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18章 三日限期

作者:东方玉

凌君毅听那黄衣女郎说出“太上”二字,心中暗暗忖道:

“太上,这两个字的称呼,好不古怪?”突然他灵机一动,又暗暗哦了一声:“玉兰总管的职务,不是帮主派的,而是太上要她担任的,莫非是太上帮主?不错,这些貌美如花的年轻少女,不但个个武功高强,而且还组织了一个帮。她们自然有人调教出来的;这人,自然是她们太上帮主无疑。”

玉兰等黄衣女郎坐下,才跟着落座,面色恭敬地道:“就是太上委派了属下这个职务,属下岂敢怠忽?”百花帮主道:“二妹连夜赶来,不知太上有什么指示?”

黄衣女郎道:“太上听说黑龙会的人找到咱们这里来滋事,十分震怒,咱们这里是百花帮总坛所在,教人家闯进来,已是太疏忽了才性离也。尚书傅嘏论同,中书令李丰论异,侍郎钟会论合,,竟然还让人家从容逃走……”玉兰俯首道:“这是属下无能。”

百花帮主道:“太上责备的极是,只是来人武功高强,三个人能留下两个,已经不容易了。”黄衣女郎举手理理舅发,侧首望着百花帮主道:“咱们这里,三面环水,湖上、陆上都有咱们巡逻的人,贼人应该插翅难飞,难道咱们发现贼踪之后,没有派人在江边搜索么?”

百花帮主道:“我发现有人潜入,就传令下去,要他们分做四路搜索。只是黑龙堂主郝飞鹏在船上还留了两个硬点子,据说一个是田中壁,一个是侯铁手,身手极高。陆、李两个使者,反为所制。”

黄衣女郎道:“太上要小妹赶来,就是要查力此事。陆、李二使者,不能克尽厥职,有放走敌人之嫌,咱们百花帮若是任人来去易《周易》的简称。,还成什么百花帮?”百花帮主轻轻叹息一声道:“武功一道,差不得一着,陆、李两人武功不如人家,才会被来敌所制,这也不能全怪他们。”

黄衣女郎格的笑道:“大姐平日就是宽大为怀,你焉知那姓郝的堂主,不是他们放走的?”百花帮主道:“这是不可能的事,陆、李二人,平日忠心耿耿,怎会放走敌人?”

黄衣女郎盈盈一笑道:“就算他们平日忠心耿耿,但任由姓郝的逃走,总是事实。若不杀一儆百,以后谁都只要说一句来人武功高强,就可以把敌人放走了,咱们为了整伤帮纪,这两人就该杀。”

她说到“杀”字,娇靥上忽然升起一片寒霜的杀气。

百花帮主淡淡一笑道:“二妹好像执法如山,动不动就是杀,就算陆、李两人有亏职守,但也罪不至死。”

黄衣女郎道:“这叫杀一儆百,小妹已经把他们处决了。”百花帮主吃惊道:“二妹杀了他们?”

黄衣女郎娇笑道:“这是太上的意思,这些护花使者,平时饱食终日,安逸惯了,若不给他们一个警告,知所凛戒,这些人就不能用了。”

百花帮主显然有些不以为然,但却勉强点头道:“太上圣明,这样做自然是对的了。”黄衣女郎盈盈一笑道:“太上说的,大姐是太平盛世的帮主,处乱世,要用重典,所以好人归你大姐来做,由小妹来做恶人。”说到这里,忽然抬头问道:“对了,那假扮潜龙祝文华的人已经到了咱们这里,太上最关心的就是‘毒汁’解葯,尤其目前黑龙会已经有人前来滋事,解葯更是刻不容缓,他到底有没有把握?”

凌君毅听她提到自己,尤其这句太上最关心的就是“毒汁”解葯,心头不觉一动,自然特别注意起来。

只听百花帮主徐徐说道:“这件事,已经遵照大上指示,全都准备妥当了。此人原名凌君毅,据玉蕊的报告,他在绝尘山庄之中,已把一盂‘毒汁’化成清水。今天我和他谈过,要他尽快研制出解葯来,二妹上覆太上,请她老人家放心。”她没有把凌君毅的事全部说出来,敢情是不敢对“太上”直说。

黄衣女郎娇笑道:“太上命小妹转告大姊,限他三天之内,必须完成任务。”百花帮主机伶一震道:“什么?限他三天完成?”

