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11章 江上秘密

作者:东方玉

两人回到小客室,仍然分宾主落座。

凌君毅冷然道:“仙子还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玄衣罗刹笑吟吟地道:“你方才已和那位祝庄主见过面了,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也交谈过了,如今不用再提谁真谁假,但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凌君毅道:“什么事?”

玄衣罗刹道:“就是关于毒汁解葯的事。”她又提到“毒汁”解葯上来。

凌君毅道:“在下说过……”玄衣罗刹不待他说下去,摇手道:

“我知道,你既然能化解‘毒汁’自然也会找出解葯来的,也只有你配成解葯,你们一真一假两位庄主,才能安然无恙地离开绝尘山庄。”

凌君毅道:“你这是要胁老夫?”玄衣罗刹娇笑道:“要胁太难听了,我这是交换条件。”

凌君毅皱浓眉,为难地道:“下在并无把握。”玄衣罗刹忽然口气一变,冷声道:“你必须完成,我给你十天限期。”

凌君毅道:“这个只怕不成,十天太少了,在下……”玄衣罗刹道:“十天,我已经说得太多了,依我的心意原想说五天的。”

凌君毅心中暗想:“有十天时间,我大概也可以查出你们囚人的地方了。”一面还是摇着头道:“十天,实在……”玄衣罗刹已经站起身来,说道:“不用说了,但愿你能在十天之内,找出解葯来,否则……”

凌君毅跟着站起,抗声道,“否则又如何?”玄衣罗刹翠眉微蹩,说道:“十天交不出解葯,只怕大家都不方便,好啦,我不送祝庄主了。”

凌君毅突然心中一动,她这句“大家都不方便”,可能说漏了嘴。“大家”也许是包括她自己,那是说他们幕后果然有人逼得很紧,限令十天之内,必须完成此一寻求“毒汁”解葯的任务无疑。他不再多说,抱抱拳道:“在下自当尽力而为。”举步掀帘而出。出了水阁,穿过九曲桥,沿着育砖花径,一路行来,刚到假山前面,只见唐天纵背着双手,缓步从假山石径中走了出来,当他一眼瞧到凌君毅,立即迎着含笑道:“祝兄回来了?”

凌君毅连忙拱手道:“原来唐兄在此散步。”

唐天纵微微一笑道:“向晚时光,到亭上来看看夕阳衔山的景色,实在不错,这座亭子,应该改称夕佳亭才好。”口中说道,一面以“传音入密”问道:“凌老弟,那姓田的小子邀你到水阁去作甚。老朽和温兄怕你有什么麻烦,由我登亭监视,温兄就在假山后面的花棚下等待,准备给你老弟打个接应。”,凌君毅笑道:“唐兄雅兴真是不浅。”两人沿着花径行去,凌君毅四顾无人,就把此行经过约略说了一遍。

唐天纵听得吃惊道:“祝兄已经落到他们手中?此事该当如何?”凌君毅始起头,目光望着远处,徐徐说道:“玄衣罗刹以祝庄主为人质,胁逼在下十天之内研制出解葯来,目前当可无碍,救人之事,倒也不急,最难解决的是这座花园,三面环水,插翅难渡……”

唐天纵说:“老弟不是说,你来的那天,看清楚山麓下是一座高大庄院,三面井没有水?”

凌君毅攒着眉道:“是的,在下百思不解的,也是在此……”忽然压低声音道:“以在下推断,出入地道,可能就在那座绝尘山庄的下面。”

唐天纵模着花胡子,“啊”了一声。

凌君毅又道:“看剑阁是一座水树,但据在下看来,也许是他们囚人之处,不然,玄衣罗刹不会要我到‘看剑阁’去。”

唐天纵连连点头道:“有道理。”

凌君毅道:“如果看剑阁确是他们囚人之处,那么囚在阁中的不止祝庄主一人。”

唐天纵凛然道:“老弟是说老七和温家老二等人,都已落人他们手中了?”

凌君毅道:“很有可能,其中还包括少林俗家拳门金老爷子和南疆一奇铜臂天王,南湘剑环双绝萧凤岗父子等人在内。”

唐天纵想了想,不禁微微叹息道:“如果这些人真会全落在他们手里,凭咱们四个人,又怕也难与为敌,哪里还谈得到教人?”

