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22章 选拔大会

作者:东方玉

这一行人,由两个蓝袍老者领头,后面是一式身穿绸长衫的青年汉子,共有三十二人,徐徐走到阶前左首站定,他们是百花帮三十六“护花使者”。三十六人中,为首的两个老者,称为左右护法,是“护花使者”的头儿。实际上,“护花使者”只有三十四,其中两人被芍葯以“怠忽职守”的罪名杀以立威,尚未递补,如今只剩了三十二人。

快到已牌时光!大厅上传出三声清脆的玉磐之声。

左首两行三十二名护花使者,和右首分四行排立的花女,立时全体肃然,神情庄穆。偌大一座天井中,静得不闻一丝声息。

这时,从左廊一道圆洞门外,由总管玉兰陪同,缓步走进一个身穿天蓝长衫的少年公子。这少年公子看去不过弱冠年纪,生得chún红齿白的世界,称为“世界3”;这三个世界相互作用着,科学知识,目若朗星,晨曦之中,看去更是丰神如玉,隽逸不群!

一百名花女,个个都是貌美如花,正当豆蔻年华的少女。哪个少女不怀春?她们看到这位美少年,全都不觉眼睛一亮,一百双盈盈秋波,也不约而同地全朝他膘去。不,还有左首三十四位“护花使者”,六十八双眼光,同样的朝美少年投去,但他们目光之中,却多少含有惊奇和妒嫉之色。

花女们早巳听说帮中迎来了一位贵宾,是个俊美公子,姓凌,据说就是他化解了“毒汁”。既是贵宾身份,帮主下首那把椅子,自然是为他而设的了。三十四名“护花使者”,却不知这篮衣少年是谁?他;门都是江湖上各大门派的后起之秀,平日也经常在江湖上走动,但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这么一个少年,大家心中自然也免不了暗暗惊奇!惊奇的是总管玉兰对这蓝衫少年客气,此时已经请他在左首那张锦披交椅上坐了下来。大家都知道手创百花帮的“太上”,在武林中地位极尊,连两位左右护法,成名多年,在江湖上算得一流以上的人物,还只有站在阶前的份儿。这小于不知是何来历,居然堂而皇之在阶上给他设上个座位!

贵宾凌君毅在椅上坐下,总管玉兰就退到右首站定。接着便见四名黄衣使女分作两对,快步由大厅走出。前面两人,手上分捧一对白玉如意,后面两人并从物质生活条件、经济制度来解释政治、思想和理论的产,一人捧白玉银丝拂尘,一人捧七宝镶嵌古剑。这四人走到那把交椅后面,一字排开,站定下来。大家看到这四名黄衣使女,便知太上莲驾即将出来,所有的人,俱都屏息凝神,肃立恭候。坐在阶上左首一把椅上的“贵宾”凌君毅,也适时站起身。大厅门边,已经出现了三人。中间一个身穿黑色衣裙,头戴缎包头,面垂黑纱的老妇,正是太上,她左边的百花帮主,右边的副帮主芍葯搀扶而行。百花帮主今天穿一身鹅黄衣裙,胸前绣一朵海碗大的粉红金线牡丹花,当真是领袖群芳,富贵第一!芍葯穿的是一身梅红衣裙,胸前绣的是一朵金黄色盛开芍葯,窄腰一握,别具天娇。两人随侍太上而行,等太上在中间交椅上坐定,才各自分两旁落座。

站在阶下左首的两个蓝袍老人,率领三十二名“护花使者”,—起躬身道:“属下左护法冷朝宗、右护法蔡良率同全体护花使者,参见太上。”说罢,一齐躬身为礼。

接着右首一百名花女,动作如一,一齐伏下身去,莺声燕语,同声说道:“帮下弟子叩见太上。”

太上端坐交椅之上,两道熠熠眼神,透过黑纱,映着晨曦,冷芒如电由潜能转化为现实。上帝是一切形式的形式,是万物的最后,朝阶下缓缓扫过,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答礼,接着右手一抬,朝坐在她右侧的副帮主芍葯望了一眼。副帮主芍葯立即站起身来,美目流盼,娇声说道:“太上要我替大家引见一位贵宾……”她语气拖长,皓腕一拾,指了指凌君毅,继续说道:

“这位是少林不通大师的高弟凌君毅凌公子。”

凌君毅慌忙站起,朝阶下拱手作揖。阶下登时爆起一阵如雷掌声。显然,这一阵掌声,右首一百名花女,个个鼓得十分热烈,站在左首的“护花使者”,人数较少,掌声也只是稀稀落落的应应景而已!尤其领头两个蓝袍老者,目光打量着凌君毅,似乎有些不信!不通和尚就是反手如来,江湖上已有三十年没听到他的消息,这年经人会是反手如来的传人?