黄衣女郎笑道:“怎么?三天还不够么?他在绝尘山庄已经把‘毒汁’化成清水,再照方配葯,一天也足够了。”百花帮主道:

“三天时间恐怕不成。据凌君毅说,他在绝尘山庄化去‘毒汁’原也无心发现的。要寻求出解葯来,只怕还得费一番工夫,从头做起。这件事,原也急不得的,二妹回去,是否可以请太上宽限些时日?”

玉兰接口道:“帮主说的是,凌君毅一口应承,尽他所能,替我们研求解葯。他在绝尘山庄已经有了初步成就,只要太上能够宽限几日,定可圆满完成。”黄衣女郎格格娇笑道:“瞧你们,大姐,三妹,好像把限他三天时间,是我出的主意,你们倒替他说起情来。大姐又不是不知道,太上言出法随。她老人家说出来的话,就是律令,谁敢违拗?大姐还是要三妹去转告姓凌的,希望他尽快完成,莫要超过三天限期才好。”

她虽在格格娇笑,但口气却十分冷峻,看她神态,实在叫人难以相信,她是在笑着说话。

百花帮主望望玉兰,点头说道:“三妹明天就告诉他,看看是否能在三天之内完成。”

玉兰道:“属下遵命。”黄衣女郎忽然展齿一笑,一双凤目望着百花帮主,问道:“小妹听说这姓凌的年纪很轻,而且还是个美男子,是不是?可惜时间不早了,不然,小妹倒想见见他呢!”

百花帮主幸亏戴着面具,不然,她一张粉脸,定会飞起两朵红云。但饶她戴着面具,还是有些羞人答答的模样,一时说不出话来。

黄衣女郎格格一笑,站身起来道:“大姐,时间不早了,我已经把话传到,该向太上覆命去了。”说完,举手覆面纱,然后把披风扣到肩上,躬身一礼道:“大姐、三妹,我走啦。”一阵风般朝门外走去。

凌君毅目送黄衣女郎走后,突然心中一动,暗想:“听她口气,自然是回去覆命太上去了。”

这位太上一手调教出这些年轻貌美的女子,成立百花帮,自然另有企图。他急着去“毒汁”解葯,看来也并不是为了对付黑龙会在刀剑、暗器上淬毒,那么难道还另有用途?而且百花帮主等人,既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飞龙三剑”自然也出于他所传……凌君毅本来想从百花帮主身上着手侦查的两件事,如今既然发现百花帮还有一位太上帮主,目标也就随着转移。他一念及此,岂肯轻易放过?身形轻晃,迅快的穿窗而出,在屋脊上,目光向四处一扫。但见黄衣女郎投着披风的苗条人影,去势极快,一路飞行,已在十数丈外。

凌君毅一提真气,飘落地面,藉着花树掩蔽,远远尾随下去。黄衣女郎自然不会想到身后有人跟踪,何况凌君毅始终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更是不易察觉。两人一前一后,穿行花径,有若两点流星,不多一会,便已到了花园尽头。黄衣女郎毫不停留,距围墙尚有丈余远近便已脚下一点,身形飘然飞起,越过围墙。凌君毅紧跟着腾身而起,轻轻落到墙外,举目看去,但见黄衣女郎一条人影,已在十余丈外,起落如飞,朝湖边而去。

原来这里正是都阳湖中的一个半岛,三面环水,花家庄院,座落在一座小山麓间,茂林修竹,足有一二里方圆。这原是一瞥间的事,凌君毅身轻如云,快捷如风,一路跟踪下去。

行约半里,黄衣女郎已经奔到湖边一处石岩边缘,只见她身形轻纵,跃落岩下,那里正好停着一条小舟,舟上一名青衣汉子立即运桨如飞,朝湖面上驶去。

凌君毅心中暗道:“看来那位什么太上帮主,并不住在这里了。”当下只得废然而返,回到宾舍,熄灯就寝。

第二天早晨,凌君毅刚梳洗完毕,便听辛夷在门口说道:

“凌公子,总管来了。”凌君毅心里暗付道:“她准是来告诉自己,三天限期之事了。”口中答应一声,举步迎了出去。

玉兰霓裳如雪,已在客堂中坐候,看到凌君毅走出,盈盈起立,婿然笑道:“凌公子早,贱妾打扰了。”凌君毅慌忙拱手道:

“姑娘早,快快请坐。”

两人落座之后,辛夷先替玉兰沏了一盏茗茶,然后端上早餐,轻声道:“凌公子请用早餐了。”玉兰道:“凌公子还没用早餐?那就不用客气,只管请用。”

凌君毅淡淡一笑道:“不要紧,姑娘一早枉驾,必有见教,还是请说吧!”玉兰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膘了他一眼,笑道:

