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15章 权且护花

作者:东方玉

玉蕊冷声道:“我一定要回答你么?”,蓝衣公子道“本公子问你的话,不论你愿不愿意回答,都得回答。”

玉蕊追“为什么?”

蓝衣公子道:“就凭本公子。”

寥花在旁道:“公子,你是读书之人,犯不着和他们逞强,他问你什么,你就好好回答他哲学派别之一。弥曼差,意为理性的探讨。主张一切知识均,不就没事了么?”

玉蕊无可奈何地道,“好吧.我告诉他。”说着,目光一抬,朝蓝衣公子道:“在下花向荣,从安庆来,往南昌去。”

蓝衣公子在她说话之时,微微侧过脸去,朝身旁的青衣人暗使了个眼色。青衣人一声不作,右手扬处,两点绿光,直向寥花、萍花两人面门射到。寥花、萍花随着玉蕊出来之时,早已提神戒备,暗暗注视着对方几人的举动,此时一见青衣人打出两点绿光,两人同时迅快地翻腕撤剑。但见寒光一闪“当”“当”两声金钱交鸣,两支二寸来长色呈青绿的短箭,已被剑尖拨开,跌落船板之上。她们拔剑拨箭,好快的手法!

蓝衣公子目中异采一闪,朗笑道,“好个贱婢,你们逃出绝尘山庄,改扮了男装会学家,法兰克福学派创始人。曾任教于法兰克福大学。1930,我就看不出来了么?如今当着本公子,还不快快束手就缚,听候发落。”

玉蕊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蓝衣公子怒哼道:“玉蕊,你还想抵赖么?”

玉蕊依然冷静道:“阁下说话最好有个分寸,在下花向荣,堂堂南昌府的生员,谁是什么玉蕊?”她处变不惊,倒是十分沉着。

蓝衣公子面现郁怒,抬手一指道:“侯铁手,你去把她拿下了。”

原来这蓝衣公于正是绝尘山庄庄主戚承昌的义子田中璧,那青衣人,就是侯铁手。他们是奉命追缉三个逃婢而来的。

那侯铁手听到蓝衣公子吩咐,身形一闪,掠到玉蕊面前,冷声道:“玉蕊,你还要我侯某动手么?”

玉蕊气得脸色发白,愤然道:“真是反了,你们敢这般侮辱斯文,硬把堂堂花某,当作潜逃的丫头使女,真是岂有此理?”

侯铁手道:“少嗜嚏,你不肯束手就缚,侯某就不客气了。”

右手一探,五指箕张,朝玉蕊肩头抓来。

玉蕊如今改扮成了读书相公,岂肯和一个家奴动手?脚下后退半步,回头道:“花福,你去接他几招。”

花福就是萍花,答应一声,闪身而出,手中短剑一指,喝道:“你是什么东西?胆敢对我家公子发横?”

她说打就打,刷的一剑,朝侯铁手右腕削去。

侯铁手沉笑一声道:“小丫头,你是萍花,还是寥花?”左手铁爪闪电般往剑上抓来。

萍花短剑一抖,幻起三朵剑花,分刺侯铁手胸前三处大穴。侯铁手不闪不避,左手疾向上撩,硬接对方一招。在他想来,不管她萍英,寥花,只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小丫鬟,能有多大的武功?怎么也难当自己一击。这一接之势定可把她手中短剑震飞出去。哪知事情大出侯铁手意料之外,他铁腕在上撩起,但听“当”的一声,萍花短剑虽被封住,竟然未被震飞出去。心中不禁暗暗吃惊,忖道:

“看来这小丫头的武功,并不含糊!”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际,萍花短剑一沉,中途突然变招,疾向侯铁手小腹直划而下!这一招‘一叶知秋’剑势快速之极,但听“嘶”的一声,侯铁手胸前衣衫,竟被萍花剑锋划破了尺许长一条口子。

侯铁手心中大怒,左手飞舞,展开快攻,但见一片青绿光影之中,幻起七八只乌爪般的铁手,朝萍花迎头抓下。

萍花不敢怠慢,短剑如风,同样以快打快,舞起一片剑花,护住全身,剑花倏现倏没,变幻迅速,以攻还攻。两人登时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恶斗。天狗星因田中璧不但是绝尘山庄庄主戚承昌的义子,而且还是自已顶头上司郝堂主的得意门人,自然要着意巴结。

此时一见侯铁手和萍花动上了手,他不待吩咐跨前两步,阴声道:

