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17章 神龙出云

作者:东方玉

只听另一个女子娇脆的声音传了过来,道:“难道你们还想走么?”

但见从对面一座假山洞中,走出一个身穿绿衣的少女,经边插一朵梅花,手仗长剑,缓步而来。走到花厅前五丈来远,便自停步。这绿衣少女身后,紧随着四个一身劲装,手执长剑的青衣女子。绿衣女子脚下一停,她们便一字排开,抱剑肃立。就在绿衣少女现身的同时,东首花径上,也走出一个一身红衣的少女,鬃边插着一朵桃花,也是手仗长剑,身后同样四个劲装的青衣少女。西首花径上也走出一个身着黄衣的少女,鬓边插一朵菊花,身后也跟着四个劲装青衣女子。

她们也同样走到离厅前四五丈处站定,身后四个劲装女子,同样一字排开,抱剑肃立。这一来,正好把郝飞鹏三人远远围在中间。

凌君毅心中暗付道:“这三位姑娘,鬓边都插着花朵,分明是一种记号,如以花名来做她们名字,那么穿绿衣的应是梅花为一,演化为伦理学范畴。参见“伦理学”中的“道德”。,穿红的是桃花,穿黄衣的是菊花了。”郝飞鹏目光冷森,朝四下一瞥,嘿嘿干笑道:“就是这点阵仗么?”

他身为黑龙会内三堂堂主,数十年来,见识过多少阵仗,自然不会把百花帮这些人放在眼里。

玉兰当阶而立,微笑道:“你们如是心中不服,那就不妨动手试试。”

郝飞鹏道:“不错,老夫是要动手试试。”梅花(绿衣少女)笑道:“红脸老头,你不肯束手自缚,那就领教姑娘几剑吧。”

站在郝飞鹏右首的青衣中年汉子柏奇寒目中冷芒飞闪,说道:“堂主,兄弟来会会她。”郝飞鹏微一颔首道:“好,你小心些。”

柏奇寒刷的一声,从肩头撤下长剑,脸上一无表情,抬目朝梅花道:“就是姑娘一人出手么?”梅花冷冷说道:“难道还要几个人出手不成?”

柏奇寒冷笑一声道:“很好。”右手长剑,缓缓举起。

梅花长剑一摆,回头朝身后四个青衣少女吩咐道:“你们随时准备给我拿人。”

四个青衣少女同声应道:“小婢们省得。”柏奇寒白皙的脸上,飞过一抹冷峻的杀气,哼道:“姑娘小心了。”

他举剑十分缓慢,但话声出口,长剑突然匹练般激刺而出,发如惊虹,奇快无匹。

梅花身形一侧,轻轻闪避过去,正待还击!只听柏奇寒一声冷笑,长剑疾抡,一口气攻出了八招,剑势如雷电交击,挟带一片尖风,无数剑影急袭过来!

梅花长剑护身,似乎没有还手的机会,只是身形飘动,左封右架,不住的闪避。须知一般人,在一轮急攻之后,剑势总有稍微缓和的时候,但柏奇寒却在攻出八剑之后,根本不容梅花还手,剑势方自一缓,左手连挥,紧接着又攻出八掌。这八掌比方才八剑,更来得快速,但见四面八方尽是柏奇寒掌影,绕着梅花团团转。光是掌影,还不要紧,他每一掌出手,竟然还挟带着凛到的奇寒之气!刹那之间,掌影漫天,寒风砭骨,梅花东飘西闪的人影,已被那弥空的寒冰之气所笼罩,看去只余下勉强招架之功。

凌君毅坐在走廊上,距他们的战场,尚在数丈之外,只觉那柏奇寒挥掌之际,掌风余势所及,犹是森寒逼人!心头暗暗惊骇,付道:“此人名叫柏奇寒,练的也是旁门‘寒冰掌’一类功夫,梅花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罗衫,只怕抵挡不住……”心念转动,忍不住抬眼朝百花帮主望去。只见百花帮主神色平静,似是对梅花的身陷险境,根本无动于衷。当然,她脸上戴着面具,就算焦灼,旁人也看不出她的表情来的,但她那双盈盈秋水般的眼神,也丝毫没有焦灼之色!

凌君毅正感惊异,百花帮主忽然侧过脸来,朝他浅浅一笑!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但见梅花在一片寒冰掌影之中,突然一声清呛,身子摇了两摇,陡然间,剑光流动,从她身边爆起朵朵银花!这宛如一夜之间,寒苞尽放,一树梅花千万颗,冲破冰霜作早春!一阵急骤的“叮”“叮”金铁交鸣,逼开柏奇寒的长剑。

四周登时响起一片莺声燕语的喝采之声!

