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02章 蓝衣主仆

作者:东方玉

青衣人又急又怒,大喝一声,身形抢进,右腕连挥,一只右掌,片刻间攻出三招。他这三招绵密迅捷,快如闪电,迫得凌君毅后退了两步,但他左手还是丝毫没松,育衣人被他拖得往前踉进了两步。凌君毅有了这一瞬的机会,立即趁势反击,还攻了三招,指袭掌劈,使出来的全是杀手。他左手紧扣着青衣人的铁手,两人同样只有一只右手应敌。

这几拍近身相搏,虽然看不出惊人威势,但在行家眼中,却是凶险无比,生死之分,间不容发。出手之速,发招之快,着着如同电闪雷奔,数招交博,也只不过是刹那间秀!青衣人没想到对方一个年轻娃儿,竟然身具这等上乘武功,最使他惊骇的,是自己左手剧毒无比,旁人只要沾染上少许,片刻之内,就会发作、但凌君毅一直紧扣着自己铁手,竟会毫无所觉,一时直被凌君毅迫得封架不迭,几乎无法还手。

正在着着后退之际,突听一个冷峻的声音喝道:“住手。”青衣人闻声忙道:“阁下放手。”

凌君毅右手攻势一停,左手仍然紧招着青衣人铁手不放,问道:“什么人外青衣人用力一挣,怒声道:“你还不放手?”凌君毅道:你交出解葯来,我立刻就放。”青衣人一挣未脱不同之物相加方可产生事物;相同之物相加则事物无成。含,心中大急,右手呼的一掌,朝凌君毅当胸印到。凌君毅屹立不动,但见他胸前衣衫榴然拂拂飘动。

青衣人一掌宛如拍在水面上,似虚还实。似有物,又似无物,掌力根本无法用实,心头方自一惊!凌君毅左手往左一带,右手闪电劈出,一掌切在青衣人右手肩背之上,左手一松,把育衣人朝地上摔去,青衣人哪有招架之力,呼然一声,摔倒地上,半晌动弹不得。

凌君毅目注青衣人,冷晒道:“你交不交出解葯来?”

从有人喝出“住手”,到青衣人出手袭击,被摔倒地上,前后也不过一两句话的时间,只听先前那个冷峻声音说道:“好手法。”凌君毅抬目望去及国家消亡的经济基础就是共产主义的高度发展。这部著作,只见一个身穿蓝衫的人,背负双手,当门而立。这人年约二十四五,面目俊秀,肩负一个长形布囊,站在那里,脸上一片冷漠之色,神情十分倔傲。

赫然正是开封城中遇见的那个蓝衣人!这时青衣人已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恭敬地朝蓝衣人躬身一礼道:“小的见过少主人。”

蓝衣人原来还是他的少主人。

蓝衣人冷冷一哼道:“你又在这里惹事了?”

青衣人道:“小的不敢。”蓝衣人举手一挥,青衣人规规矩矩地退向一边。

蓝衣人两道森寒目光打量着凌君毅,冷冷说道:“咱们好像哪里见过?”凌君毅道:“在下从末在江湖上走动。”

蓝衣人道:“阁下如何称呼?”

凌君毅并末回答,问道:“他是阁下的尊价?”蓝衣人见他答非所问,心头甚怒,眉宇间隐现杀机,冷声道:“不错,不知他哪里得罪了阁下?”

凌君毅傲然笑道:“尊价人店之后,与人发生争执,出手就放毒箭,被在下酒杯击偏,幸未伤人,不想他又仗淬毒铁手,暗下杀手。

在下觉得只是为了几句争执,就非把人置之死地不可,手段未免太过毒辣,因此要他交出解葯来。”蓝衣人脸上一片冷峻,望了青衣人一眼,哼道:“是这样的么?”

青衣人不敢作声,蓝衣人道:“还不快把解葯交给他。”青衣人不敢违拗,探手人怀,取出-个扁形磁瓶,倾出一粒葯丸,递将过来。

凌君毅接到手中,朝蓝衣人点点头道:“多谢阁下。”蓝衣人目光一注躺卧地上的灰衣人,问道:“他是你的朋友?”

