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23章 鬼箭锁喉

作者:东方玉

这回凌君毅果然不再避让,右手一拾,挥掌硬接,人影一合,担闻“蓬”然一震,双掌接实,各自被震得后退一步。冷朝宗试出凌君毅内力不过如此,心头大喜,口中阴笑道:“凌公子再接兄弟一招!”人随声发,疾欺上来,右手一招“直叩天门”,迎面劈出。他方才原是试招,这一掌才是主力,掌心凝聚了十成力道,一团是风,潜力强猛,夹着呼啸之声,势如奔雷,威势之盛,显然和先前一掌,大不相同。

凌君毅也不避让,左手指处,并非迎击,只是用手背朝前轻轻一拂!这一拂,不见他丝毫用力,但却似有一股无形潜力,应手而生!两旁观战的人,自然看不出他这种手背拂出的力道,只有端坐在阶上的太上,垂面黑纱之中,目光一凝,看的暗暗点头:“拂云手,看来他果然是反手如来的传人!”

说时迟,那时决,冷朝宗那一记“直叩天门”,一团凌厉掌风,势如雷奔,刚到半途,就像被无形潜力挡得一挡。他掌力何等雄浑,前冲之势,骤然在中途被阻,无处宣泄,登时成了一阵旋风,在两人中间,卷得地面上尘土飞扬,连冷朝宗身上一袭蓝袍,都被吹得波动不已。九指判官没想到对方功力,居然不在自己之下,立时右手一拾,把劈出的掌力,收了回去,口中沉喝了声:“好!”双掌突然平胸推出。

九指判官冷朝宗索以内力雄浑著称,这一下双掌平推,威势自然较前尤为猛恶,浪涌而出的潜力,扩及四五尺宽子弟子曾子撰著。宋代开始由《礼记》中抽出,朱熹以之为,飞卷过来。凌君毅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俊目之中,射出湛湛精光。

全神贯注,双手缓缓提起,不过他不是朝前推出.而是迎着冷朝宗的掌势,上身后仰,双手后招。这一招不打紧,九指判官冷朝宗推过来的掌力,突似遇上一股极大吸力,两人中间相距足有五六尺远,但凌君毅的上身往后一仰,冷朝宗的上身却身不由己被吸得朝前俯出。

冷朝宗成名多年,见多识广,自然识得凌君毅使出来的、正是少林七十二艺中的“擒龙手”!心头猛然一震,匆忙之间,双掌立即一松,劈出的掌力,随着散去。这好比你手上的兵器,被人家接住,朝前拉去,你若在此时放弃兵刃,对方就会拉一个空。冷朝宗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是以立即放手,但他是个心机极深的人,岂肯放过机会?高手过招,所争的就是一丝空隙。冷朝宗就趁对方吸力落空,上身后仰之际,突然双足一点,乘着上身前俯之势,电闪扑起,一下欺到凌君毅身前,九指倏张如钩,手掌轻旋,幻起一片指影,九缕劲急指风,密如尖锥,直向凌君毅咽喉罩落。这是他一生最厉害的绝招“鬼箭锁喉”!站在两人中间的公证人芍葯没防到两人正在比拼内力之际,他会突起发难,骤下杀手。心头猛地一惊,又急又怒,急急娇喝一声:“停!”冷朝宗发难在先,等她喝声出口,自然迟了一步、就在此时,但听有人惊啊出声,紧接着但见一条人影,呼的一声,凭空飞了出去,砰然一声,跌坠一丈开外,因为这大天井中铺的是青石板,这一下摔得着实不轻。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当真快得如同电光石火,目不暇接!别说两旁观战的人,没人看得清楚,就是身临其境的公证人芍葯,也同样没弄清楚飞出云的是谁。照说,九指判官施展“鬼箭锁喉”,中人倒地,当不可能摔飞出去!

芍葯“停”字出口,急急定睛瞧去,凌君毅不是好好的站在原处?依然青衫飘忽,神态还是那么潇洒!只是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飞出去的会是九指判官冷朝宗?这下直把芍葯瞧得又惊又喜,俏眼之中罗马晚期杰出的讽刺作家,无神论者、原子唯物主义哲学家。,神采一亮,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这话不像是公证人说的!那是因为她太关心他了!两边观战的人,这回也看清楚了,大家不由得纷纷鼓起掌来,掌声当然是花女们鼓得最起劲。九指判官冷朝宗连自己也弄不清如何会被人家摔出去的,因为这一下实在太快了,直到背脊碰上石板,他才发觉自己已经倒在地上,而且摔得头昏眼花,背上隐隐作痛。若非他内功精湛,光是这一下,就可把他老骨头挥断!

