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16章 百花帮主

作者:东方玉

玉蕊站在凌君毅面前,只是怔怔的望着他,没有作声。萍花轻声道:“玉蕊姐姐,你不是要解开他穴道么?”玉蕊心中突然一动,点点头,一掌拍开他受制的穴道,口中轻轻叫道:“祝庄主醒一醒。”

凌君毅轻微一震,睁开眼来,望望玉蕊,道:“老夫居然凭几睡熟了,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玉蕊婿然一笑道:“午牌已过,该用饭了。”

萍花、寥花两人,已把手中提着的酒食放到桌上。玉蕊回头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你们出去好了。”萍花、寥花答应一声,相偕退出。

玉蕊轻柔的道:“祝庄主请用饭吧。”凌君毅站起身子,只见小方桌上摆着四菜一场,还有一壶酒,却只有一副杯筷,不觉问道:“姑娘用过饭了么?”

玉蕊道:“贱妾已经在外面吃过了。”她取过酒壶,替凌君毅斟满了酒盅,盈盈一笑道:“舟中准备的只是些粗肴水酒,祝庄主将就着用吧!”她这一笑,看去甚是抚媚。凌君毅心中笑道:

“这倒也算醇酒美人!”当下也不客气,举步走到桌边一张椅子坐下,举起酒杯正待就chún,忽然放下酒杯,问道:“姑娘们把老夫从绝尘山庄中救出来,究是有何目的?”

玉蕊望了他面前酒杯一眼,含笑道:“祝庄主可是怕贱妾在酒中下毒么?祝庄主若是不放心,这杯酒,先由贱妾喝下去好了。”

凌君毅大笑道:“姑娘答非所问,那是存心不肯说。老夫已被绝尘山庄下了散功之毒,功力尽失,姑娘何用再在酒中下毒,这个老夫倒是放心得很。”举杯一饮而尽。玉蕊淡淡一笑,又替他斟满了酒,道:“祝庄主能解他们‘毒汁’之毒,自然不伯有人酒中下毒,说来倒是贱妄多心了。”

她借题发挥,轻轻把话头转向了“毒汁”,这自然是有心探他的口气。凌君毅为人机警,哪会听不出来?心中一动,暗道:

“看来他们果然是为自己化解了‘毒汁’之毒,才把我弄出来的。”一面故意摇摇头道:“说起化解‘毒汁’之事,老夫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玉蕊道:“连四川唐老庄主,以用毒驰誉武林,都无法化解,祝庄主只化了三天工夫,就把‘毒汁’化成清水,这自然全凭学识经验而来,决非偶然之事。”凌君毅心中暗暗好笑。付道:“小丫头居然想套我口风。”

抬目望着玉蕊,喝了口酒,微笑道:“姑娘是否认为老夫有把握能研制出‘毒汁’的解葯来?”玉蕊理了一下长发,婿然笑道:“还用说,祝庄主不是已经化解了‘毒汁’么?”

凌君毅道:“老夫因此想到,姑娘奉命把老夫从绝尘山庄弄出来,也许是有求于老夫吧?”玉蕊避开他盯在脸上的灼灼目光,笑道:“祝庄主神目如电,观察入微,贱妾也不用否认了。”

凌君毅乘机道:“既是如此,姑娘何以还不肯对老夫实说?”

玉蕊道:“是贱妾不能逾越权限,因为以贱妄的身份,有些话,是不能对外人透露的。”

凌君毅笑道:“但姑娘是哪一帮的人,要把老夫送往何处,这些姑娘总可以见告吧?”玉蕊面有难色,沉吟了一下,道:“不瞒祝庄主说,我们是……百花帮……”

凌君毅其实早已知道,闻言微笑道:“百花帮,这名称不但新鲜,而且也香艳得很,大概贵会都是女的了?”玉蕊粉脸微赧,点了点头。

凌君毅又道:“送老夫何往?”玉蕊道:“这个贱妄无法奉告。”

凌君毅道:“那是一处十分隐秘的地方?”玉蕊只是轻“嘱”了一声。

凌君毅又道:“只不知贵帮帮主如何称呼?”

玉蕊眨动了一下大眼睛,俏皮的笑道:“等祝庄主和敝帮帮主见面时,你自己问她吧。”凌君毅含笑道:“姑娘可是不敢说么?”