凌君毅更看得耸然动容,面上闪过一丝异色。柏奇寒面如猎肝,狠狈的疾退了六七步,只见他左边衣衫一片殷红,原来一只左手,已被梅花长剑齐腕削落。半截断手,跌落在他身前三尺的地上。梅花发鬓也被他剑锋挑断,秀发披散,右肩衣衫划破了约有三寸长一条!柏奇寒看到自己左手已断,心头一阵激动,厉喝一声:“丫头,我和你们拼了!”右手长剑一挺,正待朝梅花扑来。

郝飞鹏一闪而至,伸手抓住他的右臂,沉喝道:“你失血已多,赶快休息一会。”说话之时,手起指落,点了他左臂几处穴道。

那貌相奇丑的蓝衣人蓝豪双肩一晃,跟着郝飞鹏跃出,朝梅花逼来,口中狞笑道:“丫头,咱们来玩玩。”梅花长长吁了口气,冷笑道:“你也想请姑娘砍下一只手来么!”

红影一闪,桃花抢着掠出,接口道:“四姐,这回该我来了,你去休息吧!”凌君毅心中暗道:“原来梅花是她们四姐,那是说,她在百花帮中,身份很高了。”

梅花举手掠掠散乱的秀发,果然退了下去。

蓝豪怪眼一瞪,厉笑道:“你要找死,就是你吧!”他身上未带兵刃,一双又粗又大的手掌一抡,人随掌进,已经扑到桃花跟前。右手五指箕张,直朝桃花左肩抓来,左手如刀,同时闪电般朝桃花执剑右腕切落。一攻之中,双招同发。

桃花身形一侧,沉肩后退半步,让开对方抓来之势,长剑姚起,疾向对方左腕脉门刺去。

蓝豪一见桃花以攻还攻,挥剑刺来,心头大怒,暴喝一声,身形扑进,右手运劲若钢,硬夺桃花的长剑。左掌变招“遥叩天阙”,骈指若戟,一缕指风,直袭眉心,同时在暴喝声中,飞起左足,踢向桃花小腹。这三招全是急攻招数,力道分用,不但桃花吃了一惊,就是坐在走廊上的百花帮主、凌君毅,也同样暗暗感到惊凛。因为一个人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在同一时间手足并用,使出几种力道来,这是武术家说的心无二用。

蓝豪这一攻之中,分力合作,右手夺剑,左指遥袭,再踢起一脚,确是武林不易见到的身法。

桃花不敢硬接,赶忙收剑护胸,吸气提身,后退数尺。

蓝豪一击得手,口中一声厉笑,双掌倏合,紧接着在胸前一顿,朝前推出。他这一合一顿,推出一股排山般劲气,势如潮涌,直撞过来。

桃花堪堪往后跃退,骤见对方双掌迎面推来,一团令人窒息的巨大压力,直卷过来,心知对方不使兵刃,掌上定有过人之力,硬接不得。心念闪电一动,立即一跃而起,全身笔直而上,纵起一丈来高,但觉一股汹涌掌风,像山洪急流,从她脚下直扫而过。

桃花让过蓝豪一记强猛掌风,半空中一挫柳腰,剑演“花开花落”,寒芒流转,从空中爆出一片银花,倏生倏没,缤纷如雨,向蓝豪当头罩落。

蓝豪只觉得森森剑风,有如一片剑幕,心头也暗暗吃惊,右手扬处,仰身向空劈出一掌,晃肩闪开八尺。

桃花一剑奏功,岂肯让他缓过手来?冷笑一声,身躯由上面下,直欺而进,玉腕伸缩,弹指间攻出三剑。

三朵剑花品字形直袭蓝豪“华盖”、“将台”三大要穴。这一招快若流星,一闪即至,宛如三支长剑,一齐攻到,寒芒闪动,令人无从兼顾。

蓝豪果然厉害,遇到这等奇奥剑招,居然不避不让,面露狞笑,突然双手箕张,朝三朵剑花抓来!这一招不但出手古怪,简直惊人已极!桃花自然不肯让他抓住长剑,慌忙撤剑,急急往后退出。

她撤剑后退,虽然够快,但蓝豪是何等样人?既然抢到先机,哪里还会让桃花有喘息的机会?双目蓝芒暴射,身子跟着扑进,双掌连续劈出。这一轮快攻,双掌连环,举手之间,劲风呼啸,一口气拍出一十八掌。

桃花一着失却先机,便落下风,何况对方这一十八掌,掌掌衔接,连绵出手,根本不容她有还击的机会。

桃花目睹蓝豪奇猛的掌势,一掌接一掌攻来,尤其他两次空手朝剑身抓来,好像他手掌不畏刀剑,在这轮快攻之中,还要防他趁机夺剑,一时只以长剑护身,连连后退,被逼的哪里还有反击之力。