“你们三个丫头,在田公子面前,还敢出手顽抗,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剩下的一个紫衣劲装汉子,突然一跃而出,手横长剑,厉声喝道:“你再敢逼上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天狗星阴侧恻笑道:“朋友要送死,还不简单,鄙某只须举手之劳,就可了你心愿。”锵的一声,掣出一柄乌黑狭长长剑。

玉蕊侧脸道:“沈镖头,你左肩伤势末愈,不宜动手,只管退下来,此人由花禄收拾他好了。”

花禄,自然是寥花了,她听到玉蕊的暗示,闪身抢出,说道:“公子要我收拾他,沈镖头还是让我来。”话声甫出,短剑一记“寒梅报春”,直指天狗星左肋。

天狗星长剑一拨,封开寥花一剑,哪知百花帮人,都练有一套“百花剑法”,一经动手,剑花一朵接一朵,两朵三四朵,联绵不绝。

女孩儿家天生体力不如男人,但她们这套剑法,精巧灵活,足以补体力之不足。天狗星一手剑法辛辣诡异,但和寥花连打七人招,仍是无法占得半点优势,心头不禁大怒,口中连声吆喝,一柄狭长细剑,左右盘旋,翻起一片乌云,寥花暗暗咬紧牙关,手中短剑,同样使得风狂雨骤般,朵朵银花,随没随生,丝毫不见逊色。

田中璧眼看侯铁手、天狗星两人连对方两个小丫鬟,都久战不下,双目寒星飞闪,冷峻一笑道:“看来你们果然大有来历,今天更是放过你们不得!”随着话声,举步朝玉蕊逼来,喝道:“玉蕊贱婢,你亮出兵刃来,本公于要在十招之内,取你性命。”

玉蕊早知今日之局,无法善了,只因田中璧一身武功,十分了得,自己决不是他的对手,故才一直力持镇定,并曾叮嘱萍花、寥花不可轻举妄动。后来侯铁手出手偷袭,发出两支淬毒袖箭,原是试探性质,不料萍花、寥花沉不伎气,亮出了短剑,以致暴露了身份。

此刻眼看田中璧举步朝自己逼来,实逼处此,已是非战到底不可,不由得横上了心,点点头道:“田公子一再相逼,看来咱们是不分个生死存亡,决难罢休。在下说不得只好舍命一拼了。”说话之时,已经脱下身上青衫,露出一身劲装,右手“呛”的一声,抽出一柄亮银短剑,凝立不动。

田中璧目光冷峻,冷冷说道:“贱婢还不承认你就是玉蕊么?”

玉蕊道:“你我鹿死谁手,尚在未定之天,等你胜了我手中短剑,再问不迟。”

田中璧目中杀机隐射,沉睁一声,缓缓抽出长剑,但他依然忍了下去,长剑一指,说道:“你们只要交出那个假扮祝文华的人,本公子仍可剑下留情,放你们一条生路。”原来他追踪赶来,主要目的是为了追索假扮祝文华的人。此无他,还是为了假祝文华化解了“毒汁”之毒。

五蕊冷冷一笑道:“田公子口出此言好生可笑?咱们还末动手,胜负未决,你这些话,岂不是多说了么!”

田中璧脸色铁青,冷哼道:“很好,本公子把你拿下了,不怕你不说。”

玉蕊应声道:“在下正是此意。”

话声未落,只听田中璧怒喝一声:“贱婢看剑。”眼前锐风劲疾,冷气袭人,一道青寒剑光,飞击过来。

玉蕊原是故意激怒于他,一见他含怒出手,心中暗喜,急忙纵身斜跃,右手剑锋一转,将敌剑桂开,短剑突然刷、刷、刷,拨扫如风,一刹那间刺出了三剑。

田中璧冷笑一声,挥剑反击,一长一短,两口宝剑,寒光飞洒,立时像飞云掣电般狠杀起来。只见剑花错落,冷电精芒,随着吞吐进退的剑尖冲击,斗到急处,宛似百十条银蛇,在朵朵银色花丛中乱窜,双方各展所学,这一轮猛拒快攻,当真凶狠绝伦。斗了二三十招,玉蕊突觉手腕剧震,短剑与田中璧的长剑相撞,响起一声响亮的金铁交鸣。两支剑都是百炼精钢所铸,各无损伤,但玉蕊是个少女,气力自然远逊田中璧,这一招双剑交击,玉蕊就被震得脚下浮动,身不由己后退了一步。

田中璧一招得手,长剑一抖,寒光闪闪,劈面刺来。玉蕊剑走轻灵。一个“拗膝搂步”,飘风般转到了田中璧右侧,剑招倏吐,疾刺敌人右腰。

田中璧冷笑一声,待得玉蕊剑锋刚要沾农之际,脚下募地后退半步,身形跟着急转,使了一招“左右逢源”,右剑下劈,左掌上扬,剑劈掌拍,同时攻到。

玉蕊剑招使老,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要待撒招,已是不及!