玉蕊笑道:“祝庄主不用激将,帮主身份崇高,贱妾是她属下,帮主的名讳,自然不敢说。”凌君毅道:“姑娘很会说话。”

玉蕊脸又一红,婉然低笑道:“贱妾若是很会说话,也不会被祝庄主套出这许多话来了。”凌君毅道:“姑娘并无失言之处。

你告诉老夫的话,本是老夫应该知道的事。”

玉蕊淡淡一笑,坐在一旁不再多言。舱中突然静了下来。

凌君毅虽然还想和她说话,但看她忽然变得一脸庄容的模样,也只好忍下不说了。匆匆饭罢,萍花、蓉花收去残看杯筷,又沏了一壶茶送上来。

玉蕊站起身子,福了福道:“祝庄主请慢慢品茶,贱妄告辞了。”莲步细碎,朝舱外走去。

一连两天,除了由萍花、蓼花按日寸送来饮食,玉蕊就不曾再进来过,敢情她对凌君毅有了戒心,言多必失,因此不敢再和凌君毅交谈了。

凌君毅也没走出舱去,但他听得出来,自己住的这间舱外,经常有人监视,不用看,也知道是万胜膘局的陆镖头和他几个手下。和凌君毅只有一板之隔的后舱(应说是中舱的后间),是玉蕊和萍花、蓼花的住处。玉蕊两天没到凌君毅房间里来,她躲在舱后,暗中不时的从一处板壁缝中偷窥着凌君毅的动静。凌君毅时常可以看到一点亮晶的眼光,在板壁缝中闪动,但却只作不知,任由她去偷看,反正她也看不出什么来。

这两天时间,一路下来,倒是十分平静,再也没有遇上黑龙会的人。这是第二天的晚餐之后,天色已经全黑,船只似是驶进了一处港湾。本来嘛,天色既黑,航行的船只,就该找一处避风所在过夜,这原没错。但今晚天已黑尽了,还在继续行驶,而且这条港湾,好像叉港极多,行驶中的船只,不时在左转右转,这可从船只的不时左右倾侧体会得出来。船上设备极佳,就是没有灯烛,这时全船上下,一片漆黑,不见一丝灯光,水手舵工,只是摸黑行驶。这样足足航行半个时辰,直到初更时分,船行之势才逐渐缓慢下来,接着听到水手们下锚停船和浪花击岸的声音,敢情已经靠岸了。

就在此时,只听舱门上起了剥落叩指之声,接着响起葵花的声音说道:“祝庄主睡着了么?”

凌君毅故意“晤”了一声,问道:“什么人?”

蓼花在门外道:“小婶蓼花,特来请祝庄主上岸的。”凌君毅问道:“已经到了么?”

蓼花应了声“是!”凌君毅道:“你且稍等,老夫就来了。”

故意侵吞吞的穿好衣服,才开门出去。只见蓼花手上提着一个黑皮灯笼,四周遮得不透一丝灯光,只由灯笼下方透出微弱的光亮,照到地下,使人可以看到两三步路远近,不致跌跤。

她看到凌君毅启门走出,立即躬身道:“夜色甚黑,祝庄主请随小婢来。”说完,当先朝前行去。

凌君毅道:“姑娘手上这个灯笼也太暗了。”蓼花轻笑道:

“灯笼是照路用的,只要看得见走路就好了。”

凌君毅目能夜视,就是没有灯笼,也看得清楚。船停在一处荒僻的江边,岸上不远,是一片树林和黑影朦胧的山岭。萍花就站在岸上,手中也提着一盏黑皮灯笼,似在迎接自己。岸上数丈外。散布着几个黑幢幢的人影,那正是镖头陆建南和他的四个手下,手持刀剑,凝神戒备。不用说,那是怕自己逃跑。

凌君毅只作不见,随着蓼花走向跳板。

蓼花侧身让路,说道:“祝庄主好走。”

凌君毅缓步跨上跳板,萍花在前,葵花在后,提灯照路,走上崎呕不平的芦苇斜坡。又走了一箭来远,黑暗之中,停着一辆黑漆的篷车。

萍花脚下一停,提高灯笼,回身道:“祝庄主请上车。”车前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劲服的车把式,已经一手掀开了车帘。

凌君毅登上篷车,只见玉蕊已坐在车中,接着萍花、蓼花各自吹熄灯火,也相继登上车,分在两边坐定。驾车的放下车帘,立时跳上车座挥动马鞭,驱车向前奔去。车内一片黝黑,伸手不见五指,加上各自肃然而坐,谁也没有说话,更是一片寂静。最使凌君毅吃不消的既非黑暗,也非半寂,而是车行颠簸之际,不时可以闻到从三位姑娘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引入遐思,几乎情不自禁!当下长长吁了口气,一手捻须,问道:“怎么,还没有到么?”玉蕊正襟危坐,闻言抬起头来,理了一下鬓发,婉然笑道:

“祝庄主还可以休息一会,到了贱妾自会奉告。”