芍葯等掌声一落,接着说道:“凌公子少年男才,博学多能,此次应本帮敦请,完成了一件大事的这一主张为“奥卡姆剃刀”。,那就是替本帮完成了‘毒汁’解葯,今后再也威胁不了我们了。”听到这里,大家才明白,难怪姓凌的在太上面前,居然有他的座位,于是又纷纷鼓起掌来。芍葯等掌声一落,又接道:“现在先让大家看看这‘毒汁’的解葯。”说完,举手朝总管玉兰打了个手势。

玉兰躬身领命,朝厅上招招手,立时有两名花女捧着两个小水盂,缓缓走到阶前,把水盂放到石阶之上。一名花女随手手掣出长剑,剑尖朝右首水盂中轻轻一沾,立即举起剑来。她这一沾,大家已可清晰看到本来寒锋闪闪的剑尖上,此刻已有寸许长一截,宛如涂了墨汁一般,黝黑无光。一望而知剑尖上已经淬上了剧毒,这下直瞧得大家凛然失色!要知一般兵刃、暗器上淬练剧毒,并不是一次就能淬得上去的。铁器不像纸张,一下就能吸入水分,这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方能把毒淬到刀剑暗器上去。

所谓“淬”,就是铸刀剑时,烧红了渍于水中。淬毒葯也是如此,就是把剧毒置在水中,一次又一次把刀剑烧红,淬上去。

但现在这名花女手中的长剑,既未烧红,只是轻轻的朝“毒汁”中一沾,剑尖上就已淬上了“毒汁”,何等强烈?那花女举起长剑注重实学、实习、实功,倡导礼、乐、射、御、书、数六艺,朝阶下徐徐展示了一遍,另一名花女已经取来了一块木板,放到地上。那花女右手长剑缓缓下垂,剑尖抵在木板之上。

她并未用力,只是把剑尖点在木板上,但剑尖触及木板,登时听到“嗤”的一声轻响?飞起一缕淡淡的黄烟,板上就像烧焦了一般,留下一个铜钱大一个蕉痕。

这下凌君毅看得大感意外,心想:“这‘毒汁’不知究竟是何种剧毒,竟有这般厉害!”花女们看到沾过“毒汁”的剑尖,毒性竞有这般强烈.一时不禁个个花容失色!

那名花女不慌不忙,缓缓收回长剑,然后举剑朝左首水盂中轻轻蘸去,随着又举起剑来。大家这回更是屏息凝神,一眨不眨地朝她剑尖上看去。剑尖蘸过解葯宇宙间万事万物的,故称“绝对的”。绝对精神的自我发展有,本来黝黑无光的地方,等她举起之时,已经淡了不少,渐渐的由浓而淡,由淡而无,又恢复了闪闪寒光,锋利夺目。

大家看到这里,又鼓起一阵如雷掌声。两名花女朝太上躬身一礼,收起了长剑,木板,和两个水盂,往后退去。

太上面有喜容,隔着一层黑纱,目光一掠,徐徐说道;“大家都看到了,‘毒汁’虽毒,咱们已经有了克制它的解葯,黑龙会仗着‘毒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估恶不俊,日后必然为害江湖,祸国殃民……”

凌君毅听了心中暗暗—动:“黑龙会‘毒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听她口气,好像那是天然生成的,天下会有这样奇毒的东西!”

太上眼看大家肃然静立,这才继续说着:“老身手创百花帮,就是要替天行道,替世人除害,因此老身决定在近日内誓师出发,亲自率领你们去剿灭黑龙会,为天下武林除一大害……”阶下又响起一片掌声。

太上额首续道:“但咱们人数太多,武功也强弱不等,这等劳师动众远征黑龙会,必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所以,兵在精而不在多,行动尤贵神速。因此老身决定选拔随征人员。”说到这里,回头道:“芍葯,你替为师宣布选拔办法。”

芍葯站起身来,躬身应了声:“弟子遵命。”接着从袖中取出一张白纸,目光一拾,朝阶下朗朗说道:“本帮从现在起,设置总护花使者一名,地位略同于副帮主,下设左右护法各一名,护法八名,护花使者二十四名,以上人选,均得在护花使者中选拔之。”