凌君毅道:“那也不然,若凭武功,绝难把这些人擒来,也许都是中了他们的诡计……”

两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间走到花园东首。

这里已邻近江面,沿江围着一道朱红栏杆,栏外种着一排垂柳,放眼看去,十余丈阔的江面,平静如镜。隔江同佯种着一排垂柳,柳条拂水,青山如屏,真有青山隐隐水迢迢的诗意!两人手扶朱栏,望着江水,都感到心头如压重铅,除了从绝尘山庄找到秘道出口,否则救人难,渡江更不易。

凌君毅心中只是盘算着,这十天之内,自己如何踩探‘看剑阁’的囚人密室,如何侦查绝尘山庄下面的地底秘道,心中想着,不自觉地俯身从地上拾起一块石于,左手一挥,朝江心掷去。他这一举动,原是漫不经心的事。

凌君毅终究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手,童心末泯,若是换了唐天纵这样花甲老人,决不会俯身去拾起一粒石子,丢向江心玩的。凌君毅习惯用左手,这是从小跟师傅学的,因为他师傅是大名鼎鼎的反手如来,专用左手。因此他左手的功力,自然也强过右手,这一颗石子,虽是他无心掷出,但石子去势如箭,划过空中,带起“嘶”的一声轻啸!

唐天纵没想到他轻轻年纪,竟有这般功力,正待开口,但就在此时,却发生了奇事!日日颗石子像流星般激射出去不过四五丈远,十余丈开阔的江面,射到四五丈处,还只在江心的上空,但却发出“笃”的一声轻响。

那颗石子居然会碰在轻波之上,被砸得粉碎!

这“笃”的一声轻响,自然引起凌君毅、唐夭纵两人的注意,不约而同凝目朝声音来处瞧去,此时虽是傍晚时分,夕阳衔山,四野苍茫,但六七丈外距离,并不算太远,其实从栏杆到江边还隔着一段河堤,种着一排柳树,少说也有一二丈宽,加起来就有六七丈远了。两人自力一凝,便已发现江面五丈处,那荡漾的水面经石子一砸,居然还留下了胡桃大小一个黑点。凌空掷出去的石子,固然会砸上水面?水面居然会把鹅卵石砸得粉碎!水面震碎石子,居然还会留下痕迹?这是多么怪诞之事!凌君毅、唐天纵两人先是一怔,继而相视一笑!因为这已证明四五丈外(距江岸四五丈外)的水面,并不是水面。

水面不是水面,那会是什么呢?

两人都已看出距离江岸四五丈外的水面,实际上只是一堵砖砌的高墙,只是巧妙地在墙上给上了波纹,和隔岸的垂柳。加上墙外青山,看去就像辽阔的江面,垂柳含烟,远山隐隐!因为栏杆的河堤上,种一排柳树,柳条拂水,本来就挡住了不少视线,使你有如雾中看花,分不清另一半江水,竟是图画。这一构想、设计,当真匪夷所思,巧妙已极!若不是凌君毅无意之中,投出这颗石子,真还识不透此中玄机。但话又说回来,此一秘密,纵被看出破绽,十余丈的江面,如今已只余下四五丈了,一个轻功极佳的人,要飞渡四五丈江面,并不太难。但难在四五丈江面之外,又有一堵四五丈高的围墙,墙下既无立脚之处,人终究不是飞鸟,就算你一下掠过江面,又如何纵得上高墙?

凌君毅、唐天纵相视一笑之后,不觉又皱起了双眉,看来虽然识破了十余丈江面的秘密,依然插翅飞不出去,纵然找到他们地底禁室,救出被囚禁的人,依然先得找出他们出入的隧道。

唐夭纵目光迅快朝四周一溜,确定没有人看到他们投石的举动,立即低声说道:“凌老弟,我们还有十天时间,此事还得好好计议,此处不宜久留,走吧!”

凌君毅点点头,两人若无其事地边谈边走,各回宾舍。

每一位“贵宾”的晚餐都是在宾馆中吃的,戚承昌说过:宾馆就像是家。离开治事之所(撷方斋)就等于下了班,自然是要舒舒服服地在家里吃了。凌君毅吃过晚餐,照例都要在一片兰圃中散步,但今晚他心中有事,没有再去园外散步,独自坐在窗下一张逍遥椅上,闭目养神。他脑中不住地盘算着如何才能查出“看剑阁”的地下禁室,如何才能找出“绝尘山庄”出入隧道。这两件事,自然不能让“绝尘山庄”的人发觉,第二步才能计划救人之事。

迎春,确实是一个善伺人意的使女,她见凌君毅独自坐着闭目深思,知道他今天化解了“毒汁”,敢情正在思索着解毒葯方。悄悄地沏了一盘茶,放到几上,轻声道:“祝庄主请用茶。”

凌君毅双目一睁,含笑道:“迎春,你去休息吧,这里个用再伺候了!”