凌君毅笑了笑道:“素不相识!”一面朝伙汁道:“伙汁,倒盅水来。”伙汁连连应是,倒了一杯茶送了过来,凌君毅一手捏开灰衣人牙关,把一颗葯丸送人灰衣人口中。这时候,那眇目人早已悄悄站起,会过面钱,出门而去上。

蓝衣人望望凌君毅,轻咳一声道:“阁下身手非凡,不知是哪一门派的高人叩凌君毅淡然一笑道:“在下凌君毅,不属于哪一门派。”

蓝衣人嘿道:“好个不属于哪一门派。”回身朝青衣人道:“咱们走。”转身往外就走。青衣人紧随地身后,出店而去。

凌君毅心中暗道:“他果然一路跟随眇目人,暗中保护。”忽然想起自己方才报了姓名,也应该问问他的姓名才是。

这时那灰衣人却站了起来,朝凌君毅拱拱手道:“多蒙相公柏救,在下这里谢了。”凌君毅还了一礼,笑道:“,兄台不用客气。”

灰衣人摸出一锭碎银,招呼伙汁说道:“这位相公的酒帐,一起付了,余下的不用找了。”伙计拨过银子,连声称谢。

灰衣人又抱了抱拳道:“在下有要事在身,不克耽搁,恕在下先走一步了/凌君毅眼看自己救了他性命,他连自己姓名也没请教。

就匆匆要走,分明是怕自己问他姓氏来历,心中暗想:只怕你还不知道蓝衣人主仆乃是眇目人一党,暗中保护他来的。”

但这话又不便明说,只好淡淡一笑道:“兄台有事,只管请便。”

灰衣人又一拱手,就大步朝店外走去。”

凌君毅目送他身形远去,愈觉眇目人传送的那个小纸包,必是件十分重要的东西,当下也无心喝酒,等得灰衣人去远,也自起身离店,往镇外行去。他知道在面馆中露了几手,只伯已引起蓝衣人的注意,对自己此后行动,实有末便。心念转动间,出了镇甸,行不多远,正好有一片浓密的树林横在前面,凌君毅不加思索,身形一掠,飞快地往林中闪入。就在他飞身人林之际,耳中突听一声娇吨:“什么人,还不站住?”声音方起,眼前音影一闪,香风扑面,一双白嫩如玉的纤手,飞快地当胸推到。

凌君毅连人影还未看待,左手抬处,一把扣住了那只推来的手腕。

“啊!”一声尖脆的惊叫,那只皓腕一颤,往后便抽,娇叱又起:

“大胆狂徒,你还不放手?”三寸弓鞋,悄无声息地飞踢而至。这一连串变故,发生于凌君毅闪身入林一刹那间!

凌君毅耳中听到的是又清又脆的娇叱,手中握着的是又滑又腻的皓腕,心头不觉一怔,赶忙松开五指,身形倏地往后飞退。定睛瞧去,只见树林间站口一个身穿淡青衣裤的姑娘,她双颊飞红,瞪若一对清澈大眼,满脸俱是羞怒之色,喝道:“好个贼子,你瞎了眼睛?”凌君毅望着青衣姑娘,怔的一怔,自己一时不察,抓住了人家手腕,本待向姑娘说上几句道歉的话。但给青衣姑娘这一骂,又不觉剑眉微轩,忖道:“自己闪人林去之际,根本没见到人,那么是她看到自己人林,方迎上来的,再说也是她先出手,自己不扣住她的手,岂非就得挨她一掌?细想起来,自己并无不对?”想到这里,止不住微微一笑。

青衣始娘见他只是贼眼的的,盯着自己,没有说话,心中更气!

不,粉脸更红,她如今也看清楚了,自己面前竟是一个五面朱chún的弱冠相公,站在那里,好不潇洒!不,他那微微一笑,好不可恶!分明是占了自己便宜,得意忘形!这下更是着恼,一张俏丽的脸,登时其的沉了下来,冷哼道:“下流贼子,你笑什么?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凌君毅双目之中,射出慑人寒芒,冷声道:“姑娘这是骂谁?”青衣姑娘一手叉腰,戳指着凌君毅道:“就是骂你,我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凌君毅被她骂得也不禁有气,冷声道:“姑娘到底讲不讲理?

在下自问并无冒犯之处,你-下欺到在下面前,出手就打,开口就骂,难道还是在下不对么?”青衣姑娘被披嘴道:“讲理?你眼睛又没瞎,充军充到哪里来了?”

凌君毅渲:“在下已经一再忍让,姑娘说话最好客气些。这座树林就算是姑娘家的,不准人进去,你也该先说清楚……”青衣姑娘娇靥骤然一红,发横道:““我不准你进去,就是不准你进去。”

凌君毅道:“为什么外音衣姑娘道:“不为什么,你乱闯,我就教训你。”

凌君毅见她蛮不讲理,不由冷冷一笑道:“在下不和你一般见识。”转身就走。

青衣姑娘气得粉脸发白,连连跺脚道:“你给我站住。”

凌君毅倏地转过身来,剑眉一扬,沉声道:“姑娘还待怎的?”

