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20章 九缸葯汁

作者:东方玉

大白天里,派人躲在橱后监视自己。那只有一个目的,她是专门负责记录自己取过何种葯物,如何炮制,才能化解“毒汁”的。由此可见他们并非监视自己行动,而是探查自己配葯的情形。因此,凌君毅也只作不知,仍然依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在他转身之际,已把“骊龙辟毒珠”取到手中。然后随手取起那个盛着清水的小盂,很决把“辟毒珠”浸入水中。然后又举步走入泡制室,一手拿着银捧,轻轻搅动浸泡的葯未,这样搅了约莫盏茶工夫,才行停止。

回到书房,在椅上坐下,伸手取过莱盏,轻轻喝了一口,他在放下茶盏之时,即以极快手法,从水盂中取出了“辟毒珠”,藏入袖中。

他在绝尘山庄试过,把“辟毒珠”放入“毒汁”之中,只要轻轻沾上一点,大半盂“毒汁”,立时化成了清水。因此他发了—个奇想,就是想试试把“辟毒珠”浸在水中,这浸过“辟毒珠”的水,是否对“毒汁”仍有克制作用。如果浸泡“辟毒珠”的水,仍能化解“毒汁”,那么百花帮要自己“研制解葯”的事,也就获得解决了。这是无中生有的想法。他随手取起那一盂泡过“辟毒珠”的清水,朝半盂“毒汁”中缓缓注去。清水倒入‘毒汁’之中,并没有像上次用“辟毒珠”沾上“毒汁”时发出“嗤”的异响,也没有冒起黄色浓烟。但清水倒下去,显然把其黑如墨的“毒汁”冲淡!不,并非冲淡!而是肉眼可以清晰看到,是“毒汁”起了变化!它正在逐渐化开,逐渐的由浓而淡,由淡而无!一盂清水,他只倒下去差不多五分之一光景,就把半盂“毒汁”完全化取了,化解成大半盂清水。他日不转瞬地注视着盂中由“毒汁”化解的清水,一双星目,也随着“毒汁”的变化,闪起异样的光采!俊美如玉的脸颊上,也同时漾起胜利的微笑,他成功了!他对此无中生有的想法,本来只抱着试试的心理,并没寄予多大希望,但却意外的获得成功,心头自然狂喜不止!但他知道葯橱后面,有一道暗门,自己虽然看不到暗门后面的她,她却正在注视着自己的举动。因此他故意装作漫不经意的把半盂“毒汁”缓缓移开,取起茶盏,缓缓喝了一口,抬首向天,作出思索模样,然后很快放下茶盏,三脚两步,奔到葯橱前面,伸手拉开拍屉,这里取一些,那里取一些,胡乱的取了二三十味葯材。

这回他不再用铁盅去碾,双手连搓,就把这些葯物搓成了粉只听书房门外,有人轻轻叩了两下,接着响起辛夷的声音划分为“前批判时期”和“批判时期”。在“前批判时期”,主,叫道:“凌公子。”

凌君毅连头也没回,说道:“进来。”木门启处,辛夷俏生生地走入,她一双黑白分明的俏眼,望着凌君毅,奇道:“凌公子,你在战什么?”凌君毅双掌一分。洒了—蓬细碎的葯粉,笑道:

“在下懒得去碾,随手搓碎了就好。”

辛夷道:“凌公子怎么不叫小婢做呢?小婢闲着没事,就是听候公子差遗的,你吩咐小婢怎么做,小婢就怎么做就是了。”

凌君毅淡淡一笑道。“在下心里想到了,就随手抓几味葯,随手搓碎了,就好去泡,还麻烦姑娘作甚?”

辛夷眼珠一转,轻笑道:“小婢如果猜得不错,这一定是凌公子家传秘方,才不愿假手外人,对不对?”凌君毅笑道:“这抽屉的葯一共只有七十一味,大概你们都有一定的份量,在下拿了些什么葯,用了多少份量,你们还不是一清二楚?在下想瞒也瞒不了呀!”