迎春嫣然一笑道:“那么小婢告退了,祝庄主今天辛苦了,也该早些休息了。”说完,转身退出房去。

落在玄衣罗刹手中,因为这些人一路上先后失踪,却是事实。都和祝文华一样,听任玄衣罗刹摆布,竟无半点反抗之力,那么即使把他们救了出来,也无法离开“绝尘山庄”。

夜探“绝尘山庄”自然是一件冒险的事,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冒险也不成。这时还不过初更,自然不便行动,他缓缓喝了口茶,看看时光还早,一口吹熄灯火,就在榻上盘膝而坐,调息行功。

过了约莫半个更次,忽然听到房门外响起一阵极其轻微的细碎脚步声!那人生似怕人发觉,每一步起落都极缓极轻,若非凌君毅修习上乘内功,耳目特别敏锐,极难听到!凌君毅心头暗暗惊讶,此人进入院落自己居然一无所闻,直到逼近房门,方始察觉,足见轻功之高。他潜人宾馆,找到自己卧室里来,到底是敌是友?是“绝尘山庄”的人还是外面来的?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际,来人已经到了门口,停下步来,此人行动似乎十分小心,到得门口,就再也听不到丝毫动静了。

凌君毅当然不肯鲁莽,心中暗道:“我倒要瞧瞧,你究竟是做什么来的?”那人很有耐性,过了半晌,依然静静地站着没动。

凌君毅已可听到对方微细的呼吸,但对方没有动静,他也仍然安详地坐在榻上,丝毫没动。这佯又过了盏茶工夫,坐在黑暗的凌君毅,忽然嘴角微微在上翘了一下,他笑了,会心的微笑!

站在门外那人虽然没有动静,但凌君毅已经闻到房中多了一种淡淡的香气,那人之所以没有动静,敢情正在使用“五更迷魂香”一类的迷香。

天下用*葯一道,莫过于岭南温家,温婉君送给他的彩丝囊就挂在他贴身之处,玉瓶中装的是温家独门秘制专解迷香、*葯的“清神丹”,他还怕什么迷香?只是他心中暗暗觉得奇怪,这会是什么人?他使用迷香,目的自然为了迷翻自己,但迷翻自己的目的又了是什么?

于是他缓缓地,悄无声息地躺卧下去,他要看看来的什么人,迷翻自己的企图何在,他只有假装被迷了,才能揭开这个哑谜。房中迷香的气味,在逐渐增加,如今已经弥漫一室!

又过了将近一刻工夫,门外忽然又起了一阵轻快而细碎的脚步声,及门而止,那是另外一个人,他到得门口,就压低声音问道:

“已经成了吧?”

原先那人低声道:“差不多了。”

后来的那人轻笑道:“他中了他们的散功毒葯,一身功力,也只保住十之二三,看你还这般小心翼翼的干么?”

原先那人道:“咱们此举,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哪能不小心其事?”话锋微顿,接着问道:“里面的事,都办妥了吧?”

后来那人道:“自然都办妥了,人已运到,解葯也到手了,只等咱们这里的事办完之后,你喂他服下解葯,立可清醒过来。反正我走了,他们最多怀疑是我放走了人,决不会怀疑到咱们走马换将的这一手。”

两人在门外说得很轻,但凌君毅却听得再清楚也没有了。

就因为听清楚了两人的口音,使他感到十分困惑!你道门外的人是谁?原先站在门外施放迷香的,竟然是派在“兰苑”伺候自己的俏使女迎春。后来那人,则是玄衣罗刹的贴身使女玉蕊,听她们口气,好像要把谁救出去,来个“走马换将”,难道她们不是“珍珠令”的人?事情似乎愈来愈复杂了!

凌君毅更不想打草惊蛇,打定主意看个究竟。室中依然弥漫着述香的袅袅青烟还末消散,房门启处,第一个掀帘进来的,正是迎春,她那迷人的脸颊上,稍微有些紧张,缓步走近塌前,看到凌君毅侧身躺在褐上,双目紧闭,分明已经迷昏,脸上不觉流露出一丝浅笑,上身微俯,伸出一只纤纤玉手,轻轻地翻开凌君毅眼皮,仔细察看了一阵。凌君毅自然一动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江上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