冷朝宗究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脚跟一点,一个人就飞跃而起,最使他恼火的就是掌声:“老子摔交,你们都高兴了!”他老羞成怒,双目厉芒飞闪,朝指凌君毅喝道:“好小子,冷某和你拼了!”喝声出口,人已双手箕张,纵身扑起。芍葯一双星目,隐射杀气,娇叱道:“冷朝宗,你给我站住!”

冷朝宗扑起的人,硬行刹住,躬身道:“副帮主,咱们胜负末分……”“住口!”芍葯声音冷得像冰,叱道:“你被凌公子摔飞出去,还不认输么?”

冷朝宗道:“副帮主明鉴,动手过招,摔上一跋,也是常有之事,岂可速然断为落败?”

芍葯气极,叱道:“冷朝宗,本座判你落败,你可是不服么?”冷朝宗躬身道:“属下不敢。”

芍葯道:“那你退下去。”

冷朝宗不敢再说,只得悻悻退下。花女们又纷纷鼓起掌来,这是表示副帮主判得公正,同时也表示她们拥护凌君毅之意。

葯等掌声一停,说道:“第一场,凌君毅获胜,现在还有谁继续挑战?”

三眼神蔡良双拳一抱,应声道:“属下要向凌公子讨教。”

此人中等身材,年龄和冷朝宗差不多,也在五旬左右,生得浓眉扁脸,蜡黄的脸颊满是横肉,加上眉心一道刀疤,只要看他生相,就不是善类。凌君毅暗中皱眉,付道:“这样一个接一个地打下去,自己纵能获胜,只怕也要累得筋疲力尽。”

芍葯问道:“你们这一场,要使兵刃还是拳掌?”三眼神蔡良道:“属下想向凌公子讨教几招拳脚。”他擅长“无影神拳”,自然要比试拳脚了。

芍葯回头朝凌君毅问道:“你同意不同意?”凌君毅道:“蔡兄既然要在拳脚上赐教,兄弟自当奉陪。”芍葯道:“好,你们可以开始了。”说完,向后退下两步。三眼神蔡良已经在前面一场,见过凌君毅的身手,自是不敢轻敌,跟着后退一步,拱手道:

“兄弟请凌公于赐招。”

凌君毅连忙还礼道:“不敢,还是蔡兄先指教。”三眼神蔡良左脚候地跨出半步,左手撩天,右掌下沉,亮出长白派的起手式,目注凌君毅,说道:“凌公子请。”他口中说“请”,右手已然振臂发掌,呼的一声,直击过来。

凌君毅还未答话,拳风已到胸前,且觉击来拳势,力道甚是强猛,心中大为着恼,一面朗笑道:“蔡兄何须客气?”人已向旁一侧,避开一拳。但就在他身形一侧之际,突觉一股暗劲,击中自己左肩!这一拳来得无声无息,既无破空之专,亦无激荡潜力,但撞在肩头之上,势道沉猛已极,震得全身血气浮动,上身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这自然是‘无影神拳’了!心头不禁暗暗吃一惊,付道:“长白‘无影神拳’果然厉害,自己几乎站立不稳!”他吃了一记暗算,赶忙运气护身,口中朗笑一声道:“蔡兄‘无影神拳’果然名不虚传!”三眼神蔡良明明看到一拳击中对方肩头,在他想来,自己这拳,对方纵然不伤在拳下,至少得当场被震退三四步。哪知凌君毅只不过上身晃动了下,便自稳住,心头也暗暗惊凛,忖道:“这小子倒是硬朗得很。”口中呵呵一笑道:“好说,好说!”人又直欺而上,挥拳攻来。

凌君毅方才吃过他的暗算,同时也试出他“无影神拳”无声无息,令人防不胜防,心中有了戒心。这和暗器一样,唯一对付的办法,就是不让对方有机会发“无影神拳”,那就只有和对方出手抢攻。两人这一动上手,拳掌齐施,倒是打得十分热闹。凌君毅使的少林“伏虎掌”,这套掌法,当年虽是少林镇山之学,因它纯走刚猛之路,出手全是攻敌招式,只要是少林弟子,谁都会使。因此武林中人,也对它十分熟悉,本已算不得秘技。但凌君毅乃反手如来的传人,这套掌法,从他手上施展出来,就和少林路数完全相反。惟其掌势相反,就变得怪招迭出,变化奇奥!

本来大家熟悉的手法,此时竟然一变而为神奇莫测,凌厉无方!