田中璧这一剑势沉力猛,但听“当”的一声,玉蕊短剑被震脱手,坠落船板之上,同时拍出的左手也迅如奔雷,当胸印到。

玉蕊心头大惊,一时顾不得拾取宝剑,身子急急往后跃退,才算避开了对方这一掌。她喘息末定,田中璧朗笑一声,长剑挥了半个弧形,举步直欺过来,冷喝道:“你再不束手就缚,莫怪本公子剑下无情。”

他话声甫出,突听一个清朗声音接口道:“田公子,我看你该停手了。”

田中璧听得话声来自身后,心头不觉一惊,急忙转过身去,喝道:“什么人?”

他这一回过头去,只见船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面蒙黑纱的青衫人。只见他衣袂随风飘忽,站在那里,意态潇洒,长笑一声,说道:“田公子不认识区区在下么?”

这一瞬间,田中璧发现那个叫陆建南的镖头,本来穴道受制,此刻已经站了起来。

夭狗星手下两个黄蜡脸汉子,本来是看管陆建南的,如今反被人家制住了穴道,木立当场,一动不动。不,还有!和萍花、寥花动手的侯铁手、天狗星,本来已占上风,此刻也好像被人制住了。一个铁手箕张作势,一个长剑凌空刺出,但都原式定在那里。萍花。

寥花已经收起短剑,笑吟吟地站在边上。

不用说,这都是青衫蒙面人的杰作了,他在船头上现身之时,侯铁手、天狗星还在激战之中,他趁人不备,突施袭击,自然容易得手。但无论如何,此人能在举手之间,不动声色,一下就制住了侯铁手、天狗星,武功之高,也是十分惊人!

这一变化,直看得田中璧耸然失色。本来己方已经完全占了优势,就因这个突如其来的蒙面人在船头现身,形势顿时改变,落得反胜为败,满盘皆输。

田中璧杀气大炽,怒声道:“他们是阁下制住的么?”

蒙面人点头道:“不错,区区看不惯你们仗势凌人,拦江截船。

欺负人家三个姑娘……”他一口道出玉蕊三人是姑娘家。

田中璧怒哼道:“阁下是什么人?”

蒙面人大笑道:“田公子既然识不得区区在下,我纵然说出姓名来,你还是识不得我,对么?”

田中璧又气又怒,口中大喝一声:“好!”长剑疾发,剑风震荡,一道匹练,连人带剑朝蒙面人激射过来。这一招驭剑击敌,但见剑光暴涨,扩及五六尺方圆,席卷而来,势道凌厉无匹。蒙面人空着双手,自然不敢硬接,双足一点,跃起两丈来高。田中璧看他跃起闪避,口中冷笑一声,身形一躬,招变“白虹贯日”,带转剑光,也像弩箭一般飞射而起,如影随形,往上冲去。蒙面人纵到两丈高处,突然使了一记“云里翻身”,已从身边掣出一柄短剑,迎着田中璧扑下。

“锵”!半空中响起一声龙吟般金铁击撞之声,两人凌空硬接了一招,人影倏分,同时泻落原地。

田中璧武功高强,耳目何等敏锐,方才锋刃相交,听出声音不对。目光一注,登时发现自己手中一柄百炼精铜长剑,剑尖已被对方削断了寸许长一截。心头又惊又怒,一张俊脸,气得通红,大喝一声,踊身飞扑,剑挟劲风,又急攻过来。

这一下,他含愤出手,剑光如轮,招招狠辣,眨眼之间就攻出了一十三招。

蒙面人轻笑道:“田公子好重的杀气。”身形左右闪动,有如风摆杨柳,飘忽靡定。田中璧剑发如风,何等快速,但你刺到东,他就闪到西,你刺到甫,他就闪到北,就是没有还手。田中璧这一十三剑寒芒流动,剑光如银蛇乱闪,几乎笼罩了一丈方圆,也几乎把蒙面人一个人圈在剑光之中,看去每一剑都像要刺中对方,就是毫厘之差,每一剑都从他身旁擦过,兀自连衣角也刺不到半点。一时逗得田中璧双瞳喷火,几乎气疯了心,口中大声喝道:“朋友既敢挺身挡横,怎么不敢接本公子几剑,像这般躲躲闪闪,又算得什么,难道你师娘就只给了你一口短剑,没教你剑法?”

蒙面人突然站定身子,冷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权且护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