蓝豪一十八掌快攻,宛如闪电雷奔,来势虽然凶猛,但却很快就已过去。

桃花被他迫的节节后退,手中空自握了一支宝剑,心头已是充满怒火,此时见他掌势一缓,有机可乘,立即一声娇叱,身形一晃,施出“移形换位”身法,手中长剑,划起一道银虹,宛若神龙,飞击过去。

蓝豪攻出一十八掌之后,掌势微缓,原只是故露破绽,一见桃花果然欺身过来,不觉怪笑一声,右掌疾拍而出。这一掌他蓄势当胸,直待桃花欺近,才隔空拍出,而且劈出掌势,也和刚才一轮急攻,大不相同。刚才举手劈掌,呼啸劲风,应掌而出,势道强劲无匹,但这次凌空拍出一掌,却是形同虚招,丝毫不带破空之声。这一下两人各出奇招。端坐在走廊上的百花帮主忽见蓝豪拍出的右手,色呈蓝锭,心头猛然一凛,暗道:“蓝煞掌。”

坐在百花帮主左首的凌君毅,看到桃花欺身游进的一剑,心头也同样猛然一凛,暗暗叫了声:“神龙出云!”“神龙出云、龙战于野”怒龙盘空”,是自己家传的三招绝世之艺。母亲不会武功,当日传自己这三招剑法之时,一面画图,一面口述,不知化了她老人家多少的心力。母亲一再告诫自己,这三招剑法,威力极强,杀伤力无与伦比,非到万不得已,不准轻易使用。方才他看到梅花在一招“一树梅花千万颗”中,曾暗藏“神龙出云”,自己还以为只是偶然相似。但这回桃花使的,却明明就是“神龙出云”了!

不但剑法招数完全一样,就是欺上前进的身法,既似“移形换位”,又像“物换星移”,也是半点没错。“神龙出云”既是自己家传的武功,她们又从哪里学来的呢?就在他思忖之际,各出奇招,人影一合即分!蓝豪右手呈蓝靛,看去十分刺目,他方才举掌隔空拍出,掌势出手,人也随着一个筋斗,倒翻出去三丈开外。他这一记,原是早已存了杀心,因此掌势拍出,退的迅速绝伦。但桃花挟愤使出来的一招“神龙出云”,不但剑如匹练,身法之快,更是神速!因为她这一式极似“移形换位”的身法,欺身挺进之时,恍如神龙游走,一闪而至,使人躲无可躲。这时蓝豪已经一个筋斗,往后翻起,但觉森寒剑锋,从他身下划过,而他拍出的“蓝煞掌”,因为只是一种阴柔的劲道,不带丝毫破空之声,同样使人防不胜防。

桃花欺近之时,只觉一阵阴柔潜力,逼近身前,她心中同样充满了杀机,虽然觉出掌风有异,但却并不在意,只是提气护住全身穴道,依然欺身前进,挥剑追击。

“蓝煞掌”阴柔掌风,从她身边而过。

这原是一瞬间事,等到两人身形交错而过,蓝豪已经翻出去三丈之外,忍不住怪笑一声:“丫头,你……”他这一怪笑,突然胸腹间一阵刺痛:四周的人,这时才看清楚,只见他胸前长衫,已被桃花剑锋划开了尺许长一道,怪笑甫发,鲜血进流,连大小肠一齐往外流了出来。

蓝豪自己敢情并不知道已被剑锋开膛剖腹,等到发觉胸腹刺痛,低头一瞧,口中不觉大叫一声,往后便倒。

桃花虽有一身武功,但那“蓝煞掌”乃是旁门中极为歹毒的阴功,当时虽然只觉得有一阵阴柔潜力,透体而过,并无异样。

但等到人影分开,她一站停下来,突然身不由己地打了一个冷颤,骤觉十指尖发麻,一阵心跳目眩,几乎站立不稳!

郝飞鹏目睹蓝豪破肚流肠,惨死地上,一时直瞧得气炸了心,目毗慾裂,一身黑衣,突然鼓起,口中大喝一声,双手如钩,纵身朝桃花飞扑过来。

桃花神志并未昏迷,一见郝飞鹏扑来,不等他扑近,手中长剑一挥,又是一招“神龙出云”,直扫出去。

郝飞鹏刚刚扑近,瞥见一道天矫剑光,挟着砭体的森森剑气,迎面袭来!他在剑术上,已浸婬数十年,自然看出桃花这一剑,剑势奇奥,竟是自己平生所末见,心头蓦然一惊,急急向后暴退。

桃花一剑出手,忽然又觉一阵目眩,连打了两个踉跄,她身后两婢,急掠而出,把她扶住。

百花帮主娇声道:“六妹!退下来。”她口中的“六妹”,自然是桃花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神龙出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