青衣姑娘道:“你欺负我,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就在此时,忽听一个娇甜得像银铃般的声音,从林中传出道:“小燕,你在跟谁吵嘴呀?”

青衣姑娘小燕脸上闪出音色,叫道:“好了,小姐出来了!”树林间,已经出现了一个身穿桃红衫裙的苗条人儿,一个娇美动人的少女!

凌君毅只觉眼睛一技,这姑娘不但有修长苗条的身材,白中透红的矫靥,芙蓉如脸柳如眉,加上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眼晴,闪着令人无法抗拒的神采。简直清丽若仙,美得不带人间烟火气!凌君毅一张俊脸,突然红了,他直到此时,才明白过来,青衣姑娘小燕何以要守在林前,不让自己入林,那是因为有这位美姑娘在林内之故。

小燕看到美姑娘,立时俯身一福,说道:“小姐,这狂徒好大胆美姑娘没待她说下,柳眉微螫,拦着道:“小燕,不许出口伤人。小燕道:“小姐,他……”

美姑娘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了凌君毅一眼,说道:“我都听到了,是你先向人家出手,对不?”

小燕急道:那是他……”美姑娘道:“不用说了,还不上前向这位相公赔个不是?”

小燕似是大感惊讶,急得粉脸通红,分辩道;小姐,是他欺侮我,抓住小婢的手……”美姑娘道:“不许多说,快给人家赔礼!

小燕眨动眼珠,望望她家小姐,又望望凌君毅,心头好像有些明白了,抿抿嘴,笑着应了声“是”走到凌君毅身前,欠身一福,娇声说道:“我家小姐,要小婢给相公赔礼来了。”凌君毅从没和女孩子打过交道,脸上不禁又是一红,连忙还礼道:“姑娘,说过就算,何必认真?”

小燕拿眼瞟着他,唁的轻笑道:“瞧你,早这么好说话,咱们也不会吵起来了。”凌君毅笑了笑,转身慾走。只听娇甜的声音喊道:

,上这位相公请留步。”这句话,声若银铃,一听就知出自那位美姑娘之口。

凌君毅脚下马上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两道目光朝美姑娘望去,抱抱拳道:“不知姑娘有何见教?小燕接口道:“我家小姐叫你,自然有事了。”

美姑娘道:“小燕,不许你多嘴。”她粉脸微醉,低低说道:“我看相公身手非凡,不知尊姓大名,如何称呼?”原来她叫住他,只是为了问人家姓名。

凌君毅道:“在下凌君毅。”

小燕眨着眼睛问道:“是不是双木林?”凌君毅道:“不,是壮志凌云的凌。”

小燕又道:“相公高名,是哪两个字?”美姑娘这回没有拦她,显然也想听得清楚一些。

凌君毅道:“君子的君,致果为毅的毅。”

小燕偏着头问道:“什么叫做致果?”

美姑娘甜甜一笑,道:“这是(左传)上的两句话,杀敌为果,致果为毅。”小燕哦了一声,笑道:小婢知道了,那是说凌相公本领很大,有杀敌之艺。”

美姑娘叶味一笑,轻叱道:“你乱说什么?”小燕道:“难道小婢说的不对?”

凌君毅微笑道:“在下这毅字,是果决毅力的毅。小燕小嘴一撅道:“你早说毅力的毅,不就结了?”一顿,偏头看了美姑娘一眼,娇笑道;“我家小姐姓文……”

凌君毅拱拱手道:“原来是文姑娘,在下失敬。”小燕唁的笑道:

“我还没有说完呢,小姐闺名婉君,和相公的名字有一个字相同,你说巧不巧?”

美姑娘脸一红,低低叫了声:“小燕。”

这声"小燕”,含有阻拦之意,但她真要不要小燕说出来,早该出声拦阻了,这叫做其词若有憾焉,其实乃深喜之。

小燕不服道:小姐问了凌相公姓名,自然也该把姓名告诉凌相公。”

文婉君白了她一眼,还没说话,忽听远处响起一声划空长啸,遥遥传来。

文婉君脸色微变,吃惊道:“是叔叔在找我啦,这怎么办?”

小燕道:“二庄主可能就会找来,依小婢之见,小姐和凌相公还是快到林内去躲一躲的好。”

文婉君脉脉含情地望口凌君毅,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凌君毅看她们主婢神色,似是有些惊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蓝衣主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