凌君毅道:“姑娘好像不愿和老夫说话?”玉蕊道:“祝庄主是敝帮的贵宾,贱妾怎么敢有此存心?只是敝帮帮规森严,言多必失,贱妾只好少说些话了。”

凌君毅微微一笑道:“老夫心中确有许多话想问,看来不到地头,是无法获得解答的了。”

玉蕊道:“祝庄主说的是,贱妾职位低微,祝庄主要问的话,只怕贱妄想答也答不上来,等到了地头,自有接待祝庄主人员会给你满意答复。”言罢,背倚车篷,闭目而坐。

凌君毅心中暗道:“这丫头极善做作,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

只听一阵马蹄声从车后传来,敢情陆建南等人在车后护送,他们自然也是百花帮的“护花使者”了。篷车颠簸甚烈,三女倚车壁而坐,各自闭着眼睛,她们自然不是真的睡熟,只是故作矜持罢了。凌君毅也只好困上眼皮,在车上坐息。这样又过了广顿饭的时光,颠簸甚烈的篷车,忽然间平稳下来,轻快的发出沙沙之声,敢情已经驰上了平整的道路。又行了盏茶光景,车身忽然一停,接着听到四五丈外有人开启大门的声音,篷车又开始蠕动,朝前驰去。这回行驶了不大工夫,便又再次停了下来。

只听驾车的说道:“花公子,已经到了。”

玉蕊明明穿着女装,还称她“花公子”。

百花帮的人,姓花,这倒确是最妥切也没有了。

车把式已掀起车帘,萍花、蓼花当先下车。玉蕊看到凌君毅闭着双目,只当他睡着了,轻声叫道:“祝庄主醒醒,咱们已经到啦。”凌君毅倏地睁开眼来,问道:“到了么?”

玉蕊颔首道:“祝庄主请下车吧。”凌君毅跨下篷车,只见两个青衣少女各自执着一盏轻纱描花宫灯分立两侧。目光一瞥,敢情此处已在—座大宅院之中,前面一进高楼嵯峨,篷车就停在大天井中,四周回廊曲槛,院落沉沉。

玉蕊随着跨下篷车,抬手道:“祝庄主请。”两名青衣少女不待吩咐,立即提灯前导。

凌君毅也不客气,跟着两婢向前行去,穿过一道腰门,已是另一个院落,一排三间,小庭前,花木扶疏,甚是幽静。两个青衣使女把他引到左厢,推开房门,便自停步。

玉蕊道:“祝庄主请进。”凌君毅跨进房中,但见窗明几净,布置雅洁,左首靠壁处,放着一张雕花木床,被褥俱新。玉蕊随着进入房中,含笑道:“这是替祝庄主准备的卧室,右厢是一间书房,不知祝庄主是否住得习惯?”

凌君毅一手捻须,笑道:“很好,既来之,则安之,老夫还可以随遇而安。”玉蕊微微一笑道:“祝庄主是敝帮贵宾,祝庄主认为可以,作主人的也可以心安了。”

说话之间,只见一名青衣使女端上脸水,盈盈一福道:“祝庄主请洗一把脸。”玉蕊朝青衣使女一指道:“她叫辛夷,是派在这里伺候祝庄主的,祝庄主需要什么,只管吩咐她好了。”

凌君毅朝那叫辛夷的使女看了一眼,只见她年约十六七岁,生得眉目如画,十分清秀。脸上还薄施脂粉,白里透红,但使人觉得有些不大自然。

辛夷经玉蕊一说,立即躬身道:“小婢见过祝庄主,祝庄主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小婢好了。”

玉蕊道:“祝庄主路上劳顿,该安歇了,贱妾告退。”凌君毅心中暗道:“你回转百花帮,自然急于去向帮主报告此行经过了。”一面含笑道:“姑娘一路辛苦,也该早些休息,只管请便。”

玉蕊转过身子,款步朝房外行去。凌君毅走到窗下,洗了把脸,还未坐下,辛夷已捧着一盘香茗送上。

凌君毅接过茶盅,浅浅喝了一口,放到几上,说道:“老夫要睡了,姑娘不用再在这里伺候了。”

辛夷眨动俏眼,略现羞涩,说道:“小婢是奉派伺候祝庄主来的,自然要伺候祝庄主宽衣解带,等祝庄主睡下了,才能退出去。”凌君毅听得一怔,连连摇手道:“这个不用了,老夫自己会脱衣,不用人伺候。”

李夷粲然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细齿,说道:“祝庄主一大把年纪了,由小婢伺候你,又有什么要紧?再说小婢如若伺候不周,给总管知道了,只怕要责罚小婢。”凌君毅道:“不,不,老夫不习惯别人脱衣,你只管去睡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百花帮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