三眼神蔡良拳上造诣极深,双拳开阖之间,虎虎生风,长白派的拳法,刚中寓柔,劲透拳外。尤其是三四招之中,就有一记“扫雪腿”,或上或下,飞扫而出。据说长白派的武功,创自参客,来到长白山采参的参客,多半精通武功,他们之中,自然会有各门各派的人,因此长白拳术之中,也容纳了各门各派的手法。长白山到处都是积雪,双方动手,一面抢攻,一面还要提防被积雪滑倒,必须随时把雪扫开。因此,长白派的拳术中只有三分之一使用脚法,踢出各种不同的“扫雪腿”。三眼神蔡良这一阵抢攻,拳脚齐施,功力精纯,委实非同小可!

但凌君毅这套反手“伏虎掌”,使得更是神妙,不论蔡良双拳攻势如何沉猛,均被他以攻还攻,逼着对方非中途变招不可。

片刻工夫,两人已相博了二十余合,仍是未分胜负。站在两人中间的公证人芍葯,目不转睛地望着三眼神和凌君毅动手相搏情形,此时忽然眼神一动,施展“传音入密”说道:“凌大哥小心了!”

原来三眼神蔡良久战无功,心头渐感不耐,拳法突变凌厉,左掌右拳交相击出,加以“扫雪腿”,纵横盘旋的飞踢,攻势猛恶绝伦!凌君毅在三眼神拳掌交攻之下,掌法也随着一变,使出奇奥的招数!忽拂忽斩,极尽奇诡。激战中,三眼神蔡良一声沉喝,左掌右拳齐出,分击凌君毅前胸小腹,同时右脚也跟着扫踢过来。凌君毅待他双掌近身,两手疾出.朝对方臂弯轻轻一推,身子微向旁侧一闪,避开腿势,右脚绊出,在蔡良左足跟上轻轻—勾。这几下动作,当真是行动如电!三眼神蔡良的拳掌和踢出的一脚一齐落空,再经凌君毅双手一推,脚下一勾,哪还站立得住,身子往后一仰,一跋朝地上跌去。

就在他身子将要倾跌之时,忽觉右臂被人一把扶助,一股大力,传了过来,稳住了他下跌之势。三眼神蔡良站定身子,举目看去,只见凌君毅脸含微笑,站在一丈之外。原来凌君毅在他倾跌之际,以极快手法,扶住他胳臂,在他身子站稳之后,立时又向后跃退。这一下双方一闪而过,凌君毅动作奇快,连证人芍葯都没看得清楚,并未喊“停”。只听端坐阶上的太上低沉说道:

“徒儿,胜负已分,怎不叫他们住手?”

芍葯听的一怔,慌忙举手道:“停。”两旁观战的人,同样不知追究竟是谁胜了,一时也忘了鼓掌。三眼神蔡良呆得一呆,眉心那道刀疤骤然红了起来!那是他动了杀机。但一听到太上亲自开口,可就不敢再行出手,双拳一抱,勉强笑道:“凌公子手下留情,兄弟认输。”

凌君毅慌忙还礼道:“蔡兄好说。”花女们听到这一场又是凌君毅获胜,大家又纷纷鼓起掌来。而且这回的掌声,鼓得特别响亮。芍葯目光之中,也流露出喜悦之色,双手朝外连扬,等掌声平静,才娇声宣布道:“第二场比赛结束,仍是凌君毅获胜,现在大家稍事休息,再继续比赛。”

凌君毅刚一退下,玉兰便款步迎了过来,含笑道:“恭喜凌公子,连胜两场,看来总护花使者一职,已非公子莫属了。”凌君毅连连谦谢道:“总管夸奖,冷、蔡二位,功力精湛,在下只能说是胜得侥幸。”说话之间,只见辛夷端着一盘茶,俏生生地走过来,欠欠身,娇脆说道:“凌公子连胜两场,小婢给你道喜来了,这是总管吩咐小婢给公子准备的茶水,凌公子快请喝了吧!”

凌君毅伸手接过,含笑道:“多谢你了。”辛夷红红脸道:

“准备茶水,是小婢份内之事,公子这么说,折煞小婢了。”

凌君毅举起茶碗,喝了一口,但觉一股清香,满口生津,原来碗里竟是烧得极浓的参汤,只要从入口生津,香留齿颊,分明还是野山参中的上等之品!不用说,这是玉兰伯自己精力不支,才吩咐辛夷准备的了!心中一阵感激,忍不住抬目朗玉兰望去。

但见玉兰一双星眸,也正好脉脉地望着自己,淡淡一笑道:“第三场挑战,就要开始了。凌公子喝好茶,还要稍事休息。贱妄不打扰了。”转身缓缓走了开去。她说的虽是冷淡,但她那双眼睛中,却是含着无限情意!

凌君毅现在接触的女孩子多了,经验告诉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鬼箭锁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