他案上,什么也没拿出来,敢情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什么事也没做。他进入房中,随手关上了木门,一面拱手道:

“在下是来向大师请益的。”

乐山大师连说不敢,让凌君毅在案前的一张椅子落座,自己也回到椅干上坐下,说道:“祝庄主枉顾,不知有何见教?”

凌君毅道:“在下方才仔细看了三元会的毒汁,觉得此物奇毒无比之外,看不出究系何种毒葯?大师对葯石之学,素有研究,不知是否已有端倪?”话声甫落,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大师认为戚承昌其人如何?”

乐山大师略作沉吟之状,其实地之沉吟,正是聆听凌君毅传音说话,然后微微摇头道:“老衲惭愧得很,直到目前为止,对毒汁系何种葯物炼制而成,还一无所知。因为光凭观察,很难分辨得出,神农尝百草,葯物必须用舌辨味,用鼻辨气,才能稍稍找出一点影子。但此毒汁奇毒无比,入口即死,根本无法辨其气味,只能就它的性质作探索,老衲这三个月,可说是交了白卷。”接着也以‘传音入密’说道:“据老衲观察,此中似有极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代天巡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