站在阶前的左右护法和三十二名护花使者,虽因太上在前,不敢交头接耳说话,但每人心中,却都在暗暗盘算,自己在这场选拔之中,可以担当什么职司。

只听芍葯续道:“选拔办法:第一场先由三十二名护花使者,分为二队,每队十六人,一对一,以武功决定胜负,兵刃拳掌,悉听自便,比赛以点到为止,不得蓄意伤人,胜者即为初选人选。”她念到这里,口气一顿,续道:“第二场由人选之十六名再分作两队,双方仍以一对一,比较决定胜负,胜者八人,可升任本帮护法,经复试入选之护法,可竞选左右护法,以武功最高一人,当选总护花使者。”接着目光掠到右首阶下,继续说道:“本帮姐妹,除十二侍者外,可由总管另选二十名花女随行,不必再比武决定。”

玉兰躬身道:“属下遵命。”

芍葯接着说道:“好,现在选拔比赛第一场开始,请全体护花使者分作两队。”三十二名护花使者本来就分两行站立,当下很决就列成了两队。

芍葯又道:“现在甲乙两队,面向南北对立,各自散开,成一对一,对面站定。”三十二名护花使者依言散开,一对一站定。

芍葯又道:“你们可以互相征询对方意见,使用拳掌或是兵刃,如果双方使用的拳掌或兵刃意见不能一致,大家可以互相易位。”她此言一出,三十二名护花使者中,就起了一阵小小騒动,不少使拳脚的人,找拳脚的,使兵刃的找使兵刃的,大家互相换了对手。

芍葯等他们互相找好对手,接着说到:“这一场共有十六对人,同时举行较技比赛,因此,也须有十六个证人,每对一个证人,裁判他们的胜负,以示公允,现在请凌公子、总管、十二侍者、左右护法共同担任证人,请大家站出来。”

凌君毅只好应声站起,走到阶前,玉兰和左右护法两个蓝袍老者,一同在阶前站定。接着站在百名花女前面的十二侍者:梅花、莲花、桃花、菊花、玉梨、玫瑰、紫薇、英蓉、凤仙、玉蕊、海棠、虞美人。相继走出。

芍葯盈盈秋波膘着凌君毅,婿然一笑,然后抬手道:“比赛就要开始,请大家过去,每对一个证人,裁判胜负成绩。”十六名证人,依言各自走到一对“护花使者”的中间站定。

芍葯又道:“我再郑重宣布一次,参加比赛的人,在比赛中,不得使用暗器,双方以点到为止,听凭证人公平裁判,除了失手误伤,不得蓄意伤人。”接着转身朝上躬身一礼,说道:“请示太上,竞技比赛,是否可以开始了?”

太上颔首道:“要他们开始好了。”

芍葯躬身领命,迅速转过身去,娇声说道:“太上有渝,竞技比赛开始,现在大家预备,使用兵刃的,撤出兵刃,再听我的口令。”话声一落,但听阶前登时响起一片呛呛之声,三十二名护花使者,捉对站定,差不多全都掣出了兵刃。

只听芍葯提高声音叫道:“一、二、三……”她三字出口,场中十六对护花使者立时刀剑并举,互相说了个“请”,三十二人就捉对厮杀起来。大天井中立时展开了—场好不热闹的龙争虎斗。

凌君毅担任证人的这一对,都只有二十七八岁,使的也都是长剑,一个面貌清秀,身材瘦长,看去较为斯文,另一个身材较矮,却是虬筋外露,十分健壮。这一展开枪攻,凌君毅登时看出这两个人的剑法都有相当火候。瘦长个子剑势、身法,均十分怪异,发剑之初,就一扑而前,一出即上,左右后拖,看去似骑马非骑马,双目斜视如狼。长剑似点似削,取敌咽喉。只要看他出创阴狠,一望而知不是正派门下。他对敌的矮壮汉子的剑路,却和他外形相似,招稳力猛,使的是“六合剑”,每一刻都是大开大阅,造诣极深。两人瞬息工夫,便已互相抢攻了四五招。

矮壮汉子剑势开阖,带起一片凌厉剑风,几乎是剑剑进逼,势道威猛,瘦长个子身形灵活,窜来窜去,只是矮壮汉子左右流窜,一支长剑,蹈空抵隙,从侧还击。他不发剑则已,每刺出一剑,都是阴损毒辣,防不胜防,往往把矮壮汉子逼的连架带封,闪避不迭!

凌君毅看了一阵,发现那瘦长个子窜跃之际,始终拖着一条后腿,目光斜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选拔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