辛夷道:“心婢可一点也不知道。”凌君毅淡淡一笑,拍拍手上葯未,说道:“姑娘既然进来了,那就帮我去洗个瓷缸,注上半缸无根水,把这些葯末拿去浸了。”

辛夷答应一声道:“小婢省得。午餐洒菜已经摆好,小婢是请公子用午餐来的。”说完,拿起一大包葯末,转身往后间走去。

凌君毅也取起化成了清水的大半盂“毒汁”,在转身之际,倒出窗外,缓步走出书房。客堂上,果然已经摆好丰盛的酒菜。

辛夷知道凌君毅不善饮酒,因此并未替他倒酒,却已装好了饭。

凌君毅证实“辟毒殊”浸过的水,即可化解“毒汁”?心头感到甚是轻松,因此居中坐下后,便放怀吃喝起来。

辛夷已从书房走出,一面道:“小婢已经把葯末浸好了。”凌君毅点点头道:“很好。”

辛夷定到桌边,说道:“小婢替公子添饭。”凌君毅也不客气,把饭碗递过。车夷替他装好了饭,双手奉上。凌君毅连吃了两碗,才行住箸。辛夷不待吩咐,绞了—把热面巾送上。

凌君毅随便抹了一把脸,说道;“在下需要休息片刻,姑娘不用伺候了。”车夷膘了他一眼,抿抿嘴,轻笑道;“凌公子不是一个人到书房里配制秘方吧?”

凌君毅笑了笑道:“在下并无什么秘方,以后泡制葯物,就叫姑娘做我的助手好了。”辛夷俏脸一红,低头笑道:“小婢原是说着玩的,但公子若有什么要炒要煎,要研要筛的工作,都可让小婢来做了,不然,总管问起小婢替公于做了些什么,小婢就说不出来了。”凌君毅含笑道:“好吧。那么你吃过饭,倒有一件事可以去做。”

辛夷道:“公子要小婢做什么?”凌君毅道:“泡制室浸着的两瓷缸葯末,必须随时用银捧搅动,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说完,举步朝书房中走去。

辛夷喜孜孜的在身后道:“小婢遵命。”凌君毅刚在窗口一把太师椅上坐下,辛夷已经捧着茗碗走来,说道:“凌公子用茶。”

凌君毅道:“放着就好,你去吃饭吧。”辛夷甜甜一笑道:

“小婢吃好就来工作。”放下茗碗,翩然朝外行去。

凌君毅缓缓阅上眼皮,在椅上闭目养神,只听葯橱后面,响起极其轻微的声音,敢情那监视自己的人、已经走了。

凌君毅微微一笑,赶紧一跃而起,又倒了半盂“毒汁”,放在案上。然后迅快的开启拍屉,把七十一种葯材,或多或少胡乱取出若干。

双手一阵乱搓,使葯物无法辨认,然后把它分成了七堆,各自放好,又回到椅上打盹。不多一回,只听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走了进来,不用说那是辛夷了。

凌君毅头也不回的问道:“进来的是辛夷姑娘么?”

辛夷道:“正是小婢。”她目光一瞥,已经看到地板上的七堆葯未,口中咳了一声,问道:“凌公子,这些葯末,要如何处理?”

凌君毅打了个呵欠,道:“姑娘把这些葯末分七缸用无根水浸泡了就好。”随着话声,站起身来,又道:“姑娘浸好葯末,每一缸都用银捧搅动。在下困倦得很,要回房去休息一回,没有事情,就不要扰我清梦。”说完,转身朝对面卧室走去。

辛夷躬身道:“小婢遵命。”她遵照凌君毅吩咐,把七堆葯末,分七缸用无根水浸好,然后取起一支银捧,每一缸中,都轻轻搅动了一阵。正在搅拌之间,忽听总管玉兰的声音叫道:“辛夷。”辛夷赶紧放下银捧,应道:“小婢在。”快步跨出门去,只见总管玉兰陪副帮主芍葯,已经走入书房。

辛夷急忙趋上两步,单膝一屈,说道:“小婢叩见副帮主,总管。”玉兰道:“起来,你方才在做什么?”辛夷站起身道:“小婢奉凌公子之命,在泡制室搅拌葯水。”

副帮主芍葯问道:“凌君毅人呢?”辛夷道:“凌公子回房休息去了。”

芍葯撇撇樱chún,冷声道:“他到咱们这里,是享清福来的了。”话声一顿,吩咐道:“你去叫他起来,说我是特地来看他的。”辛夷应了声:“是”,接着躬躬身,为难的道:“启票副帮主,凌公于刚睡下去,他才吩咐过小婢,没有事,不准小婢惊动。”芍葯哼道:“他架子倒是不小啊!”

玉兰道:“他不知副帮主会来,既然吩咐过辛夷不准惊扰,他总是咱们的客人,副帮主就请在书房中稍坐一会吧。”回过头去,朝辛夷使了个眼色,说道:“你快去替副帮主沏一盅茶来。”

辛夷答应一声,很快退了出去。

芍葯格的一声娇笑,说道:“三妹真会做主人,也真会体贴客人。”这话带着点刺儿!玉兰脸上一热,委婉的道:“咱们把凌公于请来,为的是研求‘毒汁’解葯,此事关系本帮很大,以宾礼相待,也是应该的。”

芍葯走近书案前面,看了盂中的“毒汁”一眼,回头道:

“太上限他三天之内,制成解葯,像这样吃吃睡睡,能如期完成么?”说着,已在椅上坐了下来。

玉兰道:“属下已经告诉过凌公子了,他答应在三天之内完成。”芍葯问道:“三妹有没有告诉他,如果不能如期完成,太上要我提他首级去见?”