“凌公子真是料事如神,贱妾确有两件事,要向公子奉陈。”

凌君毅听得一怔,付道:“她此来第一件事,不用说是三天限期之事,只不知还有一件,是什么事情。”

一面含笑道:“不敢,姑娘有什么事,但请直说。”玉兰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望望他,说道:“敝帮主因黑龙会一再寻衅,双方已成水火,最可虑的是对方兵刃暗器,都用‘毒汁’淬过。万—率众来犯,‘毒汁’毒性极烈,中人无救,敝帮姐妹,必有惨重死伤。因此要贱妹前来,和公子打个商量,不知能否为敝帮尽速试验,早些求出解葯来?”好一篇动人的说词!

凌君毅淡淡一笑,问道:“帮主和总管之意,要在下几天研制完成?”显然,这句话问的大出玉兰意料之外!她眼中流露出希冀的神色,一眨不眨的盯着凌君毅脸上,问道:“公子看看最快能在几天之内完成?”

凌君毅爽朗的笑道:“在下既有化解‘毒汁’的前例,目前只是把几种葯物重复作个试验,也许旷时耗月,耗费许多日子,依然一无所获,也许很快就可得到结果。”

玉兰紧接着道:“你说大概要多少时间?”凌君毅大笑道:

“这很难说,快则一天半日,慢则十天半月,怎么?姑娘莫非是要限期完成么?”

玉兰轻轻叹息一声道:“十天半月,恐怕等不及了,贱妾衷心默祷,希望公子能尽速完成才好。”她当着凌君毅的面,实在说不出限三天完成的话来。

凌君毅道:“多谢姑娘美意,在下觉得还是姑娘规定日期,在下也好有个准则,尽快赴着完成。”

玉兰脉脉含情地道:“你要我说个日期?”凌君毅笑道:“写文章的人,要逼急了才写得出来。在下疏懒成性,姑娘规定一个日期,在下就会日以继夜,努力从事,自可加速完成。”

玉兰婿然一笑,道:“你看三天如何?”本来就只有三天期限。

凌君毅暗暗好笑,但却皱皱剑眉,说道:“三天时间,稍嫌仓促,好吧,三天就三天罢。”

玉兰疑信参半,死命的盯了他一眼,徐徐说道:“凌公于不是和贱妾说笑吧!”

凌君毅道:“军中无戏言,姑娘可要在下写下军令状来?”玉兰舒了口气道:“贱妾自然信得过公子。”

接着眼珠一转,浅浅笑道:“我看公子好像胸有成竹,倒教贱妾替你担了不少心思。”她不待凌君毅开口,又接道:“公子既然一口答应,三日之期,该不会有问题吧?”凌君毅道:“姑娘但请放心,在下说了一定算数。”

玉兰幽幽的道:“但愿如此,贱妾也可以交差了。”

凌君毅潇洒一笑,问道:“姑娘方才说有两件事要和在下说,还有一件呢?”玉兰道:“贱妾要请教公子,你到敝帮来,一路上可有同伴在后跟踪?”

凌君毅听得不由又是一怔,说道:“在下是玉蕊姑娘从绝尘山庄弄出来的,一路上,哪有什么同伴跟踪?姑娘此言,不知是何所指?”玉兰微微一笑道:“那么贱妾再请问公子,你有没有兄弟?”

凌君毅愈听愈奇,说道:“在下子然一身,并无兄弟姐妹。”

玉兰道:“那么有几个人,不知你认不认识他们?”

凌君毅道:“姑娘说的是什么人,能否说出来,让在下听听?”

玉兰道:她们一行有五个人,那是万人俊、许家骅、祝靖、唐文庆、凌君平……”凌君毅听她说出前面三人姓名,自然并不认识。但听到“唐文庆”三个字,心头怦然一动,暗想道:“这人会不会是唐文卿呢?”等到玉兰说出“凌君平”来,心头更是—震,暗想:“凌君平,那不是方如苹的化名么?有她在内,那么唐文庆果然是唐文卿了,她们莫非找我来了?”

他不待玉兰说完,急急问道:“他们可是被贵帮擒住了?”玉兰微微摇头道:“是被黑龙会的人捉去了。”

凌君毅吃了一惊道:“是被黑龙会的人捉去了?姑娘如何会知道的?”玉兰反问道:“你认识他们?”

凌君毅点点头道:“其中的凌君平,是在下义弟,还有那唐文庆,则是在下一位至交兄弟,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三日限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