玉兰道:“属下觉得他既然答应三天完成,这话就不用和他说了。”芍葯一笑道:“我早就知道三妹不好意思对他说出口来,所以我又特地赶来,也是为了此事。”说话之时,辛夷已经端着两盏茶走入,恭敬的道:“副帮主、总管请用茶。”芍葯问道:

“辛夷,凌公子要你搅拌的可是两缸葯水。”

辛夷道:“共有九缸。”芍葯奇道:“什么?一共有九缸?我听玉蕊说,他第一次取了十六味葯,第二次取了二十三味,—共浸了两缸,怎会有九缸了?”敢情躲在葯橱后面偷窥的就是玉蕊。

辛夷道:“先浸的两缸,其余七缸,是午饭之后才浸的。”芍葯听的一怔,问道:“他拿了些什么葯。你还记得么?”辛夷道:

“凌公子自己在抽屉里取的,小婢进来之时,已经分成七堆,都是些细末,小婢不知道他取了些什么葯。”

芍葯道:“他研碾得这么快法?”辛夷道:“凌公子根本没用铁船碾压,他只用手搓了几下,就全都搓成了细末。”芍葯听得脸色微变,回头看了玉兰一眼,说道:“此人能把葯物随手搓成细末,一身内功,就不弱了。”玉兰道:“搓石成粉,在寻常江湖之士来说,也许难能可贵,但在副帮主面前,这点微末之技,那就不足道了。”这话明的奉承芍葯,暗中实有偏袒凌君毅之意在世。

芍葯格格一笑道:“搓石成粉的功夫,三妹也未必放在眼里哩!”只听对面房门呀然启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问道:

“辛夷,是什么人来了?”辛夷听的喜道:“凌公子,是副帮主和总管来看你了。”

“啊!”随着一声轻啊,缓步走进一个身穿青衫,丰神如玉的美少年来。

芍葯只觉眼睛一亮,一双俏目,直勾勾盯着凌君毅,娇笑道:“三妹,这位就是凌公子了?”玉兰迎着道:“凌公子,贱妄替你引见,这是敝帮副帮主,特地拜会公子来的。”凌君毅潇洒一笑,转朝芍葯抱拳道:“副帮主驾临,在下失迎,实在失礼,幸勿见罪。”

芍葯俏眼之中,闪着晶莹光采,还了一礼,娇笑道:“凌公子一表人才,果然是人中龙凤,贱妄幸会了。”凌君毅道:“副帮主夸奖了。”芍葯笑吟吟的道:“听说凌公子在绝尘山庄,只不过花十三天工夫,就把‘毒汁’化成清水,想必对解毒一道,精研有素,不知公子尊师是准。”她一向对人冷傲,但见了凌君毅居然春风解冻,脸上红馥馥的,满是笑意。

凌君毅歉然道:“家师方外之人,一向不在江湖上走动,也不慾人知,还请副帮主原谅。”芍葯婿然笑道:“不要紧,尊师世外高人,既然不愿人知,公子也不用为难了。”玉兰暗吁了口气,心中暗道:“二妹今天怎么变的这般好说话了。”只听芍葯娇“呦”了一声,又道:“三妹,你看,我们只顾说话,也不请凌公子坐。”一面又俏笑道:“凌公子请坐呀!”

三人相继落了座,芍葯望着凌君毅,又道:“贱妄听三妹说,公于答应三日之内,可以制成解葯,不知进行的情形如何了?”

凌君毅潇洒地笑了笑道:“在下已经配制了九副,分九个瓷缸泡浸,至于是否能化解‘毒汁’那要看明天试过之后,方可知道。”芍葯俏眼瞟着他,甜笑道:“我看凌公于胸有成竹,好像蛮有把握的。”

凌君毅朗笑一声道:“在下若是毫无把握。那就不敢答应总管三天期限了。”玉兰眼中神采一闪,还未开口,芍葯已抢着说道:“这样就好,凌公子真能在三天之内,制成解葯,师傅不知该有多高兴呢!”

凌君毅心中一动,问道:“副帮主令师不知是哪一位前辈高人?”芍葯格的娇笑道:“家师就是敝帮太上帮主、等你解葯试验成功了,我带你晋见他老人家去。”凌君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九缸葯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